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出世

    叶欣然冷!

    在以前是性格使然,可此刻则是心冷。

    大魔王遇难,神荒给予的太少,以他们的暗势力,可能做不到蝴蝶这种程度,但是天道人物不同,他能够看透世间太多辛秘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他们动身太晚,直接导致大魔王夭折在万灵魔渊,倘若他们早些动身,还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么?

    或许。

    凌风对于神荒来说,不过是一个天骄而已,天骄没了可以再造,但对于逆神来说,凌风就是一片天,试问天塌了,还能够重塑么?

    凌风在星图做了太多事,可是神荒、裂神天这些势力呢?

    可曾让一位至强武道人物暗中保护?这其中自然有逆神的关系,但他们却始终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叶欣然生怒,更心寒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灵魔渊。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正站立在边缘,遥望着那恐怖的魔渊,每个人都泪流满面,这一魔渊可怕而深邃,可它是死物,而葬在其中的人主才是活的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众女的心才死了,连天道人物都不敢涉足,她们又有什么能耐?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她们想纵身一跃,与那个人同眠,可是这个念头被遏制住了,凌风的死刺激了太多人,有些血仇没有清洗前,没有人会去死。

    至少!

    死也要死的安心些。

    “等逆神走上星空,等那些人伏诛,我会来这里……等你!”

    叶欣然嘶哑的说道,她身躯直颤,自蛮荒秘境走出来,她身上便背负着逆神的荣辱,可是她没有想到,有那么一个人会烙印在心中。

    如刀剑雕刻!

    如风雪雕琢!

    那是永不能磨灭的一道殇!

    她说等,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那不是等,而是永葬魔渊,生不能依偎,死可同葬。

    “小风,给姐姐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凌清抹掉了泪水,自此她的心死了,曾经的凌清葬在魔渊,而现在她心中只有滔天的恨,不杀神魔,不诛灵暗神族,她永远不能面对凌风的“墓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可以把我们欺负到这个程度!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等一个个杀机毕露,真正的怒了,星图的规则一直未变,而人族一方始终恪守,但神魔则一直在打破,这太悲催。

    但此时,她们心中已无规则。

    “生是兄弟,死亦是兄弟!”

    傲娇鸟冷冽而嗜血,它没有多余的废话,开声说道:“若我不死,天神雀将踏上星空!”

    踏上星空,便要诛杀所有对手!

    这是它铮铮血誓!

    “你的对手,便是我的对手!”秦弑天走来,明昊飞至,尽管他们不是逆神众,可对大魔王的感情并不少,这些年的血杀,早已令他们成了生死兄弟。

    大魔王殒命。

    但是,神域会承载着血难,一步一步走向星图巅峰,走向武道巅峰,斩尽仇敌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!”

    秋书怡恸哭,是那么无助,曾经她也幻想过,可此刻烟消云散,整个心空唠唠的,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,她知道逆神要做什么,所以她也要做些事情。

    神域全部来了,每一个人脸色都蒙着一重杀意,凌清毙命、朱灵惨死,而现在连域主也步上黄泉路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多事之秋。

    无论是逆神,还是神域都遇到了最强的血难。

    “神荒不会罢休!”

    清漪阴沉沉的说道:“你们要是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,我会出手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叶欣然转过脸来,双目空洞,虽然还是那样俏丽非凡,可清漪却惊了,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。

    悲观中透着绝望。

    绝望中透着哀伤。

    哀伤中流淌着空前杀伐!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人死了,非人死而是心死。

    不需要!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却令得秦弑天等人完全愣住,凌风出自神荒、叶欣然、凌清等武神也出自神荒,而现在凌风大仇未报,可叶欣然却说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需要相助,不需要同情。

    更不要神荒!

    断绝!

    这就是叶欣然要表达出来的意思,凌风的死,神荒难辞其咎,这神荒最该重视的人物惨死,还有什么值得他们出手的?逆神么?

    他们有他们该有的命运。

    而她们不会遇到无法解决的困难,因为她们不怕死,她们正要赴死!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意思!”

    清漪身躯颤抖着,嘶哑的说道:“但我有我的坚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清等武神走了,秋书怡也离开了,傲娇鸟飞向了远方,整个秘土内,就只有秦弑天、明昊、玲雪文等武神,空旷而死寂。

    神域归来了,但却抹不掉他们身上的血恨。

    魔神树王、草中王没有选择离开,尽管叶欣然已给了它们机会,但它们还是选择留下来,虽然当初被大魔王强迫,可一年多的时间,它们也逐渐喜欢上这个很贱很坑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,值得它们拼命!

