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等待!

    那就是在消耗生命。

    望着清漪本体,凌风皱着眉,担心她时刻会殒灭,连神精都是失去作用,天道人物那一力道截断清漪的生命力,要不是清漪步入天神境,生命力顽强,怕是早已殒灭。

    这让凌风心痛,更冷冽。

    那些人物入侵神武大陆,目的就是太一真水,特别是那位天道人物,太过卑劣,迟早有一天他步入天道境时,会让他们一个个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,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让小师姐活命。

    凌风满心急躁,将诸多药草、神丹、神泉等全部祭出,笼罩在清漪本体上,却没有任何动静,这些神物完全被道伤推荡而开,且即便部分涌入小师姐本体内,也会被道伤湮灭。

    形势相当严峻,清漪生死一瞬间,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“难道,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凌风俊朗的脸变得惨白起来,不想小师姐这般殒灭,可他的诸多力量都已湮灭。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太一真水!”

    凌风变得狠厉起来,这种万能的神水,在其生死时刻发挥出惊世作用,要是能够抹掉这种道伤,他不介意以身涉险,能够让清漪活过来,比他重创废掉更重要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盘膝而坐,将自身调节到巅峰状态,也将十几枚神丹一股脑地扔进口中,一旦出现生命危险,他立刻会咬碎,力求在救活小师姐的情况下,自己也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姐,坚持下来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闭目凝神,双手形成拳头,问道真力出现,形成一柄利刃,刺进自己的胸口,霎时间鲜血汹涌,问道真力正在汹涌而入,要压制住这种力量,却被凌风遏制住,他就是要自己重创垂死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接着,截天匕出现,以可怕的速度刺进自己的体内,将五脏六腑绞碎,那凶力不可破解,情况相当严重,只因截天匕上的神纹力量正向他体内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凌风闷哼,嘴角直哆嗦,这种自尽般的举动,怕是没人会傻到这种程度吧?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重创自己是有作用的,在遏制住自己恢复的情况下,他魂海正在疯狂运行,太一真水那瀚海般的力量正徐徐地涌动,在凌风伤势更严重之际,它轰鸣而下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不顾及自己的伤势,截天匕直接截断五脏,将那汹涌而出的太一真水引出来,初期是烟雾一样出现,而当凌风伤势加重时,它形成水滴,磅礴的雨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凌风在耗尽生命力,将无尽太一真水引出,汇入玉碗中,进而浇灌向小师姐的本体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霎时间,清漪本体直颤,滂沱般的力量正在冲入她的本体内,要揭开那种道伤,让其花瓣璀璨,气势蒸腾,氤氲地像是烟雾。

    初期,太一真水的确达到了效果,让清漪的伤势正在恢复,花瓣剔透,像是要活过来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这一幕仅仅持续了一刻钟,那道伤骤然闪亮,形同一位天道人物的手掌,扼住了清漪本体,可怕的力量直接将太一真水崩开,进而斩尽清漪本体内。

    凌厉地像是刀锋!

    那一瞬间,清漪本体上的道伤更显目,触目惊心,有淡淡的清泉自清漪本体内涌出,应该是这种本体的鲜血,而正在绚烂的花瓣,在此刻也变得枯萎起来,且比先前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仿佛眨眼间,它已要凋零。

    形势更严重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凌风大惊失色,这一幕超出他的预料,让他炸毛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太一真水虽然霸道,但还是不能遏制住那种道伤,简单的滋润是不够的,必须要斩掉道伤,也就是天道烙印,才能够让清漪本体活过来。

    气氛沉闷。

    凌风不在压制自己的伤势,让太一真水与问道真力一同涌入进来,进行恢复,只因他知道再多的太一真水也遏制不住那种道伤。

    想要遏制这种力量,除非是更可怕的力量,他魂海中的禁制能够做到,但他不能控制,而闻老的烙印主控凶力,并不能遏制这种道伤,这也正是虚身单一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仙灵!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闪,直接祭出仙灵。

    “死凌风,你这个死坑!”

    仙灵气炸了,这么多年没有出世,可把她闷的不行,不过在望到凌风那煞血般的神目时,却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,这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?

    “仙灵,我碰上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凌风压制着心中的戾气,向仙灵解释,让她来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相当棘手!”

