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神纹平息,天地沉闷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天道气息湮灭,万道枯竭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一道光撕开万道束缚,直破天际,在这方天地上空绽放,河水崩开,封天境直颤,烈听雨、朱战等浑身寒凉,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气息正在惊世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的神目中。

    那光自凌风身上飞起,一举破开无尽封印,劈开无尽荆棘,穿云破月,比利箭更锋利,比闪电更疾驰,而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,笼罩在其丹田、魂海、血脉上的光茧也在顷刻间瓦解。

    如同新生!

    古武封天!

    却也意味着一种神奇的意境,那就是封天意境,以古武来封印自己,进而自其中劈开,走向一个更非凡的境地,血脉体魄等攀上新的巅峰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神目闪耀,朦胧着光,一道目光便让人心灵寒凉,弹指间,神虹乍现,形成无尽束缚,可封印真神,可断神兵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其最可怕的地方是能够激活古武第二重血脉,不止让虚脉与空脉相融,更是迈向一个至高境地,一座山在其身后飞现,形成截然不同的天地异象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古武封天飞向四道问道空间,烙印在其上,其真正的神能不可揣测,需要凌风进一步推演,其非凡远不止这些,但具体到哪一程度,他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古武可封天,封天的是血脉,亦是战意!”

    凌风呢喃道。

    这是上古时期,一位位古武天骄杀出来的血性,掩埋在古武封天中,更承载着这样的战意,凌风体悟到古武封天,也要承载着这样的意志走向更远的星空。

    他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并没有悲怆,而更多的是背负这种使命的沉重感,后世古武焉能让前人失望?

    “曾经丢失的,我会重新捡起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被遗忘的,我会让人们重新记起!”

    凌风庄重的说道,古武出自神武,曾经璀璨一个时代,让星空多少族战栗过,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物听到这种武道而变色。

    “封天!”

    凌风宝相庄严,声音充满了磁性,而就在其话音落下时,整个封天境发生天的变化,其上神纹消散,没有那吞噬的力道,反而有种亲和力。

    那笼罩在烈听雨、朱战等身上的束缚力道,也在此刻灰飞烟灭,他们快速落下,满目骇然地望着凌风,像是第一次相见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?”

    臧天门那位高手飞来,满目期盼的说道:“你能够控制这种山?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眯着眼睛,嘴角噙着微不可查的冷嘲。

    “凌风,只要你将这座山带出道天洞,便是大功一件。”臧天门那位高手激动的说道:“而且,你要是能够交出先前领悟,将是我臧天门座上宾。”

    “臧天门不是要杀人灭口吗?”凌风戏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

    臧天门那位高手说道:“我们重视凌风兄弟,焉能做那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们臧天门个个都是演戏高手,天藏人物放低身姿结交,十位高手隐藏实力进入道天洞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凌风眯起眼睛,笑着说道:“是因我的天赋,还是这道天洞中的神物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的沉默,掩藏不住你神目中的杀意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将这座山带出,便真的能够得到臧天门的重赏吗?”

    臧天门那位高手瞠目结舌,觉得自己碰上一个妖孽,那无往不利的演戏功夫,在这个人面前竟是无所遁形,而且他在看透的情况下,竟然完全配合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“可是你没得选择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那位高手知晓掩盖不住了,冷冽地盯着凌风说道:“自你进入天坑的那一刻,就已没有自由,只能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凌风撇嘴,说道:“在这里由我来控制,臧天门休想对我们动手,而且我要走出,任谁都拦不住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截天匕乍现,快过闪电,在那位高手警惕的情况下,还是一匕刺中其要害,将其眉心撕开,魂海劈断,顷刻间魂飞魄散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那位高手满目不可置信,他虽然提防着,但心中还是侥幸的,觉得凌风不敢杀掉他,否则,一旦走出道天洞必将被毙掉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思想不同于其他人,完全不忌讳,闪电灭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,那九位高手的死,也是我一手促成的。”凌风笑呵呵的解释,气的这位高手当场崩碎。

    “凌主,我们接下来怎办?”

