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郁气!

    什么事情能够让这个人物心中郁气难消?

    在凌风话音落下之际,众神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二十多位三大教派人物身上,神目顿时玩味起来,而在听到凌风肯与他们在炼丹上合作,亦可研究武技的时候,整个人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人物?

    在武道上独一无二,一门门武技搬出来,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,而在炼丹上,更是独树一帜,在地藏星无可争锋,能够得到其指点,怕都会变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而要是能够得到其炼制的那一种神丹,整个教派宗门都将变,至少能够多出一位天族级人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地藏星不比神武,其天藏人物稀少的可怜,天道人物也就那么几位而已,像三大教派这是顶尖的教派,也不过六位天藏,一位天道人物而已。

    仙宗道宗这样的宗门,才能出一位天道而已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。

    每多出一位天藏人物都可能会打破这一平衡,即便是不及三大教派,但只要得到那种神丹,也能够在短时间内赶上,而要是与这位人物合作,炼制丹药,进而从中学习到这种炼丹,培养出自己势力内的炼丹师,那会多么可怕?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转身望向三大教派那些菩萨身上,空前凶戾起来,就连一向慈祥的老僧在此刻也变色暴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三大教派众神吓得暴跳,快速倒飞,这些人的神目像是蛇蝎太毒了。

    更毒的则是那位千古奇才,并没有扬言要毒打他们一顿,可每个字都指向他们,即便以后他们想要问罪,怕也与这个人物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抱歉,辛苦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道宗几位菩萨倒是客气的,还知道安慰一下三大教派众神,而后他们挥拳就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干啊!”

    这位菩萨就显得很粗鲁暴力,但非常符合凌风的胃口,他早就看三大教派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施主节哀,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老僧动手,袈裟瞬间展开,落在三大教派众神的身上,将他们完全掩盖起来,这样一来,他心中会少许多罪恶。

    “虚伪!”

    傲娇鸟撇嘴,对老僧非常不耻,这是掩耳盗铃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瞬间,众神全部摩拳擦掌,先前还有所忌讳的地藏王菩萨立刻挥拳,反正三大教派发现不了,先打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嗷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是来道歉的,那件事情真的与我们无关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脸啊,我英俊的”

    众神相当不客气,朝着袈裟上猛挥拳,打得三大教派人物们哀嚎不已,不过他们控制的很好,没有伤及要害,只是皮肉之苦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众神住手,满脸期盼地望向凌风,纷纷上前,希望能与其合作,并且询问他体内的郁气可消掉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下手可真狠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对着老僧说道:“不要总是向三大教派众神的眼睛下手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”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当袈裟飘离,望着一个个鼻青眼肿的三大教派众神,老僧竟是一时语塞,而望着三大教派人们望来的那气愤的眼神,老僧也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可很快他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我愿与前辈一同研究武技。”凌风笑着说道,算是安慰老僧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走向先前那位美妇,说道:“敢问前辈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妙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妙前辈。”

    凌风谦逊的说道:“我虽在考虑会不会进入仙门宗,但是,我觉得可与你们合作炼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仙门宗必扫榻相迎。”

    妙玉狂喜不已,有这位奇才相助,仙门宗将迈入一个全新的境地,而老僧也是如此,武技看似不强,可这不过是一个由头而已,只要给他们机会,还怕搞不定这个人物?

    至宝!

    灵物!

    他们完全可以诱惑这位奇才,当然也可以美女额,貌似他们是佛门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老和尚在心中念了几遍清心咒,觉得自己太猥琐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,要是仙宗愿意,也可以加入。”凌风转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!”

    仙宗立刻大喜,这样的好事,唯有白痴才将其拒之门外,而道宗则是被凌风忽视了,这一宗门先前手法太低级,偏袒三大教派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凌风,愿与诸位切磋交流。”

    凌风又向几个比较厉害的宗门教派额首,在他还不够强横的时候,总要拉上几个宗门,让他们为其遮风挡雨,至少不能够让道宗及三大教派压制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几大宗门受宠若惊,这是一种态度,只要切磋交流出感情,何愁不会搭上其他的利益?

