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似乎在那一瞬间沉闷起来。

    逆神没有进一步的举措,徐徐地退出战场,每个人神情都非常沉重,人主将踏上星空,这在逆神史上是唯一的,也是逆主一直渴望的。

    四神土一位位顶级人物出世,神龟、白泽、魔神树王、毒虫神等飞向中域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人主迈步星空是逆神的第一步,要是成功,整个逆神的节奏就该是星空而非屈居一隅,可要是人主煞血星空,倒下的将是整个逆神。

    他们非常慎重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凌风心中也沉沉的,此举他不止是要救出老头子,将小师姐的本体带回来,更肩负着逆神生死使命,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容许出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失败,对于他来说就是死亡。

    中域。

    逆神众神齐聚,一位位真神出现,压爆天地,这也是逆神史上最璀璨的时刻。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众神女静静地望着凌风,玉目中解不开的感情,她们曾极力的争取过,但被凌风拒绝了,此行太过危险,他一个人向前才是最稳妥的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逆神需要她们坐镇,特别是叶欣然,这是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奇才,唯有将逆神交到她手中,凌风才能够放心,而凌清的身份太过敏感,冰仙后代一旦出现在星空,怕是会被追捕,唯有在神物以神荒的能力才能够压制住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更不行。

    “人主,此行重大,还请人主能够铸造一枚命牌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走来,颤巍巍的行将就木,但老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他们等这一天已太多年,当年逆主没有做到的事情,而人主正在做到,不过铸造命牌这种事情太过大逆不道,像是在诅咒凌风死一样。

    旁人还真不能开口,唯有他们这些长辈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命牌很重要,先前要是凌风有命牌在,逆神也不至于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几位老人取来一面灵木命牌,中心有水滴一样的印迹,当凌风将手指割破,一滴鲜血落在那水滴印迹时,整个命牌在发亮,其中透发出奇诡的力量,一刹那间与凌风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命牌内涌现出奇诡的力量,将凌风的神魂也烙印在其中,形成淡淡的火焰在徐徐燃烧,让整个命牌生机勃勃,绽放着空前灵采。

    整个铸造过程相当简单,但意义重大,这枚命牌就是凌风生命的掩映,升级旺盛则命牌不息,而要是凌风殒灭,命牌会直接崩碎。

    “供奉起来!”

    那位老人恭敬地将这枚命牌捧起,向着逆神中心飞去,将其供奉在祭坛上,以神纹拱卫,让其如同长明灯一样闪亮,更是请出几位真神来镇守。

    “要是碰上生死危险,立刻回来,这里才是我们的大本营,谁来了一样能够毙掉!”

    叶欣然走上前来,为凌风整理凌乱的衣角,更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,温柔恬静透着空前的可爱,她正在嘱咐,玉目真挚而充满感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凌风将叶欣然轻轻地拥在怀中,说道:“以后逆神要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时,逆神步入这一境界,等你归来时,我要还给你一个巅峰逆神,那时我们要踩着整个神武!”叶欣然声音真挚而坚定的说道:“而要是你那时还没有回来,我会率领逆神进入星空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小风!”

    凌清走来,用力抱着凌风,泪流满面,自小孤苦,这是她心中唯一的港湾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、独孤雨月等一个个走来,玉目赤红,这不同于以往,以前凌风离开可还在神武,她们只要想随时能够过来,但是凌风一旦步入星空,那就是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谁也不能肯定他一定能够活着回来,而要是埋骨他乡,怕是连骨头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她们格外动情,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秋书怡、秦弑天、明昊等神域真神也出现了,星图落幕,神域自然也分解了,除非异族再次入侵,否则怕是没有机会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非常重视与大魔王间的感情,这是生死兄弟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,你可是我的目标,千万不能早死,否则老子非要冲上天,将那个敢于坏事的家伙生撕。”秦弑天用力拍着凌风的肩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可以在离开前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秦弑天一把推开凌风,警惕不已,这个家伙想在离开时先拾掇自己一顿?

    休想!

    “今晚把酒言欢,我为你壮行。”

    明昊走来,坚定的说道:“你是先驱,比我们先行一步,希望能够在星空中相遇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你们!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,本姑娘把你睡了!”

