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神空上。

    一枚玉石剔透灿烂,神纹道道,正是清漪那枚独特的灵石,能够烙印本身,更能将其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那枚玉石在凌风手中绽放,一位清灵的萝莉走出,声音苍凉而苦涩,正在向凌风诉说,她满身是血,身躯龟裂,就要湮灭在尘埃中。

    “我没能救出那位老人家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她悲怆而沧桑的说道,深深一躬,用尽全身的力量,而后整个人四分五裂,自此消亡在半空中,身上的利器一道道的粉碎,唯有魔石等没有湮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风仰天嘶吼,整个痴了傻了,小师姐清漪竟是在追踪的过程中遭遇毒手,于苍穹上湮灭,生死道消。

    这要将他刺激到疯!

    一直以来。

    小师姐暴戾野性,擅长抢劫,专门针对他,可是他知道这是荒门的与众不同,真要遇到劫难,小师姐会走在最前方,为他们披荆斩棘。

    她一直这么做!

    神魔战场励精图治,杀出赫赫威名,星图中顶在最前方,呈现出魔女威名,她让荒门立于整个神空上,她让神荒傲视整个天下。

    她太杰出,太优秀。

    一株生灵生长到现在,已脱去灵体,呈现出人形,这是许多生灵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小师姐心中一直有愧疚,觉得凌风当初的殒灭与其夺走其至宝有关,而在圣山圣主被生擒之际,她舍身而来,动用全力想要将其救出,可殒灭的却是她。

    这个萝莉执着的可爱,也傻的可怜!

    凌风向前,将小师姐遗物全部寻到,放在胸口,那里撕心裂肺的痛,他从未想过这一天,清漪会惨死在此,她不过是刁蛮可爱了些,不该受到这样的酷刑。

    一块魔石闪亮,一个葫芦显化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。”清漪的声音自其中响起,带着嬉笑,也带着悲怆。

    她欣然了,也可以瞑目了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赤红,心中抽搐,整个人被电了,发丝倒竖,抱着那枚魔石却痛彻心扉,她并非夺走啊,他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,正是他想给的。

    “神荒仙葫封印已破开,在你手中可能会绽放出更灿烂的光。”

    这是清漪最后的执念,在刹那间消亡。

    “师姐!”

    凌风眼角嘴角撕裂,浑身哆嗦,直到死前,她还在在意这个,显然她因凌风的殒灭受到的刺激有多么沉重,她拼死追踪而来,只因她想还债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!

    凌风抱着清漪遗物,跪倒在神空上,目光沉痛,呆滞地望着前方,他不能接受圣主被生擒,更不能接受清漪伏诛。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到了。

    她们双目落泪,跪倒在凌风身旁,旁人不知道荒门间的感情,但他们能够理解,正如同逆神一样,那都是不可触犯的禁忌。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等来了。

    她们对着虚空叩首,这位小师姐为逆神为他付出太多,而在最后生死间,她没有解释死亡原因,而是在解释与道歉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太多,对不起!

    禹弦、君见笑、吕闻、易风也到了,一个个目眦欲裂,恨意滔天,想将那潜入神荒的那些人物宰掉。

    圣主出现。

    他老泪纵横,清漪是他一手带大的,形同女儿一般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,让他身躯佝偻,一下老迈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清漪啊!”

    他嘶声吼道。

    神荒悲戚,这是空前血难,荒门第一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查,不管是谁,我要宰掉他!”司空绝来了,他是上一代巅峰第一,与周天齐名,且更可怕,是最接近闻老的那一位,当年的荒门七绝已仅剩他一位,而现在似乎要重演当年的悲壮。

    这不允许!

