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顺天神国上。

    一座庞大的祭坛正在出现,逆神炼器师正在铸造,费尽心思,将一座雕像立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老人。

    白眉须发,满脸慈祥,但神情却睥睨世间,像是一柄利剑,直刺虚空,那眼睛的方向是星空,寓意逆神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

    上百位武神一同铸造,整个祭坛正快速的立起来,不过数天时间,整个祭坛就已全部完工。

    “祭拜!”

    凌风走在祭坛前,双目赤红地跪倒,老逆主的坟墓在南荒,他们不可能立刻飞过去,但在此刻祭拜,意义更重大,他要让老逆主知道,逆神已推开中域大门,他们会是坚不可摧的利剑,在中域中撕开属于逆神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逆主!”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拜倒,心生敬意,这是一个非常气魄的老人,前期一个人撑起了逆神的天空,更是将凌风推上了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其远见精准,称得上一位伟人!

    没有他。

    逆神前期就已倒下。

    没有他。

    逆神也等不到这样一位人主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逆神已鲜血与生生地血战来让老逆主知道,逆神不会倒下,在人主的率领下,他们正迈步向中域,进而他们将走向星空。

    他们要把老逆主的雕像立在这里,镇压顺天门亡魂。

    也要让他亲眼见证,逆神在中域撕开局面,让他望见逆神由这里踏向星空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逆主!”

    十来位老人也拜倒,嘶声说道:“以前,我们祭拜你的时候,总觉得心是空的,心生愧疚,那时逆神还不够强横,我们正与顺天门血战。”

    “可此刻,我们就要在这里祭拜你,想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说于你听,我们战胜了顺天门,人主手刃逆神叛徒!”

    “此时,我们正站在中域这片神土上!”

    “义父!”

    凌风声嘶力竭的说道:“我们在这里,就要将你立在这里,我们踏向星空,我也会让他们都带上你,那一刻,我想让您与我们一同见证!”

    “祭!”

    在山呼声中,逆神众一位位地拜倒,他们眼睛充血,却并没有落泪,逆神已流过太多血泪,自此刻开始,他们不会在落泪,而是要迈着坚定的步伐,横推中域,走上星空。

    有眼能够看到!

    有耳能够听到!

    这不过是逆神迈出的一小步,还有更大的一步,未来的征战会更辛苦,每一位武修都可能会牺牲,包括人主凌风,新一代逆主叶欣然等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这是逆神的征战步伐,每一位武修都为此倾尽全力,走出这一步,他们就不可能退缩,而是神勇向前。

    来吧,中域!

    来吧,异族!

    中域沸腾,天下激荡。

    逆神这一步太可怕了,逼迫的天族做出让步,骇得那些本对逆神有些不利的宗门,也瞬间偃旗息鼓,连天族都受创了,他们此刻去碰逆神,那才是真正的找死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即便是要扳倒逆神,也轮不到他们啊,至少天族应该冲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这就是威吓!

    天族是一头洪荒巨兽,让有人将其杀死,明知道这个人并非是什么可怕的人物,可是四周的万兽,还是会倒飞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何况。

    四神土顶级宗门已进入中域,加上零族的出现,也让许多宗门嗅到了可怕的味道,这些顶级宗门是支持逆神的啊,谁敢在这个时候与逆神对峙?

    逆神是狐狸,可那些顶级宗门却是真正的虎王。

    目前。

    逆神也没有心思来战斗,中域六神国实在太大了,远非四神土神国都能并论,因而逆神就要分出更多的武修与心思,而偏偏他们才经过这场血战,损失太大,四成武修因此而牺牲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也非常紧迫与棘手。

    “问仙准备的如何了?”凌风向云梦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云梦笑着说道:“我会亲自坐镇中域,推行问仙,先前经过斗丹盛会,我想问神、问风系列已得到更多武修的认可,推行起来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四神土呢?”

    “由杨烈、杨歆瑶坐镇!”

