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顺天神国宫羽。

    一位位武神到来,群雄汹涌,将整个天地都填满了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天空中是众神,而大地上则是凡人,而中心则是空旷的,他们知道顺天门将与逆神在这里决战。

    黎明悄然过去。

    天空沉闷下来,在人们的议论声中,一行人快速飞来,以顺天门门主为首,步入战场,落在空旷的中心,整整上百位真神,激荡的气势让四周议论声戛然而至,每个人都倒抽一口凉气,这样的顺天门的确让他们非常忌讳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顺天门精锐!

    气息浩瀚,震撼九天十地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顺天门不可小觑啊!”

    “上百位真神,而武神更是众多,这样的宗门竟然没有一位进入星图,顺天门其心可诛!”有人森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是逆神凶险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担心的说道,这么多位真神,除非是顶级宗门,否则想要压制也并不容易,逆神精锐也逐渐出现在人们视野中,真神也不过是十几位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这十几位真神都曾在星图血战过,他们知道其境界。

    “哼,逆神打没了,还有我们!”一个宗门如此说道:“我们打没了,还有其他宗门,我想知道顺天门能不能扛住天下宗门!”

    “叛徒,就要知道下场!”

    这是人们的声音,特别是受到过伤害的宗门,最恨叛徒,只要有机会立刻毙掉,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顺天门后发先至。

    他们本就在中域,速度上自然要比逆神更快,在这有利的地形下,要是还打不下逆神,那就真的太丢人了,听着人们议论纷纷,他们的脸色也相当难看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反驳,这种事情解释不清楚,不过只要能够在这一战中横推逆神,有那一族的压制,相信这些消息很快就会得到平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上百位真神啊,这样的力量,逆神能够并论吗?”

    天族老太爷眯起眼睛来,笑着说道:“那为首的顺天门门主可是六级真神巅峰人物,逆神有谁能与其媲美?”

    他问的是零族老太爷。

    “的确棘手。”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郑重的额首,说道:“但逆神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小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望向天际,老眼眯起,已经预感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走来,整个天地同颤,万道齐鸣,逆神徐徐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他们到来!

    以叶欣然为首,神龟、白泽、魔神树王、草中王拱卫,众多逆神真神走来,并不止十几位,而是四十多位,这其中有逆神的老人,也有神龟培养出来的真神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逆神的精锐!

    他们目光冷冽,视死如归,步伐铿锵,将为逆神洒热血,将整个顺天门拖垮,为逆神其他真神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来了,意气风发!

    他们来了,决战天下!

    “只有四十多人?”众神一愣,脸上蒙上了一重阴霾,这样的逆神如何与顺天门血战?

    不要说其他人。

    就连零族老太爷都愕然了,那个人并没有过来,以逆神这些真神,与顺天门还真不能并论,气息不对等,他们大多处于一级、二级真神境界,也就是神龟、白泽迈步三级巅峰真神,可这与顺天门六级巅峰真神相比,实在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他并没有归来?”零族老太爷一愣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这是叶欣然的声音,更是整个逆神的声音,他们已期盼这一天太多年,直面逆神叛徒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森冷的笑道:“逆神,我可等你许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叛徒!”

    叶欣然眯着眼睛:“他不能亲自手刃你,但今天会有人手刃你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满脸青黑,这个叛徒他没有办法解释,但更怕天下众神误会:“他已经死了,是屠夫亲自毙掉的,这样是不是很满意?”

    “但今天,他正在天空中望着,让我们手刃你这个叛徒!”

    “或许倒下的是逆神呢?”

    “自今天起,没有任何势力能够让逆神倒下!”叶欣然冷冽的说道:“战吧,一场一场分生死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战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冷笑起来,事情已到这一步,他们也希望尽早解决掉逆神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一位真神排众而出,走到战场中心,傲视逆神众神,轻蔑的说道:“我乃屠夫一级真神,谁敢来战?”

    叶欣然没有开口,神龟、白泽闭口,魔神树王、草中王也没有走出来。

    飞出来的是一只毒虫!

    毒神虫!

    在人们注目他们的时候,谁注意到在他们肩头、身上正立着一两只毒神虫?这可是逆神目前比较神秘的力量,不动时,平凡如水,可一旦气息出现,却能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逆神的力量?”

