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!

    凌风很生气!

    秦池与秦思蓉姐弟不对付,在其到来的时候,秦思蓉姐弟没能够及时赶来,他亲自动手将其打废,秦思蓉竟是还不满意。

    更气人的是。

    秦穆青张口就要拜他为师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难道还想成为逆神少主。

    他想得美!

    凌风就是这样一个实诚而朴实的人,要是真的让秦穆青成了逆神少主,怕是逆神众会将其活活掐死,一个秦家都要让其姐姐来掌控,形同一个浪荡少爷,这样的人能够掌控逆神么?

    显然,不可能!

    你可以羡慕的强横,你也可以崇拜我的战斗力,但是你想有一天能够做到逆神之主,那是休想!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不止是秦穆青呆滞,就是楚天与秦思蓉也懵了一下,他们想到凌风会拒绝,但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言词。

    你想得美!

    放佛秦穆青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,这让得秦思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秦穆青虽然天赋不佳,是一个纨绔,但是他毕竟是秦家少爷,这样的地位能给其老师带来许多利益。

    本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言词,应该是从秦穆青口中吐出来才毫无违和感,可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?

    “灵如风,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秦穆青并没有因凌风拒绝而表现出愤懑,笑呵呵的问道:“一个凡人竟然也能战胜武皇,这怕是让其他人知道,应该会想死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秦穆青不该对凌风表现出崇拜之意,这个家伙言词太犀利,总能刺中人的要害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那天凌风主要辟谣,道出配不上秦思蓉的实情,他倒是对这个凡人刮目相看,并非每一个人都有这样勇气的,谁不想与秦思蓉这样的美人扯上一点关系?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先后被凌风施暴,特别是今天,凌风强势拒绝秦池,并对其施暴的时候,秦穆青心境就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,至少在秦池放出那么大诱惑的时候,他没有背叛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奇葩,但并不是一个坏人!”

    他在心中说道,受到姐姐秦思蓉的影响,他也想与凌风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至少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斤两,帮助不到秦思蓉,但这个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,凌风以蛮横粗暴的力量,征服了他这颗少男的心,让他知道即便不是武修,也可以睥睨武皇,即便是一个凡人,也可以凌驾于武修之上。

    每一个少男都有一颗成为强者的心!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麻烦?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转头望向秦思蓉,笑容清明,透射着一股别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秦思蓉俏脸上闪过一抹恼意,这个问题他先前就问过了,有种逼宫的味道,如若他真的有麻烦,怕是从此以后,自己都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秦思蓉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冲灵丹、皇极丹正在炼制过程中,在这个时候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!”

    凌风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已经拿出了诚意,要是秦思蓉还没有表现出诚意,那么,她就不值得重视。

    秦思蓉姐弟来的迅速,走的也很匆匆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凌风施暴,给她带来的不止一点麻烦,秦池被打废,在秦家影响很大,她也不得不提前做一些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楚天。

    “其实,秦少爷只是游手好闲了些,天赋与品性倒是不坏。”楚天小心的说道,在那刹那间,旁人没有看的清楚,但他已隐晦地捕捉到。

    凌风相当无语,感情这个家伙不是一个下人,而只是一个说客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秦少爷,他也是个可怜的人。”楚天斟酌用词。

    “可怜人?”

    凌风差点笑出声来:“生活在姐姐的羽翼下,衣食无忧,才能游手好闲,坐享其成,这也叫可怜?”

    与其相比。

    凌风与凌清才是真正的可怜,相互依偎,于茅草屋中一步步地走出来,两个鲜活的生命都险些葬在荒山上,那才是真正的悲惨,而秦穆青则是要幸福太多,至少她的姐姐坐在家主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挺幸福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楚天也认可,说道:“不过,他过的也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秦少爷曾经爱上一位姑娘,并且走到了一起,但是那姑娘的家族并不赞同这门亲事,因而斩断了联系。”楚天望着凌风,说道:“秦少爷已经非常努力,但有些问题并非是努力就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做他的老师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凌风断然拒绝,秦穆青这个人问题太多,而自己身份太重要,也太敏感,不可能轻易收徒,光有天赋是不行的,还要有卓绝的眼界与魄力。

    缺一不可!

