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雅间中。

    凌风盘膝而坐,清澈的眸闪耀着让人读不懂的神采,身上流淌着不息的生力,亦如重生时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很多,逆神的前程,凌清的惨笑,叶欣然那掷地有声的杀音,还有她慵懒地躺在他怀中的清灵的笑……这世间地种种都在他闭目的那一刻,匆匆流逝。

    一枚玄丹落在他手中,被他扔入口中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那玄丹形成了一道泉流,在他四肢百骸间激荡,涌入虚脉与空脉中,令其身上闪耀出一道玄光,并不显目,匆匆间就能消散。

    可。

    就是那一道玄光,却让凌风抓住了,魂魄闪光,与其交融,一下迸射出淡淡的神光,让他的身躯逐渐地消散,飞入了古武塔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要做的,激**内的灵性,与没有等级的魂魄相融,从而进入古武塔。

    唯有在这里,他才有真正得到保护,秦家并非像他看到的那样稳妥,特别是冲灵丹的丹方,让得秦思蓉都动了心思,此刻,怕是他想离开都不会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接下来,真正的麻烦也会到来,但是,他却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。

    涅槃!

    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考验,凤凰九死而生,无论多么惨重的道伤,只要能够熬过那最艰难的时刻,都会重生,熬炼生死骨,极尽天道意,涅槃九火出,天地一道枯。

    这正是涅槃的真解。

    在古武塔五重门内,凌风服用了第二枚玄丹,令其迸射出散淡地玄光,激荡起魂魄,令其中的空间真火徐徐地闪耀,一举俯冲而出,落在他的躯体上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当空间真火散淡地惊起,那淡薄要散尽的玄光突兀地倒涌,在眨眼间便穿透了百道血脉,形成了古朴非凡的涅槃脉,在其闪亮的时候,空间真火不受控制地汹涌而起。

    它涌入了凌风的体内。

    它闪耀在凌风的血肉间。

    清风徐徐,空间真火刹那炙亮,以一种失控的势头,灼烧着凌风的血肉,且越来越璀璨,当其攀升到极尽的时候,凌风已被熊熊烈火包裹,四周的空间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只因。

    那是空间真火,是四重涅槃的真火,其恐怖能够将一位武神瞬间湮灭,神力在其面前脆弱的就像是一张白纸,可以轻而易举的撕碎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风发生一声凄厉的惨叫声,拖长音,却瞬间被剪断,他的血肉不过是凡俗肉身,根本扛不住空间真火的锤炼,在极短的时间内,便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血肉是如此,神骨也是如此,就连魂魄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凌风要生死道消的时刻,那魂海间却突兀地涌出了金灿灿的太一真水,它烙印在其中,在其遭到生死磨难的时候,会惊现而出,这也正是凌风唯一的依仗。

    他只能拼死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涅槃!

    而太一真水也没有让他失望,涅槃非常难以熬过,没有太一真水他早已死掉了,它的非凡知道此刻才真正的展现出来,一滴滴地落下,却像是演尽人世繁华。

    它落在了那溃散的魂魄上,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干涸的土地,发出“嗤嗤”声,但是,这依旧不能遏制空间真火的势头,于是,太一真水汹涌如瀑,放佛要将涅槃真火扑灭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水与火的较量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五重门内,只剩下一团炙烈的真火在烧,恐怖的令四周的空间都一同烧起来,而且,随着时间推移,那火焰也越来越璀璨,由鎏金色变得洁白无瑕,神圣无比。

    这是第五重涅槃!

    在其中似乎有一头神凰飞天而上,耀眼无比,但这涅槃是残缺的,没有天才地宝的洗炼,凌风就像是空洞的一潭水,在最弱的时刻,会被最强的火带走。

    太一真水霸道,但在第五重神圣真力压制下来,也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这已是第三个月了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光撕碎了太一真水,自其中飞射而出,它小巧而轻盈,它神圣而非凡。

    那是一口洞天!

