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地势沉闷。

    整个大荒似乎都笼罩上一重阴森森的气息,在这种氛围下,烈听雨、朱战等也有种压制的感觉,似乎在这里要发生最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逆神众喊出那个字的时候,他们竟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
    空前霸道!

    空前自傲!

    空前的不可一世!

    放佛,在这一刻他们神目前已没有任何对手,放佛他们已主宰这片天地,那是睥睨世间的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一位位让他们看不透的人物走出,谈笑间要镇压地藏星顶级菩萨王,让他们侧目,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人物?真能压制住那些高手吗?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在自天际疾驰而过的金翅大鹏,则是增加了他们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这位美女的姑娘,我能问一下,凌风那货是不是闯过天地碑?还是道碑?”秦弑天向前走出几天,又辗转回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闯过天地碑,被称千古唯一,道碑上也烙印下其身影。”烈听雨庄重的说道,这样的战绩能够秒杀太多神,连天道人物都称赞。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与其争锋了,老子也要迈上那一步!”

    秦弑天兴奋起来,真要开打,他不是凌风的对手,但闯碑这种事情,他是当仁不让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,傲娇鸟那货并不在啊。”

    可烈听雨下一句话便让秦弑天抓狂:“天地碑唯有顶级菩萨王,也就是真神王才能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擦擦……不服啊!”

    秦弑天掩面离开,非常悲观,凌风傍身的是盖世绝壁,能够将武道提升到这一步,但是他们不行啊,这也注定他们不能够在此刻闯天地碑。

    “我们倒是有兴趣!”

    一位位真神王眯眼笑,在刺激秦弑天,不过,他们也想知道已他们的力量与天赋能够在天地碑上位列多少。

    “你们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示意烈听雨等人不要向前,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,只因他们的力量实在太弱,跟不上逆神的节奏,还需要进一步调、教。

    “是!”烈听雨额首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叶欣然凌空而立,而凌清、云溪等人则是闪电前行,消失在烈听雨等人的面前,而在众神离开后,烛龙等还在刻画,似乎对这场战斗并没有太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的确!

    当蝴蝶归来,消息一道接着一道奉上,也意味着逆神已控制消息来源,而逆神出征也意味着他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控制整个大荒。

    这就不是逆神一个势力的问题了,而是整个神武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要是不能控制这里,他们铸造封天奇门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来,在凌风离开后的这一届大荒显得平淡许多,可就在一个个宗门教派的高手被横劈的时候,整个大荒都在乱,道宗、三大教派等顶级高手飞来,亲自追踪,要找到救走烈听雨等人的“元凶”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追捕到烈听雨等人,而是碰上了神荒、裂神天等顶级真神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剑锋劈天,一场场浩瀚的战斗撕开了阴沉沉的大荒,结局是注定的,蝴蝶这些年的壮大,其恐怖程度是让人惊慌的,只因她们已开始分析对手的战斗力及生平战绩,当其力量被一桩桩列出来,其所有的力量都呈现在神武众神面前,只要刻意针对,地藏众就没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这种战斗相当华丽。

    可有一种人战斗起来,却是教科书般的典范,那就是逆神众。

    他们找上的大多是六七重菩萨境高手,当凌清、云溪等人领衔而至,当仙尽在大荒中绽放,其战斗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势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。

    在天宇上,神箭手正在射杀顶级高手。

    在地下,毒神虫正在进行毒攻。

    在暗中,隐神正在进行刺杀。

    上天入地无所不能!

    他们看似微小,可实则上强横的可怕,在短时间内便毙掉数十位高手,禁自向前横推,一时间整个地藏星都在狂惊,只因在宗门教派内的命牌正在成片的炸碎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一两个宗门倒是可以理解,但当十数个,乃至于数十个宗门一同爆开,那竟是惊天大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可知我们乃道宗弟子?”

    一行人色厉内荏,内心惊慌,他们竭尽全力,竟然还是不能遁走,而是被活生生地困在这里,天上地下不时出现恐怖的生灵,让他们正在倒下,正在流血。

    这是地狱吗?

    “道宗?”

    秦傲咧咧嘴,笑得阴森可怖,他用的是地藏语,因而道宗的人物能够听懂,可是因这个宗门,隐神众、逆神众全面愤怒,正是这一宗差点葬掉人主。

    “雪恨!”