    仙灵额首,打量清漪本体片刻,皱眉道:“这种生灵来头太大,不弱于我仙灵这一族,而她道伤太严重,就是天道人物动手怕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一位巅峰的天尊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凌风沉闷,他倒是想立刻回到地藏星向焚天大帝求助,但奈何时间来不及,而且来时是焚天大帝直接将其打过来的,而回去却没有任何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其他办法?”凌风嘶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仙灵没有说下去,显然她不想触伤凌风。

    “仙灵的泪能起到作用吗?”凌风盯着仙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仙灵立刻警惕起来,这个坏家伙自从相逢,便一直在打她眼泪的主意,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,需要时刻提防。

    “我想尽力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身上的血迹还没有干,显得煞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仙灵的泪虽然独特,但怕是也遏制不住这种道伤。”仙灵直炸花瓣,真不想落泪,而且担心凌风用强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此刻,凌风却并没有用强,而是郑重地躬身,说道:“小师姐对我太重要,我需要你的一滴泪,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答应了!”

    仙灵目光闪烁,终于抓住这个家伙的把柄了,以后完全可以威胁,而且她的确动容,凌风能为一株生灵如此,其本质太善良,值得落泪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很难落泪啊。”仙灵有些郁闷的说道,它不是演员,眼泪珍贵,不到伤心处,谁会落泪呢?

    “那我来和你说说我与小师姐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盘坐下来,徐徐开口,将他与清漪相逢,讲她的精灵可爱,讲她的粗暴野蛮,讲她不顾一切的勇气……当清漪战死,心中执拗地向留下烙印来,希望能够解脱,不再内疚……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仙灵落泪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生灵不同于人,她们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,清漪心思单纯,精灵可爱,但在感情上更多的是压榨,想得到真心,这看似怪癖一般的举动,实则上与她们孤寂分不开。

    千年成型,万年化形。

    她们遭千般磨砺,内心变得谨慎,不轻易认可,通过这种方式或许太自我,可是只要得到认可,她们就会全心全意,倾尽所有来相助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们的感情!

    凌风不太懂,但他重视,可仙灵懂。

    凌风小心地将仙灵的泪接住,洒落在清漪的花瓣上,想以此来遏制天道人物的烙印道伤。

    初时。

    清漪本体闪亮,一道道光芒乍现,让凌风怦然心动,可片刻的功夫,那道伤压盖仙灵泪水的光,其伤势进一步加重,要不是有气息牵引,此刻清漪本体已脱落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仙灵泪不行。

    “可惜,她还是不能活过来。”仙灵叹息,为这个单纯的精灵喝彩,为她的执着与自责而感动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凌风满目狰狞,眼睛血红,望着“日渐消瘦”的清漪本体,竟是束手无策,人世间最悲催的事情不是死亡,而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乎的人生死道消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到对策。”仙灵摇头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道:“不过,这种生灵太逆天,可能会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重生?”

    凌风目光闪了闪,想到离开时,闻老提到的,清漪本体逆世,要么死于非命,要么在生死间蜕变,可是已伤到本命能量的清漪怕是很难蜕变。

    “小师姐本体是哪种生灵?”凌风沉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仙灵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像是今生花。”仙灵有所忌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惊变,他听过这种奇花,号称天地奇物。

    天地一株今生,道尽万般武道,花开时节烂漫时,诸天神明皆沉沦。

    据闻。

    今生花开满天下,不可直视,即便是天道望一眼都会湮灭,这是世间最神秘的奇物之一,万古洪荒不可见,没想到此刻碰上。

    “但不能肯定。”仙灵说道:“她身上的气息太平淡,其形态与今生花也不同,可能体内有种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能坚持多久?”凌风揪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到一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仙灵感知力比凌风敏锐一些,特别是对这种生灵。

    凌风身躯一僵,半晌才抬起头来,望着清漪本体,变得疯狂起来,他说道:“小师姐你怕疼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仙灵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放弃,让我们进行最后一搏吧,生与死这是个问题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凌风魂海激荡,五重涅槃真火正徐徐地飞出,轰鸣整个天地,吓得仙灵直接躲进噬灵珠中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稍迟。js3v3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