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禁区!

    这是地藏星古老的天地,里面葬着太多辛秘,而最恐怖的则是其中封印着一位法则天道高手的手臂,以道碑镇压,其可怕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真正出世的则是道碑的烙印而已,却能够分散道碑的力量,让其变得松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神情肃穆,直接动用天道凶刃与截天匕,让其与石凰相融,进而斩出巅峰神能,与道碑碰撞,惊出九天同颤的光,轰隆隆中炸响。

    凌风倒飞,张口吐血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道碑的烙印则是平静如潮,没有任何波澜,这也正是它的可怕,能够镇压住焚天大帝一只手,其可怕没有那般简单,即便是烙印都非凌风现在能够撼动。

    “神图!”

    凌风力量臻至巅峰,神目中飞出真龙神凰及那一片天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天地轰鸣,万道神力在问道空间上迸射出,全部打向道碑,而道碑并未躲闪,禁自镇压而来。

    天地剧颤。

    万道在这一刻破碎,一股恐怖的神能正在推翻气浪,撼天动地,而此时道碑的确变得暗淡起来,神圣的光芒被打破,而凌风则是毫不犹豫飞上前,天道凶刃与截天匕一同劈落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道碑巨响,其上一道神纹在巨响中被劈中,自其中裂开一个细小的裂痕,看似并不严重,可已影响到道碑,让其神纹溃散一道,本来完美的封印法印,出现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。

    凌风便被道碑击中,整个人横飞三千丈,撞碎一座座山,要不是体域空间及其恐怖体魄,怕是已崩碎,即便这般他也浑身是血,很多血肉神骨已炸碎。

    他狼狈倒飞,满目惊恐。

    道碑的可怕远远没有呈现出来,但重创并不影响到他行动,在道碑镇压下来的时候,凌风动用黄泉水,直接洒落在上面,而自己则是闪电离开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股白烟冲天而起,道碑剧颤,其上神纹大片磨灭,黄泉水连天神都看不透,在其神目是万毒水,而在天道人物眼中,这可能是造化万物的神水。

    但其霸道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熔炼万物,置死而生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道碑并非是生灵,远非天道,在黄泉水中正被磨灭,特别是神纹,一片片的枯竭,正似堤坝一样,被洪水冲开,影响的何止是这道烙印?

    更重要的还是镇压在焚天大帝手臂上的那尊真正的道碑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巨响,真正的道碑剧颤,惊射出九天轰鸣声,它一飞冲天,要将凌风人道毁灭,可就在这时,地下一只手出现,一把抓住道碑。

    天尊手臂复苏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凌风变色,那道碑并没有真正落下,但气势已将他重创,连古神再生术的势头都已被遏制住,血肉在碎掉,神骨在撕碎,这简直是地狱画面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动用寸仙极速,远离这片禁区。

    他知道战斗结束了,大帝手臂出世,道碑的镇压出现裂痕,已完全镇压不住,现在只等其他封印也出现问题,届时大帝身躯归来,谁能匹敌?

    “在那里!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正因这里太过沸腾,神光冲起千万丈,直接捅破天,也让臧天门为首的天藏人物快速飞来,要将凌风镇压在其中,生擒掳走。

    其他宗门教派也在快速飞来,但是凌风比他们想象更快一步,有寸仙极速,他们想要追捕到自己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他远走三千里,向着靠近这里的第二禁区飞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让他逃掉了!”

    当人们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气的直跳脚,恨意翻天,但人们知道那个人重创了,已没有能力抹掉自己的踪迹,在这种情况下,追捕到凌风相对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可怜的烈听雨、朱战,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,而此刻已成落水狗。”

    有人这样讽刺道。

    并且。

    三大教派发声,让曾经受其侮辱的天才归来,一同追捕凌风,有些人响应,特别是费豪,狂喜不已,而费霞等也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但也只有寥寥几人而已,其他人则是淡漠的拒绝。

    他们能够被驱逐过一次,也能够被驱逐第二次,反观烈听雨、朱战四位天才,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反驳凌风?

    是因其被拘禁吗?

    他们并不这么觉得,那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十恶不赦,没有在关键时刻抛弃烈听雨四位天才。

    高下立判!

    “圣女,我来猎你了!”

    有高手出世,专门针对烈听雨而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朱战是吗?当年那一场战斗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   举世皆敌!

