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不止隐拒绝,秦傲、林永、傲娇鸟也一样拒绝。

    他们神情凝重的说道:“那些女人虽然疯狂了些,但是却非常聪明,神令炸了,还可以重铸,但人更重要,而且事关重大,炸开神令等同于让整个天下瞩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们为何还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他不等隐神众神开口,便解释道:“因为她们就是要让天下瞩目,要让他看到,更让人们觉得逆神要孤注一掷,倾尽全部神能与顺天门血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他们的目光只会落在南荒、北原、西神,而不太会注意东极州,而她们正可利用这个机会,步入其中,形势要疯狂,但更要低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离开,但你们不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隐神众神立刻读懂了隐言词中的意思,要是因此而惊动顺天门,怕是会让人主步上绝路,唯有隐这些神王级的人物,才能欺瞒顺天门。

    “请一定要做到!”

    他们鞠躬到地,满目的疯狂,人主这才有消息,要是再次殒命,怕是逆神真的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活着,他会回来,我们毙命,他也一定会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们大步离开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们,这是逆神的狂潮,一位位巅峰人物快速地消失,隐晦地向着东极州飞冲,而那股不可测的力量,也正在披荆斩棘,他们要第一时间走到人主身边。

    神火山。

    叶欣然已先一步进发,柳舒舒、云溪、秋怡一同飞向东极州,她们人数不多,却个个是精锐。

    北原。

    凌清、独孤雨月、神龟也出发了,率领着毒神虫,尽可能地躲开顺天门的目光,于隐晦的通道,直刺东极州。

    而寒如月则是先一步地进入东极州。

    蝶主想要躲开顺天门,其寸神根本就是让人望尘莫及的,而且她们第一时间便进入了东极州,等顺天门反应过来时,已不可能察觉到。

    在众神离开之际。

    逆神众、隐神众、蝴蝶众、问仙众这四股力量全面沸腾,恐怖的力量正在向神火山涌去,引得天下瞩目,不要说中域,即便是神荒这样的势力,也完全不知道逆神此刻的目的与动向。

    假如。

    你想要隐瞒天下,首先要做出能够引人瞩目的事情,在人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才能做得天下尽不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茅草屋前。

    老人踽踽而行,望着远方,眉头紧紧地皱起,这道消息已沸腾整整三天了,但直到此刻,潜龙还没有将真相呈上来,这让他心中非常惊。

    “逆神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眯着眼睛,眉心直跳,隐隐的有种非常强烈的凶险感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自从他走出蛮荒秘境,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惊慌,以前的逆神,他能够看个透彻,血战的时候,他觉得有点看不清,而此刻则是完全懵掉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高明的领导者,这才是真正可怕的,对手的动向与意图,他看不懂,那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查,彻查!”

    他急声喝道,让更多的潜龙、暗神、屠夫涌入北原、南荒,要弄清楚逆神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让我率领屠夫,去将那四位蝴蝶拦截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位青年走了过来,目光中隐藏着森冷的杀意,只要拦截住那四位蝴蝶自然会知道真相,也能压制住逆神的沸腾。

    “拦截?”

    老人冷眸薄凉,阴翳的说道:“此刻怕已经太迟了,她们第一步便将消息呈到蝴蝶面前,蝴蝶已知道真相,你能掩盖住吗?”

    “至少,这能够让我们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重要,你们的生命更重要!”

    老人目中闪烁一抹失望,说道:“这个时候去拦截,怕是会被疯狂的逆神砍成碎片,念儿,人活着才是知道真相,而死人不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盯着!”

    老人遥遥地望着远方,说道:“逆神铸造了这么大的动静,肯定会有大动作,只要他们孤注一掷的飞出,我们也立刻出世,将其全部毙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重门。

    四周的空间在震荡,一股奇诡的力量,正在其中沸腾,向着中心那位神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是整个五重门的中心,单薄赤果果的身躯,在这里是唯一,没有星力的爆动,更没有灵气的蒸腾,唯有一道道奇特的光在他身上飞舞。

    丹田!

