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如涅槃!

    这是他在炼制上空前的进步,将涅槃真火融入其中,令其发生本质的蜕变,对于武修来说,这是一场造化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时起,凌风步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选择如涅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这种丹药太过独一无二,虽然只是宗师极品,但也绝非是问仙天才炼丹师能够炼制出来的,在整个神武,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只要蝴蝶得到这三枚丹药中的任何一种,乃至于听到这一个名字,都会立刻行动起来,他相信无论这枚丹药在何人手中,蝴蝶都能够找到他。

    届时。

    那将是整个逆神的风暴!

    他正是要将这一消息送到逆神手中,这才能躲开顺天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?”

    秦思蓉眉宇挑起,俏丽生辉,在听到凌风对这种丹药的解释后,玉目中更是闪亮亮的,的确称得上“如涅槃”这样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不过,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凌风也没指望秦思蓉能够立刻相信他,不过等到逆神来时,就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挡住他了,因而他也并不急躁,笑呵呵的说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相亲?”

    当听到秦思蓉如此说道的时候,整个雅间都充满了别样的气氛,楚天、秦穆青目瞪口呆,望着凌风有种喷笑的冲动,谁能想到,秦思蓉会让凌风去相亲?

    一位炼丹宗师相亲,想想都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凌风眉心直闪黑线,他没有想到秦思蓉说的条件会是这一个,要是提前知道,怕是他宁可被这个丫头踢上几脚也坚决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太奇葩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几位老人家的意思?”他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秦思蓉也没有隐瞒,说道:“余家炼丹师这一败,也把秦家推到了巅峰,现在不止灵月灵城其他世家盯着,怕是四周的灵城、圣城都会瞩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怕被针对?”凌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秦思蓉说道:“这可是三枚宗师极品啊,你轻描淡写的炼制出来,其他世家会怎么想?秦家看似风光,可实则上步步凶险。”

    怀璧其罪!

    自古都是这个道理,秦家一个小小的世家,却藏着一位顶级炼丹宗师,让圣城的一些世家都不能冷静,特别是炼制丹药的世家,更会从中作梗,不想这样的世家来挑战他们的威信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秦家就可能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秦家几位老人在狂喜过后,也逐渐冷静下来,一个秦家是吃不下这么一大块肥肉的,那就尽可能地拉拢更多的世家,至少在态度上要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打算将我卖给哪一个世家?”凌风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秋家!”

    秦思蓉笑呵呵的说道:“倒是也没有委屈你,那可是一个聪明伶俐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秋寒。”

    凌风还没有开口,倒是秦穆青前一步猜测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

    秦思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玉目闪烁,说道:“秋寒是秋家掌舵人秋风烈的唯一掌上明珠,其聪明不下于我,相貌无可挑剔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值得。”

    凌风眯起眼来,笑眯眯的说道:“本来我倒是排斥相亲的,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来了几分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秦思蓉玉目中闪过一抹失落,他怎么就答应了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仙居。

    这是秋家坐落在灵月灵城正中的一座酒楼,生意火爆,因其酒水独特,一杯可称圣,两杯可称神,三杯可称仙,其烈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顶层形同一柄利剑,直插星云,倒是的确有种求仙的味道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凌风正坐在顶层,向下眺望可将整个灵月灵城尽收眼底,的确有种俯视众生的味道,他端着一个杯盏,浅浅地抿一口那所谓的仙酒,却并没有求仙的味道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不过是凡俗的酒水,对凡人普通的武修倒是够味。

    顶层的门被推开了,没有一点声响,一个俏丽的女人悄然而至,她来的迟了点,却正巧在人等的即将不耐烦之前,也在人翘首以盼期待许久的时刻。

    时间非常精准!

