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天地枯竭。

    唯有那个人立于风中,体域与问道空间同时闪亮,铸就出血一般的风采。

    那曾经杀到逆神众真神吐血,逼的逆神老人不得不自爆的五级真神,在大魔王手中形同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,就连顺天门门主都被崩开。

    这独属于一个人!

    一个魔王的镇压!

    被杀的顺天门真神心惊胆战,形同噩梦,而那些看不懂的武道奇才,更是梦靥,那空间放佛利刀斩在他们躯体上,直入心灵。

    人们知道顺天门倒霉了,未来星图神魔也要倒霉,力图害死大魔王,以其个性不掀翻几重星图都不能称其大魔王,不把一族吃成保护动物,都不能满足人们对他的期盼。

    秦思蓉、秋寒、秦穆青在懵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首次看到大魔王真正的面目,那旷世风采太有震撼力了,看一眼着迷,望一眼倾心,不得不说,秦思蓉、秋寒被征服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凌风俊朗封神。

    此刻的大魔王风光伟大!

    “顺天门要惨!”

    裂神天老人眯起眼睛说道:“二级真神么?那神体四周的一重空间,相当于第三重,在那里他可是真正的三级真神啊,五级真神死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想要杀掉顺天门门主也并不易,跨越四级,在真神境是不可能的。”诸天禁区老人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逆神众人都拥有那种丹药,你们觉得以他的性格会没有?”

    神荒圣主摇头笑道,整个战斗过程都在其控制下,没有任何侥幸,从逼战开始,一枚枚丹药就已送向四神土,而凌风消耗那么多,肯定有不少是为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顺天门真可怜!”

    秋书怡呢喃的说道,遇到这么一位智勇双全的魔王,估计他们哭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据闻顺天门请出了一位伪天神,以杀向四方净土,怕是逆神会有些麻烦。”清漪眯着眼睛说道,她目前已步入九级真神境界,的确有资格与那位伪天神血拼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圣主并没有让她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不能做!”

    他是这样说的,四方净土的顶级宗门都不能动,否则,顺天门身后的势力会搅合进来,届时那就不是顺天门与逆神的问题,会爆发惨无人道的血战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以大魔王的性格会想不到这一步?如果已经考虑过了,那还逼战,已代表他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秋书怡焦急起来,问道:“难道你们都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那,你觉得小七、逆神众真神担心吗?”诸天禁区那位老人努努嘴,示意秋书怡认真观察凌风的表情,那个家伙太淡定了,以蝴蝶的消息,要是逆神遇到麻烦,怕是第一时间就已送来,这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么,逆神已被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要么,顺天门门徒已倒血霉!

    而他们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,顺天门门徒倒下,蝴蝶就不需要过来了,他们正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逆神并没有伪天神这样的人物啊?”秋书怡一愣,她在神火山时日不短,还真没有听说过这样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也正是我们好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,他们也很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顺天门门主,一手打造顺天门,可你走的还是逆神的步子。”凌风身上流血,杀掉两位五级真神他也付出代价,但影响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也走着这样的步伐,可是我们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走来,功法不同了,年轻一代崛起,也不同于老一代,一步不同,则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思想太狭隘,叛出逆神便是这种思想的开花结果,而逆主则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在人们都并不看好凌风的时候,他一手将其捧起,才有今天这辉煌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天赋不够,却有大智慧大眼光。

    而顺天门门主处处建势,并且刻意针对逆神,但反被压制,这是命啊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不死的在给我挖坑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脸色铁青的说道:“当初就该将他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与灵暗神族,还与神魔一起?”

