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c_t;    “算你狠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屈服了,它还真怕凌风心血来‘潮’,在它身上来个十大酷刑,它蔫了,如今沦为阶下囚,满是无奈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ww 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那圣殿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凌风好整以暇,笑眯眯地望着金‘色’傲娇鸟,如果是以前,他对于武圣的东西,还真不屑于顾,但是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那么蠢萌,能够利用起来的力量,他自然要尽可能的利用,不要因为自己的冷傲,葬送了‘性’命。

    没有实力前,那就尽可能的低调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冷哼一声,对凌风的这种态度很不满,但是也只能龇着鸟喙忍了,它道:“那圣殿是我在一座山脉中发现的,很是神秘,只怕不属于这个年代,应该是曾经的武圣,里面可能有圣兵、圣级功法等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闪,他对于圣级功法兴趣不大,毕竟圣山三千古卷很厉害,不是一般势力可以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圣,却让他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发现了,怎么没有动手?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问道,以他对这只金鸟的了解,遇到这种好东西,它不动手洗劫一番才怪,说不定那圣殿都已经被它搬空了。

    说完,他又望了一眼金‘色’傲娇鸟利爪上的那两枚储物戒,颇是不甘啊。

    “那圣殿很不一般!“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神‘色’严肃,双目闪耀着异样的光,缓声道:“它被圣光笼罩着,虽然很多年过去了,却依旧很坚固,以我现在的实力,还不能够打破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它已经很暗淡了,如果我们联手的话,应该可以打破,而且你是炼体武者,想来击破那圣光应该不是太难。”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很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风是炼体武者,紫‘色’小碗砸落下去,就是五级灵兽都被活活地抡死,破掉一个已经暗淡的圣光,应该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凌风低眉沉思,他要考虑这只傲娇鸟所说的有几分真实,不过一个不知道存在多少的圣殿,对他的‘诱’‘惑’力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那圣殿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呔,小子你不会要过河拆桥吧?”金‘色’傲娇鸟警惕的道。

    它担心凌风知道了圣殿所在地,就对它施展十大酷刑了,磨着鸟喙道:“小子,那圣殿有点不同,没有我带领的话,就算你知道所在地,也是不可能进去的reads;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]”

    它自信满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像某只鸟一样。”凌风斜睨了一眼傲娇鸟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金‘色’傲娇鸟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它直接惨叫一声,凌风又差点将它捏爆了,气的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在赤阳山!”

    “赤阳山?”

    凌风眉‘毛’一挑,他对于圣炎秘境一点都不熟悉,说不得真的需要傲娇鸟引路,只是后者太不可信了,鬼知道,一旦他遇到了危险,这只鸟会不会扯他的后‘腿’?

    “放心,本皇不会偷袭你的。“

    金‘色’傲娇鸟拍着‘胸’脯道,它双目有点贼,它现在当然是不会偷袭凌风的,但是只要时机到了,它会毫不犹豫地补刀。

    这一点,凌风也是清楚的,不过他自信可以镇压金‘色’傲娇鸟,何况,后者的确有点妖了,各种手段都对付不了,如果带在身边,也是随时可以爆炸的炸弹。

    所以,他犹豫了一下,就将金‘色’傲娇鸟给放了。

    “本皇说话算话,我以我的信誉发誓。“金‘色’傲娇鸟扑腾着翅膀,很是自傲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信誉吗?“

    凌风鄙视它,这货脑子有点问题,应该是一只问题鸟。

    不久后,凌风就盘坐了下来,他的伤势很重,刚才也只是强撑着,将傲娇鸟暴打了一顿,现在需要一点时间来疗伤。

    那傲娇鸟说的虽然很轻松,但是他知道,圣殿绝不会那么简单,光是圣光都这么可怕,一旦进入其中,将会更加的危险的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保持着全盛时期的战斗力,最好能够突破。

    而金‘色’傲娇鸟也盘坐了下来,只是有点不伦不类,它弹了弹储物戒,顿时间,一道金光爆‘射’而出,那是一枚玄丹,品质比云梦炼制的还要高级,它一口吞了下去,也开始疗伤了。

    一日后,凌风伤势痊愈了,他站起身来,和金‘色’傲娇鸟一起,向着圣殿冲去。

    据金‘色’傲娇鸟所说,圣殿距离这里至少也有上百里,以他们的速度,至少也需要两日的时间,可是令得凌风微微蹙眉的是,金‘色’傲娇鸟并没有离开,还真有点想和他联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让他表情有点古怪,更加的警惕了。

    这只鸟很贪婪,也不是一个吃亏的家伙,它既然隐忍了下来,要么就是在准备随时撂倒他,要么就是那圣殿中,有更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咻咻“

    一人一鸟如箭一般‘射’了出去,瞬间就向着赤阳山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凌风也是深思了一下,他在这里根本就感应不到青鹏鸟,一般来说,青鹏鸟魂海中,有他一丝念力,在五十里范围内,都是可以感应到得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怕是青鹏鸟与他相距很远,而圣炎秘境太大了,如果这样盲目的寻找的话,也无异于大海捞针,虽然担心小姐姐凌清,但是,这是她所要经历的,否则怎么可能成长起来呢?

