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那时,她娇俏如画。

    那时,风停云散。

    那时,她娇羞如诗!

    她立于神女像前,身躯挺拔,像是一棵松,神态娇羞,瑰丽如虹,她痴痴的吐字:吻我!

    那清灵的声音,那梦幻的颜色,那不可一世的仙姿。

    “她说,吻我!”

    凌风心潮澎湃,不能自已,当这样一位天仙人儿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,放佛天空都塌沉了,大地沦陷,坚韧的心都在瞬间粉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凌风直接将叶欣然搂在怀中,神目赤红,呼吸急促,用力吻在了那一红唇上。

    此刻永恒!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停顿,风儿娇羞,不敢上前,树影婆娑,放佛是在迎合,鸟儿也羞红了脸,人们抬起头来,立刻惊懵。

    那个俊朗的男人,吻住了那个靓丽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口,香甜似蜜!

    那红唇薄的清凉,凌风的唇像是捧住了一滴滴水珠,轻柔而甜蜜,让他觉得稍稍用力,就可能将红唇压破,可是他内心的感情已喷薄,不可遏制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!

    他尽情的品尝,这是世间顶级的美味,任何熊掌、酸汤肥牛都不可媲美,他亲吻着那红唇,进而很是过分地侵入那小巧的口中,发挥出他处男级的水准,笨拙的摸索着。

    他痴迷了!

    神女像似乎也如醉了。

    山下。

    王子心痛如刀绞,这本该是属于他的女人,此刻正在被那个人轻薄,那画面如诗,可正因此他的心被刺的才更痛,像是有什么圣洁的东西被人玷污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杀掉他,我要囚禁他,让他要生不能,求死更不得!”王子发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八位护卫对视一眼,知道王子的病又犯了,不过那俊男靓女似乎并不厉害,想要掳走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那一吻多久,王子的心就痛了多久。

    可那一吻放佛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凌风才松开似乎要窒息的叶欣然,此时她娇躯柔弱无骨,玉目娇媚,憨态可掬,似乎也正在体会这种如痴如醉的感觉,顷刻入迷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凌风嘿嘿地笑起来,这一吻酣畅淋漓,让他欲罢不能啊。

    也在那时,他的心放佛被撕开了一个缺口,至此,他不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相恋吗?

    两位初哥正在体会与摸索着世间情、爱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两句!”叶欣然低低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风身躯一震,瞬间瞪大眼睛,心中那最柔软的地方,一举被撕的粉碎,这样的顶级女人娇憨起来,让人的心都醉了,她是那么可爱,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于是,凌风觉得应该满足她。

    他吻在了叶欣然的红唇上,尽情品尝这世间顶级美味,心也沉沦了,哪怕是天塌地陷,哪怕海枯石烂,哪怕天崩地裂,他只想在此刻静静的吻着她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这在人们眼中,也是世间顶级风景,很多人艳羡与嫉妒,恨不得代替,但是他们又不忍心打搅这样的情侣,那就像是要撕毁唯美诗画一样,会被人活生生打死的。

    而王子的心更痛了!

    那样顶级的女人竟然青睐那样一位男人,而非是他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骂道:“我要他们死!”

    他心中有洁癖,旁人碰过的女人,他觉得已经不够纯洁,哪怕只是一个亲吻,一想到这个女人曾经甘愿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,甘愿被他亲吻,他就要发疯。

    王子是唯一的。

    不能拥有,那就毁掉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恭敬的说道:“王子放心,我们会将他囚禁在地牢,折磨他们,直到他们发疯自尽。”

    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王子性格暴躁,并非表面看到那么简单,要么顺从,要么就被毁掉,在王子“选妃”的过程中,死掉的不止一位,而很幸运的是,这个女人被王子选中了,不幸的是这个女人要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凌风才松开叶欣然,一扫先前的阴霾,变得空间的热血。

    此时,叶欣然娇俏如诗画,两颗眸都要滴出水来,望向凌风,充满了柔情与情感,在这座神女像前,他们感情喷薄了,也请神女像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“我们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手牵手地走下山,大手握着小手。

    而人们自觉的让开一条道,不忍心破坏这样的画面,很多少女都禁不住落泪,他们希望这样的盛事情感能够走到最后,一起相老,一起入土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走下山,进入一处荒废的小道时,却被人拦住了,来的是四位老人,而王子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还想走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很眼熟,似乎在哪里碰到过。”凌风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们是选择主动跟我们走,还是被动跟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区别!”

