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藏墓!

    人们神情狂变,禁不住倒飞,望向这座藏墓也充满了恐惧神色。

    这是可怕的凶地!

    人死亡,则立墓地,而藏墓呢?

    那是藏矿亦或者可怕的藏晶毁灭,形成了坟墓立于此地,这种地方天生就具有可怕的力量,藏晶与人不同,其毁灭会形成飓风狂潮,让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会压制在藏墓中,要是有人碰触到,瞬间就会被湮灭,进而形成天地狂风,在这片天地间吞噬,除非是天藏级人物,否则很难生离此地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藏墓并非是天然形成,大多是顶级人物铸造而成,墓中有不可揣测的禁制,说是藏墓,其实不太合理,应该称其是人墓,只因能够走进来的人物,最终都很难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据闻。

    在百年前,有数十个大宗门教派闯入一座藏墓中,其中有天藏级人物,可谓是盛极一时,然而,他们却没能走出那座藏墓,全部葬在其中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那座藏墓都笼罩着死神阴影,没有任何一位天藏级人物敢走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他们千方百计想要推开的却是一座藏墓,这让他们怀疑这些年传闻的真实性,怕是并非没有人走进来过,而是没人能够走出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凶地,不要闯入!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倒退,不敢碰触到藏墓任何一角,担心会触发那不可测的毁灭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座藏墓!”

    菩萨门那尊菩萨开口,坐实了这一消息的准确性,这让很多人闻风变色,立刻飞出藏墓,远远地望着。

    “不过,藏墓也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天道派那位道子说道:“坐镇的不过是菩萨级的生灵,想来这座藏墓并非是顶级藏墓,以我们的力量并非不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藏墓并非不能够闯过,史上有人成功过。”

    那尊菩萨说道,他非常忌讳并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墓葬的确恐怖,但大凶之地往往埋藏着惊世造化,他知晓一则秘闻,有人曾自墓葬中走出,得到诸多造化,进而一跃飞进,走向让他们都要仰望的神坛。

    而那座藏墓怕是与这一座相仿,并非顶级藏墓,不可能葬掉天神,而要是控制适当,不触发那可怕的毁灭力量,他们亦可从容走出。

    “那个猎户已先一步进去,并没有碰触到可怕的狂潮。”神庭圣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菩萨门与我一同进去,生擒那一猎户!”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打脸,以这尊菩萨的性格,焉能让猎户打脸?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菩萨门众神立刻喝道,与那尊菩萨徐徐地向着藏墓中走出,他们非常谨慎,甚至没有飞行,担心会碰触到那毁灭力量,而且,他们相信这尊菩萨,其神觉敏锐超凡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进去!”

    天道派道子淡淡的说道,没有任何惧意,大步前行,这一派对于藏墓的了解,远比其他宗门教派更多,当初毙命于那座顶级藏墓中的人物,就有天道派,虽然没能活着出来,却也传回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烈听雨没有多言,禁自前行,那柄禅杖发出淡淡的灵光,将四周的黑暗驱散,也能够感知到四周气息的变幻,可预测凶险。

    这三大宗门教派首脑人物率众而行,让得退出藏墓的众神一愣,而后他们咬咬牙,也悄然飞来,紧跟在三教派身后,他们想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这可是藏墓啊,只要不死,就能够活出一片天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教派的反应,凌风完全不知道,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挖挖挖,在飞入藏墓之际,他便让龙虎竭尽可能地挖掘,将镶嵌在廊庭走道上的贵重藏晶全部带走。

    他们速度非常快,远比那些谨慎的家伙更快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就在一刻钟之际,截天蝶飞出,双目望向四周,吱吱作响,它体会到大凶的气息,隐藏在藏墓中心,也正是凌风要前行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那就洞开一个通道!”

    凌风放弃前行,直接撕开廊庭走道,并将其粉碎,走向另一个方向,在四周徘徊,利用问道空间向着远方遁走,却并没有离开藏墓。

    他在坐等!

