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与圣女飚速!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个藏墓落针可闻,人们因这句话而扬起头来,向着龙首望去,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同。

    烈听雨、费豪、朱战容颜狂变,急促的制止,但是在神光的压制下,他们的声音变得非常微弱,而其他人则是满目羡慕与贪婪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看出,十八天晶是拱卫着那一枚奇石而生,它处于龙首上虚空中,耀眼非凡,即便是虚空都不能掩盖其全部光芒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那枚奇石非常惊世,要是真的摘下来,将真正惊世,而且,它可能正是这藏墓中最非凡的至宝,整个藏墓都因此而立,在至宝面前,许多人已失去平常心,内心忽略先前烈听雨等人的警告。

    藏墓可怕!

    往往最耀眼非凡的至宝,越是不能碰触,否则,将迸射出空前血难。

    “蠢材!”

    烈听雨不顾形象怒喝,绝世容颜在此刻变得空前肃杀,要是这个人在其面前,怕是会被立刻毙掉,而后,她转身就走,动用极速。

    而其他神庭的地藏王菩萨也立刻飞遁,显然他们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那个猎户摘走十八天晶,唯独没敢碰那枚奇石,真当那猎户是蠢材吗?

    他才是真正的聪明家伙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费豪冷冽地盯着那位正要摘下“星辰”的菩萨级人物,变得空前阴翳,这并非是他们菩萨门的弟子,否则他肯定第一时间毙掉。

    这个人要害死所有人!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此刻已经来不及了,唯有最快离开藏墓才能挽救生死命运。

    在他的率领下,菩萨门十来位弟子正飞速向着远方遁走,沿着凌风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真想一巴掌拍死他!”

    朱战气的要发疯,本来局面已经很不利,他们要拦截的是那位猎户,可偏偏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太过贪婪,这是要找死啊。

    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大恐怖,放佛正被一头洪荒凶兽盯着,也就是那个猎户敢莽撞的直冲,他们都要谨慎,可在至宝前,很多人已猪油蒙了心。

    他急速飞遁,天道派其他地藏王菩萨也受到其影响,快速远走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他们更相信这三位人物,正因这三位人物,他们才能在一场场血难中活命,在生死刹那间,像烈听雨、朱战等能够提前预知到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其他藏士则没有这样的心思,他们盯着那枚奇石,眼睛在闪烁,有人在盘算着,如何趁其不备夺走奇石,也有人正在向那枚奇石冲去。

    而。

    立于龙首上的那位菩萨级人物则是一飞冲天,真力直接撕开虚空,向着那更闪亮的奇石摘去。

    可!

    也正是在那一瞬间,一股瀚海般的波动,骤然在虚空中炸响,放佛是十万道雷霆自虚空中劈落而下,那枚奇石释放出汪洋般的神能,激荡着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声响撼天,最先的力量俯冲而下,直接将那只伸过来的手臂崩碎,进而才是那位菩萨级人物整个身躯,甚至于他连惨嚎声都来不及发出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那奇石进一步灰飞烟灭,自其中飞出千万道神能,劈空而下,截断万道,毁灭众生,让那片虚空盛开一朵硕大的蘑菇云,自虚空上垂落而下。

    霎时间,龙骨粉碎,笼罩在龙骨上的神纹飞射向四面八方,毁灭狂潮由龙骨开始扩散,速度相当恐怖,一息间已飞驰百丈,那简直像一位顶级天神自爆。

    “啊不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走啊,这是藏墓那东西已枯竭,只不过是力量被束缚着,亦或者是在十八天晶的压制下趋近平衡,而此刻十八天晶已被摘走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凄惨的叫声,演绎出一曲悲歌,在这嘶吼中更显现出这枚奇石毁灭性的力量,它比狂潮风暴更可怕,不止炸碎龙骨,更是将整个天地轰出一个窟窿,直达三千丈,所有的尘土与空间在刹那间湮灭。

    而当它推进的时候,九座殿堂灰飞烟灭,根本拦截不住这样的毁灭力道,在短短的二十息时间内,它已冲到三道洞口前,直接进行粉碎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这三个洞口非常神秘,其中涌现出一股奇异的力量,竟然与那毁灭涟漪对峙十二息时间,而当第二波力量席卷而至时,三个洞口在彻底崩塌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,鬼哭神嚎!