    龙虎飞来,已知晓臧天门的阴谋,根本没有想过让他们活着离开此地,因而也非常愤恨,现在是铁了心要与凌风一路走到黑,否则将死于天坑中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烈听雨、朱战四人的心思,他们还年轻,不想就这样死去,但对上臧天门,他们没有任何胜算,未来会更加困难,每一步都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凌风,希望他能够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等走出道天洞,我会送你们离开!”

    凌风看出四位人物的心思,说道:“这件事情与你们没有关系,不该将你们扯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凌主,你可不要离开我啊。”

    龙虎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,抱着凌风的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:“我生是你的虎,死是你的死虎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前不是放言要进入臧天门,要成为那位臧天门披荆斩棘的神虎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情!”

    龙虎义正言辞的反驳道:“我龙虎从不干这么丢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!”

    烈听雨上前一步,说道:“我还没有击败你,而且先前没有你,我们已死,我欠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此事是因我而起。”

    凌风神目闪烁着说道:“离开这里,你们还要机会回到三大教派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冷暖,不离开或许永远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烈听雨玉目暗淡的说道:“以前高高在上,所有人都在巴结,可真正离开时,才会懂得虚名落下,我们还剩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离开便不会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战气愤地摇头,说道:“对他们来说,我们不过是能够扔掉的棋子而已,虽然跟着你,会受到冷嘲,可我们想靠着自己的力量强横起来,而非那些虚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亦是!”

    四位天才出奇一致,已看透三大教派真面目,而且从神坛上落下来,更能看清世间虚名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,唯有自己强横才能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“可这是一条生死武道,一个不慎,你们可能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“死也要死的有尊严!”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心声,已经跌倒,那就靠着自己的力量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风笑起来,说道:“我想有一天,你们会因此刻的坚持而骄傲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示意众神先盘坐调息,而自己则是向着封天境中心走去,神目闪耀,总觉得这里的气息非常熟悉,心中有一些猜想,而此刻想要去证实。

    “凌主,你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龙虎屁颠屁颠地飞来,说道:“我龙虎别的没有,倒是有些蛮力,如果凌主需要,我不介意为你披荆斩棘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得耳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龙虎立刻跳爪道:“我龙虎可不是轻易说这样话的虎,也就是对凌主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得更耳熟!”

    “凌主,你这是在质疑我,也是在侮辱我。”龙虎生气的说道:“我们大山中走出来的虎,最是实诚,从不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先把这封天境崩开!”

    “凌主,我最近爪子疼,你先等我几天时间恢复啊。”

    龙虎灰溜溜地跑掉了,这封天境太妖孽,动不动就湮灭人,连顶级高手都撑不住,它区区一头地藏王虎,简直是在挖坑埋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我向下而行,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凌风在封天境上推演几天时间,而后向着烈听雨、朱战等人解释,这里已接近那一神物,可能就在下方,或许能够对付臧天门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太过担心,魂海中有一道禁制,这里的力量倒不至于湮灭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烈听雨、朱战等嘱咐道,而龙虎又跑过来,伤心而紧张的抱着凌风大腿,生怕他就此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结果,被凌风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“打是亲骂是爱,凌主的宠兽用脚踹。”

    龙虎恬不知耻的说道,还傻呵呵的乐开了。

    这让在场众神全面脸黑,充分怀疑这头龙虎的德行,就连凌风都觉得怎么收了这么一头龙虎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装作没有听到,身上古武血脉全面沸腾,直入第二重,激活古武封天气势,与封天境相交融,进而一点一点底沉入其中,向着地心飞行。

    封天境并不厚重,凌风刹那间便穿透过去,可下一刻他便是一惊。

    封天境下,是一片漆黑的空间,没有任何光亮,即便是他身上的真力,似乎都在被这种光吞噬,形同星星之火,在快速的湮灭。

    “极度暗黑!”

    凌风脸色狂变,第一时间动用五重涅槃真火,希望以此来压制这种暗黑湮灭,并且让问道空间上的烛龙神通绽放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他那般做的时候,这暗黑空间骤然亮起,一双眼睛正望来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稍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