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山河破碎。

    魔神树王飞翔在神空中,树体哆嗦,被大魔王吓到,它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恐怖到这种程度,这样的变态古今唯一,十六道神力,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在浩瀚的神力下,它选择投降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它稚嫩的说道,尽管是万古生灵,但神魂诞生的时间并不长,处于稚嫩期,如同一个正在变声的孩童,声音很惊慌,能够深刻地感受到天道凶刃的锋利,可轻而易举粉碎它的树体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它树体不敢动弹分毫,怕被大魔王误会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它神念落下的时候,天道凶刃与截天匕立刻飞起,直接出现在树体一处突起的部分,那突起像是一个嫩芽,毫不显眼,但却是魔神树王的魂海所在,因其开口,让凌风立刻就察觉,以两柄凶刃直接命中,架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立刻炸毛,吓得浑身直哆嗦,魂海对于它来说,太重要了,先前没有诞生前,没有这样的忌惮,但现在则是处处受制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魂海有些独特的地方,没有神魂,它能够神道尽头已非常不易,最多能够走到真神境,而且完全是本能的吞噬圣阳奇力来完成进化,而诞生神魂则不同,它可主动汲取与锤炼,能够走到的境界更远。

    可前期则很容易被针对,一旦魂海被现,将十分凶险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了,不要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彻底臣服了,不敢动弹,魂海一旦被毙掉,它可能立刻就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让我如何不杀你?”

    凌风冷然地开口,徐徐地飞来,而此刻绝壁之境终于走到尽头,八道圣阳闪电奇妙的溃散,但此刻,他没有任何担心,已命中其魂海,荒天与空间真火已压迫下来,随时可毙掉魔神树王。

    “草中王,你可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开口,将食神草王送入了噬灵珠中,就目前来说,他不希望这株食神草看出问题,而对于魔神树王则完全不在意,只要没有食神草王掣肘,他完全可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凌风淡薄地走来,一脚踩断了魔神树王的枝桠,而蛮力惊世,一把扯住了另一根枝桠,将其生生地撕下来,痛得魔神树王浑身直抽搐。

    这魔王太生猛了!

    “我乃树王,有真神级战斗力,可相助于你。”魔神树王蛊惑的道:“难道,你不想拥有一株树王么?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那么多神魔与武神,会成为众矢之的,众神猎杀的对象,你觉得我是智障么?”

    凌风翻白眼,道:“巅峰人物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真正处于众神之巅的神,来一位都能够斩掉你,何况,你觉得以我的力量,需要你这个累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心中一惊,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它的确小觑了众神,可大魔王真正地给它上了一课,众神中有这样的变态,来一位能斩它上百次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正如这个魔王所言,在境界与力量上,他已到横推的地步,有没有树王并不重要,特别是一株得罪众神的树王,随时都会被众神针对。

    “灵山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沉闷的开口,道:“我出自灵山,其中许多资源我都得到,可赠予你。”

    “赠予我?”

    凌风淡淡地笑起来,饶有兴趣的望着魔神树王,说道:“赠予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座灵山在众多灵山中都是顶级的,远比其他灵山浩瀚,其中洞天福地不在少数,我尽可全部送给你。”魔神树王诚恳的说道:“只求你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洞天福地?”凌风笑得更开心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有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还想说下去,可瞬间抽搐起来,只因大魔王一脚踩断了一根枝桠,双手全力开工,将其枝桠扯断了十根之多,令它进一步的削弱,力量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它伤势也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魔神树王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凌风住手,冷笑着说道:“你应该见过先前那株食神草了吧?它先前也镇守着一座灵山,被我生生打了下来,洞天福地我不在意,圣阳太阴神精我也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变色,深深震撼,而后便释然了,如果这样的一位王道人物都打不下灵山,他简直是在辱神,而洞天福地就想来换掉自己的性命,也太小觑这位魔王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界心。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沉默了片刻,才开声道:“是整个神界的核心之地,也是灵山最多的地方,但……真正能够找到的不会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打下了几座?”凌风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又是一惊,这个魔王远比它想象的聪明。

    “三座!”

