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一口!

    的确是一口!

    但并非是一小口,凌风觉得这可能是此生最后一口了,因而动用了神能,直接在灵神木上开了一道大裂缝,撕开了一大片,比先前数口都要多。

    这让魔神树王凄厉的惨嚎,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,怎么就能轻信这个魔王呢?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正在它悔恨的时刻,凌风一步迈出,神魂流淌,恐怖的气势镇压一片天,一簇火苗自空间真火中飞出,瞬间飞射到魔神树王那金灿灿的神魂中。

    “嗡!”的一颤。

    神宇上,魔神树王惨嚎声愈加凄厉,这是空间真火的火苗,极度可怕,可轻而易举的粉碎其神魂,是神力都不可镇压的奇物,它也是神力的一部分,不同的是,它入主更惨无人道,相当的凶戾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瞬间,那火苗形同一柄利刃,在神魂中开辟了一片疆土,入主中心,如同盖世君王,不容侵犯与忤逆,而凌风的神魂中也多了一缕淡薄的金光,这是魔神树王的反哺,其力弱小,远不能与当初的白泽并论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缕游魂,令他可掌控魔神树王的生死,不同于星空神兽,他并不在意魔神树王,要是它敢于背叛,立刻将其湮灭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惨嚎声止息,魔神树王树体上沁出了树汁,如同冷汗一样,望向大魔王的神魂,也充满了惊恐,知道此刻,它才终于意识到这个魔王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三位一体,每一种武道都齐头并进,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“吭哧!”

    凌风不禁松了一口气,此刻魔神树王不再是掣肘,而是彻彻底底的助力,他将灵神木吃掉,让精华全部融入体内,令小神树花骨朵盛开,撒落下无尽花粉。

    一场花雨!

    花瓣很快就凋零了,但那些花瓣并没有粉碎,而是融入到八道神力中,令其光芒暗淡了几分,但气势则是增添了神秘味道。

    “神力免疫?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嗅到了这种味道。

    那花瓣上的确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不受神力影响,而在融入到神力中时,也令神力透出这种气势,尽管气息还很微弱,但这也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对于武神来说,哪怕是一息时间的神力免疫,也能改变战局。

    “揍我!”凌风望向魔神树王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。”魔神树王毛都炸了,这才刚入主神魂,成为它的主人,就要让它揍他,这个魔王要么是受虐狂,要么就是要找个理由干掉它。

    它更倾向于后面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揍我!”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真揍?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小心的说道:“你不会杀掉我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我要验证一种神力。”凌风诚恳的说道:“不过,你要是耽搁下去,我说不定会改变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一道淡薄的神力,立刻飞出,魔神树王一根枝桠打向凌风,柔弱的像是一道清风,让凌风颇为无语,这家伙实在太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唉,没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翻白眼,道:“还是我来揍你吧,你尽可能地防御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生猛的挥拳,八道神力全面暴动,化成了狂暴的潮水,横推而至,在这一刻,他更是动用了寸神极,不让魔神树王有躲闪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啊,我就知道会这样啊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惨嚎,早就知道这个魔王不会这么简单,根本就是想找到借口揍它一顿,它撒丫子狂奔,神能全开进行防御,试图躲开这一拳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那一拳比闪电更快,“嘭”的一声命中魔神树王,那淡薄的神能根本不能抵御,竟然瞬间溃散而开,有一息时间,但就神能度来说,这一息足够命中魔神树王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跪倒了,树叶簌簌落下,“痛哭流涕”的哀求,它活的不如狗啊,连真神级的神力都压制不住,那免疫神力能够破防,太过可怕。

    “淡定,要淡定!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先前不过是在尝试这种与众不同的免疫神力,是不是真的不惧其他神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带我去见一见所谓的天盘。”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啃吃了那么多灵神木,他需要进一步消化,而且他觉得体内已达到饱和程度,不可再吞噬更多的灵神木,当然这些神能精华还没有完全融入体内,小神树上神泉如水,正在祭炼,一个个花骨朵正徐徐出现,可能会盛开第二种奇花。

    这也会令他的神力勉力其他神力的时间叠增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彻底服了,不敢惹怒大魔王,知道这个人什么都能吃,是十二分危险的家伙。

