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江风、金柳、月色。

    西河波澜汹涌,一艘艘花船沿河而下,丝竹声不绝于耳,琴音缥缈,不显高雅,却有股风尘味道,四周吆喝声与莺莺燕燕交融在一起,也沿着河水流动的方向,向下飘去。

    在数十艘花船中,有一艘富丽堂皇的船,却显得平静许多,没有莺莺燕燕,也没有吆喝声,唯有不时出现在船上的秀丽少女。

    这让人们眼热无比,却也知道这艘花船来历非凡,其中的人物非常的恐怖,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这艘花船中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寒如月不施粉黛,靓丽出尘,与整个西河截然不同,她手持一柄黑色利剑,一手持着手绢。

    正在插剑。

    手绢掠过利剑的每一处细纹,显得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一位三十来岁的神女躬身说道:“那个人并不在中域,而是在北原,他比我们想象的聪明一点,做事非常小心谨慎,却也是一个喜欢冒险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置身于凶险中,这才是上策!”

    寒如月擦剑的手突兀的一顿,莞尔笑道:“中域太远了,等到消息送到的时候,怕是很多事情都已来不及,唯有坐镇北原,才能指挥若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,也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蝶主,我立刻就过去,将那个人杀掉!”一位少女走出,杀气腾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寒如月沉思了片刻,开口说道:“那个人比我们想象的可怕,敢进入北原,置身于凶险中,自然有恃无恐,你们去了也杀不掉他,反而会葬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蝶主的意思是?”两位神女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擦剑!”

    寒如月玉目森寒,整个人都肃杀起来,因太过用力,利剑上也响起了剧烈的摩擦声,那沾染了鲜血的污点瞬间消失,变得晶亮锋利。

    如秋水长虹!

    “蝶主,这不可!”

    两位神女立刻大惊失色,俏颜都苍白了起来,其中一位神女说道:“蝶主是蝴蝶的核心,切不可冒险,既然我们已找到他的踪迹,自然可倾尽全力将其毙掉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寒如月拒绝的说道:“这是一场属于我与他之间的战斗,他来了,就是要逼我出现,已经到了这一步,也是时候结束这场战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问仙一举横推天阁,逆神真正的人物皆在征战,而隐神的核心人物也回来了,整个局面比较微妙,我们看似很有优势,可事实上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局面不会维持多久,她们需要时间,那就由我来给她们争取这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蝶主,这是不是太孤注一掷了?”

    两位神女担心的说道,蝶主亲自杀出,与那个人厮杀,要是出了问题,整个蝴蝶都会元气大伤,至少短时间内,很难给潜龙带来实时性的损害。

    “狭路相逢,我们唯有向前!”

    寒如月玉目骤然凌厉起来,说道:“要是我倒下了,她自然也会令人前来接手蝴蝶,我能输,但逆神不能输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两位神女大急,眼睛都红了,她们知道蝶主出发冒着多大的风险,一个不慎就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即便是要杀那个人,这代价会不会太大了?

    “执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位神女对视一眼,均是非常的担忧,可是她们也知道一旦蝶主下定决心就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蝶主是受到问仙刺激了,逆神众真正的力量还没有显现出来,隐神众独立战斗,牵制住暗神,局面看似平衡了,实则对逆神并不利。

    要是蝴蝶不能快速地打开局面,怕是逆神真的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云梦能够做到的事情,她寒如月也一样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花船景秀,如同千重峰。

    正值月当空,一艘花船破开江水,疾驰如箭,直射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她们走了!”

    望着逐渐消失的花船,许多人怅然若失,那个神奇而美的让人炫目的女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疾驰!

    比风更劲爆,比闪电更动人。

    寒如月进发,这也意味着蝴蝶众倾尽全力,她们的目标是唯一的,她们的剑锋在这一刻,真正出鞘,这是孤注一掷的狂野。

    “冷水城的布局正在关键时刻!”

    “放弃!”

    一位神女冷声说道,蝴蝶令全面炸开,号令整个天下,这也意味着蝶主亲自动手,杀向那个人,而作为蝴蝶的中心,她会牵动整个蝴蝶。

    “翅神,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挥军北原!”

    “清韵城已被打下,只要更进一步,我们就能斩掉四周城池的潜龙!”一位蝴蝶正在汇报。

    “止步!”

