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天地动荡。

    凌风站在空中,挥斥方遒,气宇非凡,整个人像是要融入到空间中。

    一道问道真力打落下来,可演变成各种武道,它形成空间时,能够令其中的空间崩塌,湮灭一位真神,它形成利刀时,能够劈开空间,让一位真神毙命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神境!

    截然不同于寻常真神,以身伺道,自己正是这种武道巅峰,内宇宙与天宇宙是相同的,而当其推演到尽头,自然可与天宇宙争雄。

    崩塌空间、湮灭空间!

    这也正是问道真力的两重演变,一重更胜一重,特别是第二重,力量上是匪夷所思的,能够轻而易举地诛杀掉一位真神,而要是让空间困住,其结果可能比被劈成两半来的更加惨烈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凌风打出了两道问道真力,直接飞入空间,并没有形成利刀,而是形成了两重空间,彼此交相辉映,一股神能自下吞噬,一股神能自上喷薄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都沸腾了,骇神的恐怖吞噬力道,让空间都涌入其中,被那喷薄出来的力量湮灭,形成了碎片涟漪,方圆三十里,全部形成了凌风的主宰世界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蓦然,那空间戛然而至,风暴止息,两重空间相融,以顺时针与逆时针两种不同的方向疯狂旋转,绞杀式的狂潮,在那一刻淋漓彻底地爆发出来,空间直接坍塌,真能直接粉碎,万物枯竭,万道颤鸣。

    这是两重空间的演变!

    比一重空间更不可一世,像是要把这片天诛杀掉,在这样的力量下,即便是四级真神都只有伏诛一途,更何况凌风斩掉了究极闪电烙印下来的气息,崩掉禁制,自然发生了质变,这种问道真力远比由究极闪电攀上来的真力更恐怖。

    问道至,天地崩!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以身伺道是迈出人道巅峰的一步,将这一境界人道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,发挥到尽头,进一步则是另一个境界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仰天长啸,激动的身躯直颤,他自一个凡人一步步走到这一步,浴火涅槃,更以身伺道,每一步都非常凶险,但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,可快速恢复巅峰的法门,而此刻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恢复,而是直入真神境!

    那洋溢的力量,让他忍不住长吼,发泄内心的郁气,舒缓他先前内心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歇斯底里,像是把问道真力发挥到极尽,引来了空间崩塌,大片地凋零,身上的体域更是膨胀,压爆一重重空间,但身处其中的凌风却不受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赤红,身为人主,却只能坐等在秦家,眼睁睁地看着逆神在拼死厮杀,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根刺,刺在心脏上,他是多么渴望立刻杀回去啊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能!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直面天下,处于真神境,寸神与神图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,将是匪夷所思的,以顺天门的力量,想要拦截住他,怕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顺天门、灵暗神族,我会将你们一个个地毙掉!”

    凌风空前的兴奋,他能够体会到问道真力的恐怖,这才不过是两道而已,要是步入真神至境,将走到一个让人仰望的高度,睥睨世间,直杀天神。

    “该回去了,希望她们都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前一刻,他凌厉肃杀,而此刻却温润如水,想到了那个神女冷冰的容颜,想到那个神女温婉的笑容,想到那个神女刁蛮的一面……这是逆神的精锐,也是他不能舍弃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一场苦难,但是他要是在苏醒的那一刻就回去,苦难会放大数十倍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很苦,所以他不想让她们更苦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五重门一颤,凌风的身影徐徐地消散在其中,出现在竹林听风的雅间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值盛夏。

    竹林叶片茂密,一根根枝桠伸出,像是小儿探出头来,挤满了整个竹林。

    尽管。

    阳光刺目,灼热气息让人肌肤吃痛,可是在这片竹林中,却没有那种感觉,而是清风送爽,颇有险情惬意的意境,心灵是一场升华。

    雅间前。

    秦思蓉、秦穆青、楚天、秋寒正坐在竹林中的一座木桌四周,木桌上杯盏如新,新斟的茶水中飘着几片针一样的茶叶,淡淡地清香,正在竹林中扩散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却没有任何心思喝茶,每个人的眉头都紧蹙着,那紧攥着的拳头,正在诉说他们的心境,秦思蓉那玉目中不时会闪过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正所谓成也如风败也如风!