    这是武修的命门,是力量的泉源,而在他的丹田中,一滴水形成了倒涌的风暴,其上烙印这各种武道,一重淡薄的光幕空间,正徐徐地飞落下来,将其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光幕空间,徐徐地运行,沸腾而上,也喷薄出无尽神光,直入魂海,与其神魂交相辉映,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这一幕像是永恒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终于,那光幕空间也平静下来,形成了一滴水,比先前那一滴水更大滴,将其完全笼罩在其中,而后,一种种武道飞来,体域、空间真火、六道洞天……它们也飞落在那一滴水上,烙印其中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那滴水究极推演,其上光雨闪烁,一个小型风暴出现,让得一种种武道自下涌入,自上喷薄,真的有形成泉源的势头,神能不竭,永不止境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凌风沸腾的血脉狂潮也波澜不惊起来,像是一滴沸腾的水,在顷刻之间焚烧干净,**任何涟漪,他微闭着眼睛,并没有立刻爆睁开。

    他盘膝而坐,像是正在蜕变的老僧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穴道灿烂,在血脉中汹涌的力量,一点一滴地涌入穴道中,将其完全填满,比先前的星辰更灿烂,不可一世,形成了一轮轮血太阳。

    并且。

    那血脉中汹涌的力量,还洞开了神骨、血肉中的穴道,疯狂涌入,似乎要把凌风整个人都填满,那充盈的力量激荡在体内,轰鸣着五重门空间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凌风的身躯一颤,穴道完全被填满,在体内各处闪耀,惊起一重重神光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那一刻。

    穴道中的神光喷薄了,在丹田上空形成了古老的神图,徐徐的推演,进而形成了一道空间,自丹田上空俯冲而出,出现在凌风的身体四周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空间被推荡开来,那淡薄的光幕直达五十丈,其内看似平静,实则狂澜汹涌,看似轻盈,实则巨重如山。

    体域!

    这是体域的力量!

    时隔三年,在五重门则是更多的时间,体域终于飞现而出,携带着更恐怖不可测的力量,压制下来,范围也有先前的十几丈到现在的整整五十丈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体内剩余的能量,涌入了双目中,激荡起惊天狂澜,却并没有光飞出,更没有力量扩散,于一刹那间,变得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那是神图的力量!

    在凌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整个天地似乎都停滞了,空间止息,万道颤鸣,他举手投足间都有着粉碎天地的狂暴力量,可是,当他双目清明起来的时候,空间徐徐,万道平静。

    一时间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放佛先前的一切都是虚幻一样。

    “二级真神境!”

    他咧嘴笑起来,他已身伺道,期望能够一举爆掉禁制,可没想到不止是禁制爆掉了,连真神境的门槛也爆掉了,更恐怖的是,血精、神骨等熬炼,引爆了力量源泉,令他一步迈入二级真神境。

    两滴水,两道真力!

    不同的是,那两滴水太不可测了,是从未出现过的武道真力,能够狂暴惊天,也能够平静不生波澜,那种演变令人欣喜与疯狂。

    “以身伺道,也形同问道。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清明,像是对自己这种武道的肯定,也像是对那两滴水的称呼。

    问道真力!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他在问道这一武道上,不过是迈出了一小步,未来会走到哪一步,连他都不知道,而且踏足这一武道,他自身不受任何桎梏,可吞噬星力、灵气,更能炼化圣阳、太阴奇力。

    万道也不过是问道的一种而已,都是其中的一种力量!

    熬炼己身,斩掉所有,这本就是最残酷的一种武道,要么瞬间毙命,要么披荆斩棘,从此将世间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很荣幸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很不幸,他们做不到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祭出问道真力,向着前方空间打了过去,霎时间,一滴水蒸腾而出,携带着一股空间狂潮,压爆五重门的空间,遏制住所有的力量,掀开了一个五十丈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是空间力量!

    称得上一种规则,而非法则。

    法则是铸造出来的,以武修的意志运行,而规则则是空间自身的运行法门,并不受武修意志影响,但这是天神才能碰触到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天神能够控制空间气息,而凌风此刻还不能达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那五十丈空间骤然变小、变窄、变薄,形成了一柄利刀,薄如蝉翼,却激起了万道哀鸣与空间湮灭,它向前劈去,无声无息间,撕开了十里空间裂痕。

    这是湮灭空间!

    这是问道真力!

    而当那利刀散开,形成空间的时候,凌风目光一颤,一股奇诡的湮灭狂潮便在五十丈空间中爆开,瞬间灰飞烟灭,里面的空间都被爆碎,毁灭武道。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