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一刹那灵感

    秦家别院!

    这是位于秦家后院的地下洞天,隐于无尽竹林中,阴森森的地下,灯火通明,一盏盏灯镶嵌在墙壁上,通向正中心那一座座雅间。

    十几位炼丹师,正挥舞着丹炉,注入灵火,淬炼一株株药草。

    药香清灵,却并没有从这地下洞天中挥散而出,而是由隐蔽的通道,飞向远方,直入空中。

    这是秦家的核心!

    他们以丹药立族,在灵月灵城打开一片天地,炼丹师与丹方自然是重中之重,隐于地下是极佳选择,而且,每一位炼丹师对秦思蓉都忠心耿耿,倒是不会泄露出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“要尽可能地淬炼药草,你的灵火太虚弱,做不到这一步!”

    “药滴不够精纯,即便是凝丹,也休想达到皇极丹的水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融入的步骤不对!”

    凌风走在雅间中,不时对十几位炼丹师说道,他言词犀利,一开始的确让炼丹师们怒不可遏,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小子,在这里大放厥词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是由秦思蓉引入进来的,他们此刻都想打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当凌风直指炼丹步骤中的要害,瞬间就让他们瞠目结舌,心虚不已,一个两个倒是无所谓,当凌风走遍一间间雅间,整个地下洞天都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们的问题,可是一直没有克服,而凌风却是在举手投足间,便解决了这个问题,他的远见卓识,他的炼丹水准,深深地折服了这些炼丹师。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曾经站在神武巅峰的炼丹神师,一枚丹药可问仙的家伙,要指点几个炼丹灵师太轻松了,这些炼丹师骄傲,但他更骄傲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有骄傲的资本!

    “皇极丹如静水,实则药力非常凶猛,不要想着顺从下去,而是要以最强劲的力量,一举交融!”

    凌风神色平淡,对这种丹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而炼丹师们也有最先的不服,到此刻的虚心求教,请凌风帮忙解决自身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秦思蓉请他过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凌风并没有拒绝秦思蓉,因这个奇女身上背负着太多责任,因她单薄的身躯挑起了整个秦家,更多的则是因她对秦穆青的付出。

    感同身受!

    那时,他单薄消瘦一阵风就能吹倒,是一个女孩儿以其更瘦弱的身躯,一点一点地将他暖活。

    那时,他生死一瞬间受尽嘲讽,是那个人坚持不懈,将他从生死边缘拉扯回来。

    他在秦思蓉身上,看到了凌清的影子。

    可以说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秦思蓉的坚持,怕是他们两姐弟已被人宰掉,要是秦思蓉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女孩儿,怕也坚持不到现在,早已被家族那些老人踢出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有苦衷有手段的女人,她有不得不做的理由,却也是一个可敬的女人!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当秦思蓉找过来,皱眉炼制不出皇极丹的时候,凌风还是觉得应该相助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在地下洞天中,就发生了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“灵先生,清灵草不能与皇草相融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一位炼丹师找了过来,虚心躬身,像是一个学徒一样,正在向老师请教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在炼丹灵师这一等级中浸淫数年,乃至于十数年,可是涉及到武皇级药草,有很多地方并不懂。

    “药性相斥!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说道:“这两种药草截然不同,可先与其他药滴相融,令其药性改变,从而融合。”

    “灵先生,我的灵火似乎不能够将皇级药草淬炼到最精纯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入境!”

    “何谓入境?”

    “空灵身心,达到巅峰,自然会入境!”

    望着那站在炼丹师中心,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的青年,秦思蓉竟也有些痴迷起来,这个看似平凡的人,却有着非凡的气质,面对十几位炼丹师,指挥若定,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豪情万丈!

    那是一种睥睨神态!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有味道的男人!”她在心中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灵先生,我进入一个**颈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位老人走来,虚心说道:“先前融入紫天叶的时候,突兀的崩碎,接连十几次都没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要注意融入的步骤!”

    凌风眯着眼睛说道:“步骤不可错,而且紫天叶是灵级药草,与皇级草叶相融,自然会崩碎,因为它等级太低,自然会受到排斥,而要是先融入其他药滴,令其壮大,自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当那位老人离开的时候,凌风心中突兀地闪现过一道灵光。

    “等级太低,自然受到排斥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一刹那,风轻云淡!

