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一千零一夜

    飞陵洞天前。

    凌风气愤填膺,指着飞陵众神怒斥,神态极其的炙烈,像是正在遭受欺凌的是他,而且正立于道德的至高点,完全忽视了飞陵众神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挥斥方遒,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肃杀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冷喝天下,在这裂谷中激荡。

    他立于神空,睥睨众神!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是真正的神王,目空天下,睥睨同侪,更重要的是,他战斗力太强悍,打得飞陵没有任何脾气,脸色难看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又一位武神倒地,两腿抽搐,是生生被气晕的,他就没见过大魔王这种厚颜无耻的,分明是他们受尽欺凌,惨不忍睹,可大魔王还不想这样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他要“镇压”飞陵众神!

    何谓镇压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已经倒下,连曾经的自豪,两位七级武神都不是大魔王的对手,他们已经被镇压的抬不起头来了,那么,大魔王口中的“镇压”又是什么?

    这比斩杀他们还要残忍啊!

    “大魔王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贺天虹喷出一口老血,老脸一片殷红,从走进星图,他就不曾被这么呵斥过,哪怕是神魔面前,他都不曾俯首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他真的惊悚了,宁可俯首,大魔王远比神魔更凶残,似乎有种要把他们粉碎的势头,这非常凶险。

    “这是邻居的谴责!”

    凌风低头,望向贺天虹,生冷的说道:“我希望你们也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你麻痹!”

    贺天虹很想大骂,这是什么狗屁邻居?而且大魔王直言不讳,让他们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

    战斗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除非他们宁可挨揍,但大魔王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吗?

    贺天虹内心激荡,隐隐的心寒,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,大魔王敢这么嚣张的前来,要与他们做“邻居”,怕根本不是怀疑了,而是已经得到了认定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星图不是四方净土,大魔王也休想逞凶,不敢杀掉他们,因而利用这样的手段来“镇压”他们,这是要打掉他们武道之心啊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,你这么干,不怕星图武神问罪吗?”贺天虹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就让他们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满不在意的说道,他这样的做法,的确会激怒星图一些武神,但在第一重星图时,那些武神吃了大亏,轻易是不敢问罪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坚信飞陵不敢这么做,不然的话,他们会死的更惨!

    恶意放任神魔进入第一重星图,斩杀同袍,这会激怒多少神?届时就不是飞陵被斩那么简单,而是会牵连他们身后的势力。

    他们会是千古罪人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天虹一窒,他目光闪烁,盯着大魔王,终于叹息了一声,猜到大魔王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,但他们不曾放出消息,而是要利用这一隐晦的消息,来欺凌他们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身躯枯竭,直到他们血流成河!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需要一千零一夜来清洗!”

    他冷嘲的瞥了一眼贺天虹,而后禁自的飞进了凶阵内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贺天虹再也忍不住了,长喷一口鲜血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一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大魔王的确兑现了他的豪言壮语,每天都会走到飞陵洞天前呵斥,逼得飞陵众神走出来,进而他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战斗力,直接横推,将他们逐个打爆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这一天,飞陵众神不曾出现,他们都被打怕了,吓得浑身直哆嗦,这种魔威太可怕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大魔王不曾就这么放过他们,直接祭出了神锏,强势的轰在了洞天内的神阵上,一瞬间大裂谷都在裂开,巨大的古树倒塌,山石如同河流在汹涌滚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巨爆炸响,天地都陷入了沉闷。

    那不可一世的神阵还是裂开了,激荡而出的漆黑魔焰飞进了洞天内,将山川大裂,震得飞陵众神摇曳,有点站不稳,一个个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太肆无忌惮了!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说道:“任由他这样下去,我们会被一个个踩死,成为宗门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堂堂的二重星图的武神,竟是被一位一重星图的武神逼迫到这个地步,他特么憋屈了。”一位武神仰天怒喝,道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直接横飞,砸在了山壁上,肋骨断裂,脑门溢出鲜血,形象极其狼狈。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你们不服,意图暗海我们这些邻居!”

    凌风走进来,所谓的神阵根本阻拦不住,别说这种能够拦住七级武神的神阵,即便是更强的神阵,也休想能够抵挡住截天匕。

    这种匕首专破神阵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神锏发光,横推前方!

