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巨爆,那一只软绵绵的手掌,看似无力,却突破了无尽剑气,将其生生地压溃,横推向后,打到了那位天神的面前,撞击在其利剑上。

    “哆!”的一颤。

    那位天神手臂发麻,立刻倒退,警惕地打量着前方,那斗篷掩盖下的眼皮也不禁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天神?”

    他惊疑不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自叶欣然的身前空间迈步而出,手持一根拐杖,皮肤松弛,老脸上堆满了褶子,眼神浑浊,像是已半只脚步入了土地。

    但是,正是他一掌粉碎天神剑气,将其一重重地崩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位天神心中一惊,厉声说道:“据我所知,逆神不该有你这样的人物!”

    “这也正是我要问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声音虚弱,像是一阵风就能吹熄,有气无力的问道:“顺天门似乎也没有诞生出天神人物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这是在挑衅吗?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怒声质问道:“神武天神并不多,一个大宗门才能出一位天神,而像你这样的人物,怕是出自一个非凡的宗门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猜啊。”老人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荒?”

    那位天神阴测测的说道:“论其亲密程度,逆神与神荒走的最近,而能够欺瞒过我们的眼睛,也唯有近在咫尺的神荒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老人额首。

    “逆神不是以叛出神荒了吗?”那位天神眼皮一跳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讥笑着说道,真当他们是白痴啊,有神荒这株老树,在这个节骨眼上,唯有白痴才会叛出,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知道顺天门的背后,会不会有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有神荒镇压,那些势力自然不敢跳出来,但叛出神荒呢?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神荒圣主可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物,叶欣然还没有放出话来,他便已派出天神坐镇神火山,一老一少心照不宣,正等着一些势力上钩呢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逆神叛出神荒就是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可能,来时,我们曾打听过,神荒并没有人物走出!”那位天神冷冽的说道:“即便是其他势力也没有天神来到神火山。”

    “往前想一想。”老人笑眯眯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往前?”

    那位天神沉思了片刻,身躯骤然一个哆嗦,惊呼道:“在大魔王生死道消的那一刻,你们就已来到神火山?这是一个杀局?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不是一个智障。”

    老人拄着拐杖,向前走了两步,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定义为蠢货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面色潮红,恨不得将这位老人生撕了,这个老不死的每一句话都那么恶毒,从智障升到蠢货,可还是侮辱他的言词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冷冽地盯着老人。

    “还在等?”

    老人似乎看出了斗篷天神的心思,说道:“我要是你就觉得不会干这种蠢事,真觉得你那两位朋友,会有能力杀掉逆神的重要人物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心中一沉,像是被人捏住了咽喉,情况比他想象的更糟糕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来的不止他一位天神,还有两位天神正隐藏在暗中,要是他被拦截住,他们会立刻动手,但这个老不死的一言点破,笑容满面,这就让他不重新估量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赤果果的杀局!

    那么,神荒就派出这一位老人吗?

    显然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那两位天神都没有出现,也意味着他们碰上了对手,要么被拦截,要么可能遭到了血杀,这让他眼睛闪烁不定,非常忌惮眼前这位老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一等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平静的说道,微眯着眼睛,似乎根本没有将斗篷天神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王老头,还没有解决啊?”

    不多时,天际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,一位老人飞空落下,望着老人,又瞪着斗篷天神,很是无趣地将一颗头颅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颗头颅面目狰狞,眉心炸开了一个窟窿,已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那斗篷天神脸色惨白,身躯禁不住哆嗦起来,这颗头颅的主人正是他的朋友,本该隐藏在暗中,可此刻却只剩下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“多谢秋前辈。”叶欣然脆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本是我们欠他的。”老人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道:“而且,要是我不来,怕是那丫头要把我的这一把胡须全扯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秋诸天禁区。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惊呼一声,脸若死灰,终于意识到自己等人到底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,大魔王于这些势力有恩,而诸天禁区的武道天才更是神域核心人物,且与大魔王太过亲密。

    要是那个天才开口,还真的能够搬来几尊大佛。

    “王老头,你到底打不打啊?”