    最终,闻老出现,自星图中飞来。

    他亲自出手,在推演与查。

    “还未死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开口说道:“这里出现了一个时空狭缝,能够湮灭空间,一般天神过不来,更不可能遁走,唯有天道人物,而清漪的确身躯撕碎,但她的本体显化出来,可能因此进入时空狭缝,就此进入星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神心中一亮,过来询问,可结果并不如意。

    闻老推测,清漪已被斩,人形身躯就是消亡,而本体显露,可能在那位天道人物遁走的瞬间,卷起天道罡气,将其一同笼罩,进而飞入星空。

    而当凌风询问清漪本体会不会落在那些人手中时,闻老摇头,进行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能会,也可能不会。”

    闻老的意思简单,要是那些人注意到清漪本体,可能直接湮灭亦或者生擒,要是没有发现可能就此流放到星空中,湮灭不可知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请闻老探测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闻老没有拒绝,心中也是大怒,竟然有天道人物潜入进来,在他离开之际,动的还是神荒人物,这简直犯了大忌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前,禁自飞入时空狭缝……一天后,他走出来,身上沐浴着鲜血,说道:“清漪本体未死,时空狭缝湮灭天道气息,我也追踪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太过担心,清漪的本体很独特,应该不至于湮灭于星空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去找到她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没有悲痛下去,目前的形势非常不妙,小师姐与老头子双双失踪,那些人跨越星空而来,为求的不过是太一真水,这让他心中愤懑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闻老眯着眼睛说道:“在进入神荒时,他请求我在其魂海与体内下了禁制,除非是天道第二境的人物,否则想要杀掉他并不容易,而且那些人应该是在找一种恐怖大物,否则不会将其生擒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松了口气,那些人是冲着太一真水而来,想从老头子口中逼问出来,应该不会立刻灭口,而因闻老出手,天道禁制没有解除前,那些人也奈何不得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天道禁制,可禁制他人,也会禁锢自己。”

    闻老解释道:“他的境界会被削落,形同凡人。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一紧,更是沉痛,他知道这是老头子为了保护自己,不泄露太一真水的秘密自行削落与禁制,跌落进凡尘,也让那些人不可能撬开其口。

    “我会一个个将他们诛掉!”

    凌风杀意冲天,说道:“闻老,我要进入星空,找到小师姐本体,将老头子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闻老蹙眉,非常犹豫,荒门小七是他看重的对象,未来可坐镇神荒,他也的确有让凌风进入星空磨砺的意思,但磨砺不是去送死。

    那可是天道人物啊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去救出圣山圣主,但目前的形势不允许,他要是离开必然会被星空天道人物针对,能不能活着回来很难说,而且他要离开了,天族等宗门氏族会不会对神荒下手?

    “请闻老成全!”

    凌风抱拳躬身,神态庄重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会给你找到适合的时间进入星空。”闻老叹息,嘱咐道:“千万小心,没有十足把握,绝对不要冒险,否则不仅你会殒灭,他们也会遭到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同去!”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开口,她们不放心凌风独自前行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凌风拒绝道:“我一个人过去目标小,而你们去太过凶险,而且逆神需要掌控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凌风大步向前,没有进入神荒,而是直接走入南荒,进入蝴蝶中心,冷冽的说道:“查,不管是谁,动用蝴蝶所有力量,哪怕是神荒有阻碍,亦可斩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寒如月领命,立刻前行,那是一个亦师亦父的人,还有一位是其师姐,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,神荒是何等宗门?

    即便没有天道人物,也有天道法阵,即便是天道人物也休想在短时间内破除,唯一的可能是有人叛族,将那些人引领进来。

    这犯了他的大忌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相信神荒圣主也不会阻碍,荒门那些人会亲自坐镇,等着蝴蝶来彻查,事涉荒门第一清漪,没有人不怒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来,圣门内有几位真神已自尽,湮灭所有痕迹,将其彻底斩断,而且这几位来历清白,与其他宗门不搭噶,似乎来自于一个神秘家族。

    而就在一天内,那个神秘家族也一同消失。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凌风神情冰冷,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复杂,神荒四门都有单独入选弟子的标准,不受神荒其他门影响,甚至可以直接入选,而这几位真神的出现就是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些真神潜伏在神荒数百年,谁会想到他们竟是叛徒?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的事情,想要彻查起来太麻烦,就是蝴蝶都生感棘手。

    “开战吧!”

    在第三天的时候,凌风已不能等下去,直接开口,惊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向谁开战?”

    “天族!”

    凌风冷冽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太蹊跷,闻老的离开是他们一手促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没有任何证据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证据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说道:“老子今天就要打他们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