    “凌风兄弟可懂炼器?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男人兴奋的走来,他目前步入一个**颈,渴望有一位更厉害的人物相助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在下古道派王琰域。”王琰域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懂炼器,但炼丹与炼器有许多想通之处,而且我曾与一位顶级炼器师有过‘交流’,可能对你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凌风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满目狂喜,没人能够清楚他心中的疯狂,本来他是进入大荒中寻找契机的,可没想到正巧碰上那非凡炼制手法,借用山河地势,让他深受触动,似乎有股滂湃的力量要冲出体内。

    他看不懂,想不透,却已明白,只要能得这个人相助,肯定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你腹黑了!”

    傲娇鸟压低声音说道,它自己明白凌风的心思,这货已经不满足现状,想要在地藏星也打下逆神的种子,而炼器师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他与其他宗门教派合作,天知道会挖走多少天才?

    “怪我咯?”

    凌风微不可查的撇嘴,用神念传音道:“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其他宗门教派人物们,满目艳羡与妒忌,更有深深的惊慌,因这个人的出现,未来地藏星的格局可能都要发生变化,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特别是道宗那位菩萨王,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真诚了,让我心中郁气消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凌风满脸实诚的说道:“其实,我最擅长的并非是炼丹武技等,而是寻找藏矿藏墓等,各位也知道我天赋不俗,不缺神兵利器的”

    炸锅了!

    众神眼睛都蓝了,这意思还能更明显吗?

    他想与几个宗门教派合作寻找藏矿藏墓,从中得到天大造化,而且他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这一成就,与其这天赋异禀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渴望!

    藏矿藏墓是任何宗门势力都不能拒绝的诱惑,而且,想要寻找出来颇为麻烦,即便是仙宗道宗仙门宗这些顶级宗门都没辙,可这个人却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又转向三大教派人物,满脸的怜悯与兴奋,显然这位狠人郁气还没有全消,想借用他们的手呢。

    “别过了,你们刚才已经打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们这样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。”

    “狠人,我们揣着诚心而来,不会与你作对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被潮水般的拳头淹没了,人们此刻可没有先前那么客气了,真的在向死里打啊,现在狠人身旁已凑足了力量,两大顶级宗门都已入坑,只要得到青睐,他们自然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即便是三大教派也要忌惮。

    “啊,真别打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戳我下面的?”

    “啊,我的碎掉了!”

    惨叫声此起彼伏,三大教派众神被狂殴的掩面痛哭,即便是菩萨王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反抗,否则会被打得更惨,特别是听到某种东西碎掉的时候,他们直打寒颤。

    就连老僧、仙宗仙门宗等也下手了,他们想得到更多的青睐,而不是要留下因得到而罢手的印象,那意味着他们不可能得到更多,乃至于真心相助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三大教派人物被打得妈都不认识,躺在地上哀嚎,而凌风并没有想过要放过这三大教派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心中憋屈,也很愤怒,更恨我,但这也正是当初我心中的感受,现在请你们品尝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是揣着诚心而来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,这样吧,你给我一个说法,我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三大教派想疯,他们都被打成这样了,这个家伙竟然还要追究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此刻,这个人物已搭上太多势力,他们也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我们教派会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他们声音嘶哑的说道,大口喷血,现在这个人物已成气候,至少在其价值没有被榨干前,其他宗门教派会维护到底,他们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三大教派的确给出了交待,直接将费豪、烈听雨等人逐出教派,任由凌风处置,并且奉上八块天晶,以求凌风能够原谅。

    “我原谅你们!”

    凌风非常“实诚”的说道,且在当天放出烈听雨等天才,任由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费豪放言,杀气森然,他认为这是凌风承受不住三大教派的压力而不得不放出他们,而烈听雨、朱战等人则是目光复杂的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一天后,他们就被生擒,亲自送到凌风面前。

    晚安。

    感谢华少大赏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