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大魔王不会炼器,但他会祭魂!

    这在万古洪荒时期,是有先例的,以神魂为引,其血脉融入其中,形成神器血脉,会引武神神力,逐步觉醒,进而真正做到返祖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大魔王已看出兰云栖不过是初步返祖,远没有走到极尽,但这正可利用起来,当他多一口鲲鹏神刀,据闻要是真正的返祖,可能会诞生一头鲲鹏神兽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鲲鹏神兽,但逆神众需要,特别是傲娇鸟,一旦得到鲲鹏神刀与天神雀神刀相印证,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荒天与究极闪电注入神锏,形同神锤,不断地轰落而下,将其血脉注入其中,封住其神魂,这是无主的,可注入神念进行祭炼与认主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相当复杂,凌风也是偶然于逆神神奇古书中见到,非返祖神兽不可做到,而且那也没有任何意义,唯有能够变强的神器,才值得武神这么锻造。

    半晌!

    一口神刀出世,锋芒能杀天神,雏形就已是天神器,而要是不断的祭炼,令其吞噬神力,未来可步入天道神器,虽然未必会达到截天匕与天道凶刃的程度,但也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利器。

    凌风挥刀斩下,整个空间都被劈开,凶芒直透三千丈,而他随即扔出了一柄神器,以鲲鹏神刀来劈斩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道光落下,一柄神器应声折断,出清晰的哀鸣声,而鲲鹏神刀则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相当霸道!”

    凌风眉开眼笑,斩杀巅峰人物,这是他的目的,但没有想到还能有意外收获,他甚至在想,要是将鲲神族几位巅峰人物全部毙掉,将他们返祖血脉完全融入其中,会不会有更神奇的一幕诞生?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有点天马行空,可要是真的做到了,怕是要崩云穿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将那口鲲鹏神刀收入噬灵珠中,唯有这种神奇空间,才能完全隔绝天道神器与鲲鹏神刀的气息,否则会是一场大麻烦。

    将先前那位被斩掉的鲲神族神灵推开,搜刮其身上的洞天福地与神物,虽然不是很多,但对于普通的武神来说,也是一场不小的造化。

    “体域可斩巅峰人物!”

    凌风气定神闲,吐出一口鲜血,运行再生术,令其体内的血肉再生而出,五脏六腑痊愈,而后沉思起来,这一战令他对体域有了更深刻的认知。

    体域并非万能,能够削弱力量,可一旦达到极其恐怖的地步,削弱是有限的,且很有可能被撕开,先前鲲鹏杀已让体域铮铮作响,似乎有裂开的势头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想要真正削弱巅峰人物,要让他们进入体域,镇压其体魄与力量,这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涅槃!”

    凌风呢喃道,当体域走到尽头之际,他清楚地捕捉到,体域还有更神奇的变化,只因他目前境界太低,还不能碰触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至少,体域能够镇住巅峰人物!”

    凌风眼睛亮亮的,八级武神是不够的,但与体域交融,他俨然正是一位巅峰人物,而且他还没有动用神图,要是多种力量一同杀出,他可能会更从容一些。

    而飞落地面,将先前兰云栖流下的神血,一滴滴聚拢,这种返祖血脉相当恐怖,是祭炼神图重要的血脉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凌风斩杀的第一位巅峰人物,却是最厉害的一位,无论是血脉,还是战斗力,都处于一个巅峰,他们的神血,凌风并没有浪费掉,都聚拢在玉碗中,等到足够多时,他才会祭炼,一举让神图步入神道巅峰。

    “在神圣之地内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暗自决定,要闯入神圣之地,在其中祭炼神图。

    这是对他的鞭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片山脉已完全摧毁,废墟笼罩方圆三百里,地面塌沉了太多,有徐徐的流水,正从地下渗出,怕是数年后,这里会变成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凌风走向远方,在废墟一侧找到了一株老树,懒洋洋地倚靠下来,并不急于离开,总要等到那两株生灵归来。

    匆匆十四天。

    魔神树王、草中王终于回来了,树体上沐浴着神血,也有树汁流出,而草中王则是被断掉了几根枝条,相当的狼狈,但总体来说,它们还是很乐观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慎斩掉了五十六位神灵。”魔神树王邀功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似乎不曾弄这么严重吧?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,魔神树王似乎碰上了棘手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十位神王联袂,的确让我们吃了亏。”魔神树王暗自咒骂,道:“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暗中有一生灵,诡谲莫测,专门针对我下手,快得令我都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简直就是一道金色闪电!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灵?”

