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何谓天才?

    在同境界中镇压其他武道人物,天赋盖世,让人仰望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神庭圣女烈听雨,菩萨门那尊菩萨费豪以及天道派道子朱战皆是这样的人物,他们自出世开始,便一路碾压同侪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这世间也并非是天才的天下,还有一种人物能够镇压天才人物,人们称其“变态”!

    何谓变态?

    那种一言不合就生死看淡要镇压天才人物的家伙,那种动辄就要搬走一座山,掀翻悟道台的人物,很幸运凌风非常符合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高手,也是一个变态级人物!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此“变态”并非是贬义,而是对他天赋的究极肯定与赞扬,至少凌风是这样觉得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两位人杰大惊失色,望着凌风,满目惊慌,他们正在悄然后退,时刻准备跑路。

    藏士怕天才。

    天才怕变态!

    “深山一猎户!”

    凌风利落的回答,笑容满面,得到悟道台对他来说也是至宝,能够加速他顿悟的节奏,更能够让他更快的破入天神境,他已等待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戏弄我们吗?”

    两位人杰变色,阴沉的说道:“佯装猎户,你打得什么主意?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恩怨吧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凌风神色逐渐变冷,说道:“你们与菩萨门是同盟,且以他们马首是瞻,很不幸那尊菩萨先前曾让我们去送死,很幸运你们是我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“猎物你妹!”

    两位人杰转身就走,这个猎户比他们想象的更可怕,被人呵斥进入十八奇山中的时候,竟然还有心观察旁人,似乎正等着人欺负他呢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变态!

    可惜,他们还是低估了凌风的战斗力,他身躯一闪,动用寸神极速,出现在一位人杰面前,体域空间直接爆开,将其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身躯闪烁,出现在第二位人杰的头顶,石凰自其眉心飞出,形成恐怖的巨重,一举压落在那位人杰的身上,将其彻底镇压,任由那位人杰如何挣扎也奈何不得石凰。

    “猎户,你得罪菩萨门那尊菩萨,迟早要死!”两位人杰色厉内荏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说道:“他在什么地方,我正准备去找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两位人杰变色,内心更惊慌,这个恐怖人物似乎要针对那尊菩萨,而且深不可测,直到此刻他们还没有看明白凌风是如何将他们束缚住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人杰,身上应该有不少至宝吧?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凌风在两位人杰身上打量,指尖一点,一枚玉石飞起,落在他手心,其与储物戒相同,其内炼制出一个空间,能够藏宝。

    “就几本破书,几枚藏晶,你对得起人杰这个称呼吗?”

    凌风把玩着那枚玉石,神念直接洞开,心中不禁一喜,在其中藏着不少至宝,有地藏星的古老秘笈,也有地藏级、菩萨级藏晶。

    可是,那位人杰听得却要气疯,那么多至宝,这个人竟然还一脸嫌弃?

    嫌弃。

    他真想把那枚玉石夺回来,将其中的藏晶、秘笈全部取出,狠狠地砸在这个人的脸上,大喊一声:“老子就几本破书吗?老子用藏晶都能砸死你。”

    可惜,他不能。

    “你更不行!”

    凌风自第二位人杰胸口抠下一枚玉石,神念直接探入,一脸嫌弃的说道:“一两株药草,几柄破剑,你到底是不是位人杰?”

    第二位人杰羞愤的想死!

    你夺走至宝可以,但你不能这么冤枉人欺负人吧?

    那岂止是一两株药草,几柄破剑?

    那玉石有三千丈空间,其中藏着他毕生所得,不逊色于一个小型势力全部底蕴,都能够打造一个洞府了,可却被嫌弃了。

    更让他们喷血的是。

    你一脸嫌弃,不在乎的样子,可是你干嘛将其收起?笑得还那么奸诈?

    你嫌弃,那就还给我们啊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凌风就是这么个奇葩,他一面嫌弃,一面很“自觉”的将两枚玉石收起,开玩笑,这么多宝贝,他能够用上的不多,但要是回到神武大陆,就能够造就更多的逆神众。

    “干嘛一脸悲壮?”

    凌风斜睨向两位人杰,很是嫌弃的说道:“不就是拿走你们两枚破玉石么?你们很在意那几本破书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给两位人杰解释的时间,直接动用体域空间,进行碾压,将两位人杰生生毙掉。

    “老子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主人?”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龙虎欲哭无泪,这个人物先前很淡定,可一旦疯狂起来,真是个变态啊,两位三级巅峰菩萨,竟是被其打得毫无招架之力,这让它意识到,这个家伙扬言要掳走神庭圣女等并非是空言。

    他有能力有野心干得出来!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凌风瞥了一眼龙虎,并不在乎它的感受,催促前行。

    在不到一个时辰内,他们接连步入三座殿堂,可让凌风失望的是,这些殿堂外表光鲜靓丽,内在却已枯竭,很多藏晶都已失去灵性地气,没有任何价值。

    “神庭圣女他们应该走的另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凌风望着对面,眯起眼睛,直接催促龙虎向着中心那座虹桥飞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禁制!”

