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寒风料峭。

    吹起无尽落叶,洒满整个神火山,人们站在祭坛前,正遥望着那一位位真神,他们激扬而悲壮,每一位都是逆神真正的天道奇才。

    每一位都在战场上拼尽生死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他们将步入顺天神国,决战风云,与顺天门真正精锐分生死,至此问鼎天下,但是他们知道这是一场生死考验,会有许多人永远葬在顺天神国。

    他们正用生死来杀出一片天!

    “进发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一声爆喝,直入祭坛中心,其他真神也步入进去,他们眼神锐利,神情激昂,站在这里便是整个逆神的中心,在此刻,他们要让顺天门真正领略一下逆神风采!

    战歌悲壮!

    天地轰鸣!

    那祭坛上迸射出万道神光,直刺天宇,洞开了一个光道,神光尽头是中域,叶欣然率众走出,以无比决绝的姿态走入进去,刹那间消失在祭坛上。

    “杀向中域,压制八荒,我们做不了太多,但我们能为人主壮行!”

    隐、林永、秦傲双目赤红,他们才不过是神王巅峰,还没有步入真神境,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凌清、柳舒舒这样俏生生的神女去生死战斗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痛!

    在顺天门压制下,那一位位真神有几位能够回来?

    “壮行!”

    这一刻,神火山空旷起来,已没有任何意义了,真正地战场在顺天神国,要是逆神精锐在那里牺牲掉,整个逆神也将一同葬掉。

    天下逆神出鞘,直刺中域,进行终极对决。

    风云激荡!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逆神正走向中域,整个天下因此而沸腾,他们正迈着最坚定的步伐向着顺天神国走去,当那一刻来临,我们希望能够站到逆神的真神面前。

    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,我们也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神荒圣主站起身来,笑容轻扬,说道:“这一战至关重要,我们总不能让中域那里宗门欺负逆神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司空绝笑道:“一步一步走到现在,要是逆神能够杀爆顺天门,未来整个神武都将是他们的,谁也遏制不住这种势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观战!”清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!”

    易风、吕闻等一位位真神走来,这样的战斗要是其他宗门涉足对逆神非常不利,而他们都将是见证,必要时刻,会毙掉来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!”

    周天也来了,他担心顺天门会出现真神,以顺天门的能力,是不可能有这样人物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撕开天地,禁自向顺天神国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人皇圣地。

    “杀了数年时间,整个天下也该静一静了。”人皇圣主开口,道:“这场交锋我们不能涉足,但还是能够观战的,逆神是我四方净土的逆神,总不能让顺天门打赢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真神飞来,还有一位与凌风相交的天神走来,飞上天宇,向顺天神国驰骋。

    裂神天、诸天禁区、阴神宗等顶级宗门,也立刻进发,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战斗,必将有一方会倒下,也可能是同归于尽的局面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涉足,但他们也不希望中域宗门涉足。

    “逆神决战顺天门!”

    这一消息瞬间爆了,一位位武神飞起,向顺天神国驰骋,而更多的宗门也听到了这一消息,瞬间天下沸腾。

    “够爷们!”

    有人激动的说道:“据闻逆神是一位奇女支撑起来的,但一举一动都太霸气了,像一个爷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值得观战的战斗!”

    “顺天门这个叛徒,与沧澜族那么亲密,谁会相信他们不曾与异族勾结过?”

    有人森冷的笑道:“这一刻是逆神,下一刻可能就是我们宗门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要去观战!”

    在南荒诸多宗门出世,一位位武神像是牛毛一样飞入中域,要见证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“焉能少我们北原武神?”

    北原也出声了,说道:“顺天门这个叛徒,还有脸与逆神战斗,要是我是他们,怕是第一时间自尽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逆神能够披荆斩棘,毙掉顺天门。”

    这是西神的声音,在感情上他们更倾向于逆神,这个低调的势力,不与他们利益冲突,更是相助他们走入星图,唯有步入其中,才能知道逆神在星图打出了多么璀璨的战绩。

    史无前例!

    “为逆神壮行!”

    东极州,行澜行颜也在向前,披荆斩棘,爆发出空前的力量,这一战关乎逆神生死,更重要的是,那个人也要前行了,这个巅峰人物何曾败过?

    奇迹时刻会诞生!