    正在斗篷天神心中直打寒颤的时候,第三位老人踏空而来,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王老头的身旁,手中拎着一个头颅,扔在地上,对着斗篷天神说道:“你这个家伙到底打不打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咧咧嘴,愣是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。

    打?

    那将是被三位顶级天神殴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打?

    他说不打就真的不打了吗?

    “谢谢秦前辈。”叶欣然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!”

    老人挥了挥手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:“那孩子在神域也得到了不少好处,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裂神天!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声音更哆嗦,感情这才是真正的刺杀,来多少天神怕都是要葬在其中,三位顶级天神坐镇神火山,形同一个顶级势力,想要打下来,除非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个坑啊!

    “时候差不多了,你到底要不要出手?”裂神天顶级天神不耐烦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张口结舌,他不过是三级天神而已,向三位顶级天神出手?一巴掌就能拍碎他。

    投降?

    那会比死还惨烈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顺天门!”他心中恨意滔天,家族怎么就轻信了呢?

    “先前那两人死活不愿意暴露其身份,不敢施展出家族杀手锏,我觉得你应该能够满足我们的胃口?”诸天禁区天神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心中一颤,终于意识到问题了。

    为何先前四周都没有任何波动传出,感情那两位天神知晓碰上了顶级天神,不敢动用“身份”,否则被逆神及这些个顶级势力盯上是非常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因此,才被轻而易举的毙掉,相比生命,家族的生死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逆神就是个坑!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歇斯底里的喝道,声音不能平静,龇牙咧嘴的恨道:“你们神荒也是个坑,裂神天、诸天禁区更是个坑,你们都是大坑,神坑!”

    满地都是坑,偏偏让他碰上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,老子不玩了!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跑,很想狂吐一口血来,这些都是个什么玩意?为什么他偏偏这么倒霉?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

    终于,那一直微眯着眼睛的神荒天神睁开眼睛,拐杖向前一点,九道天神力掠空而过,“噗”的一声击中了斗篷天神的脊背,将其生生打出了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来了,那就别想走了!”

    前一刻还行将就木的样子,可这一刻表现出来的却是比青年人还要勇猛,一巴掌扇出,四周的空间都踏了一重重,而斗篷天神的四周空间完全被禁锢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斗篷天神大喝,想要撕开一重重空间遁走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太过异想天开了,神荒天神拐杖向前一点,立刻止住了所有的气势,接着他一巴掌扇在了斗篷天神的身上,将其打的血肉横飞,气劲爆碎,坚不可摧的神骨也像是爆豆一样噼里啪啦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神荒天神从天而降,一脚踩爆了斗篷天神的脑袋,那天神级的斗篷,竟然也防不住他的一只脚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刺杀逆神重要人物的三位天神人物全部毙命

    东极州,秦家。

    “竟然不在这里?”

    雅间中,一道闪电掠过,望着空空如也的雅间,满脸诧然。

    “也不在秦家!”

    一个人走进雅间,满目吃惊,说道:“我抓住了秦家一位重要人物,强制搜魂,可结果是灵如风就在这雅间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低估了他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眯起眼睛,说道:“秦思蓉、秦穆青两姐弟也躲藏起来了,目前还找不到踪迹,灵如风也消失不见,怕是已预测到我们会杀来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三人相视,眉心闪过一抹厉色,没能杀掉灵如风,这在他们刺杀史上多了一抹墨迹,不过来日方长,他们就不信这个人能够躲一辈子。

    古武塔中。

    凌风宝相庄严,微眯着的眼睛中,不时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,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奇特的意境,完全入神。

    “桎梏!”

    他忽然开口道:“武圣至境也是桎梏,那便斩掉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轻轻挥手,虚空神道爆动,形成了一柄利刀,斩进丹田,将九道圣光一一劈碎,崩灭在天地间,而他的境界也彻底瓦解。

    “于了无生机诞生郁郁葱葱!”在激扬的声音中,凌风终于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ps:三更奉上。

    其实,我想说一声:你们实在太恐怖了,分分钟推上月票榜前十。

    留香压力很大,已经在尽全力更新了,是我对不住大家的厚爱,鞠躬致谢:大哥你们辛苦了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