    这股狂潮涟漪推进速度太快了,在毁掉三洞口后,不到三息时间内,就已追上天道派众神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朱战变色,眉心炸开一道奇光,迸射出万道神虹,将九位天道派菩萨级人物笼罩,直接穿透空间,冲出藏墓。

    禁忌!

    他能够成为天道派道子,焉能没有这种禁忌手段?那眉心奇光能够让他在短时间内,冲破任何防御,驰骋五百里,躲开这湮灭狂潮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费豪体内喷薄出一幅古图,禁自铺展而开,而菩萨门众神则是飞落在古图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古图闪耀,向后喷射出一道狂风,直接导致虚空燃烧,而古图已风驰电掣,冲出了藏墓,这是他的禁器,不止能够远遁,更能进行反杀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反杀毁灭狂潮,这显然是找死,因而他利用那反冲出来的狂风,进一步推动古图,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出这里。

    “血祭禅杖!”

    神庭圣女烈听雨咬破嘴唇,一口血喷在禅杖上,让得那禅杖顶部迸射出亿万豪芒,洞开了一个光道,带着神庭众神飞驰而出。

    而在飞驰过程中,他们充分感受到了毁灭涟漪的恐怖,它正在将后方光道崩碎,尽管他们速度飞快,但还是受到那股气流影响,身上血肉撕裂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这是因第三波狂潮爆炸所至。

    他们暗自庆幸,要不是他们飞遁的及时,怕是这种禁器都挽救不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在三位天骄人物动用禁器的时候,一个人正狂暴前行,将寸神极速真正的展现出来,他扯着龙虎,形同一道闪电,直接洞穿了一重重空间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龙虎瞠目结舌,领略到千般豪情,这个人一旦恐怖起来,堪比天神,至少这种极速可让天下真神望尘莫及,即便是地藏王及神兽,在这一刻都有腾云驾雾的感觉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他比闪电更快!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凌风正撒丫子狂奔,他满目喷火,没有想到神庭、菩萨门这些人物这么凶残,一言不合就拉“引线”,不怕将自己也葬掉吗?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他曲解了烈听雨等神,这些众神很惜命,还没有到疯狂自尽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正望到一束光道撕开空间,横亘向前,因其处于空间中,能够隐隐地望到那光道中的一众神,正是烈听雨等神庭众神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烈听雨等众神也正凝目望来,望着那睥睨世间极速,疯狂不逊色于他们的“猎户”,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,这货竟然这么快?

    他们可知道烈听雨手中的这柄禅杖来自于一位老僧,在其步入天道境的时候,才将其赠予烈听雨,其中重重封印,能够解开顶级天神的恐怖威能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即便烈听雨没有打开顶级天神极速,却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那个人正横冲直撞向前,与他们保持平行的节奏,并且在其抬起头来的时候,竟然咧嘴对他们微笑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变态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那一刻,烈听雨受到刺激,失去平衡心,手中禅杖进一步迸射,让得众神都有种血肉撕裂的疼痛感,只因速度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他们一举甩掉了那个猎户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众神咧嘴直笑的时候,那个人再次出现,身上笼罩着一重光幕,非常淡薄,却透射出空前的气势,他洋洋得意地望着烈听雨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烈听雨火爆起来,动用本源力量,让禅杖发出炙热的灵光,一举打破空间,光道蔓延千里,他们有一步七十里的快感,那是许多天神都要仰望的。

    “要拼速度吗?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一笑,轻描淡写,将龙虎拉到身旁,让其死死地咬住自己,而后,他望着那逐渐远去的光束,幽幽的说道:“那就说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下一刻,三重问道空间直接焚烧,他体内的五重涅槃真火出现,覆盖在身上,寸神在体内喷薄,一种古老的雷霆声音在炸响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那是空间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天地嘶鸣,那是真力湮灭的颤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寸神极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,那种古老的神通并非只有这一重,而是有三重,在凌风闭关的那几年,他已碰触到那道门槛,而在这生死时刻,他终于一举步入。

    寸神第二重!

    寸仙!

    他眼神执着,大步向前,每一步都在跨过空间,翻山越海,其速度狂暴到让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“想与我神庭圣女斗速度,简直太蠢啊,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神庭众神变色,望着那穿越时空而来的凌风,惊得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不过是一瞬间而已,那个人已迈步离开,直接将光道甩在身后,疾驰向远方,而同样被甩在身后的还有天道派、菩萨门,他们也见到了这非凡一幕,那个人像是在踏天而行。

    亘古万年!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种禁忌吗?”有人问道,却没有人能够解答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稍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