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天地昏暗,一轮夕阳挂在远方天际,洒落下酡红的光,落在那位斗篷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夕阳中。

    那单薄消瘦的身躯正被放大,释放着淡淡的血光,他站在天宇上,声音中充满了怜惜,像是一位父亲在怜惜自己孩子一样,恨不能让她过的更好一些,恨不能以身相换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气息却是那么犀利,放佛一柄刀正要自他眉心喷薄而出,锋芒破空。

    行澜瞬间傻眼。

    望着那斗篷人,心中掀起了骇浪汹涌,她知道这个人是一定会来的,可当真正见到的那一刻,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这个让蝶主崇拜与倾心的男人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,就在这里!

    温暖的怀抱,关心的声音,还有那满腔的怜惜,让行澜瞬间失神,下一刻,她俏颜上滑落下两行清泪,所有的委屈与痛苦似乎都在这清泪中彻底散尽。

    斗篷人徐步而行。

    他一步而过,直接迈过顺天门众神,落在那座山顶上,将行澜交到行颜手中,心痛的说道:“辛苦你们了,你们本不该受这么苦痛,接下来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行颜一怔,俏颜疑惑,这个人是谁?

    “他似乎与姐姐很亲密呢?”她在心中这样说道,可等到她想问的时候,那个人已悄然离开,出现在神空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行颜皱着靓丽的眉头,问道:“他是来解决这场战斗的吗?可是就他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就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啊!”

    行澜蹒跚地站着,望着神空上的那斗篷人,满目疯狂,满目狂喜。

    他来了啊!

    “逆神立刻退出战场!”

    斗篷人仰天大喝,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喙的力量,那冷傲的气质与非凡的气魄,震慑了在场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徒撇嘴,还真是大气魄,一上来就让逆神退出战场,披个斗篷,玩神秘么?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逆神众神也非常疑惑,这个声音与众不同,并非是逆神重要人物,更非行澜的声音,而且这个时候退出战场也等于任人宰割,东极州怕是真的要落入顺天门手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辛苦你们了,但这是我的战场!”

    斗篷人心痛的说道:“这些年来你们不易,我知道的,每一位牺牲的逆神,逆神都会记住,此刻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,立刻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逆神不敢耽搁,知晓这应该是一位重要人物,不过太神秘了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立刻脱离顺天门门徒,自其中撤走,远离战场,飞到山顶四周警惕起来,所有人都望着那位斗篷人,神情疑惑,唯有行澜满目激动与疯狂。

    这就是气魄!

    他在心痛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顺天门门徒冷冽的质问,瞬间飞空而上,数百位武修立刻将斗篷人围了个水泄不通,而五位真神则全部冷厉起来,在这个斗篷人身上,他们体会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行澜,他是谁?”

    逆神在东极州的首领飞来,望着行澜,满脸凝重的说道:“他一个人似乎拦不住这么多人吧?”

    “旁人不行!”

    行澜额首,说道:“但是,他一定可以,因为……他是信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宇上。

    斗篷人气魄非凡,站在顺天门门徒中心,神情睥睨,傲视天下。

    “战斗,这是逆神的荣耀!”

    一声爆喝,他直冲神空,出现在顺天门门徒上空,双足用力跺下,霎时,雷鸣声震塌天地,无尽涟漪向四周扩散,恐怖的狂潮,歇斯底里的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如同巨锤,轰在每一位顺天门门徒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围困着斗篷人的数百位武修瞬间沉了下去,一位位喋血,一位位血肉模糊,在那恐怖的狂潮中,瞬间爆炸,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气质惊空,锐利沸腾!

    斗篷人大步向前,一步落下,真力山呼海啸,一个空间出现,笼罩在他身上,让他势如破竹,但凡被空间碰上的武修,瞬间就会爆开。

    “逆神的流过的血,我来清洗!”

    “逆神流过的泪,我来抹掉!”

    “逆神受过的耻辱,此刻我来诛掉!”

    斗篷人如同盖世魔王,每一步落下都像是在击天,而在其面前,顺天门门徒全部喋血,没有人能够接近他,在那恐怖的气势下,他们骨头都烂掉了。

    这是睥睨世间的狂暴!