    这就是凌风他们现在面对的窘况,可凌风并不担心,在此战中他知道道碑的克星,黄泉水比自己想象的更不可测,能够撕碎道碑上的封印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急迫地出现在第二禁区,而在寻一个僻静的地方,让血肉重生,肢体重塑,并且动用五重涅槃真火来斩掉体内的道伤,否则这种伤势日积月累会形成致命凶刀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他自众神后飞向第二禁区,如法炮制,上来便动用黄泉水,将封印着焚天大帝一条腿的封印命中,惊射出万道神霾,光雨纷纷。

    喀擦!

    封印出现裂痕,神纹被磨灭许多,不能利用山河地势,而单独的一面天镜根本压制不住焚天大帝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焚天大帝那条腿在关键时刻发光,镇住那面天镜,否则凌风可能会被其毙掉。

    “该死,他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臧天门为首的天藏人物大惊失色,远方地动山摇,影响到他们这里,像是究极地震,让他们有种不安的感觉,像是有古老的生物要出世一样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冲向这一禁区,但为时已晚,凌风已离开。

    第八天。

    凌风出现在地藏星另一面,躲开一个个宗门教派,这也是人们没有想到的,而他直接冲进一片绝地,动用极尽力量,撕开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黄泉水落下,轰动整个绝地,令得那里撕开一片空间,而四周的神纹则是出现了大裂口,可就在这时,一面旗帜飞出,爆射出山海般的威势,远比道碑、天镜更可怕。

    天道气势瞬间镇压而下,让凌风脸色狂变,碰上生死凶险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动用黄泉水与神图一片天,可却被瞬间震碎,完全不能抗衡,而就在生死刹那间,他祭出利剑,让周天虚身飞出,勉力镇住这种力量,进而利用天道凶刃撕开一个缺口,狼狈遁走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周天虚身粉碎,而那面旗帜横飞千里来镇压凌风,却在关键时刻被一个头颅压制住。

    那片古老的绝地似乎活了过来,头颅上的眼睛睁开,望穿多少重天,让得神纹快速磨灭,旗帜嗡嗡直颤,竟是不能挣脱开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处!”

    凌风大口喷血,伤势恶化,严重的威胁到生命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止步,进入六重门疗伤,不过这三场血虐虽然重创他,却也让他体悟到三种不同的力量,正被他烙印,于问道空间上呈现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这种古老可怕的力量也正在磨砺问道真力及体域空间,让它们变得更坚固,也锋利。

    几天后。

    凌风再次出世,连连揭开两重封印,让焚天大帝四肢全部出世,唯有身躯还在镇压中,处于所有封印禁区绝地的中心,而那也是最可怕的一处禁区。

    “他在闯禁区!”

    臧天门天道人物看出问题,阴沉着脸说道:“地藏星的禁区并不多,而他到过的每一处,似乎都非同寻常,似乎与一些事情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他在推演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双目一亮,冷然说道:“这可能涉足到我地藏星古老的辛秘,要是我推测不错的话,他下一个目标应该是玉竹海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这天坑也有很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臧天门天道人物森然的说道:“不可让他成功,玉竹海封印不能受损,你等立刻前行,由四方走向玉竹海,将那个人物困住进行斩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位天藏人物上路,而消息在短时间内便传到各大宗门教派中,引得四方人物向玉竹海而行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真是涉及到天坑,怕是他们都压不住!”

    沉吟半晌。

    臧天门天道人物也坐不住了,要亲自前行,天坑古老而不可测,他曾亲自探寻过,觉得里面可能有活着的生灵,而地藏星在上古时期封印着很多古老的生灵,要是这个人是要揭开这些古老生灵的封印,那影响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飞空而上,快速地向着玉竹海而行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进入,而是立于远方天际,坐等凌风出现,像他们这样的人物自然有自己的骄傲,要是凌风出现,他第一时间现身,那也太重视这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要是臧天门、道宗的天藏人物能够做到,他也不会现身。

    “玉竹海!”

    半个月后,凌风隐晦的到来,望着前方那浩瀚的汪洋,神目中闪耀着惊世光芒,他知道地藏星的厉害人物大多已到,正在狩猎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他并不畏惧,这是最后一道天堑,只要打开,整个地藏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拦截住逆神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要前行!

    也要为逆神平定后方。

    “地藏星,老子拿下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闪电般向前飞去,形同悲壮赴死的壮士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