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小样儿,还挺狠!

    一座灵山。

    毙掉了上百神魔,每一位都是奇才,这注定会震惊天下,而武神们因来的迟了些,没能第一时间走进灵山,生感庆幸。

    这座灵山不止有食神草,还有一位更可怕的生灵,一位巅峰人物打不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,那通天光柱也灰暗起来,逐渐的散尽,方圆两万里内的武神、神魔都已来过,自然也很难在吸引到其他神魔,这让凌风非常遗憾。

    他坐等了三日,确定不会有其他神魔飞来时,才飞出灵域,将风神拎起来,打进了噬灵珠中,又赐予食神草、草中王半座洞天福地,让它们“饱餐一顿”,特别是草中王,地位非常独特,凌风可不想它过早地被斩掉。

    “灵山很恐怖,没有真神级的力量还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凌风悄然飞入灵域,皱着眉头琢磨,绝壁之境时隔一年才能出现,他不可能在古武塔中坐等那么久,这让他想到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要是得到一株神草,可能会免掉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在沉思的问题,一座灵山显然满足不了大魔王的胃口,他不止是要自己洗礼,还要给小师姐打包,更有逆神众神,因而,他想夺下更多的灵山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每一座灵山上都有真神级的生灵,不是每一座都如同这一座,要是有神魔率先盯上,等绝壁之境来时,怕是黄花菜都已凉透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巅峰人物,但并不意味着身旁就没有巅峰生灵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他觉得要是能够降服更多的真神级生灵,临走时可让神魔感受下这些神灵的恐怖,至少巅峰人物的生命,他要带走一半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他暗自奸诈的笑起来,而后动手将四周的洞天福地都搬进了噬灵珠中,将其与生擒的神魔隔开,而后,走向了圣阳神精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肩头上,截天蝶相当不满大魔王的行径,正在警告,打下一座灵山有它的功劳,这些圣阳神精至少有它五小碗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凌风相当霸气地挥手,完全没有独占的意思,不过考虑到截天蝶没有噬灵珠这种神奇的至宝,因而这些圣阳神精先由他收着,需要的时候,自然会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截天蝶望着大魔王的眼睛,看到的一片满满的诚意,它才额首。

    “圣阳神精可造化神力。”

    凌风驻足,望着那自天空滴落下来的圣阳神精,心中很受触动,目前他已走到了七级武神的尽头,渴望能够进一步的突破,特别是巅峰人物的出现,让他有深深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我要借此进入八级武神境!”

    自进入神界,他的眼界完全不同了,圣阳奇力不是尽头,很可能圣阳神精都不是,而他的七道神力也不过是初步洗礼,还能够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他要喝掉圣阳神精来淬炼第八道神力,一步到位,让自己走到巅峰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截天蝶一愣,进而龇牙咧嘴,对着凌风挥舞着双足,大意是担心这个家伙一口气将所有的圣阳神精都吃掉,先前一座座洞天福地就是血淋淋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笨!”

    凌风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截天蝶的脑袋,说道:“圣阳神精岂能与洞天福地相比?一小碗圣阳神精可媲美十座洞天福地,乃至于更多,我岂能全部吃掉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洞天福地我也不过是用掉了十来座而已,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?”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要逼我!”大魔王气得直龇牙,这个截天蝶越来越聪明了,总让他觉得会养出一只奇葩,如傲娇鸟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会用掉一部分,但不可能喝掉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凌风肯定的说道,他能够感受到圣阳神精中汪洋气息,寻常武神喝掉一滴,怕都会得到不可想象的蜕变,而他体质不同,但真要全部喝掉,怕是也会如同当初的太一真水相同,直接爆掉自己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不与截天蝶争论,自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小玉碗,婴儿手掌大小,有些扁平,小心翼翼地自小池中取出了半小碗圣阳神精。

    金光喷薄,刺目夺天,令人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圣阳如海,似乎有狂潮激荡,这是圣阳奇力的精粹,是数万年积淀的精华,远比洞天福地珍贵稀有,每一滴都神奇无比,更具洗礼作用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它弥漫了清灵的香味,正汹涌钻入大魔王的鼻息,如同一碗神泉,可令血脉喷张,这令凌风毫不犹豫地喝掉半小碗圣阳神精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霎时间,金光澎湃,狂潮一样的汹涌奇力,在凌风口腔中炸开,四溢流淌,没有神泉的温润感觉,也没有神药的生涩感,它并非是真正的水流,而是圣阳奇力的交融,是一种流淌在天地的奇力而已。

