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道碑也感觉到雷劫中的毁灭气势,很可能会毁掉这里的气势,因而才不得不与凌风一同湮灭雷劫,尽管道碑恨不得立刻毙掉这个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道碑第一时间冲向第八重天,与天剑劫碰撞,那道烙印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模糊起来,有种要被天剑劫磨灭的势头,不过,在山河地势涌来的时刻,道碑又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。

    凌风向前,双目爆射,古老的真龙、神荒俯冲而出,形成最凶戾的杀手锏,在十道问道空间中,表现的比道碑更耀眼,直接打向天剑劫,将其镇压住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体域扩大到三千丈,一举将天剑笼罩,其中的烛龙、真龙等彻底显威,将其镇住,进行湮灭。

    喀擦几声。

    那天剑劫没能压制住这种力量,在刹那间被击断,闪电徐徐散掉,而截天蝶则是在这个时候俯冲而来,大口吞噬,小小的躯体上尽是闪电光。

    这是大补药!

    这种闪电比神精更恐怖,能够让它发生质变,等起苏醒过来时,截天蝶的神威也进一步展现,这也正是凌风期待的。

    天地惊!

    人们遥遥望着这一幕,吓得直炸毛,先前他们一直觉得这个猎户不够强横,只能生擒十一位奇才,只因其恐怖速度,而直到此刻,他们才真正了解这是一位多少了不起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比道碑更不可测。

    处于菩萨境,却能够与天藏人物媲美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可怕到可以崩碎天藏人物的惊世天罚,竟是被其横推八重天,唯有最后一重天在闪耀,这让人们怀疑,这一重天也休想毙掉那位盖世天骄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第九重天似乎比预想的更迟缓,没有立刻落下来,间隔百息时间,而在其终于压落下来的时候,道碑似乎都在颤,向后倒飞,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九重沟沉闷巨响,似乎有一只手要俯冲而出,可也就是刹那的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没有任何天罚闪电的声音,唯有水滴落在金属上的声音,出现在凌风神目中的确是一滴水,不同的是,这滴水赤金,由其中喷薄着神火,熠熠生辉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火如冰吗?”

    凌风一愣,这一幕太熟悉了,引得他体内一种火焰在闪耀,大有冲出来的势头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这滴水与火如冰不同,火如冰是本源火种,可以演化无限可能,哪怕涅槃真火也不过是其演化的一种而已,而这滴水似乎在预示着火如冰演化的方向。

    可毋庸置疑的是,它的确恐怖的吓神!

    火、水。

    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物质,在此刻变得空前相同,而在中心则是显示出一种非常神秘的物质,像是一种气体,呈现出土黄色。

    “水火交融?”

    凌风满目骇然,他以前也曾尝试过,但只能称得上是半成品,没能真正意义上做到,只因一旦彻底交融,会诞生出天道中的逆世物质,即便是真神境的生灵都非常凶险,而且很难驾驭。

    而这种物质的毁灭性才是真正空前绝后的。

    “需要拼命了!”

    凌风眯起眼睛,肃穆而起,双目间,一片天飞出,劈向那滴水。

    这是他目前最巅峰的战力,在三级真神时,都能够让御龙毙命,而当他步入究极真神境时,其神能已到其他真神菩萨都不可看透的地步。

    它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它遁入空间!

    它已劈在那滴水上。

    第九重天内的天罚,远比前八重更不可测,但是在碰上那一片天的时候,竟然在破裂,四周闪光物质第一时间破碎,而其中土黄色的物质飞出,比刀剑更凶戾,竟然能够压制住那一片天。

    而这时。

    道碑冲天而上,击落在那土黄色的物质上,却没能撼动,反而被生猛的击落下来,就此没入地下,再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道碑有灵,已体会到那土黄色物质的恐怖力量,不可力敌,第一时间飞遁。

    “没义气!”