    大魔王直接飞上了魔神树,仰躺在上面,惬意的微眯眼睛,心中暗自狂喜,有这么一株树王,未来在神界,他可驰骋十方,不惧任何巅峰人物。

    “树王,你的枝桠可能再生?”魔神树王疾驰,而凌风则是徐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遗憾的说道,曾经的庞大树体,在碰到大魔王之际,被生生削掉了数百根,只剩下二十来根,形象尽毁,还沦为了这个魔王的坐骑,命运如此多舛,可它还没有准备好。

    “老枝残碎,新枝不生。”

    凌风怔怔出神,半晌才开口,道:“武道如人生,从一而终,才能走到极尽,枝叶太多只会桎梏,就武神来说,并非驳杂,而是归一。”

    “武道归一?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一愣,进而狂喜,一直以来,它都很头疼,生出的枝桠有很多,但境界始终不能向上,直到此刻才幡然顿悟,古有神树断枝,武神断道,最终走向天道。

    而它则是寻求更多的道,认为枝桠众多,才能更强,这本就是误区,每一根枝桠都在分散它的力量,归一才是真正的王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魔神树王真心感激的道。

    “树体也是生灵。”

    凌风又沉思,道:“简单的吞噬,的确能够令你生长,但这影响也会很大,当你走到尽头时,磅礴如海的力量会将你震碎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魔神树王立刻震惊,满目惊慌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武神与生灵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凌风有意指点魔神树王,处于这一境界,有仙灵与截天蝶等,他的眼界相当恐怖,说道:“武神可祭炼神力,来洗礼己身,是神体、精神与神力的同时进步,而非如你只是单纯的来生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如何做?”魔神树王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“如人修炼!”

    凌风认真的说道:“唯有懂得真正利用自身力量,才能走上真正的巅峰,碰触天道。”

    “树也能修炼?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暗自吃惊,更是兴奋,它也知道树这些生灵,一旦走到尽头,等同于走向自我毁灭,唯有天地奇珍,拥有自己的修炼武道,才能踏上神奇的巅峰,而它们太过普通。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凌风肯定的说道,他曾记得在逆神众多古籍中,的确有这种神奇的吐纳法门,让生灵自成血脉,运行天地气息,来壮大自己的武道。

    “罚天!”

    这是一门有悖于天道的奇功,让生灵逆天修炼,自然要承受天罚神力,因而才有“罚天”这样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真迹不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凌风拍了拍魔神树王说道:“但我会将其誊抄下来,让你揣摩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。

    魔神树王感动的一塌糊涂,视大魔王为再生父母,有这门奇功它可真正蜕变,甚至于要跪倒下来,向大魔王身上擦“鼻涕”,却被大魔王一脚踹开,这家伙太会自来熟了,拍马屁于无痕。

    不久后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了灵山前,这里相当的安静,方圆数千里内的神,完全被斩杀,两位巅峰早已重创,吓破胆了,自然不会过来,而即便是其他巅峰人物得到消息,也不可能这么快过来。

    “七座灵山的神物呢?”凌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说道,灵山只是个空壳,即便走进去也不会得到任何神物,而真正的神物都已被它搬到天盘下方,由其来镇压。

    “如何揭开天盘?”凌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棘手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飞落下来,在灵山四周游走,打下一道道烙印,令得四周天地激荡,一道道涟漪冲霄而上,恐怖气息惊慑世间,令得凌风都蹙眉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四周天地朦朦胧胧的,有无尽烟霾笼罩,外界根本看不清,而这时尘土飞扬,灵山正在飞起,其下一轮天盘若隐若现,其上有龙神倒影,有山河图谱,还有神秘的光茧。

    它神秘莫测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喷薄而出的烟霾演化晶莹光,如闪电如天罚。

    它非常古老与浩瀚,笼罩了方圆五十里,坚不可摧,气势能够镇压一片古老的神土,让凌风神锏都在颤动,似乎碰上了天道对手。

    “有古老的字迹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愣,在天盘上有模糊的字迹流淌,如同水波纹,他能够模糊的看清楚,但却不认识那字迹,像是上古文字,蕴含着大道真意。

    “似乎是天道古字,每个人都代表着一种武道。”

    凌风吃惊,看到了九个古字,第一古字是一头麒麟神兽,第二是一头真龙,第三是一头神凰……而第九古字则是模糊的一片天。

    ps:还在码字,还有一更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