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c_t;    “咚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爆响声,在金丝树林边沿响起,一个个黑乎乎地拳头,势如闪电,一下子就砸在了为首那位大龄少年的脑‘门’上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],最新章节访问: 。

    它是从天空中落下来的,快得惊人,就是那三名武灵高手,一个不慎之下,也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那人惨叫一声,整个人都翻飞了出去,一头栽在了地上,脑‘门’上鼓起了一个大血包,连那脑骨都差点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他双目喷火,一个‘挺’身,直接站了起来,望了一眼正前方,而后眼前一黑,又直‘挺’‘挺’地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徐杉师兄!”

    白小沉大惊失‘色’,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,他们好不容易逃出了金丝树林,可谁知道会碰上这么一出,一个二级武灵高手,瞬间就被秒杀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心头震动,冷不丁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我打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个黑乎乎地‘棒’影,闪电地从两人的身后出现,直接砸在了一人的后脑勺上,顿时间那人也被掀翻了过去,双目一番,怒视着身后,而后,也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甚至连动手的人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韩宇师兄!”

    白小沉脸‘色’无比难看,当即就拔出了战剑,两道灵气飞旋而出,血‘肉’紧绷着,很明显,暗中有个可怕的高手,猝然出手,就连二级武灵都被轻松的干掉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他怒声大吼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进入金丝树林,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的,在里面就已经死了两人了,都是为了那株‘药’草,可现在却是徒做嫁衣了。

    “打”“打”

    伴随着两人轻喝,一人一鸟从树影后爆‘射’而出,直扑向了白小沉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人一鸟正是凌风与金‘色’傲娇鸟。

    当凌风知道那三人是‘药’宗弟子之后,就决定动手了,连‘药’宗弟子拼命都要带出去的‘药’草,一定无比珍贵,何况,‘药’宗弟子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丹‘药’宝库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与金‘色’傲娇鸟商量了一番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金‘色’傲娇鸟比他更感兴趣,暗中还折了一根‘棒’子,见到那三人就嗷嗷叫的招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,凌风施展出了霸拳,一拳就是上万斤,而金‘色’傲娇鸟拎着一根‘棒’子,则是冲着白小沉的后脑勺而去reads;。

    “武师?”

    白小沉眉宇紧蹙,神‘色’不禁松了几分,他最怕的就是遇到武灵高手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一人一鸟应该没有那么强,只是因为他们大意了,被偷袭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怒吼一声,身上两道灵气,直接暴起,化成了利刀,势如闪电般地劈向了凌风,与此同时,他一只拳头向后甩去,迎上了金‘色’傲娇鸟的大‘棒’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蓦地,一道气‘浪’炸开,那刚猛的一拳,砸在利刀之上,恐怖的力道,直接将白小沉震飞了出去,就连那灵力利刀都在崩裂,令得后者满目的骇然之‘色’,简直不能相信,一个武师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力量?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那打向金‘色’傲娇鸟的一拳也偏了,而傲娇鸟却是眼疾手快,一个黑乎乎的‘棒’影,就砸在了白小沉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白小沉痛哼了一声,一下子飞了出去,脑‘门’着地,痛得浑身都直哆嗦,他太大意了,那是两个与众不同的武师境高手,绝对比一般的武灵都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打“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兴奋了,拎着一根黑‘棒’子就向着白小沉直扑了过去,九道武晶气流直接将后者淹没了,爪子中的‘棒’子,更是毫不犹豫地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顿‘乱’揍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白小沉蔫了,口吐白沫,满头都是血包,看上去惨不忍睹,而金‘色’傲娇鸟则是爽了,它被凌风暴揍的太惨了,憋屈的要死,也只能在白小沉身上,重拾自信。

    ”一株地级‘药’草!“

    凌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直接将那徐杉翻了过来,在其手指上,他发现了一枚戒指,那储物戒相比黄猛、孟胜要略小一些,空间并不大,顶多算是黄级。

    可是,在那枚储物戒中,却有着一株‘药’草,主茎赤红如血,而叶片却是金‘色’的,灿灿发光,形同一只手掌,浓郁的‘药’香,扑鼻而至,令得金‘色’傲娇鸟都要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顶尖的地级‘药’草!“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咽了咽口水,擦了擦哈喇子,小心翼翼地‘摸’了过来:“小子,这可是我们联手的结果,你可不能独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枚地级‘药’草而已,至于么?”