    那位屠夫真神冷冷一笑,并没有多少忌惮,大步向前,身上的真力飞出,形成了一柄利刀,盯着那只毒虫。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毒虫似乎受到侮辱,身上的力量瞬间觉醒,一道圣阳真力飞起,喷薄出瑞彩,让得在场的众神全部变色,感情这是一种真神级的毒虫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屠夫真神立刻爆喝,早已猜测出这只毒虫不简单,但虫子就是虫子,还威胁不到他。

    一声颤鸣。

    一柄利刃出现在他手中,那道真力瞬间飞入进去,形成真神利刃,向下劈斩,一道罡风瞬间被撕碎,满天气息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场战斗,他们顺天门要拿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步迈出,真力如同潮水一样地压迫下来,涌入利刃中,惶惶天威,惊世而出,在真神技能掩映下,那利刃便了,形成一头巨蟒,撕咬向毒虫。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毒神虫感受到凶险,立刻爆退,身躯似一道流光,一飞十里,就在人们唏嘘的时候,它禁自前冲,肩头上扛着利爪,瞬间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天地沉闷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,迸射出一道道光。

    毒神虫并没有倒退,倒退的是屠夫真神,而它则是直冲而过,身上的神甲竟是能够抵御住这种力量,而它已到那屠夫真神面前。

    张口一喷,毒液满天,撒向屠夫真神,吓得他大步倒飞,根本不敢碰触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利刃劈空,真神力形成了汪洋全力下压,将毒液全部打爆,飞向四周,他则是向毒神虫劈杀而来,远距离的,担心会被毒液命中或者撕咬。

    而毒神虫也非常狡诈,时而突进,时而飞离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没有华丽的色彩,却有着最惊心动魄的力量,每一场暴杀都孕育着恐怖的真力,粉碎一大片天空,不过没有神器的毒神虫的确吃亏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毒神虫仰天悲鸣,一股诡谲的力量,正在它身上出现,圣阳喷薄,照亮万道天宇,那本来就璀璨的真力,在这一刻空前的炙亮,圣阳真力终于呈现出它可怕的一面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它形成了一柄刀,禁自向前劈杀,与那利刃撞在一起,击得上面真力崩塌,利刃摇曳飞开,而毒神虫则是在半空中人立而起,催持圣阳利刀不断地劈杀。

    一刀,真力崩。

    二刀,真神惧。

    三刀,风云变!

    此刻,毒神虫展现出可怕的一面,一刀一刀将屠夫真神劈飞,这种自神圣之地走出来的毒神虫本就可怕,而在得到圣阳奇力的滋润,更是飞速进步,完成了一场造化。

    顺天门想在第一战将逆神压制,而逆神更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是士气交锋!

    “啊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那屠夫真神惨叫,满目灰白,他已经尽全力了,劈出璀璨的一刃,可还是挡不住毒神虫的那一刀,圣阳真力的可怕是寻常真力不可并论的。

    而毒神虫则神情不变,用尽全力扑杀,当第九刀斩落下来的时候,那真神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根本扛不住圣阳真力。

    在一级真神境,它是问鼎的。

    第十刀落下。

    屠夫真神陨落,头颅被砍掉,而毒神虫则是冲上前去咬上一口,毒液疯狂侵蚀,直接将其魂海崩塌,神魂溃散。

    第一战!

    逆神璀璨问鼎!

    顺天门的脸黑了,一位一级巅峰真神,竟是被一只小毒虫秒杀,打得太没有形象,简直是在抽他们的耳光,那么响亮,要是连一只毒虫都搞不定,那就实在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顺天门自然是理解不了的,那是圣阳奇力所造就的真神,远超寻常真神,他们没有进入神界,只能仰望这种力量。”有人冷嘲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才第一场战斗啊,逆神太单薄了!”

    人们沸腾的同时,也不禁担心起来,四十来位真神焉能抵挡上百位真神?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毒神虫并没有离开战场,而是神情睥睨地望着顺天门几位真神,利爪勾了勾,人们虽然听不懂它在叫什么,但能够读懂它肢体语言。

    那是挑衅,那也是睥睨!

    它是在向那几位一级真神发出战斗声音,也在表达它的意思,只与一级真神战斗。

    “我宰了你!”

    顺天门几位真神全部动怒,一位真神当场走出,直接杀向了毒神虫,这是第二场战斗,逆神人少,那就一位毙掉顺天门两位三位吧。

    可这太艰难了啊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