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五重门。

    空旷而深邃,像是遥远的星空。

    凌风盘坐其中,俊朗丰神的脸上闪烁着坚毅的光,消瘦的身躯上没有一点气息惊起,他已“挥剑”斩掉了所有力量,像是一位半步入土的老僧,庄重而肃穆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他体内血脉激荡,虚空神道在运行,可他全身毛孔闭塞,七窍也完全闭上,不向天地吞呐丝毫气息,任由星力自其皮肤上掠过,掀动着华服。

    天地为道是武道。

    但是,不依靠天地,依靠自身也是一种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鲜血沸腾,在凌风体内冲撞,逐渐炙热,让得凌风的皮肤都变得赤红起来,像是烧红的烙铁,四周还冒着淡淡的青烟,不多时便有烤肉香飘散而出。

    虚空神道中的虚脉与空脉一同运行,一个个穴道在闪耀,其中淡薄的气息也被凌风挥散出去,让整个人空前“干净”,就连丹田也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现在,他是最纯粹的凡人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凌风并没有任何惊慌,心神沉凝,全力运行虚空神道,令其沸腾,也令其狂暴当他体内形成一场狂潮的时候,虚空神道攀上了巅峰,能够撕碎他的血肉,震碎他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缕鲜血在这场狂潮中灰飞烟灭,其血精涌入了丹田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第二缕鲜血爆碎,形同血雾在他血肉间流淌,在穴道间穿梭。

    “啵”

    一截骨头粉碎,骨髓尽散,血一样的流光,飞散在他丹田及血肉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闭塞“窍”的可怕,当虚空神道不能吞呐天地气息,还要全力运行,自然会反噬到自己,摧毁体内的五脏六腑及血肉神骨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凌风非常淡定,已入神。

    他要走的武道截然不同,放在万古洪荒都是史无前例的,没有能够以身为道,这是对天道的藐视,也会摧毁体内的气息,斩断命痕。

    一个不慎,将彻底崩碎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即便是成功了,也未必会比先前的武道更不可测,因为这是前人都不曾走过的武道,凶险难测,力量更扑朔迷离,这种想法太疯狂,也太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风偏偏选择了这一武道。

    熬炼己身,自铸武道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虚空神道太狂暴了,已经到失控的地步,无尽鲜血与神骨都在爆碎,血精飞舞,形成了血雾,在凌风体内飘散流淌,像是亘古不息的河流。

    而骨头则是粉碎成尘,也融入到那血雾中,看上去像是一场烟霾。

    凌风的身躯软绵绵地倒下,像是一堆血肉,还有一缕缕血雾自其毛孔中逸散出来,氤氲而上,不多时便已将其完全笼罩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他的一道血脉崩碎了,虚空神道戛然而至,可怕的风暴携带着无尽血雾霾在他体内冲撞,轰鸣声响彻五重门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那风暴很快就平静下来了,凌风整个人都空洞起来,体内波澜不惊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遏制住了咽喉,整个窒息,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他意识清醒,体内却废掉了,唯有血雾霾在徐徐涌动。

    这像是一种平衡,也像是天罚!

    一天、两天时间是一种奇妙的东西,它能够带走欢乐,也能抹平创伤,可对于凌风来说,时间似乎也凝固了,他体内死一样的平静,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一个月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一年悄然掠过。

    凌风很没形象的瘫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,他也想是一个死物,了无生机,唯有体内的血雾不时地激荡出点点涟漪,像是无主的风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刻。

    他的神魂突兀地一颤,五重涅槃真火下方那一滴水,诡谲地滴落下来,落尽了血雾霾间,却是平静的湖面被人投进了一枚石子,立刻荡漾出一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涟漪扩散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血雾霾也徐徐地动荡起来,波动越来越惊人,由涟漪演尽风暴,疯狂地席卷起来,自下而上。

    那是龙卷风!

    凌风的血肉也在这道龙卷风中,激烈的颤鸣,形同被重物撞击一样,闷响声不时地在他体内响起,但他的表情还是那么淡然,没有丝毫的皱眉动作。

    那龙卷风直冲向上,碰触到了五重涅槃真火,将其撞落下来,也落尽了血雾霾中,恐怖的火焰瞬间沸腾,将血雾霾点燃,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那是血火风暴!

