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施暴

    秦白痴!

    当这三个字响起的时候,本来还吵闹的竹林骤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秦池三个人均是愣神。

    楚天傻眼!

    他是秦家下人,自然知道秦池在整个家族中,地位非凡,不止是秦思蓉的长辈,更是秦家上一代杰出人物,要不是秦思蓉的父亲更耀眼一些,怕是家主的位置就会落在这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思蓉的父母死前死忠比较多,怕是秦思蓉都压不住阵,家主的位置还是会落到秦池的手中,也正因此,这些年秦池都没有消停过,只要抓住机会,就会对秦思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在家族中举足轻重,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,这也正是他不敢拦截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“灵如风”会这么犀利,直言不讳,侮辱其是秦白痴。

    “灵如风,你这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秦池阴翳起来,脸上阴云密布,他挥了挥手,说道:“来人啊,砍下他的手足,拔掉他的舌头!”

    他声音冷冽。

    他杀意闪耀!

    在其心中,这个“灵如风”才是真正的白痴,他并非真的在意凌风,能够被秦思蓉重用,他也不敢将其收入麾下,来时他就想过,只要控制住这个人,就立刻找个理由将其毙掉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个灵如风竟然敢当场侮辱他,正给他杀其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炼丹师么?”

    “砍下其手足,拔掉舌头,让其不可能相助秦思蓉那个贱人!”他恶狠狠的想道。

    立刻。

    其身旁的两位武修,瞬间向前,冷冽地望着凌风,其中有一位武修身上武皇之力惊空而起,推开一道道空气,如同潮水一样向四周推荡。

    武皇!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这时,楚天一个箭步冲过来,阴沉着脸说道:“秦二爷,这位是小姐请来的人,对秦家来说非常重要,你不能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少拿秦思蓉来压我。”

    秦池冷声说道:“他敢侮辱我,斩断其手足都是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楚天固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对我不敬?”秦池表情玩味地凝视着楚天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那就立刻让开!”

    “小姐交代过,楚天可以死,但他不能!”楚天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杀了!”

    秦池眼底闪过一丝厉色,很是随意的挥了挥手,他知道楚天是秦思蓉的心腹,能够利用这个借口,将其杀掉,也可以断掉秦思蓉的一个爪牙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位武皇大步向前,其中一人杀向了楚天,手掌猛地向前推出,一股磅礴的劲气,骤然炸开,形成了漫天涟漪,向着楚天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楚天谈不上俊朗的脸,骤然惨白起来,他手心一闪,一柄小弓奇诡的出现,而在那柄小弓上,则是搭着一支利箭,“嗤”的一声射杀而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利箭射杀在那涟漪上,刹那爆碎,普通的利箭焉能是武皇之力的对手?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楚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手心不时地闪动,一支支利箭以奇诡的方式一一出现,挤满了小弓,“噌噌”的射杀而出。

    整整九支利箭!

    似乎在同一刻射杀而出,但每一支利箭截然不同,其中一只利箭震颤着空气,爆发出雷鸣声,快速地杀向那位武皇,而第二支利箭则是颤巍巍的,像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,可其上的力量却比第一支利箭还要惊人。

    第三支利箭轻盈。

    第四支利箭如同响尾,整个利箭都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第五支利箭不响,却携带着满天的气旋杀向武皇。

    第九支利箭是最慢的一箭,可偏偏是最霸道最凌厉的一箭,让凌风双目闪亮,旁人看不懂,但是他却清楚,这一箭已走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。

    一箭出,可与武灵争雄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那利箭的尽头则是一位武皇,武灵级的一箭实在太弱了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在楚天与武皇激战的时候,另一位武皇也向着凌风走来,步伐凌厉,指尖闪耀着淡淡的武皇之力,直接抓向了凌风的脑袋。

    速度如劲风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巴掌响彻竹林,让得四周的人全部惊懵,就连那位武皇都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凌风怒不可遏,他跌落神坛,可也不是这些虾米可以叫板的。

    他抡起手掌,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打出,快若闪电,而且直接躲开武皇之力,直刺那位武皇的弱点,而在其掌心,一道闪电隐晦地闪耀,扇在脸上瞬间就会爆开。

    掌声响亮!