    秦傲一声怒喝,逆神众像是一柄利刀劈进了道宗高手的心脏……

    臧天门。

    这本是可怕的一门,但因四位天藏人物毙命,天道人物殒灭,而呈现出颓势,现在勉强称得上顶级宗门而已,因天坑被焚天大帝占据,他们也不得不进入大荒来掠夺资源,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想杀掉烈听雨等人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。

    烈听雨等人并未死,而他们则是碰上凌清等人率领而来的逆神第一精锐,当杀阵出现,毒神虫狂野冲锋,这曾经的巅峰宗门也走上了赴死道路。

    众多宗门惊恐,整日战战兢兢,直到目前他们还不清楚这些神的来历,他们放佛从而天降,针对性的摧毁,像仙门宗、仙宗唯有少数人因碰上他们而毙命,其他高手则没有遭到“雪恨”。

    而道宗、八神门、臧天门则是重点,遭到毁灭性的打击,在不到十天时间内便彻底倒下,更让人惊悚的是,这些来历不明的人物“灵觉”太敏锐,能够第一时间找到躲藏起来的高手。

    躲不了,打不过!

    这无疑是世间最悲怆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最惨的还是顶级菩萨王们,他们碰上劲敌,打了片刻,人家直接失望,将他们舍弃,反身飞进九重沟去闯天地碑,这是赤果果的打脸行为。

    还能不能尊重对手了?

    还有没有一点战斗意志?

    不过,那些重创的顶级菩萨王也遭到神荒、裂神天这些势力真神王的灭杀,因其数目要稀少太多,神荒这些势力高手转而飞向九重沟,来了个集体争榜。

    史无前例!

    在狠人凌风之后,天地碑再次发光,一道道霞光刺痛了人们的眼睛,一位位天赋高手竟是被镇压,光芒暗淡。

    这要是一位两位倒是不至于惊动天下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十多位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消息如风!

    叶欣然凌空而立,岿然不动,玉目微眯着,像是这世间真女,而在逆神众离开三个时辰后,一位蝴蝶飞来,将一道消息奉上。

    神庭伏诛!

    烈听雨玉目灰暗,轻轻叹息,在逆神众离开的时候,她就已经意识到这到底是何等势力了。

    不动则已。

    动则天下惊!

    先前三股力量不过是在布局,而当局势完全成型,整个大荒就已成瓮,众多宗门高手不过是其中的猎物而已,其命运就是等着猎人来捕杀,当然猎人心情好的时候,也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雷霆的力量,闪电的心思!

    这正是铸就逆神不凡的征途。

    那位蝴蝶像是一个引子,在其之后,一位位蝴蝶飞来,消息正源源不断地汇聚到叶欣然手中,而叶欣然则是匆匆掠目,又重新洒向四方。

    井然有序,充满了冷酷的质感而残酷的味道。

    菩萨门湮灭。

    天道派消失。

    臧天门诛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第十天的时候,叶欣然从天空落下,已经不关心整个战事了,已经打到这种程度,大荒中的高手已被除掉一小半,其他宗门已吓破胆。

    这惊天动地的战斗,就持续十天而已,逆神用他们最擅长的简单粗暴,征服了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道宗、臧天门等并不死心,要派出更强的高手过来,更扬言要搬出天藏人物来镇守大荒,但凡对手出来,立刻击毙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撕开一个口子!”叶欣然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烈听雨冷冷地打了一个寒颤,这个女人太冷了,这是要把那些高手放进来继续血杀,在这种血腥手段及局势下,进来多少都是送死。

    “逼出天藏人物!”这是叶欣然的第二句话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烈听雨等人费解,以他们的力量似乎还撼不动天藏人物吧?

    “真狠啊,一局接着一局,等到他们走出大荒时,怕是其他宗门都要跪了。”龙虎直戳牙花子,烈听雨他们不清楚,但是它清楚。

    一位可以蔑视大荒封印的人物,会在意区区的天藏人物?

    来了就要跪!

    “称霸!”

    当秦弑天等人归来的时候,只是咧咧嘴,对这场战斗下结局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太多惊喜,他说道:“道宗那个废柴天骄,到大魔王面前差远了,不过其禁器倒是有些意思,老子狂追三万里,愣是没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烈听雨等人直接倒地,这到底是什么狠人啊,把道宗的骄傲追了三万里,要是他们估计都要气出血来,这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,也真是难为道宗天骄能够忍辱跑这么远。

    不过,从此刻开始,逆神众已开启其称霸地藏星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晚安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