    凌风双目灼灼似火,幡然顿悟,一直以来,他都在想着这个问题,灵气不行,星力也不行,他认为是丹田出了问题,亦或者是涅槃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走入了一个误区,没有想过是星力、灵气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何谓唯一神境。

    那就是神力走到尽头,迈入一个与众不同的境界,每一道神力都是究极神力,达到空前的巅峰,这本不是禁制,一旦步入真神境,自然会打开一个全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当他跌下神坛,究极神力便形成了一道禁制,一道天堑!

    无论融入多少星力、灵气都不可能走到究极神力的地步,而且,因先前融入的是圣阳奇力、神精,那唯一神境,自然而然地也会排斥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这正如同皇级药草一样,群英荟萃,很难融入灵级药草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,等级森严。

    在武道上,也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要找到更恐怖的神物,亦或者是神精等。”凌风徐徐地吐出一口浊气,脸上洋溢着淡淡地笑容,只要找到禁制的关键问题,他就能够想尽办法来斩掉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像圣阳神精这种天地奇物,神武太稀少,而秦家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神物,这也是一个棘手问题。

    “要让他们知道!”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嗤嗤的笑起来,如果他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那就搬来逆神吧,至少在其中有神圣的神精,那足够让他直入巅峰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想要让逆神众知道,且要欺瞒天下,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也并不是件坏事啊!”

    他望着十几位炼丹师,眉开眼笑

    “灵先生,我能问一个问题么?”

    在走出地下洞天的时候,秦思蓉望着嘴角微恙的凌风,笑着问道:“你到底有何来历?曾经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界?”

    “来历么?”

    凌风扬了扬嘴角,说道:“你听说过问仙吗?”

    “听过!”

    秦思蓉一怔,满目生辉,秦家以丹药起家,焉能不知道目前神武风头第一的问仙?

    “我是问仙仙主的徒弟!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秦思蓉先是一愣,进而忍俊不禁,道:“灵先生,你这个玩笑并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凌风与秦思蓉相视大笑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秦思蓉没有想到的是,让那一传奇的神女来临,让她轻描淡写“仙主”二字出口的时候,她才体会到今时今刻,凌风与她笑容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眉宇似闪电,睥睨世间!

    他笑意盈盈,傲世天下!

    因凌风的指点,那些在炼丹灵师上浸淫十年的炼丹师,终于炼制出了一枚皇极丹,尽管不等于凌风炼制的相提并论,但也要比顶级灵丹针对太多。

    “这会引发一场狂潮!”秦思蓉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因皇极丹等级太高,炼丹灵师炼制的速度与失败率太高,消耗的药草太疯狂,让得秦思蓉头痛不已,可是,这也正是炼丹师必要的途径,不经历一次次失败,又岂能有成功后的狂潮?

    只是这个过程太煎熬。

    竹海听涛。

    凌风盘膝而坐,倚靠在粗大的竹木上微眯着,他在沉思,想着能够在自己身上找到更恐怖的力量,来打破这一禁制,直接步入巅峰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他在想如何将消息隐晦的送到逆神众的手中,而不会惊动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。

    竹林中传出了几声吵闹声,三位中年人推开那挡在前方的楚天,大步向着凌风走来,其中一位锦衣中年,走到凌风的近前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灵如风?”他声音干涩,像是刀劈鲜竹,带着沉重的破碎感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凌风眯起眼睛,很舒服的换了一个姿势,根本不在意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冲灵丹的丹方是你提供给秦思蓉的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咄咄逼人,眼神凌厉地盯着凌风,瞳孔中闪耀着别样的光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凌风不应,他已经感觉出来了,这三人对秦思蓉心存敌意,对自己也心存蔑视,更让他愤怒的是,在他沉思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,这些人刚巧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在下秦池!”

    秦池笑呵呵的说道,省视着凌风,半晌才开口说道:“灵如风,跟我们走吧,你知道丹方,而我能够制造丹药,我会让你锦衣玉食,我也可以让你名动灵城,我可以让你美女如云,更可以让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!”

    他声音蛊惑,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他表情诚恳,满是星光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不是他那张不英俊的脸与那瞳孔中闪烁着的蔑视光芒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池”

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“还是秦白痴?”

    终于,凌风睁开眼睛,站起身来,冷冽地盯着秦池三人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