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凌清来了!

    一同来的还有独孤雨月、神龟等逆神核心人物,整整数十位之多,站在竹林中,让得风都消失了,空气很沉闷,压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眼中,却只看到了那个落泪的俏丽神女,她满目凄凉,带着梨花香,她形容憔悴,染着秋菊色,似乎整个天地都因其而昏暗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走到凌风面前,痴痴如醉,玉目中在也没有其他人,放佛这天地间,只剩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小风……你活过来了,真好!”

    凌清痴痴的说道,她似哭似笑,每一种表情都动人心魄,每一滴泪都落在人们的心田,每一缕笑都惊破九天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那么嘶哑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那么激扬!

    她能够让人哭,也能够让人笑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读懂她此刻的心境,那个与她相依为命的瘦弱少年,一步步走到这个地步,经受了多少血与泪,人们只瞩目于他的辉煌战绩,可知道他付出了多少?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!

    但是,她知道!

    “真好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多么沉闷,带着满腔悲痛,也带着甘香阵阵,她要的不多,只要他健康长寿,只要他开开心心,只要他能够与她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!”

    凌风瞬间冲了过去,将凌清一把搂在怀中,心痛如刀绞,她想说的他理解,她说不出来的他也懂得。

    孤苦相依!

    他是她的全部,像是人的心脏,心脏崩碎,人也也要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只想抱着这个单薄憔悴的神女,让她感受到体温,感受到心中那深沉的感情,叶欣然坚强,寒如月也坚强,唯独凌清心太脆弱。

    他给了她希望,却怎么忍心将其希望狠狠地抽离?

    “小风,等我们平静下来,我们就回到荒山茅草屋吧,我要的不多,只想与你相依为命。”凌清痴痴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痛了。

    也怕了!

    生恐命运再次将凌风从她手中夺走,如果可能她只想每日守候着这个男人,清晨执手观露,傍晚相依望尽夕阳,夜晚他们紧紧相慰……直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湿润,心中像是被一只手紧紧地揪着,让他呼喊不出来,他只能用尽全力,给她更多的温暖,让这薄凉的娇躯不在颤抖,让那受惊的心变得更温润。

    “输了!”

    寒如月心中一痛,她拼尽全力而来,可是她想的太多,而叶欣然与凌清则没有这样的顾忌。

    “你累了!”

    “真好!”

    这像是天音,炸响在场几位神女的心,不要说凌风,即便是她们都因此而动容,没有任何杂质,没有更多的心思,她们满颗心都在他的身上,别人在想着该说什么样的话,而她们不会去想,因为她们说的正是她们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那是两颗心的依恋!

    不会感天动地,却别样花开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不会真的是女儿国国主吧?”

    秦思蓉心中没来由的生气,一位位俏丽的女子飞来,投怀送抱,泪眼婆娑,风尘仆仆,像是驰骋千里而来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她们还是如此的激动,眼睛通红,娇俏直颤,抱着那个人再不舍得松开,一位女子倒是没有什么,可是来了这么多位美的让人炫目,更让人心驰神摇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这是要洪福齐天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即便同是娇俏的女人,秦思蓉、秋寒都深深地嫉妒了,也实实在在地震撼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够让另一个激动、“千里”驰骋而来,那是感情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够让一家人沸腾,满面风尘而至,那是血浓于水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能够感动一个势力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能够震撼人的心灵呢?

    等到凌清俏颜红晕,俏皮地自凌风怀中跑开的时候,第四股势力已到,云梦率领着问仙众神悄然而至,望着凌风直接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三年?

    不,他们已太久太久没有相见了,曾经的师徒,现在的麾下,曾经的厮打,现在的回忆,一行行是血泪,一页页是幸福。

    稚嫩的少年消失了,一位青年正迈步征天,那伟岸的身躯,那豪情万丈的意志,令她沉醉与着迷。

    此刻是金!

    云梦抱着凌风,不容他任何挣扎,嗅着幸福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凌风,我盼了你十年!”

    说完,云梦狠狠地咬在了凌风的耳朵上,笑眯眯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。

    独孤雨月才走过来,她与叶欣然一样清冷,望着凌风嗤嗤一笑,可是笑着笑着便哭了,秋怡也走了过来,抱着他的身躯,默默的落泪,可是哭着哭着又笑了。

    神龟上前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只龟啊!”