    顺天门门徒心惊不已,这是怎样一位狠人,所过之处堆满了尸骨,那个空间粉碎一切,杀进去就再也不可能走出来,一步落下,数十位武修毙命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在顺天门少门主挥手间,更多的武修向着那位斗篷人飞冲而来,那不是数十位、数百位,而是数千位,密密麻麻,遮天蔽日,把那斗篷人都淹没了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斗篷人挥出了战拳,一拳摧枯拉朽,迸射出剔透的神光,在夕阳下,它殷红如血,那是充斥夕阳光的结果,也是染血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拳落下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,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那一拳中迸射出一个空间,笼罩方圆五十丈,直接挤爆空间,引爆更多的空间崩塌,这是洪水猛兽,也是钢铁洪流,一举将前方的顺天门门徒全部崩杀。

    上千位武修顷刻毙命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斗篷人挥拳劲杀,快若闪电,在一息间挥出了十二拳,每一拳打向一个方向,每一拳带走上千位武修的生命,不要说这些不过是武圣、武尊,即便是武神也拦不住此刻的他。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一位神王飞来,九道神虹形成了一张大网,向着斗篷人压迫而至,想要将其生擒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空间中一声剑鸣,那横推而出的剔透空间,骤然形成了一柄利刀,刀芒直达三十丈,直接劈落下来,形同砍柴一样,将那张大网劈开,刀虹不减,劈中那位神王。

    血水横流,神王瞬间倒下。

    直到死前的那一刻,他都费解,那一刀怎么会那么快?那一刀的力量怎么会不理解?

    “真神。”

    顺天门少门主彻底变色,惨白的吓人,不是说逆神的真神都已被拦截了吗?那么这位真神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时,五位顺天门真神也走上前来,满脸怒色,说道:“你应该不是逆神的真神吧?来自哪一势力?可知道在中间插足会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斗篷人冷嘲说道:“我来自逆神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并指为剑,一剑自天上劈落下来,豪光万道,形成了无尽星辰,而那一剑正是从无尽星辰中飞出来的,劈向了身后,斩向了那五位正鬼鬼祟祟而来的神王。

    他们想趁五位真神出现,震慑住这一斗篷人的时候,一举将其毙掉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在这神空上,他们太显目了,在星辰落下的那一刻,他们完全被困住,可怕的力量正在侵蚀他们的血肉,那一剑自星辰中飞来,劈中了一位神王。

    于是,神王殒命。

    那一剑倒射而来,刺中的一位神王的脊背,将其洞穿,而后,那一剑一横,平平地削出,三位神王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这一剑削断身躯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这一剑叫星绝!

    这一刻,逆神全部激动起来,这是逆神独门技能,唯有他们才能掌握,而其他势力的真神是不可能拥有这样技能的,这也坐实了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五位顺天门真神不在怀疑,那一剑轻盈有力,并非一蹴而成,而是十年锤炼的结果,不是其他势力,那就是逆神一直隐藏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小觑了逆神,还有你这样一位真神。”那位五级巅峰真神冷冽的说道:“不过,区区一位真神还挡不住我等,逆神也挡不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逆神便在这里!”

    斗篷人嗤笑,却心痛的说道:“他们辛苦了,精疲力竭坚持到现在,我岂能让他们失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疯狂么?

    是的,非常疯狂!

    可是,他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,在这一刻他敢于直面天下,逆神付出了太多,坚持太多,但此刻他来了,那么所有的阻挡,所有的血痛都该由他来血洗。

    只因,他是人主!

    逆神众人满脸潮红,双目湿润,他们付出的都会有人记住,他们的牺牲都会被镌刻,曾经的血难,在这一刻有人为他们清洗。

    这才是逆神的真神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还是最暴戾的那一刻,“你们一起上吧”点了多少逆神众心中的血火?那睥睨的豪情,那犀利的声音,都在诉说此刻他们心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他就在站在前方,谁与争锋。

    “猖狂,我来毙掉你!”

    一位二级真神飞出,抬手一拳打出,排山倒海,一头麒麟自其拳光中喷薄而出,咬杀向斗篷人,那冲霄的气浪与不可一世的力量,压得众人都要窒息。

    真神人物的确强横到令他们绝望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望着那杀来的战拳,斗篷人岿然不动,嘴角噙着一抹冷嘲,低低的说道:“何谓问道?”

    在声音落下的时候,他抬起拳头,平平地推出,没有任何的狂潮出现,唯有真力空间在沸腾,一拳杀出,天地崩塌。

    ps:掌阅评区的确是炸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理解你们,我也是读者,每天也会跟读,也会花费,所以尽可能的保持平常心吧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便是佛心。

    有一位读者说,留香也不过尔尔,我很赞同,我也是肉、体凡胎,还没有做到超凡入圣,所以也会有心情低落的时候,大家多海涵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情就此翻篇了,大家也不要再议论了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支持与厚爱,同时送上拜谢贴:f、网名再好终究输给备注、分享、……、袁、戴连波、……、一介匹夫、疯猫娃等大赏,太多了找不过来,如果有遗漏请原谅。

    以后留香会不看评区,专心写,尽可能让更新快一点多一点,让大家满意一点。

    在这里不多写了,以后也没有废话,最多放个感谢贴。

    接下来,四更奉上!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