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零山!

    这是零族的地盘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零族老太爷正遥望着远方,眉宇深锁,老迈的脸上有着抹不去的忧愁,大魔王陨落的时候,他曾叹息过这么一位天骄殒命,是整个神武的损失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就在那一天,逆神风云激荡,一枚枚神令炸开,让他嗅到了恐怖的味道,而当时隔十五天时间,逆神才徐徐地向东极州压势,这让他更肯定了。

    这很有问题!

    以逆神的风格,他们要杀向东极州,不会爆掉这么多枚神令,于隐晦中一点一点底侵吞才是王道,更何况还耽搁了半个月时间,这是要给顺天门足够时间来准备吗?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这样想要打下东极州非常困难,那么逆神的目的就不在东极州,亦或者说,至少他们并非是要打进东极州,那么,他们的真正目的呢?

    “他……回来了!”

    老太爷紧握着拳头,这样的风格,这样的气魄,根本不是神火山那位魔女能够铸造出来的,动中取意,暗藏凶刀,这正是那个人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他想一举平掉东极州啊!”

    老太爷心中骇然,这一步看似平平无奇,可真正能够体会到其中森然气息的就唯有他一个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能如何?

    顺天门出世,则要毙命,不出世则逆神真的要打进东极州,这并非是阴谋,而是赤果果的阳谋,铁索横大江,任你千般聪慧,也只能正面匹敌。

    这就是阳谋的厉害!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老太爷的理解,而那些看不懂的则是真正的阴谋阳谋,这是相当凶戾的一刀,怕是顺天门输掉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零武,零族有没有涉足到这场争锋中?”

    老太爷开口问道,他是想着天空问的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对这场战斗也感兴趣?”

    天空中响起了一道声音,一位老人徐徐现身,眉心带着笑意,说道:“家族有几位老人似乎对四方净土很感兴趣,已经有零族的人步入其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太爷老脸一寒,这样的事情他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斩掉!”

    老太爷生冷的说道:“让零族的人立刻回来,不要涉足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爷,这是不是太严重了?区区一个逆神,在顺天门眼中是对手,但在零族面前,似乎谈不上多么厉害吧?”零武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老太爷目寒,郑重的说道:“他们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这可不是简单的两大饿虎间的较量,四方净土可是有多少眼睛在盯着,而且,只要让逆神找到一点痕迹,我零族都要倒霉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零武森然的说道:“区区逆神还敢向我们动手?”

    “当初,中域在星图何等强横,可还是让大魔王生生撕咬下一块血肉,不要觉得你们很聪明,这世间聪明人太多,逆神的确动摇不了我零族,但四方境界的顶级势力可不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可大魔王已经殒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……他还没有死呢?”老太爷寒声说道,那是一个笑里藏刀的家伙,谁敢得罪他都会被狠狠地咬上一口,以前是中域,下一个可能就是他们零族了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零族不可能向大魔王下手,否则,神荒不会同意,诸天禁区不会同意,四方净土的每一个势力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。

    大魔王只属于神荒,但哪一个势力会介意在零族身上咬上一口?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通知家族几位老人。”

    零武脸色大变,一个大魔王可让逆神强横十倍,这是一个懂得利用四方净土顶级势力的家伙,连老太爷都曾吃亏,在斗智这个层面上,他们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大魔王天赋太过恐怖,只要他活着,怕是零族这些年轻的武神,将沦为猎物。

    “蠢货啊!”

    老太爷气的牙痒痒,恨声道:“要是你们足够聪明,能够与他争雄,我零族即便是倾尽全力,也要尽可能将其毙掉,可你们太弱,不要说他,就是神火山上的那个女人都能将你们压制,届时才是零族真正的血难啊。”

    逆神迟迟不动。

    这让他意识到大魔王在挖坑,这将是一个天坑,怕是中域不少势力都会掉进去,他可不想让零族涉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云激荡!

    逆神真正的前行了,南荒由叶欣然率领,北原由神龟率领,而西神则是由白泽、魔神树王、傲娇鸟等率领,直接压向东极州。

    一位位真神出世,逆神的重要人物一一现身,唯有寒如月芳踪不显,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,蝴蝶本就应该处于暗中。

    更骇人的是,问仙也有草中王率领,步步向前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势头震得天地轰鸣,很多宗门彻底变色,显然逆神的决心已定,这是要彻底打下东极州的节奏。

    百万武修!

