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灵山上。

    草中王受到了惊吓,撒丫子狂奔,这个人太过变态,十五道神力太可怕,每一道都是圣阳神力,身上的造化太多,根本不是它能够碰触的。

    它度如同闪电,直向食神草中飞出,不想被这个人斩掉,至于那“回来”两个字,它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骗鬼呢?

    它要是真的回去,才是真正的瓮中鳖,会被立刻斩掉。

    “别跑,我不会洒水!”

    凌风扬声说道,真担心草中王被吓坏了,但这根本不起作用,草中王根本不会回,而是竭尽全力地向前冲,只要不落在这个人手中,它宁可远游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它在飞出三里之际,却冷不丁地止步,惊骇地望着前方,浑身直哆嗦,身躯古怪地向前倾,那朵盛开的花因其颤抖,撒落下殷红的花粉。

    “稳住,否则我不介意将这当作是在攻击我。”

    草中王主茎上,大魔王平静而立,天道凶刃正放在主茎那朵花上,身躯笼罩在荒天内,在神锏的防御中,根本不被花粉侵蚀。

    他斜睨着草中王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我这个人手抖,要是不小心割断主茎,你可千万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那草中王瞬间平静下来,主茎僵硬,连盛开的花朵也稳定下来,为了避免有花粉洒落,它甚至将整朵花都闭上了,那天道凶刃与截天匕的气息,令它身躯都吓软了。

    它毫不怀疑,这样的凶刃能够瞬间斩断它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灵山前方,可还有可怕的生灵?”凌风问道,绝壁之境就要散尽,届时他境界不够,一旦碰上可怕的生灵,怕是凶险了。

    草中王摇,主茎内飘出淡淡的神念,向大魔王解释与诉说。

    “那么,灵域内呢?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松了一口气,又指向那金光喷薄的灵域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草中王摇,给出的解释则完全不同,那灵域上有一重光,会拘禁它们,不可进入,否则这么多年下来,它们早已是真神级、乃至于是天神级的食神草了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它对于灵域费解,不过它还是推测到,要是灵域中真的有可怕的生灵,怕是这么多年会忍不住走出来,但灵域一直很平静,似乎没有什么生灵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这时,绝壁之境即将散尽,凌风不想耽搁,说道:“你不要跑,就在真空地带,给我守住这一地方,要是有人敢闯入,大可尽情的吞噬,我会是你坚强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立刻飞起,直冲向灵域,不想让草中王看出他体内的气息,而在他飞远后,草中王才松了一口气,那朵花再次盛开,不在惧怕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位可怕的强者坐镇,亲令它可放心地扎根,它自然没有了忌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步之间。

    大魔王来到了灵域前,望着那喷薄着金虹的灵域,心情激荡,恨不得能够立刻走进去,其中可造化神奇,是每一位神王都在寻找的源泉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神圣之地只是传闻,而灵域才是真正的核心,得一可问鼎神界,而且由这座灵山的恐怖程度来说,还真没有几位神王能够打下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,要是没有黄泉这种变态的死物,怕是也降服不住食神草,更不会令草中王忌讳莫测。

    “该进入了!”

    此刻,绝壁之境完全散尽,两百息时间匆匆而过,凌风不敢耽搁,怕草中王看出门道杀过来,唯有进入灵域得到其中的造化,才能真正的崛起。

    即便,灵域中有大凶险,此时也没有任何理由耽搁。

    神能流淌,灵域上笼罩着一重可怕的光幕,天道气息将四周点亮,令神惊惧,隔绝生灵,难怪食神草中的王都心惊,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立刻上前,手中天道凶刃、截天匕一同杀出,以其锋芒来披荆斩棘,撕开这一重光幕,而神锏也打了出来,顶着天道凶刃、截天匕前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道天道光幕沉了一下,呈现出一个弧形,没有立刻撕开,其中的反噬力道震得凌风大口喷血,虎口撕开,手骨折断,但当神锏飞来之际,重大过亿斤的巨重,一下将天道光幕撕开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圣阳与太阴气息喷薄而出,令得食神草都簌簌向前,恨不得也走进灵域,但它们畏惧眼前这个人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凌风双目亮,这的确是一片圣土,透过天道光幕豁口,他能够清楚地望到一座座洞天福地,林立而起,如同重叠的空间,那可不止是一座两座,至少有十数座之多,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这不过是灵域边缘,在其中还有什么样的造化,谁也不能肯定,但毋庸置疑的是,那种神奇绝对不至于洞天福地,否则,也就太小觑灵域这一赞美了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他双足用力,体内小神树光,令他迸射出一道光线,直接射进了灵域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在他进入后,神锏也打破了豁口,与截天匕、天道凶刃一同飞入了灵域,而那天道光幕反冲出一股神能,将方圆一里内的草木完全打爆。

    “簌簌!”