    就凭这一点,他不得不对秋家这位掌上明珠高看一眼,她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婀娜多姿,身材火辣而丰满。

    整个人与“寒”意,完全不匹配,却有别样的味道,一阵风吹到凌风身前,携带着满天的清香,那并非是花香,而是女人天生的体香。

    秋寒走到凌风面前,嘴角微扬,俏丽的容颜令得整个顶层似乎都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先生?”她笑盈盈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秋家明珠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对秋寒额首,碰上这样的美人,他也要尽可能地展现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你会来。”

    秋意走过来,坐在凌风一侧,望着他侧脸说道:“本来我觉得炼丹师都是古板的老头子,直到灵先生出现,才给秋寒上了一课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,秋寒姑娘会同意这场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本来我是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秋寒笑嘻嘻的说道:“但是,我在想要是就这么错过了一场姻缘,不是罪过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秋寒姑娘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罪过就罪过吧。”秋寒一脸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倒是有种相逢恨晚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灵先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。”秋寒笑容一收,完全看不出痕迹,严肃的说道:“不过,灵先生仪表堂堂,更是一位天才,秦家那位竟然让你来相亲,我真是替她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秋寒姑娘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凌风立刻激动起来,说道:“其实,我也是这么想的,真替她遗憾啊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秋寒忍俊不禁,一口茶水都喷了出来,内心对这个“灵先生”评价又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其实,秦家太小,能容下灵先生这座大菩萨吗?”秋寒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秋寒姑娘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秋家虽然不是炼丹世家,但对先生倒是敬仰的很。”秋寒眨巴着眼睛说道:“何况,秦家那位不识真才,秋家可是有一位姑娘识得先生大才呢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秋家非常心动,他们虽然是炼器起家,但炼丹师太过重要,要是能够拉拢过来,不惜得罪秦家,这也是秋寒答应相亲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秋寒姑娘对在下的青睐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秋寒直直地盯着凌风的眼睛,她对自己有信心,一个正常的男人焉能不动心?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她失望了,凌风的眼睛清澈不起波澜,并没有因她的容颜与青睐而丝毫动心,反而是笑了笑说道:“可是,我不敢!”

    “灵先生在担心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秋寒姑娘太聪明了,我怕被卖了。”凌风一脸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秋寒再次发笑,道:“这算不算是灵先生的拒绝呢?”

    “这能是拒绝吗?”

    凌风像是被刺激到了,一脸真诚的说道:“秋寒姑娘生的貌美如花,是个男人都会动心,不信你摸一摸的心,到现在还在狂跳呢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秋寒笑得更欢,俏颜酡红,有种憋气的感觉,她并没有真的去摸,她只是觉得这个人太逗,也非常有趣,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位炼丹师。

    “我真替自己遗憾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凌风儒雅的笑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相谈甚欢,秋寒那银铃一样的笑声,不时从顶层传出,直到那顶层的门再次被推开,两人的笑声才戛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寒寒,你怎么能够相亲呢?”

    一位青年走了进来,有些生气,也有些责备的说道。

    当他见到两人促膝长谈,两张脸都快贴到一起的时候,脸色的怒容终于压制不住了,指着凌风便呵斥道:“你是谁?谁让你贴着寒寒的?”

    他大步走来,想一把将凌风推开,阴沉着脸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你配不上寒寒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凌风脸上洋溢着笑容,无视那位青年的怒容,一把拉过秋寒,搂着她的肩膀道:“我配不上寒寒,但是寒寒可以配得上我嘛。”

    亲密。

    极度亲密!

    那青年脸色铁青,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,嫉妒使他的双目能喷火,指着凌风的手指直哆嗦,而后大声说道:“小子,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一眼秋寒,头也不回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秋寒的性格,这个时候刺激她,等于火上浇油,只会将其推给那个小白脸,但是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,他要那个小白脸知道什么叫差距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。”秋寒小声说道,俏脸更红,心中哭笑不得,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葩?

    你搂也就算了,竟然还不时地用手掌在“摩擦”着她的肩头与手臂,让秋寒身体酥酥麻麻的,而且他动作很快,双手也非常有力,竟然让她不能挣扎。

    “唉,不就是相个亲吗?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个情敌。”凌风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寒嘴角抽搐,真想把桌子上的酒水全部盖在其头上,感情他搂着她占尽便宜,还说的像是自己吃了大亏一样,这让她气极。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