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北原!

    古老的山河,流血的河流,还有那永不可磨灭的天际,这形成了逆神悲壮的画面,他们死伤遍野,他们熬干了血泪,直到烛龙到来的那一刻,他们才撤出战场。

    满目疮痍!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们正立于北原边境,遥望着中域,正在期盼着,中域那场战斗会落下帷幕,而逆神精锐人物将自那里归来,他们将会捧上这空前胜利,迎接他们归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那流血的河流骤然崩开,一柄匕首冲天而起,像是夺天凶刃,更像是天际闪电,凶戾的光芒,破开无穷尽的空间,在天地间闪耀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太突兀。

    更恐怖!

    在它冲起的瞬间,北原逆神们身躯紧绷,担心是顺天门门徒出现,可是他们只看到了一柄匕首,那嘹亮的劲气,那非凡的力量都在顷刻间爆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柄匕首!”有人这样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一位神王激动起来,双目湿润,仰天爆喝,道:“那是截天匕,是人主的神兵利器!”

    “它出世了!”

    这位神王曾与神龟、凌清等进入过秦家,自然知道真相,他说道:“人主不曾牺牲,他一直都在,先前一枚枚神令爆碎,你们发懵,顺天门也发懵,可谁能知道,那是蝴蝶用命送来的丹药,那是人主向我们示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,人主已步入中域,正要为逆神牺牲的武修清洗血债!”

    “啊,人主!”

    逆神众瞬间怔住了,他们的血脉却在瞬间沸腾了。

    当蝶主入瓮,当顺天门真神杀到北原,当逆神众在一场场战斗中牺牲的时候,他们多么渴望人主还活着,他们日夜期盼人主归来。

    此刻!

    真相揭开,人主终于要归来了!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的,人主不会牺牲,举起屠刀斩向顺天门门徒!”逆神众疯了,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间的情感,更不会懂人主对于逆神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活着,逆神永不会倒下!

    东极州!

    行澜、行颜两人正率领蝴蝶休息,而逆神众们也在休憩,他们实在太疲倦了,整整一年的血战,他们能够活着已是最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蓦地!

    天崩地裂,一枚灵珠自河流中崩起,一道闪电自河水中出现,一时间风云变色,浩瀚的气息惊天动地,压制着山河千里。

    那光太璀璨!

    那气息太霸道!

    当它出现的时候,那熟悉的气息与那璀璨的闪电交相辉映,掩映着逆神众人心中的血与泪,谁能忘记,在北原那片神土上,人主手持闪电战斗,一剑劈掉屠夫?

    谁能遗忘上一任逆主战亡的悲痛?

    “那是断刃么?”有人颤抖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行澜、行颜立刻站起身来,眼眶湿润的说道:“那斗篷人正是人主,他活着归来,一手铸造出东极州盛事,一个人屠掉了顺天门五位真神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未让我们失望,我们也不能让他失望!”

    “人主归来,谁与争雄。”

    噬灵珠、天道凶刃腾空而起,直入中域,气势睥睨,感受到这种召唤,它们的速度直接刺破空间,及数倍闪电极速而行,根本不是其他真神、天神能够拦截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万灵魔渊中,一道豪芒乍现,一个古老的天盘徐徐闪亮,在六道洞天中也不曾磨灭,而在感受到意志后,六道空间撕开,禁自形成了一条通道,指向中域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下一刻,神相天盘直冲天际,横亘星图,直接进入中域,天空中电闪雷鸣,很多人遥望,也有不少天神、真神飞起,想要知晓这一动向与拦截。

    但神相天盘太过霸道,粉碎一大片天宇,撞碎真神力、天神力,自空间中飞行,不受任何遏制,飞到中域。

    神兵归来!

    整个天地似乎都在异动,万道在流光,天道在齐鸣。

    顺天神国上。

    人们遥望着这场战斗,每个人都在唏嘘,逆神的恐怖他们看到了,正因此才感叹,可是他们还是在顺天门的压制下,巅峰人物已失去战斗能力,剩余的力量将会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结局注定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损失七十位真神啊,顺天门本不该有这样的损失!”天族老太爷颤巍巍的说道:“如果他们一开始就不接受逆神的挑衅,而是直接横推,此刻逆神倒下的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横推么?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目光闪烁的说道:“他们不能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叛徒的消息炸开,这是逆神干的,整个天下都知道。”零族老太爷解释道:“可是,他们仅仅知道这一消息吗?那支持顺天门的顶级势力是哪一个?他们肯定知道,而且他们手中可能握有顺天门接触异族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顺天门只能接受,要是敢于横推,这消息立刻会爆开?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笑着说道:“何谓逼战?逼迫着顺天门不得不战,而且必须根据逆神的节奏,要是他们敢横推,不止消息会爆开,那些愤怒的众神,就会将顺天门立刻撕碎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逼战!”