    而许多宗门武神也飞空遁地,渴望能够见证这样的旷世大战。

    一片废墟,一间破落的小庙。

    老人正蹒跚而来,走到小庙前,望着其中盘坐的一位武修,满目尊敬的说道:“顺天门碰上了生死血难,还望列前辈能够相助。”

    茅草屋中的那位中年人睁开眼睛,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早年曾欠你一场恩情,你这个时候说出,倒是也能够满足我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列凡说道:“说吧,对方是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“逆神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解释道:“顺天门将与逆神在顺天神国上分个生死,我们要是败了,那么整个顺天门都要伏诛,因而我们不能够输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在决战的时候杀掉逆神的巅峰人物?”列凡理解地笑了笑,逆神他也耳闻过,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势力,但巅峰人物不过是真神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开口,说道:“顺天神国上的那场生死战,我们完全有能力镇压逆神,但是在四神土的战场上,他们还是不及逆神,因而我想请列前辈去横推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简单?”列凡一怔。

    “当然,要是列前辈杀爆逆神众武修后,也要立刻进入顺天神国,一旦我们出了问题,也希望列前辈能够毙掉逆神巅峰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四神土顶级宗门不会涉足吧?”列凡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出声问道,他非常忌讳神荒这些宗门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笑道:“这一刻天下瞩目,力求巅峰对决,无论是四神土,还是中域顶级宗门都不能涉足,也不敢涉足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列凡额首,说道:“我会动身前往中域边境,将四神土逆神诛杀,也会进入顺天神国等此间事了,我也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列前辈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目光一暗,他知道列凡一直不曾离开,就是要等着他来索要这一恩情,一旦恩情消,他便不会坐镇顺天门,要是有可能,他希望永远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“红尘滚滚,敌不过大道三千!”

    列凡舍弃小庙,大步向前,心中释然,一直背负着这一恩情,对于他来说也是重压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他将斩掉这一恩情,舍弃这万丈红尘,自此步入更强的武道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逆神在顺天门眼中可能比较棘手,但对于他来说,并非难事,至少目前逆神还没有诞生出他一境界的人物,何况顺天门门主请他出世,不过是镇压逆神众武修而已,并非是逆神巅峰人物。

    “此恩将消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望着列凡离开的背影,半晌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门主,顺天门的真神已到齐,我们也要进发了!”一位老人飞来,说道:“门主何必在意逆神众武修呢,杀光巅峰人物,逆神已不是我顺天门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大意啊!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逆神中还有不少天才,利用此战全部杀掉,才是上策,而且逆神太多了,即便没有巅峰人物,以那庞大的数目,怕也能够让顺天门重创,数十年可能都恢复不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以列前辈的境界,横推逆神众武修,并非难事,等到他进入顺天神国的时候,怕是我们与逆神间的战斗还远没有结束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最重要的是,我只能请动他一次,所以我希望能够让他多做一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主目光闪烁着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开口的时候,就已知道此恩将消,那自然要让列凡做的更多一些,即便列凡心中有些厌恶与反感,可他还是不能够拒绝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飞向顺天神国!”

    在茅草屋前,老人挥手,说道:“那是我们的神国,这里也是我们的地盘,我们已经输了太多场,但这一场我们赢定了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步入法阵,率领顺天门真神,浩浩荡荡地向着顺天神国而行。

    秦家。

    雅间四周,蝴蝶满目焦急,巅峰对决已经来了,可是人主却迟迟不见人影,神火山已传来消息,叶逆主、蝶主、雀神等已飞向顺天神国,血战来临,要是人主不出现,怕是整个逆神精锐都要葬在神国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这是雅间门推开了,整个竹林别院都被风灌满了,一个人站在雅间门前,丰神如玉,锐利的神目闪耀着别样的光,与一个月前不同,此刻他更冷冽,如一块寒冰。

    “来临了吗?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的问道,没有任何担心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一位蝴蝶上前,将逆神精锐已出发的事情道出,更表示她们的渴望。

    ps:提前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今天浑身发烫,头晕脑胀,比较难受,写不出什么激情来,让留香休息一天,明天希望能够写出精彩的内容。

    今晚两更,大家看完就不要等了,你们要骂就骂吧,我尽力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,鞠躬致歉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