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神火山。

    这是逆神真正的神土,其中大多是自蛮荒秘境走出来的老人、天才,是逆神最巅峰的一股力量,也是真正的核心,他们遇事冷静,放佛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令他们变色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当那枚剔透的如涅槃,自锦盒中飞落而出的时候,整座山却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,人们的目光全部落在那枚如涅槃上,冷静在这一刻被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身躯颤抖,满脸赤红,连那秀发都倒竖起来,血肉在震颤,血脉在沸腾,一股空前的力量,正在极尽压制,像是爆炸前的那沉闷而颤鸣的气劲。

    剔透璀璨,像是一轮太阳在空中闪耀。

    优雅而大气,放佛一位儒雅的青年正站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尽管!

    那炼制的手法与力量有些不同,但那熟悉的味道正徐徐地散发出来,充斥着每一位武神的鼻息,更闪耀着他们的眸,对于他们来说,那不止是一枚丹药,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天崩了!

    海枯了!

    人们如同刀兵一样立在山上,谁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滴滴清泪飞落在地上,柳舒舒落泪,娇躯直颤,在那噩耗传来的时候,她整个人是崩溃的,只想着斩尽顺天门,毙掉灵暗神族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她们绝望的时刻,这个行颜捧来了这一枚如涅槃,放佛一柄利刀,生生地在她漆黑、绝望的心上撕开了一道闪亮亮的裂痕。

    一年前来到神说山的秋怡落泪,她虽然不知道何谓如涅槃,但是能够让整个逆神核心人物全部激动到颤抖,能够令柳舒舒激动落泪,那就唯有一个人,而且那气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云溪哭了!

    剔透的泪珠,像是被剪断线的风筝,撕心裂肺,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响起。

    大悲无声。

    大喜更无声。

    叶欣然紧攥着拳头,那脆弱的内心,那冷傲的容颜,也在此刻被撕碎,她没有刻意的隐忍,而是任由一滴滴清泪自脸颊上滑落,每一滴泪痕都像是一道悲伤,正自她的心田逐渐的逼出。

    当悲伤落尽,那便是繁花似锦!

    “他……还活着啊!”

    叶欣然在心中歇斯底里的呐喊,像是要把这一年来的所有绝望都在这一刻挥洒个干净,那颤抖的身躯与猩红的玉目,正在诉说她此刻的疯狂。

    行颜满脸惊容,这枚丹药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?

    一枚宗师级丹药而已!

    却让蝶主落泪,激动不能自已,更是让得那传奇神女落泪,让整个逆神像是懵掉一样,这让她费解到极点,更是抓狂到极点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人们才稍稍冷静下来,而这时叶欣然吐气开声,说道:“这是如涅槃,不是浮屠极品,更非神涅!”

    “圣光充斥,这意味着炼制的人不过是一位武圣!”

    逆神重要人物一愣,瞬息间便明白过来,一个个目光冷冽,杀意腾腾,双拳紧攥起来,一声低沉的吼声,正自咽喉中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为何不是浮屠极品,神涅。

    只因,人主重创,目前正处于武圣境界,他不敢归来,担心会惊动顺天门,他利用这枚丹药将真正的情况送到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叶欣然言词中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,人主正置于凶险中,时刻会殒命。

    “捏爆神令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大步向前,凶戾的吼道:“以前是我们没有能力,但此刻哪怕是牺牲,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!”

    “请小叔祖捏爆逆神令!”

    “我们将踏尽天下,与世争锋!”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逆神众全部愤懑了,人主已为他们殒命过,他们不会让他再殒命,这是已生命来捍卫的血誓。

    “你是行颜?”

    这时,叶欣然走到行颜面前,猩红的玉目中闪耀着欣赏的光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行颜窒息的说道,此时的神火山杀气冲天,压迫力令她这位初入神境的天才都禁不住哆嗦起来,尽管她知道这杀气并不是针对她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更辛苦一些,将这枚丹药送到北原凌清、独孤雨月、神龟前辈手中,在将丹药送往西神白泽前辈手中,最后让它落在天神雀、隐等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郑重地将如涅槃交到行颜的手上。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叶欣然大步离开,步入神火山核心,要捏爆逆神令,让全天下的逆神真正出世,更重要的是,她要祭出那一股逆神一直隐蔽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望着叶欣然离开的背影,行颜先是一愣,进而俏颜苦涩起来,满脸憔悴。

    “这一趟来的非常辛苦吧?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颤巍巍地走来,赤红的眼睛打量着行颜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行颜俏颜苦恼,说道:“自翅神将这枚丹药交到行颜手上,行颜便马不停蹄地飞来,连口水都喝不上。”

    她很疲倦!