    凌风笑眯眯的问道,只是那笑容冷的像雪,逆主已牺牲,没人可以在逆神众面前侮辱逆主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栽赃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色厉内荏的说道,这个罪名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神并非都是傻子,已从顺天门门主表情中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,即便他们不曾联手,怕是也有涉足,这就是叛族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圣山覆灭与你们有没有关系!”凌风突兀的问出。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身躯一僵,却并没有回应,而是厉声说道:“不要将这样的事情栽赃到我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蝴蝶再查,蛛丝马迹都没有放过。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沉了下来,眼中笼罩着一重阴霾:“可是,找不到啊,唯一的线索就是一缕布帛,他们对照了千万遍,追逐数十万里,而找到的唯一证据,就是”

    人们呼吸急促了,而人潮中已有十几人走出,个个目光喷火,圣山是他们心中的痛啊。

    崔明峰飞来,狰狞的问道:“是谁。”

    玲雪文走来,目光赤红的问道:“是谁。”

    所有圣山遗孤都在问这句话,他们渴望答案,这个时候也只有蝴蝶能够给凌风能够给他们答案。

    “暗神首脑人物,步谦戾!”

    凌风幽幽的开口,这是蝴蝶无意中得到的消息,将那布帛与步谦戾身上的气息进行对照,虽然气息很淡薄,但却是最吻合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证明顺天门是有涉足的,但幕后真凶并非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崔明峰眼中一根根血丝爆了,他怒声质问道:“步谦戾人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死于蝴蝶之手,可惜没能来得及拷问。”凌风说道:“但幕后真凶还没有现身,而顺天门做不到了无痕迹,除非有顶级宗门,亦或者是神魔、灵暗神族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圣山众神全部大怒,这是血债,他们身上背负着圣山荣辱与血债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算我们一份!”

    “你将顺天门门主打到半条命,我们要生撕了他!”

    “其他顺天门真神由我们来抵挡,生死有命,但血债一定要清洗!”圣山众神怒喝道。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心沉到谷底。

    逆神人主太狠了,这种事情都能查到,这件事情与沧澜族有关,而暗神不过是充当了引路人而已,本以为气息已被完全抹掉,这么多年下来,连神荒都已放弃,唯独逆神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什么仇什么怨?

    “还真是叛徒!”其他宗门也怒了,有人直言质问,他们宗门覆灭是不是也有顺天门的影子?

    天族老太爷心脏都要爆了,这个蠢货顺天门,在神武内怎么打都无所谓,但唯独不能碰触叛族这样的事情,偏偏他们前期是靠着沧澜族起来的,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根本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等?”

    凌风笑眯眯地望着顺天门门主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等那一禁器吗?”凌风撇嘴说道:“虽然顺天门隐藏的很深,但蝴蝶蝶主与毒虫神亲自进入中域,还是能够得到一些线索的,伪天神啊,好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想很快就会有人过来的,正好让你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忽然间,顺天门门主心沉到了谷底,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,他没有想到在那场血战中,蝴蝶蝶主竟然还会进入中域,更能够发现逆神隐藏了十几年的禁器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列凡!”

    凌风直接打破了顺天门门主的幻想,说道:“其实,我逆神也有一禁器,虽然还没有达到天神境,却还是能够宰掉几位伪天神的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望向远方,低低的呢喃道:“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不由地向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,下一刻,他们瞠目结舌,更心中狂跳,在四位蝴蝶的引领下,烛龙迈步而来,轻盈有利,双目神圣非凡,望一眼就让人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那的确是顶级真神的气息,但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势,却让在场的天神都感受到了寒意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烛龙太绚丽了,像是镶嵌在天空中七彩神虹,让在场的每一位男性神心都是一荡,放佛那个人是从九天上谪落下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世间也唯有叶欣然能够与其媲美。

    她们快步冲入战场,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阻拦,烛龙走到凌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列凡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一不小心过了,就打湮灭了。”烛龙没有太过复杂的心思,单纯的像个小女孩,有些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一位神都觉得心在哆嗦,一位伪天神就这么“不小心”打湮灭了?这要多强的力量啊?

    “他就是顺天门门主?”

    烛龙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凌风,望着顺天门门主说道:“要不要我一同湮灭?”

    ovo!

    人们的表情都变了味道,这是多么暴戾的女王,动辄就要湮灭?而且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凌风赶紧说道,这是他的菜,要是烛龙一眼秒掉,还有他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不过,顺天门其他真神要交给你。”凌风并不想让崔明峰等人去送死,那是圣山最后的底蕴了:“还有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说完,而满天下已惊骇一片。

    因为!

    烛龙眨了下眼睛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