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五重门。

    空间激荡,嗡嗡颤响,一股洪荒气息,正充斥着整个空间,如墨的空间奇诡地绽放出一朵朵瑰丽的花朵,散落在凌风身体四周,没有任何芳香,唯有道的气息在流淌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种武道!

    在其体内,似乎有一道门徐徐推开,光明驱散了阴霾,让得凌风血肉震颤,血脉倒涌,由四肢涌向了丹田,由丹田喷薄到魂海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的武道压爆所有禁制,推开了人体真正的大门,绽放出形同天道的气息,这是人体的内宇宙,其中的力量并不逊色于天道。

    穴道一颗颗的闪亮,神骨一块块地剔透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沐浴着一重重神光,神圣无比,而那自丹田中喷薄而上的力量,像是一个泉眼,亘古不息,道的气息弥漫周身,气魄非凡,更不可测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道!

    他以身伺道,踏出了万古洪荒都没有人能够步入的一种武道,前程似锦,脚步便是万道的碎片,整个像是要融入空间中,不着痕迹。

    道之所在,虽千万人吾往矣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声颤鸣,丹田的泉眼止息,那一滴水徐徐推演,向着不可揣测的方向演变,一股淡薄的气息正自其中沸腾与激荡。

    初时。

    它淡薄如清泉,温润、清凉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。

    它气势沸腾,由凡俗道至武道,一点一点地攀升,武徒、武者、武师……武尊、武神!

    一步一个脚印,却快到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放佛,于一刹那间,那一滴水也迈入了武神境,颜色没有任何变化,唯一不同的则是气势,而到了武神境,它的势头变慢了下来,但依旧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。

    不到茶盏功夫。

    那水滴上的气势便已到了究极神境,可镇压武道神境,比唯一神境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凌风崩碎了禁制,也打开了人体的大门,无尽神能自似泉水一样喷薄而出,令他在武道神境上更进一步,步入了前人都不能踏足的一种至境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水滴并没有止息,还在演变,只是速度更慢了。

    终于,凌风血肉震荡,像是被一柄利刃劈中,整个人哆嗦了起来,特别是丹田,鼓荡不息,一滴水在其中翻江倒海,掀起了万道狂澜。

    “啵!”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那滴水终于止住了,水还是那一滴水,可其上却闪耀着荒天、空间真火、六道洞天的印迹,它微小地涌动,自下而上,形成了一个漩涡,而这些武道印迹正徐徐地涌入起来,又匆匆地飞闪出来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这一步非常微小!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对于凌风来说,却是空前的一大步,因那一声脆响,他的血肉、神骨发生质变,他的血脉、神魂翻江倒海,四肢五脏六腑间,似乎有锁链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闪电落下的声音,也是他体内爆碎的声音,像是一种禁制,一道门槛被崩碎,让得凌风气势飞天,直入天神境!

    的确!

    这一刻,他破入真神境,丹田那滴水就是他的“真力”,但却截然不同于其他真神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然而,正当凌风要睁开眼睛之际,却瞬间闭上,整个人都沸腾了,一股狂潮将他淹没,血脉倒涌,虚空神道爆射出恐怖的流光。

    神血在烧,五重涅槃真火在沸腾,神骨在撕裂,丹田在轰鸣。

    一颗颗穴道闪耀不息,自其中流淌出让万道都哀鸣的力量,徐徐地涌入丹田中……凌风七窍闭上,毛孔中淡淡的气流溅射出来,将星力完全撕碎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奇诡的力量,正自空间中而来,笼罩在他身上,方圆五十丈内的空间都在震颤,而后一个空间逐渐清晰起来,似闪电一样快速变小,飞入丹田中。

    空间一闪!

    出现在丹田那滴水上,形成了淡淡的一重光幕,将其笼罩在其中……

    茅草屋前。

    老人仰望着天空,老迈的身躯因薄凉的天地而颤抖,佝偻的身躯在这一刻徐徐地挺直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那青年小声的说道,生怕惊到那位老人。

    “还是落败啊。”

    老人满目赤红,老迈松弛的手紧攥起来,厉声说道:“那一族三位天神已殒命,我们都受骗了,大魔王虽殒命,可那个女人一样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青年大惊失色,惨白的问道:“逆神不该诞生这样的人物,应该拦截不住三位天神啊?”

