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入主神圣

    “胡扯!”

    凌风立刻摇头,说道:“体域并不能减压,不过是让我有安全感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态度诚恳,表情认真,像是在对天发誓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傲娇鸟气的直龇牙,要真的没有任何作用,大魔王绝对不会这么实诚,这也让它意识到,大魔王并非全部依靠潜能将威压驱散的。

    它目光闪烁,正在构思如何能够潜入体域中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忽然,大魔王出脚了,一脚踹在傲娇鸟的身上,狂野的力量,直接将其从石阶上掀起,愣生生地将它踹到了第七石阶上,而恐怖的巨力,立刻让傲娇鸟趴下,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呃啊,该死的大魔王!”

    傲娇鸟气的直吐血,大魔王太阴险了,已然看出了它的意图,而且没有给它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更气的是,大魔王正跟在它身后,收集其流出的神血,令它愤怒滔天,觉得大魔王太卑鄙了,连鸟都不放过,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?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它的惨嚎声还没有落下,就被大魔王踹上了第八石阶,神血汹涌而出,染红了石阶,它的身躯正在破碎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大魔王没有就此止步,又踹了几脚,直接将其提到了第十二石阶上,令其蔫蔫的,流淌出精血,怒不可遏,而所有的神血都落入了大魔王的口袋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,本神雀和你没完!”傲娇鸟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天神雀,这石阶非凡,有利于你的成长,你可以仔细感受一下。”凌风认真的说道,示意傲娇鸟稍安勿躁,这石阶会逼出它真正的潜能,令其血脉进一步的觉醒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愣,运行内功,令血脉激荡起来,体会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可下一刻,它便惨嚎一声,小身躯直冲第十三石阶,整个地趴在上面,非常狼狈,而这时它才惊醒,更生气了,很明显它上当了,大魔王根本就是在欺骗它。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大魔王,你连生死兄弟都坑!”傲娇鸟怒骂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它踉跄地爬起来,直接向体域内走来,生恐一个不慎被大魔王踹上第十四石阶,它神情警惕,在大魔王又要动脚的时候,它冷森森的说道:“你敢踹我,等走出神界时,我会向清漪师姐诉苦,说荒门小七在神界咒骂她臭婆娘、暴力女,还私藏了很多圣阳神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魔王踹不下去了,真要让这只鸟信口开河,怕是清漪真能将他洗劫干净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是在磨砺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讪讪的笑道,此刻还真不敢得罪天神雀了,走上前,将体域撑开,让傲娇鸟走进来,不过在其四周设下了禁制,令其不能厮杀他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是个坑!”

    四周的威压一下散尽,傲娇鸟浑身暖洋洋的,这体域的确能够驱散威压,令它不受侵害。

    “我不曾欺骗你!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道:“这石阶上的威压的确不容小觑,体域能够驱散一部分,但真正的威压都镇压在我体内,你自然感受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!”

    傲娇鸟撇嘴,完全不相信大魔王的鬼话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大魔王走上了第十七座石阶,这里威压恐怖,令他身躯都佝偻起来,血肉、血脉都在爆开,这一点傲娇鸟也明显的感觉到了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当他走上第十八座石阶的时候,整个人一个踉跄,直接跪倒在地上,半晌都爬不起来,连体域都摇颤不止,似乎随时都能破碎。

    “这么吓神?”傲娇鸟也是龇牙咧嘴,即便是在体域中,压力都远比先前十二座石阶恐怖许多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你可要坚持住啊,不能坑鸟!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!”

    凌风嘶哑的说道,动用了极尽神力,勉力爬起来半个身躯,可瞬间又跪倒下来,膝盖粉碎性骨折,而体域更是撕开了一道道裂痕,除非是绝壁之境来临,否则还真扛不住这样的神能。

    只因。

    这一座石阶,并不完全是潜能威压,还有武道威压及体魄威压,都是真神级别的,比魔神树王及毒虫神还要残暴,让大魔王都已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威压中有种迷惑神心的奇力!”

    凌风冷厉的开口,他觉得神智不清,神魂正在絮乱,浑浑噩噩起来。

    “扛住啊!”

    傲娇鸟心神更迷惑,但还是紧咬牙关说道:“千万不能入睡,否则就永远不能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凌风咬破嘴唇,令神血流出,刺激神经,来令自己清醒几分,但处于这一座石阶越久,神智受到的影响就越是严重,可偏偏是,他爬不起来,看似离神圣之地不远,实则上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不行,就打个滚回到十七石阶!”