    秋书怡玉目通红,不顾形象,当着众神的面“直言不讳”,更不在意凌风的感受。

    利落、霸道!

    现在的秋书怡才是真正的秋书怡,斩尽束缚,全新上路,她的征途就是眼前的大魔王,不得不说,秋书怡让在场的其他神女都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乃至于。

    一位蝴蝶还取出纸笔,在上面记录:提防秋书怡将人主睡了。

    此夜无眠。

    逆神中心,众神推杯换盏,纷纷敬酒,这可能是一个全新的征途,也可能是一个结束,他们都是真神,这种酒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但此刻不同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人动用力量将酒化掉,而是融入到血中,让自己晕乎起来,醉态盈盈。

    “人生难得一醉!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月朗星稀时,荒门四位奇才飞来,眉宇间充满了煞气,说道:“我们与你一同进入星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凌风拒绝,说道:“星空那么大,去再多人也没有用处,要是我能够找到,一定能够将他们带回来,而且神荒与逆神均需要你们来坐镇。”

    四位奇才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这是实情,但清漪的“死”着实刺激到他们,恨不能立刻杀到星空中,将对手毙掉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最终,他们额首,没有坚持,清漪已死,而小七也要进入星空,未来荒门重担都在他们四位身上,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压力。

    两天后,众神离开。

    凌风孤立于天地间,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而就在叶欣然、凌清等也离开的时候,秦枫才悄然出现,望着凌风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入星空,这可能是转折点,也可能是骨折点。”

    凌风郑重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,因而要是逆神遇到什么问题,你可相助欣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枫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凌风取出一株花来,流淌着别样的芳香,并不高,却散发出让人心动的灵采。

    “这是与众不同的神花,是我从神界带回来的,其花粉每隔数年绽放一次,能够洗礼神力,对真神的效果很弱。”凌风将神花交到秦枫手中。

    以前。

    这株花娇嫩,经不起惊吓,但这些年来与仙灵及凌风相处,似乎胆量磨练出来了,并没有那般胆小,而且彻底扎根噬灵珠中,每日沐浴在圣阳与太阴奇力中,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它虽然不能开口,但已能够神念交谈,在凌风表达出来意时,这株神话也的确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它反驳过,却被强行镇压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这些人并不会对它不利,才彻底放松起来,而且每日很享受,花开花谢并没有受到影响,也便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枫取出一枚灵珠,是一个独特的空间,虽然不及凌风的噬灵珠独特,却也是出自天狼山那座陵冢,能够承载十方空间。

    而在圣阳、太阴奇力涌入,那株花正在蓬勃生长,并不因环境变化而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不少至宝。”

    凌风将噬灵珠翻个遍,将自己需要的筛选一遍,剩余的则交给秦枫,他知道逆神不容易,但秦枫更不容易。

    秦枫已跳脱出逆神,掩人耳目,自然也不能动用逆神太多资源,而想要将这一力量彻底打造出来,需要太多资源,而人主则是他们最大的倚靠。

    “我等静等人主归来!”

    秦枫躬身,他知道人主一直心系逆神,全心全意,反而是逆神欠他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“等我归来时,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逆神中那最凶的一口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神荒圣主、司空绝飞来,千叮咛万嘱咐,并且赠予凌风一些防身的至宝,要真碰上凶险可直接打开,杀爆天神不可能,但能够凭此遁走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最后,凌风与叶欣然、凌清等交谈几天,这才动身飞向星图,没有任何人送行,否则场面太过壮观,会让天族等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一定要回来!”

    在凌风与傲娇鸟离开后,叶欣然、凌清立于神空上,遥望着那道逐渐远逝的身影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们多么想与他征战星空?

    但此刻不行啊。

    而傲娇鸟则不同,它体型娇小,天赋恐怖,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,也是凌风唯一能够带走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等逆神足够强横,我们会走向星空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逆神众皆在仰望,他们的神明终于迈出这一步,要征战星空了,而逆神的眼光彻底拉开,不局限于神武,每一位逆神众都已将征战星空提上日程。

    ps:今天两更,还有一更稍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