    前方是大凶之地,那就让神庭菩萨门等探路,而他则是坐在后方,等着他们重创落网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烈听雨等人便出现在这破碎的大洞前,菩萨门那位菩萨满目阴沉,恶狠狠地咒骂,那一猎户简直就是莽夫,完全不知道凶险,竟然在这里开挖,要是真的碰触到那毁灭力量,他们所有人都要葬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心中起杀意。

    “他离开这个方向,可能担心会被我们直接碰上!”一位菩萨门门徒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云杰、慕辰,你们两位前去将其毙掉,不可让其毁掉这里。”那尊菩萨费豪冷漠的说道,他们想得到这座藏墓中的至宝,那就不能让这个人在此之前破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烈子瑜你也去!”神庭圣女说道,她对这位猎户也非常反感,这个人手法太凌乱,一个不慎会把所有人都埋葬。

    “青木,你去!”

    天道派道子朱战挥手。

    三道教派均是派出极其惊人的“力量”,四位人杰前行,那惶惶地气菩萨气能够震碎一方山河,想要毙掉那一猎户并不是问题,至少他们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“前方不可测,大家要谨慎!”

    烈听雨面无表情的说道,手持禅杖大步前行,而就在他们步入一座殿宇的时候,前方光幕飞舞,形成一个个空间,而后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霎时间,气波震荡,众神被这股力量直接震飞,横冲四面八方,一些弱小的地藏人物当场崩碎,即便是地藏王级人物都受创,唯有菩萨级人物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们被这股力量分开,各自飞向不同的方向,没有回头路,而此刻他们眼前已别样“花开”,有人望到恐怖的尸骨,还在流着鲜血,有人望见满地藏晶,也有人走进了地底……

    在不同于这个方向的走道前,凌风驻足,凝重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不同于那个方向,这里有三个洞口,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向何处,扔进去一柄神剑,竟然听不到任何回应,这让他变得谨慎起来,没有立刻踏入其中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飞回先前那个方向时,却瞬间止步,嘴角上扬,望向那撕裂而开的走道大洞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四位中青年男女自那大洞中飞出,身上闪耀着强绝的气息,各自分开,落在走道上,冷目盯着凌风。

    “猎户,看你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慕辰手持凶剑,相当冷酷地打量着凌风,在这个人看似俊逸非凡,实则上非常“粗犷”。

    但与慕辰理解的粗犷不同。

    凌风的“粗犷”并非是在大荒中猎杀凶兽导致的,而是在一场场生死磨砺中铸造的岁月痕迹,而且,在此之前,凌风曾可以打扮了下自己,尽可能地靠近猎户这一形象。

    “逃?我为什么要逃?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打了多少洞?你是老鼠吗?”烈子瑜脆声说道:“蠢材,你可知道这里是藏墓,随时都可能会碰触到毁灭性的力量,你是要把所有人都葬在其中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意我的生死吗?”

    凌风撇嘴,说道:“你们不在意我的生死,那我一样可以不在意你们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可以,不要拉上我们!”

    青木向前逼迫而来,他要解决这个不知死活的蠢材。

    “交出神兵,我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。”烈子瑜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兵?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笑了,说道:“这种东西我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掌心一闪,截天匕出现,掂量了一下说道:“这柄你们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四位菩萨级人物双目骤亮,这种凶兵正是他们期待的,而且在此之前,这柄匕首表现出来的力量,让他们渴望万分,能够撕开光幕啊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凌风眉心一闪,飞出了一柄神锏:“这件神器你们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四人目光炙热。

    “这件呢?”

    凌风接着祭出石凰,古朴生辉,浩瀚的力量压制的人要窒息。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在场四人激动的身躯直颤,这个猎户简直就是个暴发户啊,看其轻描淡写的样子,似乎还不知道这些神兵利器的价值,将“蠢材”这两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那这件呢?”

    凌风祭出第四件神器,准确的说是一片龙鳞,龙之逆鳞!

    “要啊!”

    四位菩萨级人物疯狂了,眼睛炽热的像是小太阳,望向凌风的目光也发生了本质变化,在他们眼中,这个猎户简直就是移动宝藏,能够随意的变出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他是炼器神师,还是他家是开神兵铺子的?

    “还有多少?统统交出来,我们可以让你死的更痛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放过我?”凌风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倒是想,但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。”慕辰摇头,眼中闪着刀子般的锋芒,这个白痴这个时候还想着活命?

    “我会考虑!”

    烈子瑜言不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其他两人已急不可耐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四件够了,每人一件!”

    凌风的声音变了,充满激扬与狂野的味道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稍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