    凌风撇嘴道:“距离那圣殿可是有两日的时间,而在这一路上,像‘药’宗这种弟子,还是有不少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算你狠,想要独吞顶尖地级‘药’草,都能说得这么有煽动‘性’,蛊‘惑’力reads;。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鄙视了一眼凌风,后者实在太厚颜无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凌风的话,却给他‘洞’开了一扇金灿灿的大‘门’,最好的机缘,就是洗劫、打劫!

    不久后,凌风与金‘色’傲娇鸟,将三人都洗劫了一个遍,倒是真的发现了不少好东西,光是灵丹就是九枚,虽然不是顶尖的,但是也不逊‘色’于云梦炼制的了。

    而玄丹更是数十枚,这让得金‘色’傲娇鸟眉开眼笑,对于‘药’宗弟子有了全新的认识,这可都是“丹‘药’”啊。

    “走”

    下一刻,金‘色’傲娇鸟一挥手,兴冲冲地向前冲杀了过去,这让得凌风有种不安的感觉,担心金‘色’傲娇鸟会捅破天啊。

    一座山脉中,几名少年正在疗伤,他们刚从一处禁地中跑出来,可谓是死里逃生,而那收获也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“一小碗灵源啊!”

    为首的少年呼吸急促,眼神炙热,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一小碗金‘色’的液体,浓烈如酒,带着芬芳的气息,光是闻一闻,就令人浑身舒泰。

    灵源很不一般,对于武灵来说,那就是天地奇物了,一口灵源都能让一名武灵迈入更高一级,何况,灵源不止有令武者晋级的效用,还可以让武者心神空灵,对于顿悟有很大的妙用。

    “虽然重伤了,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!”

    四名少年轻笑出声,无比满足,有了这灵源,他们都可以晋级二三级武圣,甚至更高级。

    气氛很轻松……

    “咚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漆黑的光一闪,一根‘棒’子冲天而降,直接打在了一位少年的后脑勺上,令得后者闷哼一声,仰头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皆是大惊,瞬间就爬起来了,手执兵器,警惕地打量着四方,刚才那一击太快了,就连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那‘棒’子一击即走,显得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突兀的,一只小碗带着紫光,猝然间飞来,一股刚猛的力量,直接打向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三人彻底怒了,灵气一道道飞出,迎上了那紫‘色’小碗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大地都轻轻颤抖起来,一股风暴,自地面上掀起,那紫‘色’小碗不大,但是却沉重如山,那力量至少也有一万五千斤,就是武灵高手都是承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一刹那,三人都是闷哼一声,向后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本皇来也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嗷嗷叫着,手执‘棒’子,照着那飞来的一个少年就是一‘棒’子,直接敲在了后者的脖颈上,巨大的力量,令得那少年眼白翻了翻,而后,头一歪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暴揍!”

    凌风也是颇为兴奋,这种洗劫他已经好久没有做过了,让他有种久违的感觉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紫‘色’小碗又一次飞出,猛地砸在了一个少年身上,将后者打飞,四肢‘抽’了‘抽’,口吐白沫子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留给我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盯着最后一人,挥舞着大‘棒’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我的!”凌风撇嘴,那灵源可就在这个少年身上,傲娇鸟的那点心思,他早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脸‘色’铁青,变了又变,他只是二级武灵而已,从刚才一人一鸟眨眼间就将三人打昏的实力,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“上”“打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,凌风的紫‘色’小碗,以及金‘色’傲娇鸟的大黑‘棒’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

    当两者砸落下去的时候,那少年直接被撂倒了,双目‘乱’转,脑‘门’上鼓起了一个个打包,连‘胸’骨都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果断出手,将那少年的储物戒炼化,融入了自己的手指中。

    “啊,可恶的小子,本皇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真的要气死了,那可是灵源啊,只要一两口,它就可以晋级灵兽了,对它格外重要,如今凌风又想吃独食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看在你也出力的份上,我们五五分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龇牙一下,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两个小‘药’**,里面装着灵源,金灿灿的很‘诱’人,扔给了金‘色’傲娇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五五分?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有种炸‘毛’的冲动,那可是一碗啊,这两个小‘药’**是怎么一回事?!

    “那碗很小的。”凌风很是心痛的道:”真的是五五分了,你要是嫌少的话,那就还给我。“

    “坑娃,算你狠!“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磨牙,后者太贪婪了,鸟都不能忍了,可是鸟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