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凌风很生气!

    烛龙翻脸太快,眨眼间的确是在眨眼,直接崩塌空间,在黑暗与光明交替间,打得他吐血不止,身上的力量一重重的消亡,形同枯竭。

    这太过可怕!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碰上这样奇葩的烛龙,他竟是也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他反抗的激烈,烛龙眨眼的频率也就相对增多,黑暗空间落下,寒凉与森寒一同降临,打得他皮开肉绽,血水横流,神骨不时地会炸开一两根。

    光明闪耀间。

    他身躯骤然变矮,像是一个侏儒被镇压在地上,口鼻喷血,太没形象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这两种力量还刺入体魄,在魂海中爆鸣,在丹田中震荡,让得问道真力在撕裂,也让空间真火与真水在沸腾,汪洋如潮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让烛龙哭笑不得的是,在这种巨压下,那个家伙竟然还在装着自己的神血,满脸心痛,并非是血肉痛,而是心痛,就这么浪费太可耻了啊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烛龙毫不犹豫地增加威势,让黑暗与光明的力量爆棚,以恐怖的势头打向凌风,震得其七窍流血,仰天悲痛,这实在太惨烈了。

    “用点心,否则你会重创,空间道伤,将很难磨灭!”

    烛龙寒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确太过分了,她可是烛龙啊,用力在镇压一位二级真神,至少要给予适当的尊重吧?你装着很痛苦的样子会死吗?

    你不尊重我,那我就会让你非常痛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凌风痛的死无活来,体域在一瞬间都崩塌了,并非这种力量不霸道,而只是目前还处于雏形,远没有发挥出体域真正的恐怖神能,否则,这光明、黑暗空间会立刻粉碎。

    这就是体域的霸道。

    他盘膝而坐,不在取出玉碗装神血了,而是用尽心思来体会这种演变,空间神通的运行。

    光明闪亮。

    撕开他身上的血肉,问道真力也一同闪耀,直入光明空间,与其相融,碰触着那种空间神通,从而进行体会与推演,初时,问道空间直接崩碎,可在时间推演下,问道空间真的有与光明交融的趋势。

    黑暗来袭。

    凌风以体域抗衡,将细小的黑暗空间分解,让其飞入体内,进行体会。

    整个六重门平静下来,唯有光明与黑暗在交替。

    十天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凌风由初时的龇牙咧嘴,逐渐的沉浸下来,神情庄重而肃穆,进入了空灵状态,问道空间、体域正在触摸空间神通,像是一位稚嫩地孩童,正在擎起一桶水。

    一个月过后。

    凌风血肉已完全爆碎,像是一具柴骨,唯有魂海、眉心、丹田、心脏这些人体重要的部位没有损坏,他的形象太狼狈,但是他的表情太认真。

    问道真力稳住了,体域也闪亮了。

    它们正在侵入烛龙的空间,像是一个顽皮的孩童,正在追逐自己喜爱的事物。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光明、黑暗空间落下,并没有毁掉他的躯体,而是与那惊起的问道空间、体域交融,婉转不息,光明正在融入,黑暗正在渗透,一切像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!”

    烛龙在吃惊,黑暗与光明虽不是最强的空间,但力量非凡,并非寻常空间能够与其并论的,但那问道空间竟然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它是本源啊!”

    她惊呼出声,望穿问道空间的本质,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所谓本源即是原始空间,形同一块璞玉,会因其雕琢而呈现出不同的形态,没有经过打磨与锻造,也意味着只要给它足够的力量,它就能变成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它是空间的本源!

    它能够演变不同的空间!

    它也能够淬炼更多空间的力量!

    问道空间不及光明、黑暗空间,但是它的可塑性太过恐怖,成长性太过霸道,未来它有超过任何空间的可能,而烛龙空间也会融入其中,形成它空间武道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超过历来古武塔主人的节奏么?”

