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“钟老!”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双目赤红,望着那位老人,清泪徐徐。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这些老人过来的目的,这场战斗她们来了不够,人主来了也不够,唯有将顺天门杀到一定程度,才能逼的那位叛徒不得不出手,彻底结束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否则。

    等到逆神精锐、人主等彻底消耗一空,那时,顺天门将主宰全场,届时他们才没有真正的希望。

    人主此刻没有出现,正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来了。

    全天下瞩目,也会揭开东极州那场战斗的真相,那时顺天门门主还会动手吗?他可能会推掉,也许会有其他五级真神站出来,消磨人主的战斗力,届时死的可能就是人主。

    他们能牺牲,但人主不行!

    “你们是未来,这一步就让我们来吧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拍了拍叶欣然的肩头,慈祥的笑道:“当初的老兄弟已逝去多年,我们能够见证这一幕,已是莫大的荣耀了,他们曾经为逆神尽力而死,此刻我们也能为逆神拼尽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叶娃,有一天逆神站到天地巅峰的时候,记得在我们的坟前上一炷香。”几位老人走来,激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云老、黄老啊!”

    叶欣然嘶声说道:“我们欠你们,整个逆神都亏欠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我们本就是逆神一员,今生能够走出那片荒土,能够见证此刻的辉煌,已死而无憾了。”几位老人摇头笑道:“可惜,我们不能见证逆神迈出那真正一步啊。”

    “欣然一定不让你们失望,而他也不会让你们失望!”叶欣然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从未让任何人失望过。”

    几位老人缅怀的道:“一步步神奇,一步步奇迹,今天我们站在这里,为他而战,为整个逆神而战!”

    钟老上了。

    一道真力在激荡,发出海啸声音,夹杂着点点圣阳光芒,他的天赋已快走到尽头了,不能与叶欣然等并论,但能够步入真神境都非凡俗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快速向着顺天门那位五级真神杀去,手中一柄柄神兵利器飞出,神绝绽放,一同绽放的还有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那五级真神冷嘲,区区一级真神也想与他血拼,简直做梦。

    他一拳轰出,狂野的力量,瞬间杀到钟老的面前,然而让人惊骇的是,钟老并没有躲闪,而是任由那一拳打爆他的胸膛,他则是疯狂地冲到了那五级真神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一位真神崩碎自己,真力由内而外,全面崩开,粉碎性的力量冲到了那位五级真神面前,在猝不及防下,那五级真神也受创,胸口流血,几根神骨折断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他暴戾的喝道,眼睛赤红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啊,竟然一上来就自爆。

    “钟老啊!”

    叶欣然嘶声恸哭,这是他们的选择,尽可能地重创五级真神,来给傲娇鸟、叶欣然制造机会,其他逆神众也哭了,这是自杀式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黄老走上前,快速地杀向五级真神,与其缠斗,被其打得身躯撕裂,四肢折断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一,在拼尽重创的情况下,他终于靠近五级真神,直接自爆,在可怕的轰鸣声中,五级真神再次受创,一根手臂折断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我上!”

    第三位逆神老人赴死,于空中自爆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输,但逆神不会,这第四场交给我!”云老也飞上前了,与五级真神铁血战斗,不惧生死,最终他爆掉了神兵,更爆掉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第五场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第五位老人上前,视死如归,在五级真神受创的情况下,他直接崩开血脉,让其速度飙升到极尽,任凭那位五级真神如何击杀,他以四肢来抵御,而自身则是靠近五级真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是第五声狂暴,整个天地都炸碎了,半空中真神级涟漪,席卷九天十地,充斥着毁灭气息,惊得众神不断地倒退,这比真神境的战斗波及范围还要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五级真神倒飞,尽管及时躲闪,可还是受创,血肉模糊,连真神力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这全是疯子!

    他冷冽无比,眼神锐利地盯着逆神,一个人承受住了五位真神自爆,也睥睨着逆神真神们,他们还有多少力量能够经受住这样的自爆?

    “来吧!我一个人葬掉你们所有人!”他仰天咆哮道。

    不要说顺天门,即便是四周众神也惊颤了。

    人们不惧强者,但是他们惧怕亡命徒。

    在一次次自爆冲锋中,他们感受到了逆神气血,感受到他们视死如归的豪情,在荣耀面前,他们敢于以生命来填补,正是这样舍命行为,才让逆神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他们是英雄!