    正似万灵深渊中的六口洞天中的一口,不同的是,它不过寸大,四周神圣而中心漆黑,有无尽生灵惨嚎,有白森森的爪伸出,却被重重束缚在那口洞天中。

    这口洞天飞入行将崩塌的魂魄中,迸射出一道奇光,像是地狱闪电,令得那五重火焰遭到遏制,也令得那魂魄剧烈震颤,一重重被洗炼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不多时,第二口洞天飞出,也落入魂魄间,爆发出狰狞的闪电,形同一头恶鬼,正在吞噬那一缕魂魄,可是在第五重真火间,它徐徐地湮灭,形成了狂潮,洗炼魂魄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第三口洞天飞起,其中有生灵飞出,犬吠当空、牛哞惊世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这是第四口洞天,其中有一位人王仰望星空,站在人道的至高点俯视众生,却徐徐地溃散了,形似他在沐浴五重涅槃真火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位修罗自空间飞出,手持利器要劈开这天这地,可他的生命在流逝,他的人生在枯败,在真火中他形成了给养融入那缕魂魄中。

    这是第五口洞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片天飞现,无瑕无垢,像是这天地间最后的神圣净土,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,也打入了魂魄中。

    直到。

    那魂魄中飞现出一道道朦胧神圣的光,洒满人世间,横推万千道,一种独特的力量正在其中流淌,像是混沌生惊雷,更像是**!

    六口洞天,也是六种洗炼!

    它们比神血更珍贵,也更霸道,它们比任何天才地宝都更非凡更恐怖。

    当这六道洞天完全融入其中,构成洗炼的时候,那魂魄中惊现出一道奇光,神圣洁白,形似一柄利刀,一下劈开了五重涅槃真火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年时间。

    经受了六重洗炼,那魂魄坚不可摧,但这也激发出了更恐怖的真火,那涅槃真火也五重演变,神圣而透明,区区一点,就可射杀一位真神。

    但是,它也没能够将那一缕魂魄烧个干净。

    当时间推演到这个时候,那魂魄无瑕无垢,像是一枚神晶,下半截是神圣的水滴,而上半截则是盛开了花骨朵,水在沸腾,花在绽放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片片花瓣绽开,花粉簌簌落下,令得五重真火也逐步暗淡下去,而那花粉则是撑开了涅槃真火。

    花粉落下,神骨再生。

    花瓣谪落,血肉重现。

    这正是涅槃的玄妙处,非语言能够描述,也非武道神境的神能够理解,即便是天道人物也只能勉强触摸到痕迹,而六道洞天的出现,也正给凌风提供的机会。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涅槃真火转衰,而生生气息强盛起来,花粉即是血肉神骨,当它们落尽的时候,一个人的轮廓就已被撑开了,而后,太一真水汹涌而入,令血肉更清晰,也令神骨更坚固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这一幕并不快,徐徐间半年过去,那个人形轮廓在真正地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他俊朗丰神。

    他刀削单薄。

    他沐浴真火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五重涅槃真火并没有落下,而是飞入其体内,重铸其血脉,也重铸其丹田……

    痛!

    刺入骨髓的痛!

    这是凌风醒来的第一感觉,整个身躯像已不属于他,放佛整个人的血脉都已被抽离,空空如也,那五重真火的锤炼,还没有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还在持续!

    这是一场煎熬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五重涅槃真火落尽,火种飞进魂海,落在其魂魄上,正中花瓣间,徐徐点,缥缈亦如真仙,那是不息的生生命魂,也是截然不同的涅槃印迹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在那命魂上,还有一种更不同的神魔的流光闪动,隐隐地有六道洞天的痕迹,与命魂交相辉映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“五重涅槃,重铸丹田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凌风睁开了眼睛,整个人脱胎换骨,气宇非凡。

    一个眼神就可秒杀天地万道,一步落下就可争雄天下……这只是他的雄心壮志,实则上,他此刻没有任何力量,丹田空空如也,他还是一个凡人,只不过多了一个丹田,涅槃了一种空灵体质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当他运行虚空神道的时候,整个五重门轰鸣震颤,无尽星力滚滚而来,疯狂地涌入他的体内,将其完全包裹起来,于闪电间。

    他步入武者境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血脉颤动,恐怖的难以想象,一个呼吸间,他迈入武灵境。

    这就是五重涅槃的可怕之处,也是建立在他神王境的基础上,现在他就像是一个干枯的土地,碰触到了雨水,疯狂的吸收,滋润己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他直接跨过了武皇境,步入了武圣至境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淬炼更多星力的时候,丹田却剧烈颤动,将所有的星力排开,令其不能更进一步,止步于武圣至境,更令他惊慌的是,虚空神道竟然排斥星力,将其推开,不可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他遇到了禁制!

    这比**颈更可怕,让他一时间不能理解,他曾是一位神王,应该不会受到这种禁制,可偏偏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凌风愕然,整个人都惊呆了,他不知道这是重铸的丹田出了问题,还是五重涅槃带来的劫难,要是找不到因果并且解决它,怕是他终生都会止步于这一境界。

   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