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栽种神种

    玉仙第一神、精瘦老人、熊波淘已率领众神离开了。

    像精瘦老人、熊波淘都暗自窃喜,大魔王最终都还找他们的麻烦,而且由此事也将他们推向巅峰,得到了赞誉,更重要的是,他们身上有几枚神种,一旦栽种下,会惊爆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得到了星图武神的勒令,已经迈入七级武神境界,应该进入二重星图了,而不能一直落在第一重星图,因而,他们也要尽早回去,将狙杀内的事情安排一下。

    特别是为首的神,要率领众神走上新巅峰,而且他们与神域有着太多联系,一些狙杀都非常忌惮,这几年内,怕是没有人敢得罪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时常与大魔王来往,神域自可昌盛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在叶欣然要离开之际,凌风出现了,将其拉走,打出了两枚神种,赠予了这个女神,像凌清、云溪她们,因境界问题,目前能够栽种下一神种已经非常惊世了,但叶欣然不同,女神之泪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神力,而主宰光明与黑暗,更是禁区,栽种下两神种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叶欣然非常平静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但不曾开口,她的目光不在神种上,而是痴痴的望向凌风,在临行前,才道:“等你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风驰电掣离开,似一道闪电,芳香阵阵,流淌在绝世凶阵内。

    “等你!”

    她幽怨而痴迷,她清冷而热情。

    她像一只精灵,翩翩而上,她又是那喊出“古道西风瘦马”的奇神女,正在渴求一种截然不同的情感,这是在呼喊他曾经说出的言词,也是在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放佛冷傲的神凰,正幽幽的诉说:“大魔王,我等收下你!”

    “这个神女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,先前望着叶欣然娇俏的容颜,他怦然心动,险些嘬上一口,而那幽幽的眼神,还有那轻盈的声音,让他想拉住她。

    血脉激荡,令人砰然!

    这个神女冰冷如水,寒凉淡薄,可正因此,一旦火热起来,能将一座冰山都消融,她主动邀请,一嗔一痴,缥缈若仙,让人痴迷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远眺,痴痴的说道,逆神还在前行,顺天门还不曾走出,最终两大宗门会有一场撼天动地的血战,而圣山的血恨,还没能找到元凶,他们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不到儿女情长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命令下去!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背负双手,森冷的喝道:“让柳药前辈立刻进发,此时中域动荡,各大势力瞩目星图,淡化了中域利益,而我们正可利用这个机会,悄然走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道淡薄云烟的声音响起,轻灵而不是雅致,一位少女从暗中飞走,似闪电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云激荡!

    此刻,在玄空宗内,柳药、吕颜锦衣如电,他们神态肃杀,已经得到了蝴蝶的消息,要立刻动身飞向中域一神国,这是他们一直都在渴求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携带着古人的意志,将走进不同的浩瀚天地,进而让玄天宗觉醒,让他们迈入一个全新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珍重!”

    白泽来了,逆神几位重要的人物也出现了,他们都非常的凝重,这一步事关重大,要是柳药、吕颜迈入中域时,激起了大动荡,那逆神也要暴露于人前,进而整个逆神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玄空宗要麻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柳药笑道:“我知道事情过于重要,我们会非常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进发!”

    时值正午,柳药迈步飞空,吕颜紧随其后,数年时间,他们早已进入武道神境,在这个境界上走出了极远的距离,虽然还没有人主那么可怕,但也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“请打开局面!”

    白泽、逆神几位重要的人物躬身,向柳药、吕颜,也向着那铮铮血骨、悍不畏死的逆神众,此去凶险,中域不是四方净土,时刻都会毙命,但这一步对逆神众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们躬身!

    请这些武神奋发,请他们惜命,请他们捍卫逆神荣耀!

    逆神众、蝴蝶众,隐神众、问仙众,一个个身躯颤了一下,他们身躯僵直,禁不住双目湿润,这些一直被仰望,被尊敬,被视为偶像的神,正向他们躬身,请他们尽早打开中域局面。

    “荣耀!”

    他们不曾开口,但这一刻内心激荡,血脉沸腾,他们知道这不止是几位重要人物的意思,而是人主的敬意,这是人主,乃至于整个逆神的请求!

    对于逆神众来说,还有比这更重要的,更敬意的事情吗?

    没有了!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不曾回首,而是迈着铿锵的步伐,携带着逆神众汹汹气势,必要在中域打下一片天,让继往开来的逆神众,由中域打向星空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征途!