    十个巴掌落下的时候,那位武皇已完全瘫软了,面目全非,脸骨爆碎,整个人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凌风飞起一脚踹在其腹部,将其踹飞出三丈,躺在地上,躬其身躯形同一只虾米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池满目惊骇,一脸的匪夷所思,就连楚天与武皇间的激战都戛然而至,每一个人都惊骇地望着凌风,即便是对凌风熟悉的楚天,在此刻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凡人。

    一个凡人能把一位武皇打得毫无还手之力?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凌风冷冽地盯着先前与楚天激战的那位武皇,居高临下,眼神犀利,像是一位盖世神王,正在俯视众生,一个眼神就能够毙掉一位神。

    神目威慑!

    这是神王的气势,即便境界不在,但那种气势是永远斩不掉的,而在气势威压下,那位武皇情不自禁地向前迈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凌风一脚飞出,踹在那位武皇的腹部,令其倒飞,丹田都被这一脚踹裂了,武皇之力正四散纷飞,吓得那位武皇脸色惨白,哆哆嗦嗦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“秦白痴,说你是白痴,你还不接受!”

    凌风大步向前,走到秦池面前,抡起拳头,强势地轰杀而下,连武皇都不是他对手,更何况是一位武灵呢?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在神王气势的威慑下,秦池骨头中都散发着寒意,发自内心的战栗,俨然此刻凌风正如同一位睥睨世间的神兽,压迫的他连喘息都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凌风一拳将其轰飞起来,在其要飞出之际,又突兀地伸手,拉住其脚踝,将其扯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抡起秦池直接摔在地上,一脚踹在其脸上,一巴掌扇在其胸膛,手肘生生地压落下去,打在其下巴上,令其下巴脱落,牙齿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嘭、啪”

    他手脚凌厉,强势开弓,打得秦池抱头惨嚎,武灵之力竟是被压制在体内,不能打将出来,惊恐的心脏都要破碎开来,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。

    在秦池的心中,此刻凌风已与洪水猛兽等同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狂殴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地面炸碎,整个沉陷下去一截,而秦池也被埋在那人形坑中,灰头土脸,满身都是鲜血,整个人蜷缩在一起,形同一只虾米。

    这是人在挨打时候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此刻,秦池则是羞愤的想死,这个模样实在太丢脸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终于,凌风一脚将其踹飞,停止对其“身体侮辱”,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:“滚,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,否则,见你一次打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秦池艰难地站起身来,鼻青眼肿,身上骨头都断了十来根,要不是凌风手下留情,则是秦家只能为其收尸了,而先前那位武皇才是真正的凄惨,整个的废掉了,丹田被踢爆。

    凌风通常不会以德服人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非常腹黑、记仇的家伙,别人敢侮辱他一句,他会对其施行暴行,别人敢对他动手,他就敢对别人下杀手。

    尽管。

    秦池在秦家的地位非常重要,但他不在意,要是秦思蓉连这点能耐都没有,那也就不值得他重视,而秦思蓉要是放任秦家人对他施暴,那他也会放弃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打又打不过,骂你也不是我的对手,你过来是想挨揍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秦池三人颤巍巍地相互搀扶,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竟是想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“在秦家你争不过一个女人,想在我身上找颜面?”凌风睥睨的说道:“想要辱骂我,最好走远点,别让我听到,否则我一定冲到你的家中,当着秦家众人面,将你打一遍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秦池脸色惨白,冷汗直流,他觉得这个人是个恶魔,他再也不敢停留,真怕自己神经脆弱,会在此刻崩溃。

    竹风徐徐。

    楚天站在不远处,整个人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而一同凌乱的还有秦思蓉姐弟,秦池步入这片竹林,他们岂能不会得到消息,因而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,可是,他们没有想到受到“侮辱”的不是凌风,而是秦池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还是那么的凌厉霸道,怕是秦池此生都要生活在噩梦中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地望着秦思蓉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秦思蓉很生气,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?将人打了,竟然还问自己有没有事?

    “灵如风,你很厉害!”

    秦穆青双目闪闪发亮,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凌风到底有多么可怕,举手投足间秒杀两位武皇一位武灵,而且还是施暴者,这简直颠覆了他心中对武修的概念。

    难道说,现在的神武已是凡人称王的时代了吗?

    “灵如风,要不你做我的老师吧。”他真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