    凌风瞬间警惕,世间生灵众多,神界无奇不有,能逃出来一株魔神树王,自然也有可能出现第二生灵,而能够让魔神树王都吃瘪,可想而知其度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至少,在这一点不会比自己逊色太多。

    “有点模糊,笼罩在金光中。”魔神树王摇动枝桠道:“不过,这一生灵相当狡诈,趁着我与神魔交锋之际,摘走了七座洞天福地与三小碗圣阳神精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生灵很恐怖?”凌风眉头更深,连魔神树王都受挫,那生灵就极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境界不高,战斗力也不能与我匹敌,但偏偏度我们扛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郁郁寡欢,被大魔王欺负也就罢了,现在又出来一生灵,贼头贼脑,敏锐而快捷,摘洞天福地跟摘桃子一样,要不是它逃得够快,怕是真的可能会被摘干净。

    当魔神树王将交锋情况逐一说出,凌风也暗自松了一口气,只不过是度快而已,以他的度怕是能够生擒那一生灵,这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一生灵很可怕已飞来?”凌风眯起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气的直咧嘴,道:“那一生灵忒大胆,已盯上我们了,尽管我们逃得够快,已巅峰神力打下了一重重封印,甚至于抹掉自身气息,但想来它是能够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急于进入神圣之地,先设局生擒这一生灵!”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急吼吼的应道,它受了太多鸟气,自然想出口恶气,而那一生灵度虽快,但还是不及大魔王,真要交锋,十拿九稳能生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凌风悄然地隐于暗处,草中王与魔神树王则是选择了一座洞天福地,将四周的气息抹掉,乃至于将那座山顶重新掩埋,它们坚信那一生灵能够找到,而且以其狡诈的性格,要是做的太刻意太显目,反而会惊走它,唯有不着痕迹,才能够将其引入进来。

    而凌风则是远走百里,也隐于地下,完全归隐,坐等那一生灵出现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道金虹突兀而至,它头顶一斗篷,四周以凤羽打造而成,坚不可摧,可封印所有气息,而下方则是露出了两只利爪,每一只利爪都锋利如神器。

    那斗篷不大,刚好笼罩了它的身躯,不时有两道凌厉的光,自斗篷下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躲掉?”

    它冷幽幽的开口,道:“没门!”

    它向前飞行,三十里后又悄然地飞回,利爪撕开地面,而后,贼兮兮地向着下方飞行,不多时它咧嘴奸诈的笑道:“还想躲?以为掩盖了气息,就能跑掉?”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它并没有立刻飞入,而是非常警惕地在四周徘徊,不断地撕开了四周泥土,进行确定,乃至于走到废墟上,以敏锐的嗅觉来感知可曾有可怕的人物到来,会不会设局生擒它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大魔王比它更谨慎,在离开之际,以利用荒天抹掉了所有气息,别说武神级生灵,即便是天神都休想察觉到分毫,毕竟荒天太特殊了,而且融入了太多的圣阳神精,已变得截然不同,即便是熟悉的人物都不可能感知到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是诱惑!”

    那一生灵开口,声音一惊,立刻远遁,飞出了三百里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它并没有离开,而是又悄然折返回来,现这里依旧平静,没有因它的离开,那魔神树王与草中王就走出来与巅峰人物相商,亦或者巅峰人物失望追杀它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对!”

    它惊呼一声,疾驰而行,远走五百里,而这一次它没有回来,整整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魔王事先嘱咐过,魔神树王与草中王早已忍不住了,但它们还是耐着性子,希望那只该死的生灵能够回来,而且它们依照大魔王事先的嘱咐,正全力挖掘,在地下向远方遁走。

    “想要遁走?”

    终于,在第四天的时候,那一生灵又飞了回来,当它感知到地下魔神树王与草中王的动作时,立刻放下心来,这两个家伙正在遁走,并没有什么巅峰人物来猎杀它。

    “今日,本神雀要将你全部摘光!”

    那一生灵张口一喝,直接撕开地面,向着洞天福地中冲去,度飙射而起,达到了光,将地面撕开了一个个洞口,四通八达,方便它被魔神树王追杀时躲闪与遁走。

    “够狡诈的啊,届时给你三榔头!”

    凌风自远方飞来,怀揣一个神器榔头,正摸黑向着那一生灵摸过去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