    “杨烈?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皱着眉头想起来,说道:“是冷仙楼的那位老人?炼丹成痴,的确大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杨烈的确与众不同,他已丹道入武道,数年磨砺,让他成为了一位武神,炼丹水准也非常惊世,由他坐镇南荒,问仙应该不会出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杨歆瑶呢?”凌风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歆瑶拥有炼丹天赋,虽不是杨烈那种痴迷,却也是一个不错的苗儿,而且她在武道上的天赋也表现出来了。”云梦笑着说道:“不过,现在的她还很稚嫩,真正让我重视的是,这是一个天才少女,在智商上不逊色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杨烈痴迷于炼丹,对于这种俗事倒是不太干涉,让他炼丹可行,但掌控问仙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行!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,杨烈炼丹可控制问仙丹药,而杨歆瑶主控问仙,能够得到云梦称赞,其天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,至少,痴迷于丹药,以丹道入武道,让凌风觉得自己不如杨烈。

    “蝴蝶呢?”

    “四神土由行澜、行颜两姐妹坐镇。”寒如月清灵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行澜倒是一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凌风是认同的,东极州那场战斗,她是唯一一个能够保持平静的,这种心境很难得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她手段狠辣、大气,的确展现出与寒如月相近的气质,适合执掌四神土,这也是对于她的奖励,没有行澜万里送丹,逆神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她是那第一剑啊。

    至于行颜,完全是感激,整个逆神都在感激她,更敬她,这个万里疾驰的神女,给逆神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希望,走遍了逆神四股势力,自然也能够被推上那种高度。

    “逆神呢?”

    “烛龙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上前,平静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烛龙?”

    凌风愕然,不禁苦笑道:“她的战斗力毋庸置疑,但是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进行解释:“烛龙耿直、实诚,也能够镇住中域宗门,不过在斗智这个层面上,她太小白,并非中域那些狡诈人物的对手,所以,这就要辛苦于老、云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于老、云老立刻上前,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是空前的盛世,我们这把老骨头还真怕被淘汰掉啊,能尽最后一份力,我们与有荣焉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于老、云老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重重的一揖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望向傲娇鸟、隐说道:“隐神准备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隐苦恼不已,在逆神四股势力中,也唯有隐神底蕴单薄了一点,而他们目前想更进一步,走上星空,在四神土的意义已不大。

    “林永坐镇四神土吧。”

    最终,凌风看出了隐神的问题,也不禁皱眉,傲娇鸟一直在其身旁,秦傲、隐、林永三人常年不在隐神,由逆神几位老人掌控,谈不上多么出彩,但的确没有蝴蝶、问仙出色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永苦巴巴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尽早培植真正的核心人物,不能靠你们撑起隐神。”凌风语重心长的说道,隐神是很均衡,但缺少首脑人物,这是很严重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人们匆匆离开,飞向四神土,自其中抽调武修,也在安排四神土的事情,这是一个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而。

    凌风也进入古武塔中,在六重门内与烛龙相商,并且将自己的体会直观地表达出来,让烛龙细细地揣摩,逐步地理解空间真意。

    “逆神资源丰富,圣阳、太阴神精不在少数,要是你能够坐镇中域,可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空间重在感悟,力量反而是次要的。”烛龙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对!”

    凌风盘坐下来,笑呵呵的诱惑道:“这处于古武塔这么多年可曾想通过?没有吧?知道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果然,烛龙目光闪烁的望过来。

    “武道并非是闭关锁国,而是要走出去,入世,感受人生百态,感受花谢花开,对人生有更多的体悟,更直观的理解,才能更容易望透空间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烛龙眨巴着眼睛,总觉得这个家伙笑得很奸诈。

    “知道为何我能够体会到吗?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笑道:“因为我已入世,体会到人生意义,也能体会到大千世界的空间规则,这才是我能够步入以身伺道的根本,也是体会到空间真解的根本原因。”

    烛龙目光灼灼地盯着凌风,并不开口,这让凌风有些发毛,她不会眨眼,将自己灰飞烟灭吧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诱惑我!”

    终于,烛龙开口了,说道:“你的目的很明显,你的表情也很奸诈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凌风忽然觉得很想退货,这个烛龙耿直、实诚的让人很痛苦与羞愤,这样的话你放在心里就行了,干嘛一定要说出来?这么耿直容易被打好吧?

    “不过,我觉得你说的也许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烛龙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要入世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凌风觉得烛龙也并非像他想象的那么单纯,很有坑的潜质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