    他们形同蝗虫过境,踏碎了一片片山脉,恐怖的气流,能够将一个小势力瞬间吹飞压爆,而一位位真神更是让许多势力窒息。

    这才是逆神真正的精锐啊!

    “出世!”

    在逆神的压迫下,顺天门也坐不住了,立刻让东极州的顺天门势力出世,暗神、潜龙、屠夫、天阁向前压制,数量也相当可怕,足有数十万之多。

    他们自东极州四面八方飞来,直压北原,要在此地将逆神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而顺天门的真神也立刻前行,要在北原这片净土中,将逆神真神拦截下来,尽可能地毙掉,两大势力终于走出暗中,要在人们视野中交锋,这也预示着大决战时刻可能来临。

    “喝,叶魔女,可敢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在逆神众前方,顺天门两位真神出现,霸气十方,直言要与叶欣然一战,罡气四溢,蒸腾出一道道瑞彩。

    这让得逆神众警惕,二十多位武神立刻冲到前方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叶欣然大步走出,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说道:“战!”

    一同走出的还有一位老人,这么多年下来,逆神也诞生了自己的真神,虽然还不能与顺天门媲美,但拦截住其中的一位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树王,听闻已久,不知道其战力几何?”

    在隐神众前方,顺天门真神飞来,直指魔神树王,要与其血战。

    “鸟王,我来斩你!”

    顺天门第二位真神开口,睥睨地望着傲娇鸟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鸟王,你全家都是鸟王!”

    傲娇鸟生气了,它可是神雀,敢称它是鸟王,这是严重的侮辱,于是它愤懑地飞出,要将顺天门真神砍成碎片,身上的力量似野火在沸腾,汹涌向那位真神。

    “神龟,听闻你执掌北原!”

    一位真神来到北原逆神面前,拦截住那汹涌的势头,冷笑着说道:“那今天就在这里分个生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拦截不住逆神的!”

    神龟向前,眼神冷冽,三道真神力正在炸开,激荡在空间中,杀向了那位真神。

    那位真神相当勇猛,抬手直接挡住神龟的前足,崩开一道道真神力,淡然的说道:“逆神太异想天开,真当我们顺天门是吃素的吗?”

    他双拳挥出,与神龟激战,恐怖的力量一道道地爆开。

    “此刻,没有任何人能够拦住逆神前行的脚步!”

    它疯狂的吼道,直扑那位真神。

    草中王也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在一座山上,问仙众神正要前行,可眼前突兀地出现一位真神,落在草中王身前百丈远,他表情淡漠,杀气腾腾,放佛这世间唯有他与草中王。

    “来战吧,让我杀掉你,或者你杀掉我,才能步入东极州!”

    草中王没有开口,也不能开口。

    它直接飞出,与那位真神血腥厮杀,打破了一重重山。

    “白泽来战吧!”

    “战!”白泽被拦截了。

    逆神每一股力量都在血杀,顺天门的确非凡,真神的耳目非常恐怖,而且逆神出世太璀璨了,想找不到他们都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蝴蝶则是比较幸运的,她们的消息正一则则地飞出,四面八方,即便碰上顺天门真神,也立刻遁走,寒如月不在,此刻的蝴蝶并非是真神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顺天门非常棘手,潜龙精锐被毙掉,在北原他们的影响力太小,根本追踪不到蝴蝶,而顺天门也并不在意,逆神真正的精锐都已被拦截下来,区区一个蝴蝶还挡不住他们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杀吧!”

    茅草屋前,老人挥舞着干枯的手,冷冽的说道:“逆神想要一举平定东极州,那我们也利用这个机会,来杀爆逆神,打消他们不可一世的锐气,杀掉他们的首脑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局,我们拿下了!”

    “爷爷,让我率领众神亲自平掉东极州吧。”青年双目似火,这可是极佳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老人慈爱的说道:“逆神素来奸诈,不到最后一刻,千万不能掉以轻心,等东极州平定下来,我们爷孙联手,斩掉整个逆神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年激动的说道,他知道此刻出世的顺天门有多么恐怖,而在逆神真神级人物全部浮出水面,且被拦截的情况下,也意味着东极州连一位真神都没有。

    逆神没有。

    但顺天门不会没有!

    此消彼长,东极州逆神瓦解不过是弹指间。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