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九重沟前。

    三大宗门满目生光,望着凌风,充满期望。

    这位天道奇才不止在武道上天赋千古第一,在丹道上更是万古无双,得其相助,其宗门会迈步走向更不可一世的天地,这远比杀掉这个人得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与这位奇才交恶,以谦逊的态度来交流,这倒不是违心的态度,而是发自内心的恭敬,任谁在望到那可怕一幕,对于这位奇才都兴不起战意,而在丹道上,他能够与顶级的天藏人物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与这样的人物交流,他们有什么资格自豪?

    “争仙,自然与争道不同!”

    那位中年美妇说道:“争仙每一步都会超脱,气质截然不同,才有可能成功,要涉足世间万物,而非闭关不问世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还是天道?”

    “这是争仙!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生气的说道,不过俏颜也酡红起来,仙门宗目前走的的确是天道,而争仙不过是口号,太过虚无缥缈,从内心深处,她们也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凌风兄弟,我仙宗能够提供更佳的修炼住所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兄弟,我道宗的武道乃地藏绝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大宗门的确有些急红眼,这样的千古奇才,古往今来唯有这一个,未来的可塑性无与伦比,怕是能够走到地藏星千古第一,届时谁与争锋?

    得其一,可得千古!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大荒一莽夫,何德何能得到各位赏识?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过,我这个人野惯了,怕是受不得宗门束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老弟,你多虑了,我道宗不会束缚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我三大宗门并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三位菩萨王表态,他们的确看出问题,这个人身上秘密太多,先前才被三大教派剿杀,且仙宗道宗还有人表态要搬来两位奇才进行镇压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凌风心中警惕也是正常的,而且在这大荒中,他盖世无双,任谁都奈何不得他,可一旦进入三大宗门,以他这种力量与境界,其生死还由得他吗?

    “我听过一些不幸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凌风遗憾的说道:“仙宗道宗曾倾向于三大教派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菩萨王心中狂跳,面有难色,他们最怕凌风提及此事,尽管那两位奇才因时间耽搁,没能出现在九重沟,也因此躲过一劫,可他们针对凌风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一些人的意思,却不能代表整个宗门。”

    两位菩萨王发誓般的表态,只要凌风肯进入宗门内,道宗仙宗那些人自是要前来道歉,可凌风心中非常谨慎,不要说他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,即便是有也不可能“自投罗”。

    “凌风,我仙门宗的大门时刻向你敞开。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态度诚恳,却没有强迫与急躁,而是笑语轻盈的说道,她们这一宗与仙宗道宗不同,很少过问这些俗事,的确有些近仙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她们这一宗门大多是女子,气氛祥和,有不少女子倒是看不惯三大教派的做派,因而谈不上有何交集。

    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,对这位中年美妇的印象倒是比仙宗道宗要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。

    这座山颤动起来,天地骤然沉闷,一位位地藏王菩萨自远方飞来,落在这座山上,其中菩萨王就多到八位,这让得凌风瞬间警惕,这些人要是别有居心,在这里他的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狠人,千万别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头急冲冲的说道:“我们并非三大教派的人物,也没有与狠人兄作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等仰慕狠人凶盖世战绩,特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想瞻仰狠人兄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纷纷喊道,脸色也变幻着。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,谁敢得罪这位狠人啊,上百位地藏王菩萨都已被毙掉,而这位狠人则眼都不眨下,这样的盖世人物,在大荒就是顶级王者,谁碰谁灭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他们也正是揣着满满诚心而来,想将凌风拉拢到他们的宗门教派内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凌风额首,的确在这些身上没有感觉到杀意,不过,他不会天真的觉得这些人纯属仰慕他的天赋与力量,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似笑脸相迎,诚意满满,可也能够时刻翻脸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凌风倒是没有表现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,能够交善一个宗门,总比交恶来的让人心情畅快。