    “神荒!”

    老人冷冽的说道:“唯有他们有这样的能力,三位天神刺杀区区逆神重要人物,想要打掉何其容易?可偏偏一点波澜都没有惊出,这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神荒的天神人物坐镇神火山?”青年惨白的说道:“这意味着逆神并没有叛出神荒,这本就是一个骗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老人脸色冷沉,叹息着说道:“我们都太小觑那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一来,那一族怕是要怒不可遏了,该是向逆神动手了吧?”青年眼底乍现出一道狂喜的光,他知道那是多么可怕的一族,要是针对逆神,怕是分分钟就能秒杀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老人慈祥地望着青年,说道:“三位天神殒命是我们的猜测,但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呢?没有任何证据,要是向逆神问罪,只会被天下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要是他们敢涉足,形同与四方净土顶级宗门撕破脸皮,届时,那将是顶级宗门血战,而我们与逆神不过是两条小鱼,瞬间就会被湮灭。”

    实情比这更残酷。

    像这种顶级宗门都非常爱惜羽毛,不可能因区区顺天门,就拉上整个家族来战斗,那样的损失非一个顺天门能够并论的,顺天门伏诛,他们能够再造一个“顺天门”,而家族被人斩上几刀,怕是数十年都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不能涉足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不止是我们与逆神的博弈,也是中域与四方净土的博弈,彼此都在压制而已。”老人铿锵的说道:“所以,我们要竭尽全力将逆神平掉!”

    “爷爷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造势,逼着逆神巅峰人物与我顺天门激战,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将其一一杀掉!”老人望着天空,阴森森的说道:“不能等了,不能再等了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雕湖楼!

    位于北风神国偏北的一座灵城,处于北原与东极州的中心位置,形同一个要道。

    这座楼在这座灵城非常有名。

    不止是酒香,美味佳肴,更重要的是,雕湖楼四周大片的冰湖上,雕琢着奇兽、花鸟,古卷灵画,并不融,雕琢不会散。

    感受到湖面清风,嗅着冰雕“鸟语花香”,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意境,整个人的心灵都会升华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雕湖楼的生意向来火爆,过往的武修都会在此地休息,有些人一时技痒,也可步入冰湖,在其上雕琢,让自己的印迹与冰湖同老。

    这也是雕湖楼独特的“风味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冰雕是新奇,但是我这里有比冰雕更新奇的事情。”正在人们欣赏冰湖雕刻的时候,一道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一个刀疤脸笑呵呵的问道:“战兄,有什么新奇的事情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问风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众人立刻应道:“问风乃是问仙的精品丹药,横跨数个等级,一旦难求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!”

    战狂笑道:“问风神奇,可是就在这座灵城中,却出了一枚更神奇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丹药?”众人一怔,急急的问道,满目疑惑还有人能够在丹药上压制问仙?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啊。”

    战狂笑呵呵的开口,端起桌上的瓷杯轻抿一口,说道:“这枚丹药新奇的地方在于,它不过是一枚宗师级丹药,却是能够让武尊都发生蜕变,对武圣来说,那形同一场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均因这句话而瞩目,目光炽热,宗师级丹药针对的武圣,即便是问风系列宗师级丹药,对于武尊的意义也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神奇!”

    战狂望着众人,眉间掠过一抹自得,更加卖弄道:“而且,我知道更多的秘闻,比这枚丹药更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战凶请说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笑着走来,亲自给战狂斟茶,期望着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一位炼丹师举手投足间,便炼制出这种丹药。”战狂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并不新奇吧?”

    一位清秀的少女撇嘴,道:“问仙的炼丹师似乎都有这样的炼制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战狂眯着眼,笑道:“那要是一炉出三枚这种宗师级丹药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个人一次性成功呢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炼丹的过程,形同艺术呢?”

    三个问题形同重锤,砸在人们的心中,令他们瞠目结舌,惊得下巴都掉了,这世间真有这样的人物吗?即便是问仙的天才炼丹师,也不敢称将炼丹艺术了啊。

    “炼丹也是一门艺术!”

    那清秀少女满目惊撼,半晌不能开口,倒是她身旁的女伴轻笑开口,道:“这样的人物举世难寻,敢问这位大哥,那是一枚什么丹药呢?”

    战狂很受用,更张扬的说道:“如涅槃!”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