    烛龙惊撼,这个人每走一步都非常的扎实,未来真的可能会走上第一空间,届时万道空间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此刻烛龙都被征服了,她渴望能够见证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光明、黑暗不可磨灭的气息,正在镌刻与烙印。”烛龙呢喃说道,本源空间就像是一块海绵,而她的空间则是形同水流,当干瘪的海绵遇到水流的时候。

    水流不是要消亡它,而是被其吞噬!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烛龙想象的那般简单,问道空间的确能够与黑暗光明交融,但那是在其领悟的情况下,唯有体会过这种力量,逐渐地控制这种力量,才能融入,否则问道空间会立刻被崩碎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心海激荡,黑暗与光明正在徐徐地飞来,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天地,徐徐酝酿,逐渐澎湃,而后汹涌地撑开,一个空间在形成,第二个空间在喷薄

    第十一个月。

    凌风那干枯的神骨滋生出血肉,先是粘着血,进而席卷全身,一块块血迹斑驳的肉丝,鼓荡起来,形成了肌肉块,而皮肤也在这个时候出现,铺盖在上面。

    那些断掉的神骨,续接而上,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他恢复巅峰气血。

    问道空间、体域空间稳固起来,斑驳着光明与黑暗,闪烁着妖异色彩,呈现出与烛龙截然不同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不够啊!”

    他轻声的嘀咕,像是在自语,也像是说给烛龙听的:“还缺少,味道不对,不能迈过去。”

    烛龙惊懵。

    十一个时间已做到这一步,让她这个用尽万年时间来沉思与体会的龙颜面受损,现在的人类这么可怕,龙还怎么活?

    “黑暗、光明,并行!”

    烛龙张口轻喝,声音像是细细地泉水滑过肌肤,但就在那声音落下的时候,她一只眼睛睁开,一只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光明与黑暗同时降临,粉碎性力量摧枯拉朽,让得六重门都在轰鸣,一道道神纹交织而行,来束缚住这种力量,否则,它能够震碎这方空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凌风身躯摇摆,血肉再次炸碎,放佛间有五道雷霆自神空中落下,全部打在他身上,那可怖的力量正在摧毁他的问道空间与体域。

    眨眼间,千百次。

    眨眼间,数百年!

    风动动荡,气息不朽。

    烛龙知道此刻凌风缺少的是什么,单纯的光明,或者黑暗已满足不了他,唯有同时出现在能交相辉映,在两种力量间挣脱出来,体会不同的真意。

    凌风心神守一,进一步的体会,将两种空间同时融入进来,激荡气血,震撼心灵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问道空间、体域空间正在演变,丝丝缕缕,显得很缓慢,但在烛龙眼中这已快的不可思议,在短短几天内,光明与黑暗镌刻到问道空间上。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,体域上已斑驳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黑暗消失,光明枯竭,唯有问道、体域空间在闪烁,一黑一白不断的运行,放佛昼夜交替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“旦夕成道,那是夸张。”

    烛龙双目灼灼地盯着凌风,说道:“但一年内成道,却是真正的天之骄子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像是在印证烛龙的言词,那运行的问道空间,戛然而至,体域也彻底定格,黑暗、光芒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更不同的颜色,更不同的空间

    “铸空间,但这也只是雏形。”

    凌风睁开眼睛,眉开眼笑,这是对黑暗、光明空间真解,唯有融入体内才能了解到这种力量的凶狂,但本源空间更不同,赐予他空前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空间神通吗?”

    他凝声说道,并非是向烛龙询问。

    以身伺道。

    他已走上了截然不同的武道,许多技能已不适合,但空间神通正是他渴望的,尽管他还不能理解空间奥义,但运行其雏形规则,却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而空间神通则是将这种力量放大,到让真神都惊恐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理解了?”烛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理解了!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说道:“但此时并非是解释的时候,我需要去做一件事情,它比我的生命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烛龙额首,并不勉强,上万年都已等过来,并不在乎这短短的一刻,而且,她也觉得在这里太枯燥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那庞大的身躯骤然变小,龙鳞消失,龙角消融,整个空间正在爆发出颤鸣声,不多时,烛龙消失了,一位俏丽绝世的神女正立在凌风面前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已到。

    逆神全力压制向中域,激烈的交锋展开,生死厮杀,他们压制住顺天门门徒,并且一步步地向着中域而行,逼迫着顺天门隐藏的力量现身。

    而神火山也空间沸腾,战歌激扬,祭坛生辉,叶欣然率领着逆神真神,立于祭坛上,拜道:“逆主,今日逆神将携带着意志,杀向中域,毙掉逆神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天有灵,请睁开眼睛,看着我们一刀一剑诛杀叛徒!”

    “逆神听令,我们即刻出发,与顺天门决战,人主也会前行,在那里我们血战天下,我们傲视天地,逆神从今天起,直指星宇,我们的征途在那里!”

    四更,晚安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