    “狠人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凌风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兄,我五道派诚邀兄进入派门,切磋交流。”一位青年笑呵呵的开口,期望凌风能够进入他们道派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僧走来,双手合十,恭敬的说道:“凌施主,我天音寺邀请你进去佛门。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不会要引渡凌风兄弟吧?”有人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道不会,我佛慈悲,有一声伺佛,亦可还俗,当然凌施主要是肯进入我佛门,倒是可以开一面,让其带发修行,不受佛门规则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天音寺不削发,焉能得到真发?你这是忽悠啊,太不地道。”有人拆台道。

    “我天音寺的藏经阁永远对凌施主开放。”老僧保证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神变色。

    这个老和尚真狠啊,一上来就要开放这种藏经阁,这可是其他宗门都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躬身而立,说道:“不过,在下曾与三大教派交恶,怕是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施主,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老僧并没有拉偏架,而是开口询问,要真是凌风这方得罪三大教派,他倒是能够力挺下来,不过以后也会有不少麻烦,不过,既然做足姿态,自然要竭尽可能相助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人们想知道的,直到目前,三大教派也没有向外公布具体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前,我们在大荒中寻到一座藏墓,本有些忌惮,但却被菩萨门那位菩萨勒令进入十八奇山,充当炮灰以此来探路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进入藏墓后,三大教派曾派出三位菩萨来截杀我,要不是我命大,怕是此刻已永葬藏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神直翻白眼,骗鬼呢?

    他们倒是向前三大教派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,但是一位顶级菩萨王竟说自己会被三位菩萨杀掉,还能不能更虚伪一点呢?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清楚,三大教派得罪凌风在先,进而想问罪于他,特别是费豪那个小心眼的家伙,怕是会因恼怒便杀掉这个人物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并未计较,可在飞出藏墓的时候,三大教派竟然追踪而来,要围剿我们。”

    凌风气愤的说道:“很不幸,我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们死了!

    这才是凌风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三大教派过了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开口,表明自己的态度,坚定地站在凌风这一边,本来他们就有为凌风开罪的意思,何况这个人物还站在道义上。

    “三大教派竟然出了这么些败类。”有人说道,看似向着凌风说话,实则上已经在拉偏架。

    “凌风兄弟放心,这件事情我们会相助,三大教派做错,自然要道歉。”

    道宗一位菩萨王开口,说道:“不过,凌风兄弟,你是不是应该先将那些天才先放掉?”

    凌风沉默,目光灼灼地望着道宗那位菩萨王。

    “咳咳,凌风兄弟别误会,我没有强迫的意思。”道宗那位菩萨王一惊,笑容亲和的解释道:“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何不化干戈为玉帛呢?”

    “黑就是黑,白也正是白。”

    老僧淡漠的开口,打着机锋,却也表示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人们目光奇诡的一闪,望向不远处一座山,二十多位地藏王菩萨正向着这个方向而来,很快便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,他们并没有持着刀剑而来,而是笑容和蔼,生恐凌风会误会。

    “狠人兄弟,我等是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三位菩萨王为首,率先表明自己等人的态度,谦逊的说道:“先前我等三大教派也被先前归来的那些人蒙骗了,等回去之后,会给狠人兄弟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凌风的可怕,因而将责任全部推到费豪、烈听雨等人的身上,彻底撇清干系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凌风眼神玩味的望着二十多位来人,咧嘴道:“你说,我这个时候打你们一顿,你们还会不会向我下杀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自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位来人变色,他们就是全上也并非是这个人物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“心口有股郁气,难消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捶胸,转而向着其他宗门教派的人物说道:“我暂时还没有考虑会进入那一宗门道派,不过谁要是能够消掉我心中的郁气,我倒是不介意与其合作,炼制丹药,研究武技,切磋交流等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沉痛,可眼底光芒却奸诈的要死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有意无意地望向二十多位来人,意思表达的非常“清楚”,并且搬出炼制丹药这种合作,即便是仙宗道宗能够拒绝的了吗?

    ps:第二更稍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