    而秦穆青则是一个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正在楚天焦急的时候,凌风笑了笑开口,道:“不过,我可以指点他,能够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他双目闪烁,灵采掠过。

    目前,他还没能找到比神圣神精更惊世的力量,不论此刻逆神面对的是什么,他都不可能赶回去,而且他心中有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人主陨落,逆神必然要出世。

    他也想知道现在的逆神会表现的多么惊艳,没有他在,他们会发挥出真正的状态,一头急红眼的恶狼,会爆发出来的潜能是无法估量的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急不可耐,他相信叶欣然、凌清、寒如月等人的能力,逆神没有那么脆弱,不会因顺天门的出现,就立刻被毙掉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他不急于离开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几天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秦家还是一样的平静,并没有凌风这个施暴者而出现波澜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秦思蓉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,将秦池被打废这件事情压制了下来,这几天凌风才没有受到影响,他闲坐在雅间中,不时抿上几口清茶,大多时候则是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“被揍了?”

    这一天,他走出雅间,笑呵呵地望着鼻青眼肿的秦穆青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秦穆青捏着拳头,俊朗的脸狰狞起来,眉宇间有股杀气,与往日不同,今天他脸色阴沉,像是凌风欠他一大笔钱一样,可是,当他吐出这句话的时候,却有忍不住落魄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凌风走过来,戳了戳秦穆青的鼻梁,捏了捏其眼眶,痛得秦穆青直闷哼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秦穆青紧攥着拳头,固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穆青,如果你不能正视这个问题,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凌风表情一肃,声音充斥着刀剑激荡的声音,说道:“你的对手并非强大到不可战胜,如果你不能正视对手的力量,你也永远不可能战胜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一个人撑起一个秦家,没有秦思蓉,你觉得你会这么清闲?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冷起来,说道:“可是,秦思蓉她毕竟是一个女人,而你是个男人,难道还指望你姐姐给你撑起一片天吗?即便她能,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嘎巴嘎巴”

    秦穆青攥着的拳头更紧,不时响起骨头交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有十七岁了吧?在这个年龄你姐姐已掌控整个秦家,坐上家主的位置,而你呢?”凌风冷冽的喝道:“整天游手好闲,与人厮杀当然,你还是挨揍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灵如风!”

    秦穆青嘶声大喝,双目通红。

    显然,他被凌风这些话刺激的不轻,就连正在给他擦药的楚天也不禁抬起头来,却很快又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话也正是他想说的,但却不敢说道。

    秦穆青曾经也努力过,但自从经历了那个姑娘后,便意兴阑珊,玩物丧志,他本来能够做到更好一点,但偏偏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是个女人,而你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相似一柄刀子,刺进秦穆青的心脏:“你依靠一个女人来维持颜面,你还算个什么男人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秦穆青声嘶力竭,杀意腾腾,想要冲上去与凌风厮杀,却被楚天死死地抱住。

    “秦池是个白痴,而你是个智障!”

    凌风满脸冷酷,根本不在乎,秦穆青敢冲过来,那就对其施暴。

    你看。

    连被施暴者都不在意,他这个施暴者怎么能够在意呢,不得不说,这个家伙嘴巴比心更毒,一句话就能把人噎死,至少此刻秦穆青都快喘不上气来了。

    “呀?还不承认?”

    望着脸色铁青的秦穆青,凌风指着其鼻子大骂道:“你真的觉得秦思蓉在家主这个位置上很容易?她是在与虎狼搏斗,一个不慎就可能被吞的渣都不剩,你明明有能力,却浪费这大好时光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姐夫,非一巴掌扇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因一场恋爱就意志消沉,不思进取,我楚天要是那个女人,怕也是要唾弃你这样的男人。”凌风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楚天觉得自己很无辜地躺枪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个男人,那就拿起剑来,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!”

    凌风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去让你姐姐过的更容易一些,去抢回你的女人,期期艾艾像个娘么一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秦穆青怒吼一声,冲出楚天的怀抱,捡起地上的利剑,向着凌风砍杀了过去

    ps:姗姗来迟,祝大家端午尽兴。

    最近许多读者反映说最近是不是有点跑偏了?一直游离中心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这么写自然是有目的的,局已设好,自然也会解局,大家有点耐心,狂潮也快临近了,留香到那个时候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另:最近有人说我在骗月票,可我已经两个月没有要过月票了吧?我从来没有强迫过,你们看得爽了,想投就投,不想投那也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不要觉得我在骗月票,我在尽力去写去构思,但不是在竭尽全力地祈求与讨好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