    傲娇鸟聒噪道,虽然对神圣之地渴望,但不能因此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眉心一闪,败给了这只没有节操的天神雀了,感情它在生死时刻,是打滚活命的。

    “石阶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他心中闪过一道亮光,想到了在深渊中扛走的一座石阶,似乎与这十八座石阶非常相似,一样的古老与沧桑,充满了神秘不可测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毫不犹豫地祭出了那一石阶,此刻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唯有死马当活马医,但有一分希望,他都不想错过神圣之地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要是这石阶也没有任何作用,他会立刻打滚回到十七石阶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古朴石阶出现的时候,一股奇异的气息,喷薄而出,令十八石阶震动,威压骤减,连那迷惑人心的力量,也瞬间溃散。

    大魔王身躯一轻,立刻站起身来,非一般地冲出了第十八座石阶,出现在那神圣的光幕前。

    “一座石阶?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怔,心中遏制不住狂喜,但更多的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,你不会扛走了这一石阶,才令十八石阶如此镇压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扛走石阶,要不要回到那一座石阶上试试看?”凌风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非常干脆地缩头,脑残才会回到那一座石阶上,它问道:“那这座石阶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深渊!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凝重的说道:“在进入界心前,我扛走了这么一座石阶,被那浩荡的恐怖气息追杀数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石化,感情那场大祸是这个家伙制造出来的,不知道有多少神魔、武神恨死这个神坑了。

    “十八石阶完好无损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沉思着说道:“显然,这一石阶并非来自于这方天地,但石阶与这里相斥,才能让我们逃脱出来,我怀疑神圣之地可能与深渊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可能!”

    傲娇鸟也赞同的说道:“深渊不可测,里面葬着可怕的生灵,不弱于神圣之地,而那横亘的石阶,可能通向一座不可测的魔土。”

    “且先不说这个!”

    苦思无果,凌风摇头将心中的灵光甩开,望向了前方那一神圣宫阙,这才是他们进入神界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先撕开这一重光幕!”

    傲娇鸟目光灼灼,口水都要流下来了,这座宫阙浩瀚几十里,会有多少圣阳奇力,又有多少圣阳神精?即便是身处外界,都能够体会到那浩瀚不可测的奇力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一旦神圣之地打开,他们将得到惊世奇物,所谓的洞天福地,在这样的神圣之地面前,简直如水滴一样渺小。

    试问,一滴水如何与汪洋相媲美?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凌风也不想耽搁,立刻祭出天道凶刃、截天匕,动用了极尽神能,向前轰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地亟爆,震慑世间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那天道光幕远比灵山更坚固,愣生生地将天道凶刃与截天匕惊回,吓得凌风与傲娇鸟都极速躲闪,而那反噬力道,更是让大魔王吐血。

    随即。

    他与傲娇鸟联手,动用了五重奇石,以其巨重来撕开天道光幕,但逐一失败,它太坚固了,神圣不可侵犯,让大魔王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三重封么?”

    凌风龇牙咧嘴,可怕的森林、不可测的石阶,他们都已撕爆,唯独到了天道光幕前,不得其门,这种眼睁睁看着的肥肉不能入口,最是令人生气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凌风动用那一石阶,“嘭”的一声,斩落在天道光幕声,但那恐怖的反噬力道,将其奇经八脉都震断,而天道光幕不过是凹陷下去一截而已。

    撕不开!

    并非天道凶刃、截天匕都够锋利,而是大魔王本身的力量过于薄弱。

    “真气鸟!”

    傲娇鸟不爽的说道,望着神圣之地抓耳挠腮,真想给其一口大黑锅,而后,凌风将魔神树王、草中王打出,四个家伙一同合力,但还是不能撕开。

    至此,人们心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坐等一个月!”

    凌风森冷的说道,不给三生灵询问的机会,直接飞入了古武塔中,在三重门内盘坐,让绝壁之境快速到来,唯有至强力量才能轰开天道光幕。

    而绝壁之境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后。

    大魔王飞出了古武塔,与魔神树王、草中王、傲娇鸟三生灵合力,以天道凶刃、截天匕为首,力量开山河,横推八荒,全力打向天道光幕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天道湮灭,神能溃散,一个长达三十丈的缺口,在天道凶刃下徐徐撕开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