    秦穆青禁不住叫出声来,先前他被这些神女感动了,世间竟有如此唯美的一面,让他的心都醉了,直到神龟走出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它是爬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他便飞了出去,身躯撞在一株株竹木上,血肉破碎,骨头都震散了,这是逆神众的怒意,连顺天门都不敢侮辱他们的神龟前辈,区区一个小人物也敢跳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这几个人能够出现在这里意义非凡,因而也没有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穆青!”

    秦思蓉冲了过去,察看秦穆青的伤势,在得到不过是断掉几根骨头、破碎一些血肉,便也长吁了一口气,狠狠地瞪了秦穆青一眼,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人物,一个眼神便能够崩飞一位武灵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武道?”

    神龟走到凌风面前,惊骇地盯着他,在这一刻它也心惊肉跳,已步入四级真神境界的它,竟然也感觉到了战栗。

    “我的武道!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些年辛苦神龟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毒虫神上前。

    这时,秦思蓉、秋寒四人不敢开口了,这只毒虫令她们压抑,空气中弥漫的毒气都能将他们毙掉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毒虫神开口道。

    在它进入逆神不久,便已知道了一些事情,逆神想隐瞒,岂能逃过它的眼睛?不过,它还是选择征战,能够坐镇神圣之地,也显示它的非凡,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刻,它却是唯一坚信的。

    只因,它能够捕捉到天地间那一抹神圣气息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爽朗的声音响起,傲娇鸟、隐、秦傲、林永等率领着隐神众而来,一步便到了凌风面前,与其他人不同,这四个家伙上来直接掀翻凌风,将其压在身上。

    特别是傲娇鸟,更是动用了真神力量,要压倒凌风。

    可瞬间。

    它横飞出去,直接被打到了泥土里,满身草屑,张口就喷出一口真神血,在虚空中焚烧,那浩瀚的气息,压得秦思蓉四人都要跪倒在地,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更令他们匪夷所思的是,凌风只不过是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掉到武圣境了吗?”傲娇鸟一脸震惊,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就连其他人心中也有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三天前才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,说道:“本想着能够恢复到巅峰,可没曾想到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气息不对啊。”傲娇鸟一愣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凌风以究极神力入真神境,应该圣阳味道非常浓郁才对,可那一拳挥来时候,却剔透无光更无味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以身伺道!”

    人们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骤变,步入武道神境自然听闻过这种武道,但从古至今还没有人走过,更没有听过谁真的步入其中。

    神龟激动的身躯直哆嗦,这是前任古武塔主人一直推崇的武道,要是有人能够进入,怕是真的能够打通九重古武塔,望尽天道一角,掌控每一重神兽。

    那是不可测的武道!

    “人主!”

    正在人们惊撼的时刻,秦枫徐徐地出现,像是从空间中飞来一样,落在凌风面前。

    他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只有他一个人走来,却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变色,一直以来,逆神都有股特别神秘的力量,是逆主亲手打造的不可测“凶刀”,可即便是蝴蝶都打听不到这一股势力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们不能打听,逆神想要隐秘,那就没有哪个势力敢惹祸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来了?”

    凌风望着秦枫,这个自蛮荒秘境走出来的男人更显魅力,也更冷静了,也正因这样,逆主才将那一神秘力量交到他手中,自十年前便消失,不入逆神耳目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能够操控他们,即便是叶欣然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自你们出现的那一刻,唯有一个人,一枚神令能够驱使你们,那便是少主与少主令!”这是逆主在打造他们时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叶姐姐,他也是一个势力吗?”

    柳舒舒小声问道,凑在叶欣然的耳畔,逆神这些年发展的太快了,折翼蝴蝶不过是蝴蝶的一股力量,死神是一种特殊势力,并不能真正的走出,直到这场战斗爆发的时候,才呈现在人们面前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一个人也能形成一个势力吗?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旁人问,叶欣然不会开口,但柳舒舒这些人身份过于敏感,她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是人主手中真正的凶刀,可能现在还不及逆神、隐神,但未来他们才是真正睥睨天下的那一股力量。”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