    要不是凌风熬炼过五重涅槃,怕是此刻会被血火分分钟焚个干净,也正因这样,他的血肉才能坚挺,不受到太大影响,在血火中发出“嗤嗤”声响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在血火中响起,震得火焰直颤,似乎要裂开一样,隐隐的有一口洞天浮现,却有瞬间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血火纷飞,第二口洞天在颤响,沐浴着血火更显神秘。

    “啵、咚”

    一口口洞天浮现与巨响,震得凌风血肉破碎,五脏六腑受损严重,就连丹田似乎都在撕裂,形势相当恶劣,而且,在他重创到这个程度的时候,太一真水竟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这太奇怪。

    这场血火不知道烧了多少天,而在这个过程中,凌风的血肉、骨头快速的干枯,头发一片片地掉落下来,不到一个月的功夫,他已是皮毛骨头。

    但是,血火并没有熄灭的迹象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那血火风暴冲进了丹田,也在其中燃烧,将丹田四周都烧的干枯,皱巴巴地像是迟暮老人的皮肤,而后,那血火冲上了凌风的脑袋,在那里也掀起了一股狂潮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凌风的嘴角才出现细微的扭曲,魂海在燃烧,其疼痛程度是血肉的十倍,不过,他的神魂本就特殊,是五重涅槃真火与那滴水构建而成,因而倒也不担心会被焚个干净。

    时间似水。

    在人们想要抓住的时候,偏偏自其指尖溜走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血火逐渐的平静下来,爆射出一团火光,彻底熄灭了,而血雾霾更显精纯,像是剔透的花粉,飘散在凌风体内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可不久后,它们“噗”的一声也枯竭了。

    寸断!

    这是整体的毁灭,包括凌风的血肉骨头,包括那不可一世藐视世间的五重涅槃真火,以及那神秘不可测的六口洞天,他的体内空洞的像是空旷的五重门。

    以身为道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天地间最不可测的一种武道,没有人走过,因而也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么凶险,而此刻以身伺道,才真正地体会到其中的艰险与可怕,绝灭生机,是天道对这种武道的天罚。

    天罚!

    这非人力所能抗衡,除非踏足天道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此刻的凌风还远没有走到那一步,这比涅槃还要严重,没有太一真水的修补滋润,他将永恒的瘫倒在此地,神魂的枯竭,也让他连一点意识都没有。

    濒临死境。

    大抵就是形容此刻的凌风。

    日月星辰,眨眼便是时间飞舞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起,凌风枯竭的身体,猝然间刮起了一缕清风,轻的像是人死前吐出的最后一口气,气若游丝,可偏偏就是这一缕风,掀起了他体内的生机。

    那风自其体内刮起,顷刻化成了风暴,吹奏出一曲悲歌,乃至于这一股风暴透过皮肤,将凌风完全笼罩,连他的皮肤都绞碎了。

    当风暴停滞,五重门更显空旷,因为凌风只剩下了一具破烂的臭皮囊。

    天道不仁,以万物为邹狗!

    这是最残酷的武道,看得见的天罚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天罚是无形的,来自凌风自身,斩断了他成道的契机,断绝了他的生路。

    可是,正应了那一句:于了无生机诞生郁郁葱葱的神奇!

    在某一刻,凌风那具臭皮囊四周的空间突兀的一闪,逐渐的清晰起来,演化出一个二十丈的空间,徐徐地向内挤压,而在这个过程中,那具臭皮囊逐渐充盈,一个活生生地人正在立起来。

    血肉复生、粉碎的骨头重铸。

    消失的六口洞天出现,湮灭的五重真火及水滴神魂重现。

    于一刹那间,满天花开。

    他站在空间中,唇红齿白,丰神如玉,俊朗出尘,新生的发丝披散在肩头上,似一柄出鞘的利剑,锋利而恐怖,不过,那空间并没有停滞,而是依旧在挤压,以一种不可理解的方式,飞入了他的体内,穿透血肉与骨头,遁入丹田。

    “滴答!”

    轻盈地落下,形成了一滴水。

    那水剔透晶莹,没有任何颜色,可折射圣阳,亦可掩映太阴,更能呈现出夜的漆黑,亦可勾勒闪电的诡谲。

    它本无质!

    它本是武道!

    这一滴水看不出什么何种物质,也看不出任何等级,没有任何气息波动,太过寻常,沉浸在他的丹田,岿然不动,像是一滴死水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凌风的身躯也由瘫倒徐徐地坐起,身躯笔挺地盘膝而坐,整个人飞翔在半空中,融入漆黑的空间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虚空神道快速运转,化成了狂野的风暴,掀起了一重重鲜血,直入丹田,在那鲜血中似乎有九道究极闪电的闪耀,亦有荒天的颤音,更有体域的轰鸣,一种种技能、一道道印迹,全部涌入丹田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细微地声音在丹田中响起,逐渐扩大,蔓延到凌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像是一扇陈旧的木门崩碎,更像是某一堵墙被推开,入目的是金灿灿的不可揣测的光明!

    ps:你们实在太可怕了,生猛的一塌糊涂,分分钟上第六啊。

    留香很惭愧,只能保持四更,这是我十个小时的战果了,所以大家不要嫌弃太少了啊。

    今晚是井喷了吗?

    一介匹夫45票,他是梦20票,清茶11票,还有其他数不胜数一票两票堆起来的千余票,说实话你们的确有资格嫌弃我更新少。

    你们有实力,所以你们牛!

    小的留香给各位大爷问安了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