    他们的每一步都以生死来捍卫逆神荣耀,而且人主在星图,曾险些被斩掉,他们心中何曾不愤懑,但也知道逆神在中域的力量太薄弱了,换做在南荒、西神、北原,逆神众必将血屠。

    因而,他们要打进中域,开辟一片天,不让人主受辱!

    烈焰燃烧吧,不退缩!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整个天下的震颤,逆神麾下四众横空而过,悄无声息的走进了中域,这都是精英,很多人不可能再回来,但也有很多人自此迈出了逆天一步,当有一日人主归来,他们踏入了星空,要征服整个星际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在他们离开后,白泽、逆神几位重要人物也瞬间飞走,这不是柳药、吕颜的事情,而是整个逆神,他们塑造一个大势,让他们更轻松。

    因而,归隐的逆神众,第一时间走出,封住消息,镇压南荒、西神,乃至于北原,而得到消息的神荒,也立刻有神飞出,走进了星图,引起天下瞩目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局势才平静下来,而柳药、吕颜的确非常低调,不曾惊动任何势力,而逆神众则是悄然的融入了那一神国,这让得凌风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栽种神种!”

    先前他就曾盘坐在古武塔中,研究过神种,但叶欣然离开,逆神众要走进中域,他不可能平静下来,自然要走出,主持整个局面。

    而此刻,局面平静了,他也不想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“栽种下神种,栽种下希望!”

    古武塔内,凌风双目璀璨,他祭出了一枚神种,没有太贪心,一道道焚道淡火飞出,其间夹杂着一道焚道闪电,将那枚神种遮掩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焚道淡火一闪,直接进入了丹田,而神种也不受影响,落在了丹田正中,它非常古朴,核桃上雕刻着模糊的符文,相当神秘,似乎有洪荒凶兽盘卧,又有一柄天剑横空。

    它们不够清楚。

    初时,焚道淡火与闪电,徐徐的笼罩着那一枚神种,没有任何动静,神种如同死物一样,但凌风没有任何惊慌,而是淡定下来,一点一点的祭炼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终于,在整整一个月的培育下,神种出现了微小的动静,核桃上掉下来一小块,是从符文缝隙中碎掉的,而这也像是一个起点,接下来十天内,符文缝隙逐渐变大,一小块一小块的掉下,将整个符文清楚的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,整个神种透明无瑕,闪耀着不朽的神能。

    此刻再看,会发现符文上呈现出来的是闪电,是神秘的箴言古迹,如同某一种古老的字迹,优雅而不失神秘,凌风试图辨别出来,但根本是徒劳的,这些箴言古迹他不识得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毫不怀疑这些箴言古迹的可怕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箴言古迹越来越亮,已经到了刺目的程度,神种也从焚道淡火中飞起,像是觉醒了一样,主动吸纳焚道淡火、天地星力,在时间的推演下,这种势头由微不可查到狂风大作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神种飞起,激荡起千丈高的神能,一道道淡火飞进了神种内,连焚道闪电也进入了,不会损毁神种,而是演化出神能,培育起来。

    鲸吞海饮,磅礴的吓人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神种整整吞噬了十二天,才逐渐的趋近饱和,而后核桃裂开,从中生长出一根金灿灿的幼苗,四周朦胧这金色神虹,掩映其神秘光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神种汲取焚道淡火、焚道闪电的势头太迅猛了,每时每刻都会暗淡一道,令得凌风不得不吞服神丹,来补养己身,让焚道淡火不至于熄灭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那幼苗生长的迅速,肉眼能够看清楚,而在得到了焚道淡火源源不断的培育,它抽枝展叶,在短短一天内,就生长到三尺高,核桃完全剥落,长出了根须,金灿灿的流虹。

    而此刻,那金灿灿的根须,正喷薄着神虹,演化一场风暴,让凌风的丹田都震荡起来,那吞噬的势头更狂暴,甚至于让凌风的精血都在流逝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在吸纳了无尽神力,幼苗粗壮,化作一株小树,枝桠越来越多,不过一丈高,已经呈现出十六根枝桠了,但生长没有停滞,依旧在持续。

    “神树有三百二十八根枝桠,这个一个极尽,能否打破呢?”凌风暗自嘀咕,觉得神种与神树相连,应该有个极限,而要是能够打破,或可孕育出更大的神奇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