    何况,青鹏鸟如今可是灵兽,只要小心一点,就是九级武灵,都不一定能伤到她,这般想着,凌风也就放心了,他先打开圣殿,提升实力,然后再去寻找凌清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凌风与金‘色’傲娇鸟,进入了一座山脉中。

    “吼“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低沉的吼声,震动了这片山脉,紧跟着灵气的光,就撕裂了黑暗之‘色’,如云雾一般地闪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武者触怒了灵兽!“

    凌风神‘色’一惊,与金‘色’傲娇鸟对视了一眼,而后迅速地向着那吼声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稀疏的金丝树林,一棵棵金丝树很高大,表皮如金‘色’的丝线一般,就是在夜间都闪闪发光,在夜空下,就像是点燃的焰火。

    而此刻,那金‘色’树都被斩断了,一棵棵地倒下了,一头灵兽满身都是蓝‘色’鳞甲,身躯如蛇,头颅如狮,利爪很矫健,身上散发出五道灵气,显得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狮甲兽!

    这种妖兽比金角虎要弱一点,但是也很难缠,特别是那蓝‘色’鳞甲,很是坚固,一般的刀柄都是砍不动的,比金角虎的皮‘毛’还要更强一点,这才是最难缠的。

    它显得很凶狂,正在追杀三位大龄少年,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年纪,每个人都是武灵境的高手,手持玄级兵器,正闪电般向着远方冲去。

    “噌“

    蓦地,那狮甲兽一个猛爆,杀至了一位大龄少年的身后,利爪狠狠地扑杀了下去,将后者后背都撕裂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人惨叫一声,一头向前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白小沉!”

    两位大龄少年顿时脸‘色’一沉,神‘色’焦急,转身就向着那狮甲兽扑了过去,身上冲起了两道灵气,化成了一柄利剑,两人联手将狮甲兽都击退了reads;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们毫不犹豫的架起来白小沉,快速遁走。

    “嗷吼!”

    狮甲兽咆哮,更加的凶戾了,紧追不舍,这让得躲在暗处的凌风,以及金‘色’傲娇鸟都很诧异,一般来说,妖兽都有独属于自己的领地的,对于侵犯自己领地的武者,它们自然要捍卫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明显已经到了金丝树林的外围,已经超出了狮甲兽的领地了,可后者却没有放弃,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“逃不掉了,那就先杀掉这头狮甲兽,那种‘药’草不能有失,必须带回‘药’宗!“

    那为首的大龄少年,脸‘色’一冷,眼底闪过了一丝狞笑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都是二级武灵,独自对上五级狮甲兽,那是必死无疑,但是三人联手的话,就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杀!“

    陈小臣低吼一声,他一个反身,拔出了一柄流光战剑,向着狮甲兽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“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他两人也都手持兵器,杀了过去,他们三人联手,气势一下子就变了,宛若一体,显而易见,他们是经常在一起战斗的,才有这么默契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轰“

    可下一刻,陈小臣就飞了出去,他‘胸’骨都断了,因为是直面狮甲兽的,受伤也最严重,不过有了他的牵引,其他两人动手就要凌厉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噗“

    一柄利剑猝然杀出,势如破竹,将狮甲兽身上的灵气破开,眨眼间就将它腹部刺伤,划出了一道口子,鲜血如水,汩汩冒出,令得狮甲兽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”死!“

    一柄战刀猛地出现了狮甲兽的脊背上,狠狠地斩杀了下去,凶猛如雷,闪电间就将狮甲兽脊背都刺穿了。

    狮甲兽虽然鳞甲坚硬,可还是挡不住武灵高手的,何况后者才手持玄级兵器,那威势自然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而且,狮甲兽的移动速度,相比金角虎也不是一个档次,否则三位二级武灵,也是不被它放在眼中的,即便他们配合默契,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嗷“

    它惨叫一声,身躯一个翻滚,滚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而那三人则是趁着这个机会,瞬间跑了,他们架起了白小沉,施展出了天级身法,快若疾风,眨眼间就冲出了金丝树林。

    狮甲兽愤怒地咆哮,它仓促间受伤了,结果让那三个人给跑了。

    然而,那‘药’宗三人刚刚逃了出来,忽然觉得眼前头顶一黑,一个黑乎乎的拳头,则是瞬间就砸了下来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