    “因而,顺天门只能接受,他们拒绝不得,更重要的是,他们太过骄傲,自信可以在这场战斗中消灭逆神,等到形势已铸成,他们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可怕啊!”天族老太爷眯起眼睛,他知道这是一场逼战,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而已。

    “何止啊。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感叹的说道:“逆神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聪明,要是顺天门撕破脸皮,要横推他们,可能结果比现在还要惨,人们可能没有注意到,与逆神真神们同来的还有金翅大鹏及诸多鹏鸟,还有无尽毒神虫,皆是真神境的生灵,整体上来说,可能比顺天门真神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横推?他们更恐怖!”

    “但顺天门可毙其首脑人物!”天族老太爷知道这是个问题,但能够擒住叶欣然等人,怕是其他真神也要投鼠忌器吧?

    “擒王?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摇头说道:“诸多真神瞩目下,即便顺天门门主能够做到吗?逆神敢于自爆,在这样的恐怖狂潮下,等他们杀到近前,怕正是叶欣然等人刀下亡魂!”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那是要有前提的。

    其一,你要知道对手的王处于何等境界,一位武神跑去杀掉一位真神,这可能吗?

    其二,你要知道对手在何处,像蝴蝶与暗神的交锋,彼此都不知道首脑在何地,如何擒王?

    其三,你要知道对手众神的力量,一位真神是很厉害,但对上一群玩命的武神,能够杀掉上百位,能够杀掉上千位,可是能够杀掉十位真神吗?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等到他力量消磨的差不多了,走到尽头,要杀掉的不是对手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方能擒王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那是建立在力量悬殊非常大的情况下,否则那就是赤果果的白痴。

    “顺天门已打上叛徒的烙印,他们想利用这场战斗,在众神瞩目下,一步一步地将逆神杀掉,这才能给他们争取时间,否则,他们横推的下场就是逼迫着众神立刻挥剑,毙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场逼战从一开始,顺天门就已经输掉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最终赢的还会是顺天门啊。”天族老太爷细思则恐,逆神为了这场逼战到底准备了多长时间,顺天门知道形势不利,还只能一战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逆神直到此刻都没有道出证据与顺天门背后的顶级宗门,这又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顺天门已输!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声音激扬起来:“这样的大手笔,这样恐怖的逼战,你觉得是那几个女人能够想到的吗?是不是想来就惊出一股寒意?”

    “四神土顶级宗门、天下众神、包括我们都不过是逆神手中的棋而已,在叛族这个问题上,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,这也正是那个人擅长的,翻雨覆雨,尽在掌控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天族老太爷心中寒意重重。

    “要来了!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望着战场,他知道那个人不可能等下去了。

    战场中心。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松了一口气,尽管牺牲了一位五级真神,但逆神也已走到尽头,接下来的战斗,将完全在他们控制中。

    “呵呵,的确够厉害,一步步都让你们走齐了,逆主还真养出了几条真凰啊。”

    “叛徒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接下来谁上来送死?”顺天门门主指向了一位五级真神,让其大步走出战场,冷嘲着望向逆神其他真神,顺天门真神血债,都要在这一刻清晰。

    众神沉默,气氛很沉闷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上吧。”这时,金翅大鹏自一位老人手臂上一闪而现,这是它的独特能力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然而,其他人还没有开口,一道声音已自人潮中响起,一位斗篷人走出,他声音铿锵,他步伐坚定,那冲天的杀气正在喷薄。

    “他们太辛苦,也太累了,接下来会是我的战斗!”

    斗篷人凌空迈步,走到战场中心,低沉而有力的说道:“因为在这里,只有我才能手刃你这个叛徒,为我义父,为所有逆神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揭开了斗篷。

    ps:网站卡主了,更新迟了抱歉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