    凌风毫不犹豫地对道碑进行鄙视,进而才催动全部力量打向土黄物质,并且天道凶刃、截天匕等也飞来,劈向前方,而后体域、问道空间也向前压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土黄物质震颤时截然而至,凌风如遭电击,被定住了。

    那土黄物质形同黄泥,也像是一种实质化的气体,超脱万物,是天地都不能束缚镇压的力量,这怕不止是盖世神丹能够引起的,否则,御龙也不可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很可能与其以身伺道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那黄泥物质禁自向凌风飞来,落在他头顶上,进而飞入他的体内,这让他惊变,不清楚这物质到底有多大危害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他魂海中的那道禁制沸腾而起,一举镇压黄泥物质,进而将其击溃,形成气体,涌入到凌风体内,没有任何威慑力,反而增添了一些独特的道纹魅力。

    它烙印在血肉神骨上,也飞入丹田中,烙印在四重问道空间上,特别是烛龙等生灵,完全变成了土黄色,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凌风恢复行动能力,大口吐气,差点就被毙掉,这让他感激太一真水,没有这种真水及禁制,他武道怕是早已折断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他更加好奇,那禁制到底是何物,竟是连天罚都能够镇压。

    阴云散尽。

    凌风仰望着晴朗天空,有种重见天日的畅快感,而黄泥物质在体内徐徐闪耀,正在铸造与众不同的力量,速度并不快,但他有种预感,这是他禁制的赐福,一刹那间湮灭黄泥物质中的灵性与毁灭力量,形成泉水般的物质来打造他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山河地势消失,他的力量也瞬间消散,重新回到四级真神境界,这让他变得警惕起来,担心道碑看透,来追杀他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想多了,道碑的确诞生了灵性,在看到黄泥飞入凌风体内,竟然石沉大海,早已打消了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一个连黄泥物质都能够炼化的变态,道碑都怕怕。

    凌风也受伤了,却并没有那般严重。

    他飞向四周,将打下的阵器全部取出,快速地向着一个方向飞遁,担心三大教派还会伺机报复,不过却也并不惧,有此战绩威吓,向来在这大荒中,那些菩萨王会收敛许多。

    “太腹黑了你!”

    不久后,傲娇鸟、龙虎出现,咧嘴便笑,一举打掉那么多地藏王菩萨,向来许多宗门教派能够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“自卫而已!”

    凌风很是实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声势太大,怕是对我们不利啊。”天神雀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利有弊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叹息,太耀眼固然可以让人忌惮,也让人兴奋,想要拉拢他,可是又有多少宗门教派是真心的呢?

    会有多少阴险的人物正处于暗中想要杀掉他呢?

    以前。

    他可以隐藏在人们的眼皮底下,可现在却不行了,一举一动都会全球瞩目,而在这里他们的力量太过薄弱啊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凌风率领两只兽飞遁,可很快便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离开,而是立于原地,静静地等待着,果然时间不长,十几位菩萨飞来,其中有三位菩萨王,而其他菩萨也是六七重级别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何事?”

    凌风变得警惕起来,尽管他已经预料到一些事情,但难保这些人的目的不单纯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千万不要误会!”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十几位菩萨比凌风还要紧张,眼前这位可是百战王,死于他手中的菩萨王都多达数十位,要是引怒将他们毙掉,他们到哪里说理?

    他们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我们乃是仙宗道宗的藏士,并没有恶意,敢问猎户兄弟,可曾是某个道统的奇才?”

    “并无道统。”

    凌风稍稍放松一些,目前还不能与这两大宗门交恶,因而他也笑起来说道:“我真的是深山一猎户,属于这座大荒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落下。

    气氛顿时变了味道,仙宗道宗等人物立刻变得殷切起来,满面堆笑的说道:“敢问兄台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这一点,凌风倒是没有隐瞒,地藏星不是神魔地域,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真实身份,真名假名性质相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凌风兄弟。”

    三位菩萨王开口,觉得气氛很适合了,双方并没有剑拔弩张:“千古第一天赋,凌风兄弟要是有心寻一个道统,我仙宗必扫榻相迎。”

    “死一边去,凌风兄弟修炼的是剑道,走的是天道,当属我道宗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两大宗门彼此间也有争锋,不过相处的倒是也融洽,可在争夺天骄面前,也互不相让,而让这天才是丹道王者的时候,涉及到的就是整个宗门的盛衰,没有人会不尽力。

    “凌风兄弟,这世间可不止道宗仙宗,若是不嫌弃倒是可进入仙门宗。”一位中年妇人笑呵呵的相邀。

    这让凌风吃惊。

    在仙宗道宗你争我夺的时候,竟然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插口,显然有这样的底蕴啊。

    “敢问世间可有仙?”

    那中年妇人说道:“世人争道,我们争仙。”

    “不还走的相同的道?”

    两位菩萨王撇嘴,仙门宗的确厉害,能与他们并列,口号响亮,可实际上也走的是天道而已,自上古而来,至今还没有争仙过。

    晚安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