    “喀擦!”一根枝桠断了。

    “五座!”

    “喀擦!”接连三根枝桠断了。

    “七座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惨嚎一声,大叫道:“别踩了,我的枝桠快没了,真的就只有七座啊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!”

    凌风飞临,冷冷的逼视,他早就看出了问题,一株树王诞生了这么多年,远比食神草更强,打下一座座灵山怕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怕是众神会辛酸绝望,找到一座座已经空掉的灵山。

    “大多已被我吃掉……”魔神树王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剩下的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还是接着砍树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气的直摇头,而后强势砍树,准备将魔神树王整个的砍掉,亲自夺下所有资源,榨干其剩余价值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鬼叫,吓得不轻,说道:“我会将剩余的洞天福地、圣阳神精太阴神精全部送给你,另外还有一些特别的神物,这远比斩杀我更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,我一样可以得到。”

    凌风不加理会,禁自向前,手段极其狠辣,真心要将魔神树王除尽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忽然,魔神树王喝道:“有一样神物,是你斩杀我也得不到的,它的来历非凡,自地下崛起,斩掉了灵山结界,似乎指向一处神秘地域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禁不住住手,觉得事情有点蹊跷。

    “什么神物?”

    “天盘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有点犹豫,要不是怕被彻底斩掉,这样的辛秘它是不会说出来的:“一直埋葬在灵山下,有可怕的神能镇压,但岁月太久远,镇压力量与天盘神力被磨灭的所剩无几,但其觉醒的力量,还是斩断了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这天盘与神圣之地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设局坑杀了那么多神灵与武神,是在血迹天盘?”凌风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心中一窒,这本是秘密,可却被这个魔王一语道破,其聪明也到了妖孽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凌风走到了那突起前,凝望着粗壮的树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解释道:“那天盘不曾真正的觉醒,我不过是在猜测而已,不过,要是我们联手,可能会打开一个不同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不多,我要你何用?”凌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总觉得它给自己挖了一个坑,但此刻不得不开口,道:“你要是杀了我,这天盘就永远别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说,那不就简单了吗?”

    凌风迈步贴近树体,单手拍了拍魔神树王,可正当魔神树王暗自轻松的时候,魂海下一阵剧痛,古老如矮山的树皮,直接被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它凄厉的惨叫,树体整个地颤抖起来,像是被狠狠地刺中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先前他也曾撕下魔神树王的树皮,可也没见它叫的这么凄厉啊,但这个问题他不需要询问,因为魔神树王已给出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在那块树皮下,神木留香,璀璨生虹,鲜嫩而*,形同新鲜的竹笋,其上喷薄着神虹,有圣阳与太阴交织,霞光腾腾,引入注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同于先前的主干树体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亮,立刻想到了很多,说道:“这是灵神木,并非是你的树体,只是被你强行与树体交融,进而才能诞生神魂,但这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天灵,是天道人物都可遇不可求的逆世奇珍,你就用它来诞生神魂?”

    凌风激动了,他快动手,将那突起部分四周的树皮全部撕掉,露出了那块的灵神木,其中孕育着神奇的力量,让他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“魔神树王,你太浪费了!”凌风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魔神树王树皮麻,心沉到了谷底,被那赤红的眼睛盯着,让它直毛,总觉得有不详的事情要生。

    “吭哧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缕奇妙的声音,在空气中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大魔王拉住两侧树皮,紧贴着魔神树王的主干,而后张口就咬了下去,他牙齿锋利,在灵神木上开了一道缝,咬下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吭哧就是一口!

    而这一口,也让魔神树王惨叫的愈加凄厉,浑身抽搐,根须虽然坚定地扎根在泥土中,但此刻已摇摇欲坠,仓皇如鼠,这太要命,碰上了一个连树都能吃的吃货!

    ps:今天实在是来不及了,碰上一些事情,晚上九点才开始码字,只能和大家说抱歉,加更推迟到明天,在这里和大家说声对不起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