    初时。

    它清灵扑鼻,可眨眼间便激荡而起,如刀似剑,正在劈斩凌风的口腔,并且快速地向下渗透,狂暴的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像是有一条奔腾的大河,在凌风体内流淌,那圣阳神精融成了气流,遇到血肉即可融入,根本不会顾及凌风的感受,而且完全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失控!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口腔爆了,鲜血横流,皮开肉绽,而圣阳神精则是汹涌而入,令得他口腔都变得金灿灿的,不止于此,他体内更璀璨,金色的光芒,似乎要穿透血肉逸散而出。

    他不敢耽搁,立刻盘坐下来,宝相庄严,全力运行虚空神道,激荡起古武血脉,来将这股滂湃的巨力尽快的分散到四肢百骸,更重要的是打入丹田中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圣阳神精远比他想象更恐怖,势头不受控制,即便是虚空神道运行的非常迅猛,但也跟不上圣阳神精窜动的节奏,令他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体魄强横,每一个穴道中的星辰都闪耀起来,镇压住了这股神能,令其不至于撑爆体魄,虽然痛苦了一些,但只要时间足够,他完全能够炼化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他血脉激荡,每一道都如同神鞭一样,正在将圣阳神精吞噬,每一块血肉与骨头都闪耀起来,如同张开利口的怪兽,将圣阳神精咬断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凌风体表湿透,有淡灰色的气流,徐徐地渗透出来,这是他体内的杂质,正在被圣阳神精进一步洗礼,令体魄更精粹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在圣阳神精刺激下,虚空神道与古武血脉也爆发出空前的韧性,全力吞噬与淬炼,而当它们逐渐涌入丹田的那一刻,凌风也稳住了狂暴四散的势头。

    丹田中。

    七道神力也在吞噬圣阳神精,竭尽可能的打造出更强的神力,毕竟,圣阳神精在等级上远超圣阳奇力,而在其融入神力时,也令得神力更璀璨更坚固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小神树蓬勃生长,根须扎入圣阳神精中,吞噬的速度极其疯狂,在短时间内就生长了十丈,树干更粗壮,就是根须十数人才能合抱。

    隐隐的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朵奇花要在小神树上盛放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截天蝶愕然地望着大魔王,暗自震惊,圣阳神精比它想象的更滂湃,那股力量正在大魔王体内游走,造化他的血肉与骨头。

    浩瀚的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当大魔王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将与众不同,如同换新天。

    它目露奇光,很不淡定,尽管已吞噬了很多圣阳奇力,但它太不同,蜕变需要一点时间,而圣阳神精则是让它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就这么望着大魔王喝掉圣阳神精,完成一场华丽丽的蜕变,让它觉得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随即,它双足伸出抱住凌风先前饮下圣阳神精的玉碗,也飞向了小池,从中取出了半小碗,张口“咕咚”的饮下,而后非常满意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当一股狂潮如汪洋的力量席卷而来,它仰天惨叫,整个身躯都要炸开来一样,那力量超脱先前,在那小小的身躯内爆开,可想而知有多么的狂野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它疼的满天打滚,一头撞开了地面,可瞬间又飞出来,“咚”的一声,将几块金色的山石撞碎……这一刻,它形同吹爆的气球,忽然间泄气,满天乱飞。

    “小样儿,还挺狠的。”

    突来的动静,将凌风也吓了一跳,可望着满天飞舞的截天蝶,他嘴角弯弯向上,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自他喝下圣阳神精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这个小家伙肯定忍不住,不过他并没有担心,截天蝶体质特殊,是一种比截天匕还要恐怖的符文,半小碗圣阳奇力撑不爆它,但是它肯定消化不了,怕是会结出光茧,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而这也正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截天蝶很能折腾,圣阳神精不多,洞天福地也经受不住他的消耗,要是真的消耗太多,怕是截天蝶会与他拼命,干脆令其沉睡。

    等它醒来的时候,怕是已是数年后,届时……这应该不算是坑宠兽吧?

    凌风心中有种罪恶感,觉得自己太腹黑了。

    “要给它留下半小碗!”

    凌风内心非常慷慨大气的说道:“再穷不能穷宠兽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