    这就是凌风的人格魅力!

    人主令炸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逆神众自然知道,他们第一时间飞来,但没有碰上人主,而只是遇到了傲娇鸟,于是人主永葬万灵魔渊的消息响彻逆神。

    “人主!”

    逆神众无声地哀嚎,瞬间充血,这是他们受过最大的侮辱,有人轻而易举地斩掉了他们的神明,而他们却还不知道,更救不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深感无能更无力。

    “回南荒!”

    天神雀森冷的说道:“事情已到这一步,我希望你们能够活着回来,但我不奢望你们能够完整的回来!”

    “神魔不死,我们永不归!”

    逆神众大步前行,在星图他们没有任何留恋的,他们身上有血,是人主的鲜血,洗不掉这种耻辱的血,他们不会回来,人主给的太多,而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人主更多。

    哪怕是生命!

    “令出如山,隐神众出世!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狂暴的喝道,直到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并非是蝴蝶不想将消息送到,而是先前她们所有人都在刺探人主的消息,一时间还回不来,而且在没有得到准确消息前,她们不想引起天大波澜。

    消息慢了一步,而人主令早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人主被打入万灵魔渊,有可能永远……牺牲!”

    这一位神女将消息送到,可是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悲戚,她们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天地沉沉。

    隐神众每个人都遮着脸,他们怕血泪流出来,他们怕在蝴蝶面前丢脸,但是他们的声音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像是千万在冲锋,像是万万人在嘶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问仙自这一刻彻底出世,不在隐藏,也不需要隐藏!”

    云梦冷若寒冰,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,她吓晕了,恸哭了,那个曾被他壁咚过的少年,竟然走上了黄泉路,恍若一梦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她没有崩溃,逆神众出世了,隐神众也出世了,连蝴蝶都要浮出水面,那么,她不介意让问仙也出一次风头。

    要战,那便战个轰天裂地。

    “仙主,我们的对手是谁?”问仙一位丹道神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魔、顺天门,亦可能是其他势力!”

    云梦冷冷的说道:“不是朋友,就是对手,而我们……没有朋友!”

    星图沉闷。

    一下空旷了许多,一位位武神正极速飞驰,在消息没有彻底爆开前,他们走出星图,向着北原,向着南荒飞行,没有任何人能够压制住。

    天地冷冽,而逆神更冷冽。

    怒!

    不止是逆神,神荒更怒。

    逆神众彻底脱离了神荒,形同扇脸,打得神荒圣主颜面无光,更令天道人物愕然,他们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,这些年逆神的确给他们撑起了一片天。

    无论是神门、天门,还是人门都是逆神众的天下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而在荒门,小七更是独一无二,正因为他们太天才,才让很多人忽略了根本问题,小七不该一个人战斗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天道人物真正怒了,追杀灵暗神族,撕开一重重空间,直接杀出了星图,打向天际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片空间崩塌,几位天道人物联手,一同杀向了灵暗神族。

    “不折手段,破坏规则,该杀!”

    神荒天道人物目中冷幽幽的,旁人不知道荒门小七意味着什么,但他十分清楚,要是有一个人能够步入天道境,那唯有荒门小七。

    其次才是清漪与叶欣然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荒门小七有手段有天赋,这才是神荒未来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他老了。

    天道天道人物意识到老,那便是真的垂垂老矣,他能够坚持百年,还是千年?一旦他倒下,那么神荒真正的灾难就来了,他不想所谓的友谊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

    届时,怕是四方净土的势力,都会忍不住下手。

    他还是大意了,没想到神魔之上,还有灵暗神族,更令他们郁闷的是,大魔王两年时间就归来,打了神魔一个措手不及,也令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阴差阳错,这位天骄夭折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灵暗老祖不敢耽搁,非常慌张,他本来想着整个空间是封闭的,那奇特的神阵能够斩断灵石传递,可是他没有想到真神虚身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血脉相连,远比灵石相牵更不可斩断,也唯有空间才有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凌风在遭遇血难的时候,就曾悄无声息地捏爆灵石,可惜没能惊动叶欣然,他就已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,那几座星辰有着非凡神能。

    等到他祭出清漪虚身的时候,已太迟了,可对于灵暗神族来说,还是太早了些,他们来不及全部退走。

    ps:心情糟糕,写的很慢很慢,大家也别骂了。

    剧情正在铺开,这个局很大,细节问题很多,留香已经犯了不少错了,让我先铺开局,再爆发。

    接下来可能是三线控制,或者四线控制,非常难写,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一点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