    一位蝴蝶神女说道:“立刻进发,飞向北原,以最快的速度,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位蝴蝶一怔,满目愕然的问道:“可是翅神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壮行!”

    那位翅神疯狂的说道,这么多年她还是首次见到由蝶主亲自率领的精锐进发,虽然不知道蝴蝶令的内容,但是已猜测到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人能够让她进发!

    她要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那,她们就陪她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这就是蝴蝶之主!

    天下平静,可暗流已狂暴到巅峰,漆黑的夜色下,人们已入睡,可是谁能够想到,一只只美丽的蝴蝶正在踏向北原,正在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她们快若闪电,她们形同利箭!

    “沙沙”

    北风刮起,掀起一道道尘浪,惊动凶兽千万头,可是当它们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只看到了漆黑的夜色,那一掠而过的恐怖轻盈气息,顷刻散尽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蝴蝶的可怕,寸神的推行,令她们一个个似闪电,特别是蝶主,已尽得人主精髓。

    或许,在战斗力上她不及叶欣然。

    但是,在速度上她才是真正的逆神第二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个不能平静的夜晚,后来人们将其称为“蝴蝶之夜”。

    万里蝴蝶直扑北原!

    “潜龙正在被压迫,蝴蝶全力打杀,令他们压力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潜龙的力量正在分散,折翼蝴蝶正在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北原四处烽烟,蝴蝶正在征战,并没有引起那个人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寒如月在前行,而一道道消息正自前方送来,蝶主要亲自斩杀那个人,北原的蝴蝶自然要尽可能地营造这一形势,将那个人身旁的力量逐步分散,力图一击必中。

    “进退适当,不可贪功!”

    寒如月面无表情的说道,她来的突然,只率领来了蝴蝶真正的上百位精锐,而且潜行的速度太快,隐藏的太诡谲,根本不是潜龙能够追踪到的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“前进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蝴蝶又悄无声息地融入夜色中。

    翻过山河、跨过神国。

    她们越来越接近北原那一座神土,也变得更谨慎起来,而四方蝴蝶正悄然而来,在夜空下,如果从神空上向下眺望,会清楚地发现,她们形成了一只蝴蝶图形,一侧在翅膀、一侧是另一翅膀,中心是蝴蝶的身躯,而寒如月所在正是蝴蝶的首脑。

    这是蝴蝶杀!

    “还有三千里!”

    寒如月望着夜空,已走到了这一步,她没有任何理由退缩,不过,这孤注一掷的战斗,她也没有任何把握,蝴蝶崛起的虽然迅速,但巅峰力量太薄弱,而顺天门的巅峰人物,远比他们更恐怖。

    想要杀掉那个人,真的那么容易么?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必须这么做,逆神需要时间,唯有杀掉潜龙首脑人物,掐断其消息来源,才能让逆神在暗中做更多的事情,而失去消息来源,顺天门也不敢倾尽全力杀向逆神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她们来到了两千里的地方,神目穿透神空,隐隐的能够看到天地一角,而此刻蝴蝶送来的消息,依旧没有任何问题,这也意味着那个人还在那片神土,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就在她们进入一片山脉的时候,寒如月冷不丁地止步,俏颜骤然森寒,一股杀意惊世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们入瓮了!”

    她声音像是一柄刀剑,冷的让人发寒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几位神女立刻上前,满脸惊诧,更多的是费解,她们风驰电掣到此地,即便是蝴蝶都跟不上她们的速度,更不要说潜龙了。

    “怕是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!”

    寒如月心头直跳,这比她在星图中遇到的凶险更可怕,那是对凶险的直觉。

    “立刻隐藏!”

    她急声喝道,而蝴蝶也正毫不犹豫地执行。

    “现在怕是来不及了吧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,远远地响起,正前方山顶上飞来一位中年,眉宇似剑,白衣飘飘,鼻梁高挑,略显魁梧,身后背着一柄神剑,人也形似那那柄神剑的剑锋。

    他满目的戏谑与睥睨,正居高临下的凝望着蝴蝶众精锐,嘴角噙着一抹疯狂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刻,蝴蝶之主入瓮!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落下,四周的山峰上,一位位武修飞来,刺目的神虹驱散了夜色,也刺痛了蝴蝶众的眼睛,这根本就是一个杀局,而她们自己跳进来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先前蝴蝶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而他们也没能及时发现,这意味着什么?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