    疾驰数万里,即便是初入武道神境,也经受不住这种消耗,更何况她还险些被毙掉,内心的那根神经似乎都要断掉了,而此刻,叶欣然竟然让她一个人将这枚丹药送到逆神所有力量面前。

    她费解。

    更窒息。

    “是很辛苦!”

    老人倒是看出了问题,说道:“可是,你不知道这对于逆神来说,这枚丹药意味着什么啊,可以说,如果你此刻喊累,怕是在场的每一位武神都愿意来完成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位翅神与你的关系怕是非常亲密吧?”老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位翅神是我姐姐。”行颜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姐妹亲情,这倒是可以理解。”老人表情一肃,严肃的说道:“你姐姐这是要成全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什么意思?”行颜费解。

    “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触到逆神所有力量的。”老人郑重的解释道:“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都是逆神真正的精锐,是最核心的人物,哪怕是在蝴蝶,也唯有蝶主一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这枚丹药的价值,但是你姐姐肯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将这枚丹药送到蝴蝶手上的时候,整个天下的蝴蝶将闻风而动,她们会感激你,当你将它送到逆神手中时,整个逆神众将因你而沸腾……隐神、问仙、凌清、独孤雨月、神龟、白泽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行颜还是不太清楚。”行颜完全被这些言词震懵了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逆神会因你沸腾,每一位逆神武修都会记住你此刻的恩情,每一位武修都欠你一条命。”老人激动的说道:“要是你遇到什么问题,遭人针对,怕是会有千千万的逆神飞驰而去,将他们砍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颜倒抽一口凉气,惊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知道姐姐让她亲自送来的用意,是要把她呈到逆神的面前,是要将她推到逆神的中心,千万逆神会记住她,会感激她。

    她的性格不太适合蝴蝶,因而唯有进入逆神中心,才能得到更多的造化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行澜放弃了这一极佳的机会,而是成全了行颜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也将与行颜一样,璀璨整个逆神!”老人转向其他三位蝴蝶,深深地鞠躬,说道:“我代表整个逆神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三位蝴蝶心中狂喜,一想到千万逆神飞冲而来,将她们的对手砍成碎片的时候,她们便血脉倒流,太特么疯狂了,太特么霸道了。

    而后,她们也躬身下拜,不敢受老人一拜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还会拒绝吗?”老人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行颜等立刻说道,开玩笑,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如何选择,这比打下任何一座神城都更重要的事情,她们会拱手让于其他人?

    “这才是蝴蝶风骨!”

    老人赞扬道:“整个天下的逆神会是你们的先锋,不要有任何担心,尽管大步向前,这一刻逆神众会以皑皑白骨为你们杀出一条康庄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行颜四位美丽的蝴蝶飞出神火山,冲向北原,她们是很疲倦,但一想到那天大的恩情便热血沸腾,此刻她们也便明白为何蝶主、叶欣然都坚持让她们前行,而不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感恩啊!

    行澜有心成全她,蝶主、叶欣然自然会顺着这一意思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啵……”

    逆神令爆了,那隐于暗中的逆神众抬起头来,那逆神神秘的一角势力,也终于迈着激扬、沉闷的步伐踏空而出,身披血甲,出现在行颜四位神女的前方。

    披荆斩棘,无所匹敌!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三大净土所有势力都被逆神这一拳头打得懵了,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发生多么恐怖的事情,那几位蝴蝶疾驰而来,进入蝴蝶时,蝴蝶神灵爆碎,进入神火山时,逆神令爆碎。

    这是要揭开逆神所有力量,孤掷一注与整个天下争锋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逆神其他武神也非常懵,这个时候蝴蝶应该送来消息了,可是让他们奇怪的是,蝴蝶似乎正在撤退,一股奇怪的氛围笼罩着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ps:首先向。这位兄弟说对不起。

    留香是今天才看到留言与月票赏的,当天没能给你过个生日,留香万分抱歉。

    今天。

    我想给你补个生日,更新个六章,祝你事事顺心,前程似锦。

    也祝各位友幸福快乐,每天都有新鲜感期待感幸福感!

    同时也感谢畅读城枫少大赏、。兄弟大赏,更感谢一票一票将神魔堆上第二的兄弟姐妹们,。兄弟说的那句话我很赞同,这不是我的神魔,而是我们的神魔!

    拜谢!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