    他们也是人魂!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以逆神这种自爆方式,的确能够让五级真神殒命,但是他们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,至少也要十位,二十位一级真神。

    正当第六位老人要走向战场的时候,叶欣然眼睛通红地排众而出,说道:“够了,你们付出已经够多了,我来吧,让我来吧!”

    她流着血泪,步入战场。

    她承载着逆神最深沉的痛,肩负着使命而来,逆神已牺牲了五位老人,如果可能她希望牺牲的更少一点,哪怕以她的生命来扛起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出手了吗?”那五级真神冷嘲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刻,谁也阻挡不住逆神!”

    叶欣然歇斯底里的走来,杀气盎然,身上两重力量徐徐觉醒,净土与魔土一同出现。

    净土,神圣如雪。

    魔土,暗如黑幕!

    四周的气息开始变化,因这股力量在转变,主宰气势正在喷薄,逆神目前第一天才在这一刻呈现出她可怕的一面,圣阳、太阴两种力量一同璀璨。

    二级真神!

    她也利用那枚丹药及神精达到这一程度,而且她比凌清等更进一步,已一只脚迈入三级真神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两种力量出现的刹那间,天地沸腾。

    “净土!”

    叶欣然爆喝,神圣地力量打向那位五级真神。

    而那位五级真神丝毫不惧,以神兵横斩,直接劈开了神圣净土,让其崩塌,形成粉碎性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魔土!”

    叶欣然面无表情,抬手打出魔土,狂潮一样地压上去,却遭到五级真神劈开,境界相差太大,即便是这种魔力都不可能弥补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叶欣然已经杀疯,完全不顾生死,狂暴向五级真神,一盏神灯飞出,跳跃着令神寂灭的天罚锁链,捆扎向天地,逼的五级真神都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两柄短刀出鞘,撕天裂地的斩出,强横非凡,以魔土驾驭,与五级真神极尽争锋。

    他们速度太快。

    他们战斗太迅速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天崩地裂,战斗不断地升级,压爆一重重天,叶欣然的战斗力是让人惊恐的,竟然能与五级真神厮杀而不落下风,尽管那五级真神是受创的。

    “人石!”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叶欣然仰天轻喝,一枚人石飞出,绽放出更神圣的气息,在净土与魔土的掩映下,它迸射出万丈气浪,自其中伸出一只洁白的玉手,向前凶猛地摁了下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那五级真神一道道真力被压爆,整个人如同断了线风筝直接飞出去很远,真力消亡,大口喷血,胸口挨了一掌,整个崩塌掉,形成血淋淋的大洞。

    “啊,我要毙掉你!”

    那五级真神发狂,没有想到叶欣然身上还隐藏着这样的禁器,一举重创他。

    但只要显露出来,就休想伤到他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急速飞驰,真力崩开一重重净土、魔土飞到叶欣然面前,头顶出现了一张大网,与那玉手碰撞,自身也被压制下来,沉十丈。

    可。

    他已逼迫到叶欣然近前,快速地刺出一剑。

    一剑出。

    叶欣然肩头流血,一条胳膊被劈中,当场折断,接着,那五级真神一掌拍出,掌风如龙,击中叶欣然的躯体,将其打飞,血肉四分五裂,进入重创状态。

    “可你没有任何机会!”

    叶欣然森然地笑起来,嘴角渗出鲜血,但玉目中则是在绽放空前的杀意。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那五级真神一声闷哼,脸色大变,先前撕碎的一重重净土、魔土在此刻竟然全部压迫过来,形成了可怕的主宰力量,正在粉碎他的境界,压爆他的体能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他想立刻倒飞,但人石神威万道,镇住了他,神灯在其身后爆闪,一道道锁链打出,压制着五级真神。

    眨眼间,五级真神力量消亡到四级真神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时,叶欣然疯狂地冲过去,短刀果决地出手,劈向那位真神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顺天门五级真神发狂,四道真力沸腾如水,形成了狂野的风暴,在其四周席卷开来,叶欣然想要杀他就要劈开这风暴,也将寂灭在这风暴中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叶欣然没有任何犹豫,主宰神能爆炸,短刀撕开了那风暴,于一瞬间她毙掉那位真神,而自己的手臂飞了,脊骨废掉,神能湮灭,连纤细的颈项都挨了重创,破开一个血洞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