    这是一场惨烈的交锋,本来就重创的飞陵众神,直接被横推,一个个倒在地上,殷红的神血则是被凌风弄走,这种神血价值不大,但像贺天虹、冷酷中年的神血,还是能够祭炼出血精的。

    浪费是可耻的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血难才真正开始,大魔王真正发飙了,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,完全是下死手啊,非常凶残,打得飞陵众神一个个惨嚎,断骨伤筋。

    “不能忍了!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嘶哑的说道:“大魔王太过分了,要将这道消息送到星图武神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贺天虹立刻驳斥,道:“大魔王敢这么干,怕是已经得到证据,我们爆出消息,也等同于将自己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神愕然,进而脸色难看,被大魔王欺凌的太惨了,生无可恋了,他们的武道之心,正随着大魔王的手足,而逐渐的碎掉,怕是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会从噩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难道,就这么忍了?”有人恸哭,这是他们最悲惨的岁月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可!”

    贺天虹冷酷的说道:“大魔王是很厉害,但还没有强到离谱的程度,而这里是二重星图,还容不得他们这么放肆,我正准备请宗门的武神过来,将大魔王镇压!”

    “以彼道还彼身!”

    他们杀气腾腾,森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干!”

    人们充血的目光全部亮了,闪闪烁烁,非常期盼大魔王被镇压的样子,而要是能够打掉大魔王的武道神心,废掉其修行,令其桎梏不前,他们自然可除掉这一心魔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贺天虹取出灵石,在上面勾勒,将宗门正在二重星图的武神请来,先前他也曾想过,但还是非常忌惮大魔王的,担心他会立刻爆出消息。

    但此刻已经忍不住了,与其这样忍气吞声,倒不如放开,而且他也看出大魔王没有爆出消息的意思,而是完全要“镇压”他们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无趣啊!”

    凌风立于凶阵内,意兴阑珊的说道,打了飞陵整整两个月时间,没有任何新意,他也完全腻了,不过,飞陵曾干出人神共愤的事情,的确要打杀一番。

    秦弑天他们的战斗力还是有点弱,不然他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,不过,飞陵是一个非常好的磨刀石,凌风准备将他们养大,成为一柄凶刀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这时,天地震颤,一位神走出,气势震空,四周缠绕着魔一样的火焰,一片片魔土呈现而出,列于四周,令其气势非凡,如同天魔临世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蓦地,那些魔土飞起,演化出一柄魔刀,将神空撕裂,整个天地都因此震颤,可怕的涟漪一道道的向前推出,震撼世间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秦弑天!

    不同的生死魔域!

    整整两个月时间,如果加上先前在天狼山耽搁的时间,已经是将近三个月了,而有无尽神泉与神丹的滋润,又有其本身的神能造化,丹田的那枚神种生根发芽,日渐茁壮,而就在半个月前,小神树盛放了,结出了小花朵。

    这是神能造化!

    也是一场蜕变!

    而秦弑天第一个做到,仅次于大魔王凌风,生死魔域演化成魔土,可锻造魔刀,凶戾非凡,更胜从前,毋庸置疑,他的战斗力攀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秦弑天不同于凌风,他的生死魔域还没有焚道闪电那么逆世,因而小神树不过二十丈高就已经到了尽头,不可再生长,因而速度要快上许多。

    不然,几个月内根本休想走到尽头,像凌风那样完全是依靠太一真水才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两天后,气浪炸开,凌清四女近乎同一刻飞出,气质清淡,没有先前那面盛气临人了,但非常的缥缈,有种近仙的味道,这让凌风暗自吃惊,这样的气质他曾在叶欣然身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四位神女相当平静,没有太多的惊喜,也不曾像秦弑天一样,将生死魔土爆出嘚瑟一下,就心境而言,她们比秦弑天强大太多。

    逆神经受的,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秋书怡、明昊、玲雪文也相继走出,身上缠绕着截然不同的神能,因神种他们得到了大造化,今非昔比,本来这三人能够更早一步走出,但在造化尽头,他们丹田沸腾,无尽花粉飞下,自然而然的铸成了一道神虹。

    他们进步是最大的,迈出了全新的一步,明昊与秦弑天并肩,而秋书怡、玲雪文也走到了三级武神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干一票了!”

    ps:今晚很忙,非常忙,因而留香很晚才开始码字,尽力两更。

    大家有月票的投来,等这几天忙完,立刻加更。

    另外,这几天书评区不平静啊,有人一直在骂,关于这一点留香想说,不必在意,一本书总有人喜欢总有人不喜欢,而且开篇时,留香因个人问题,错误的确蛮多的,在这里向大家道歉。

    而且,留香喜欢的书友是有素质懂和谐的,张口骂人这些行为的确不适合神魔,就让他们随风而去吧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