    整整四个月时间!

    秦家由一个气势正盛,摔落到谷底,现在已是步步凶险,每一天生意都遭到重大的打击,局面已经完全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当初,灵如风意气风发,于一场斗丹中,奇迹般的横推余家炼丹宗师,赢下了蒋家一座丹楼,更是在那场相亲中,与秋寒达成共识,让他们与秦家联手,一同来打造一场盛世狂潮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灵如风在相亲后,更是一举毙掉了邹家二十多位武修,铸造了可怕的形势,令得邹家都不得不忍气吞声,不敢触其霉头,也让得秦家与秋家士气大增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巅峰时刻!

    当秦思蓉与秋寒联手,将三枚如涅槃拍卖的时候,引发了数座灵城狂潮,掀起了万道涟漪,直接将如涅槃的价格推到了巅峰,那是一个天价啊。

    那时的秦思蓉,在秦家如日中天,地位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事态到此也戛然而至,就在拍卖的当晚,秦思蓉姐弟遭到刺杀,辛亏家族中的那位老人及时提醒,这才让她躲开刺杀,与秦穆青躲进了地下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那场刺杀真正针对的则是灵如风,家中那位老人也进入雅间,想提醒凌风,却发现人去楼空,找不到任何踪迹,那场刺杀自然是失败的。

    不过,灵如风却彻底失去了踪迹,直到此刻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四个月中,一股隐晦地力量正在打压秦家,生意受到封闭,拍卖会受到打压,而蒋家正在涌现出宗师级丹药,逼的秦家步步倒退,目前能够守住的已经所剩不多。

    一同遭到打压的还有秋家,不过在形势上,却明显比秦家要好上许多,但毋庸置疑的是,以这种势头,两大世家覆灭不过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因此。

    秦思蓉在秦家的地位动摇了,内部裂痕出现,特别是秦池,使用家族力量来打压秦思蓉,要不是那位老人能量太大,怕是此刻秦思蓉已经被驱逐出家门了。

    内忧外患。

    此刻的秦家与秋家,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,两位小姐的脸上满是愁容,她们直到现在还不明白,为何“灵如风”会莫名其妙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思蓉,以目前的形势,秦家还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秋寒掠起额前的散发,捏着眉心问道,这四个月来,她疲倦不堪,整个人都憔悴了。

    “不到一个月!”

    秦思蓉眼睛通红,这可是她父母辛苦打下来的家业,就这么毁在自己手中,让她心都在滴血啊,可目前她已用尽手段,但对手势力庞大,压得她们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秋家呢?”秦思蓉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稍好一些,却也坚持不过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秋寒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那些势力为了打压我们,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了,怕是秦家倒下,我们就更没有反击的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天力,非人力能够抗衡。

    “都是那个灵如风!”

    秦穆青一垂木桌,气呼呼的说道:“要不是他的出现,秦家也不会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可偏偏在秦家最凶险的时候,他竟然逃跑了!”

    “穆青!”

    秦思蓉娇叱道:“这也并非全是他的错,要是我秦家有能力保护他,也不至于逼的他不得不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秦穆青也知道情况确实是这样,但灵如风的离开还是让他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灵先生,看起来并非是这样的人……”一直沉默的楚天开口,可是想到现在已过去四个月了,却又禁不住叹息起来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跑来相亲,可眨眼间就跑掉了,想来就生气!”

    这时,秋寒也开口了,站在凌风的角度,她知道这是聪明人的选择,但是站在她的角度,她就非常生气,他摸过她了,竟然还想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个没出息的男人!

    “我也生气!”

    秦思蓉也气的牙痒痒,那天他意气风发,激扬天地,要给秦家一个盛世王朝,要给她女王一样的威名……感情他一直在吹嘘,而她偏偏相信了。

    她满脸委屈,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木门徐徐推开,一个人自雅间中走出,望着那正在谈论的四人,嗤嗤地笑道:“两位姑娘是在谈论我吗?那么,在下又是何时招惹的两位美丽的姑娘呢?”

    一席华服,垂到脚踝,清浅的颜色掩映着那张明媚皓齿的青年,似乎与其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