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顺天门出世

    南荒,一座灵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月黑的夜晚,漆黑的光掩盖了灯火,凉风习习,拂过人的身躯,格外凉爽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夜,一座荒废的别院中,灯火通明,每个人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阴霾,眸中噙着杀意,他们的人主,竟然在星图惨遭杀戮,这是血恨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支冷箭猝不及防地刺穿了别院,正中一位武圣的眉心,将其生生毙掉。

    “有杀手!”

    瞬间,在场的众人均是冷然,立刻分散而开,而后如同一道劲风,吹向门前,手中的剑像是灵光一闪而现,快若流虹地杀向暗中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第二道冷箭出现,刺破空气,令得四周灵气都在震颤,而那隐于暗夜中的散淡圣力,更是如潮水一样汹涌而至,“当”的一声击落在一柄利剑上,进而折射出去,“噗”的一声,刺穿了一位武圣的咽喉。

    森冷、煞血!

    似乎每一步都在预想中,利剑所至,从未虚发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众人惊怒交加,没想到暗中的武圣竟是如此可怕,眨眼间,毙掉了两位武圣,令他们的力量大打折扣,而且直到目前,他们还找不到暗中人物地行踪。

    “尔等鼠辈!”

    一位七级武圣飞出,直刺远方树林,手中一柄利箭射杀出九道利箭,封困所有,而后,他极尽爆破,七道圣力如同潮水一样炸碎,向着四面八方射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如剑在喉,如风疾驰。

    在那利箭的尽头,在潮水落下的地方,有轻微地颤动,殷红的血水正徐徐地淌出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这位人物非常厉害,已察觉到对方行踪,直接下杀手,而去他手段非常的凌厉,一出手即杀人,借此机会,别院中上百位武修全部冲出,向着树林中杀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时间,金属颤音不断地炸响,树林中刀光剑影,可怕的力量正在摧毁整个树林,令一株株老树倒下,令血肉横飞,画面太惨烈了。

    七级武圣在灵国,已是巅峰人物。

    可。

    在此刻,他也碰上了对手,一位八级巅峰武圣爆出了空前力量,如同暗影流光,动用了极强的力量,与其交锋,而七级武圣也进入了五杀境,以最强的力量厮杀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他还是太弱了,在交锋一刻钟的时候,被一刀削掉了脑袋,沸腾的血洒满了天空,更刺痛了众人的心,令他们歇斯底里的疯狂。

    自步入这一灵国,他们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,更没有遭遇这样的血难,连首领都被人毙掉,这是前所未有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死,你们都会殒命!”

    一位六级武圣生猛的喝道,禁自向前,一根鞭子打得对手闷哼,在数招内惨死。

    “逆神么?”

    那身披夜行衣的八级巅峰武圣森冷地笑道:“不要觉得你们是王者,在这天地间有比你们更不可测的王,暗夜不属于你们,而是我们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血光飞上天空,一个头颅滚出很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!

    殷红的刺痛着逆神众的眸,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,灵城内逆神的根基被拔掉,而对手来去匆匆,带走了尸骨,更毁掉了踪迹。

    当圣城逆神众飞来的时候,一个个怒不可遏,人主陨落的消息才送到,有些人就已忍不住对他们下手了。

    现在被杀掉的只是灵城的逆神众,那么,下一个呢?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一位血衣少年走来,冷冽的说道:“是神杀神,是鬼杀鬼,暗中的鬼魅魍魉都要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少女领命而去,对方来的匆忙,走的也匆忙,显然已料到他们反应迅速,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,因而行踪毁掉的并不彻底。

    而这对于蝴蝶来说,并非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将这一消息送往武国!”

    血衣少年阴森的说道,他嘴角噙着杀意,这么多年了,还首次有人敢招惹逆神众,而且还是在南荒,他们的大本营内,这是赤果果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秀丽的少女出现,立刻飞出,赶向武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风幽幽。

    武国内,白幡飞舞,武陟已率众离开,进入神国,而新立的武国帝王这是武陟最得意的子嗣武敷,这是一个聪明又圆滑的家伙。

    在听到人主陨落消息的时候,他立刻挂起白幡,向人主的英灵致敬与缅怀,目前武国也彻底地打上了逆神的烙印,不可能躲掉,唯有紧抱逆神的大腿,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人主陨落对逆神的打击很大,可逆神这艘巨轮也是非凡的,没有多少势力能够镇压,何况还有一个神荒,只要神荒不倒,就不会坐视逆神陨落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拍了这个“马屁”,没有人比他更快,这也让得武国其他世家暗自咬牙,亦如当初,逆主战亡的时候,武国也紧随逆神挂起白幡,这才得到能够得到一座神国。

    “快,也要尽心!”