    来到虹桥前,望着那巨龙神骨,凌风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,这座龙骨桥比他想象更大,光是龙尾就已不逊色于先前那座殿堂,而越是往上,龙骨更壮观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。

    在龙尾上有一道禁制,形同一尊天神再次镇守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没有任何犹豫,截天匕一闪而现,向着那道禁制劈去,可这一次没有先前那么容易,那禁制生辉,龙尾骤然摆动,形成了刚猛的飓风,抽打向凌风。

    “逆乱!”

    凌风单手画圆,太极神图出现,两头鲲鹏闪耀,正在瓦解龙尾巨力,而后他祭出石凰进行镇压。

    呛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丹田一颤,天道凶刃携带着浩瀚神能出现,三道真力一同璀璨,直接撕开那道禁制,令得其寸寸崩碎,呈现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龙虎懵的一逼!

    这货到底有多少神兵利器?

    整个就是一无底洞,在它觉得很难撕开这道禁制的时候,那恐怖的闪电就出现了,金属般的颤音,让它清楚这是一柄利器。

    但是,凌风并没有给它犹豫的时间,直接催促让其冲上龙躯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龙尾第十八个骨节处,在这里有一颗闪亮的天晶,比菩萨藏晶要璀璨许多,但不能与龙首上那顶级天晶并论,喀擦一声,凌风将那枚天晶抠下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们继续向前,一路飞行,一路抠,而当他们走到龙首的时候,整个龙躯已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十八天晶葬龙晶!”

    到了这里,凌风倒抽一口凉气,龙躯上有十八块天晶,它们呈拱卫状,而龙首向上仰望,正对隐于星空中的那枚奇石,它也是一块藏晶。

    与这些藏晶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那枚藏晶是以龙血、龙骨精华等浸淫上万年而成,璀璨到让人疯狂,可是凌风与截天蝶却嗅到了空前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那恐怖正是来源于那枚龙晶上。

    “不能碰!”

    凌风嘀咕道,那才是整个藏墓的禁忌,也是毁灭力量诞生的源头,正因其太过耀眼,才让许多藏士忍不住涉险,这也正是藏墓的初衷。

    要以这种诱惑来葬掉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是已经毁掉,还是正在成型?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灼灼,盯着那颗星辰一样的龙晶,真的怀疑是星罚,但最终没敢动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凌风放弃了,摘下龙眼与龙角上的天晶,让整个龙躯变得不稳定起来,似乎随时会崩塌,而后,他飞向龙尾要离开这座藏墓。

    “他在摘星辰吗?”

    远处几座殿堂中,神庭圣女烈听雨等人正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,一位猎户比他们更先一步走向龙骨,抬手似点,正在将一颗颗“星辰”摘下。

    他身躯笔挺。

    他神情淡雅。

    他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当十八块天晶消失,费豪、朱战等已气疯,这是整个藏墓最核心的至宝,竟然落到一位猎户手中,而烈子瑜等人竟是没能杀掉这个猎户。

    “追,不能让他逃了!”

    他们立刻冲下殿堂,要在前方进行拦截,其速度比凌风要慢,但虹桥在九座殿堂中间,距离上要远不少,因而其冲来就显得比凌风更迅速一点。

    “猎户,交出十八块天晶,我会送你上天堂!”

    当凌风飞出龙尾的时候,烈听雨等人已追到前方,将他的去路给封住了,每一位都冷冽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凌风撇嘴,动用寸神极速,由一个弱小的菩萨方向进行突破,他觉得天晶已到手,这里随时会发生变故,还是尽早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凭本事摘下的‘星辰’,为何要交给你们?”

    凌风直接遁走,问道空间毙掉那位菩萨,突破防线,让烈听雨等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料到这位猎户竟然是一位菩萨级高手,等到他们想追截的时候,那个人已遁走向远方,由来时的三个洞口离开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费豪气急暴跳,转身就向凌风追去,而其他人物也是如此,唯有几位菩萨及高手盯着龙骨,由凌风先前撕开的大洞,悄然地飞上龙骨,落在龙首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蠢材,真正的至宝在这里!”一位菩萨级高手大笑,而后冲向天空,向着那枚隐于空中,却隐隐闪光的奇石摘去

    晚安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