    “似乎,我们并没有得罪你们吧?”凌风笑着说道:“那位王子呢?难道真的是一位王子?可即便是这样,我们似乎也没有得罪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被动跟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想知道原因!”凌风走上前来,将叶欣然挡在身后,尽管他知道这些老人还威胁不到她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是男人,就该站在她身前,为其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“她很幸运,也很不幸!”一位老人叹息的说道,他觉得王子做的过分了,但是身为奴仆,不该问的就不能问,他们只要按照王子的吩咐做事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四位老人也会这样的奇女就要香消玉殒而叹息。

    “放她走,我跟你们走。”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四位老人拒绝地摇头,说道:“你们一个也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欣然,要不我们就跟他们走一趟?”凌风转身过来,望着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欣然握着凌风的大手,不急不躁,非常淑女的应声,更像是一位新婚妻子对丈夫的依恋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四位老人倒是没有为难他们,只是将凌风、叶欣然困在当中,向着一处小道走去,七拐八绕,进入一座辉煌的宫殿,接着他们就被引入了一座地牢。

    他们被扔进了一座地牢中。

    那地牢以圣金打造,可以困住一位武圣,而在这座地牢中,已“住”满了人,有娇俏如花的女人,也有俊朗丰神的男人,他们神情疲倦而绝望,也有些人已发疯。

    望着这座地牢,凌风眼皮一敛,惊射出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四位老人最后望了一眼凌风、叶欣然才施施然的离开,这座地牢暗无天日,而人的心也将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这就是残酷与残忍!

    “还真是碰上了一位狠人呢。”凌风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叶欣然松开凌风的手,冷哼地盯着他,直到此刻,她才真正明白过来,观神女像不是大魔王的本意,他的真正目的正在于此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凌风心痛的说道:“我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骗我!”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不会骗你!”凌风抓住叶欣然的小手,真挚而肯定的说道:“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太腹黑,这一步逆神要迈出,也要染上人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来时,我并不能肯定他就是这样的人,可即便是不知道,我也只能挥剑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主动靠近凌风,倚靠在他的胸口,说道:“你做的我都明白,逆神已走到这一步,就不能容忍任何事情出错,哪怕这种事情未必会发生,但也要扼杀在摇篮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征天下,我便陪你征战天下!”

    “你要盛世王朝,我便做那王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叶欣然!”凌风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叶欣然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可爱?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迷离,女人一旦疯狂执拗起来,能够让男人发疯,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,这也是今天的第三吻,而叶欣然也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有一种感情叫水乳、交融,这是心态!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被囚禁了!

    “人主、逆主落在了寻龙神国王子的手中,正被囚禁在地牢!”

    东极州一座神国中,两位美丽的蝴蝶飞来,向着正在策划蝴蝶未来方向的行澜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行澜站起身来,玉目中爆射出一道杀意,立刻通知神火山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逆主、人主沦为阶下囚!

    不到六个时辰,整个东极州的逆神都已知道,不到一天时间,整个天下逆神都已知道,这简直是在扇他们的耳光,人主才归来,逆神才大胜,竟然有人敢囚禁他们的人主、逆主。

    这是要整个逆神拔剑啊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那囚禁他们的人,竟然只是一个神国的王子,就是天族那些神国都没有这样的资格!

    “该死,真的要老子发疯啊!”

    逆武神国国主武陟气的发疯,直接下了死令,让逆武神国的精锐力量全面出世,在最快的时间内飞向寻龙神国,谁敢囚禁人主,他就敢让谁死!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大军横穿山脉,直冲着寻龙神国而去,吓得四周神国国主都躲了下来,现在的逆武神国剑锋来可怕,随时能够劈掉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惊奇的时候,武陟的屠刀并非砍向他们。

    ps:这是第四更,留香继续码字,争取十二点前出第五更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