    武敷站在人群前,遥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他知道今天逆神众真正的精英人物都会归来,人主殒命,逆神需要一个人出来主事,白泽坐镇西神,神龟坐镇北原,南荒单靠六臂神猿、麒麟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消息也在翌日到达,逆神那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魔女正披星戴月以最快的速度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武敷干了一件更令人咬牙切齿的事情,他在猜测到众神要归来的时候,就立刻率领众臣在武国城门前等候,而其他世家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第一,便意味着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他们能做的就只是随同,却不会起眼。

    陈家、苏家这一代家主,没有苏晓茹、陈笑风那种魄力,也没有武敷那么聪明,却有着大智慧,没有效仿武敷,而是默默地站在人潮中,也没有挂起白幡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可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,而需要逆神来决定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陈重冷冷的骂道,正所谓神总是会奖励敢于吃下第一颗枣的人,也有句话说枪打出头鸟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天地突兀地沉闷了下来,一股肃杀的狂流,正以闪电奇速而至,令得众神的身躯都要冻结,寒风吹得人们瑟瑟发抖,一些弱小的武修更是双腿发颤,随时都能跪倒。

    武敷双目一亮,他知道自己要等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白衣如仙。

    叶欣然正是那广寒仙子,气质上的森寒与容颜上的清冷交相辉映,天鹅颈纤细、肌肤如雪,高冷而不失优雅,华丽而不失出尘。

    她是腊月寒梅。

    她是人间仙女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而来,看似残碎,可每一步迈出,九天都在同颤,即便人们不认得这个奇女子,可当她出现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已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惊艳的不止叶欣然,凌清、云溪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归来,像是四朵冷仙花,映衬叶欣然的同时,也令她们明亮优雅更显魅力。

    隐、秦傲、林永等还没有回来,依旧在神界厮杀争夺。

    而傲娇鸟、寒如月则没有出现,一则进入隐神,一则进入蝴蝶,对于逆神来说,时间真的不多了,每一步都至关重要,他们也相信,暗中的对手不会给他们时间。

    众神至!

    尽管,叶欣然等收敛了身上的气息,可那森冷的杀意与恐怖的狂潮,还是令人心惊胆战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武国武敷欢迎五位神女归来!”

    武敷颤巍巍地上前,笑容僵硬的说道,他满目惊艳,被五位神女彻底征服,这种气场,这种容颜均非他的妃子可媲美,这可是神啊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要是不露脸,那就太对不起自己苦心安排了。

    叶欣然止步,空洞的眼睛不带一丝灵采,本不想止步,但望着那满天白幡,她生生地顿住了,就连凌清四女也是如此,那白幡森冷刺目。

    那白幡刺人心魄。

    那白幡更像是一柄利刃割断了她们的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挂的……白幡?”叶欣然目无焦点的询问道,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武敷不敢再抬眼,怕压制不住内心的热血狂潮,他悲痛的说道:“人主陨落,武国上下非常悲痛,我们做不了很多,只想挂起白幡,以表达内心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敬意……”叶欣然呢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主为逆神付出太多,为我武国更是付出太多,我们给不了太多,但我们会缅怀……”武敷内心激动,觉得这一举动会得到赏识。

    你看。

    逆神众还没有来得及做到的事情,他已想到,逆神众还没有来得及做到的事情,他已做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人已飞远,身躯流血,四肢折断,如同被剪断线的风筝,哀鸣着栽落在地上,尽管叶欣然没有动用神力,可其力量又岂是区区一位武尊能够抵挡的?

    “人主不会死!”

    叶欣然终于怒了,怒不可遏!

    她的心像是被刺中,鲜血淋漓,在回来的路上,没人敢提凌风毙命的事情,也没人会揭开这一伤口,可偏偏武敷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那是逆神的骄傲,是荣耀!

    在血恨没有斩尽前,谁有资格挂起白幡?谁又有资格来祭奠大魔王?

    他不配!

    武国不配!

    她走向前,抓住白幡,“刺啦”一声撕碎,嘶哑而咆哮的吼道:“逆神要的不是白幡,而是血幡!”

    ps:难,非常难写。

    控制的太多,局面太大,很抱歉,先让我把局面铺开了然后爆更。看深夜福利电影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okdytt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