    当力量散尽,食神草中的王才小心谨慎地飞来,大口吞噬那散出来的圣阳气息,整个身躯都闪闪亮,神情极度向往,但这场造化与它无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座座洞天福地璀璨喷薄,如同霞光一样,自雨后出现,闪亮人世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灵域。

    “太壮丽了!”

    凌风整个人都沸腾了,血脉激荡,恨不得立刻盘坐下来,将这些洞天福地全部炼化,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谨慎地盯着四周,担心在这里有可怕的生灵。

    要是在关键时刻,将他毙掉,那才是真正的要命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神能不息,截天匕、天道凶刃都散出澎湃的气息,禁自穿过十二座洞天福地,向内飞行,而令他惊喜的是,灵域的确不止洞天福地那么简单,在其后方,还有一座源泉,不时地会有太阳神精落下,如同泉水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它不同于一般的源泉,是由天空中滴落下来,尽管不是很多,但每一滴都是真正的精粹,堪比一座洞天福地,而在源泉下有一个小水洼,里面已凝固,如同坚冰一样,至少有两大玉碗之多。

    那狂暴的神能气息,令得神图都在激荡,似乎要飞冲而出。

    “圣阳神精能够祭炼神图么?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嘀咕道,他没有询问仙灵,担心这个家伙会盯上这些神物,当初的神种就是一个典型,至少目前不能让其知道有多少圣阳神精。

    “太阴神精!”

    凌风前行,不到三里,他驻足了,满目惊骇。

    与圣阳神精对峙,散着浓浓的白芒,宇宙的黑暗光束,并非都是太阴,而白芒则是太阴神精,这不是太阴神图能够祭炼出来的,唯有得到这种神物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两种对峙的力量,似乎在神界不止圣阳,还有太阴。”

    凌风瞬间明白过来,先前他找到的都是圣阳洞天福地,适合于他,而太阴则是截然相反的力量,但一样的可怕,针对于力量偏阴暗的武神。

    他驻足片刻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灵域核心,望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神物,它像是一个光茧,里面有闪电酝酿,可当凌风换一个角度的时候,现它完全不同,里面似乎有铡刀出世。

    “都不同!”

    凌风连换八个角度,得到的答案都不同,有如神龙,有如源泉,有如神鸟……那光茧不过巴掌大,但其中正孕育着一种非常稀奇的神物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凌风还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神物的惊世,只因那光茧是由圣阳与太阴构建而成,呈现出圆润的太极神图,在阴阳鱼中,似乎还烙印着神秘的天道符文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生灵。”

    凌风穿过中心,将整个灵域都走尽,并没有现任何生灵,这让他狂喜不已,终于可放心祭炼神力了,而且更令他疯狂的是,四周皆有十二洞天,四口源泉,神精多得吓神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在中心就只有那一枚光茧,充满了神秘味道,在没有十足把握前,凌风还不想动它,他不能肯定打破光茧会不会放出一只可怕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灵域造化太惊世,难怪可称得一可问鼎神界。”

    凌风嘀咕道,这么多造化,要是还不能令他成长起来,那就太对不起这些圣阳与太阴了,他决定在此闭关,等到将七道神能全部炼化,让圣阳贯穿全身的时候,再走出灵域。

    “不能急躁,要一重一重来!”

    他望着源泉,眼神炙热,但还是忍住了,过早的融入圣阳神精,对他非常不利,届时怕是洞天福地对他已没有任何意义,唯有在洞天福地得到的足够多,达到一个极尽,在融入圣阳神精才最合适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他飞回到灵域入口处,盘坐在其中一座圣阳洞天福地中,将截天蝶放出,让其也惊骇于这种神奇天地,洋洋得意的示意以后截天蝶淡定点,先前不过是吞噬了几座洞天福地而已,就让它暴脾气,实在太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“哥给你弄了一个大的。”凌风咧嘴笑道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