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封神

    天气森冷。

    不止何时起,神空上零星的飘散下滴滴雨滴,洒落在神树上,而在这一根枝桠上,雨滴中孕育着神血,将蒸腾起的血雾掩埋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这时,王闲轻、张天恒禁自向前,神态凝重,身上的神血正在流淌,但随同那盛放而出的神虹,神血正在蒸腾,如同雾气一样,在他们身上流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那血雾演化出一道光,远远的望来,像是一头真龙,在血光中嘶吼,在天际间咆哮,而正值此刻,张天恒与王闲轻对视一眼,进而神碗放大,呈现出倒扣之势,其内神虹缭绕,一道道真龙光正孕育而出,向着大魔王打来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隐隐的,有龙音响起,那飞散出来的小真龙,演化出一片片龙鳞,构成了一头完整的真龙,如同真实呈现,飞向了大魔王,整个天地的气势,都因这头真龙而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在真龙飞出之际,神树上裂开了一道罅隙,一根小枝桠折断,飞落下枝头,藏青色的树汁,正从断裂处流淌下来,而真龙已到凌风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天谷!”

    王闲轻爆喝,手中峡谷飞起,掩映出一道道神光,与张天恒截然不同,在神光中似乎有神兵倒影,正中心有一位神盘坐,格外璀璨,流淌着炙热的神能。

    而当这样的神光,涌入峡谷的时候,峡谷震动,其内大旗锃亮,百战神戟飞翔,一株株古树当空劈下,比先前更激烈,它们连在一起,如同一片天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峡谷打落下来,将凌风四周完全掩盖,要将他镇压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两个人联手太过可怕,神能直冲天宇,八级武神来了都要俯首,尽管神碗与峡谷都裂开了一道缝隙,但能够爆出的杀力,非常磅礴,能够压盖一片天。

    而且,其中还充斥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粉碎万物,不受遏制,远非先前可并论,太过霸烈。

    不可躲闪!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双目爆睁,挤破了左眼,令它汩汩冒血,但根本顾及不上了,直面两大杀器,他空前凝重,在神碗飞来之际,他毫不犹豫的催动至强神能,打出了神锏,过亿巨重闪电间爆出,以不可遏制的势头,生猛的抡起,杀向了神碗,要与其争锋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神光漫天,涟漪压爆神空,一下一下的炸掉,连坚不可摧的神树树干都被捅出了一个个窟窿,而凌风根本不惧,神锏继续向前压下,直逼神碗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极致碰撞,神锏与神碗间迸射出前所未有的涟漪,如同实质化的刀剑,可弑神,而那头飞来的真龙当场被斩,神锏势不可挡的从它眉心刺进,打爆了神兽的传奇,将其秒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天恒惨嚎,另一只手臂也粉碎,而且这是在神锏巨重下碎掉,短时间不可能痊愈,更重要的是,他将神碗催持到了极尽,但依旧没能防住神锏那过亿巨重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神碗上又裂开了一道缝隙,心疼的张天恒想落泪,曾经不可一世的神碗,竟然也落到这不田地,而后他手持神碗爆退,根本不敢再向前,担心神碗被神锏打碎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在王闲轻飞来之际,凌风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凶险,天道凶刃还防不住这样的力量,它能够斩碎一部分,但大部分力量会将他撕碎,因而凌风不敢祭出。

    截天匕不够,神锏已动用,此刻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接受命运,而是要拼尽生死极尽,以杀手锏来扛下这一峡谷,打爆前方。

    “太阳!”

    终于,凌风幽幽的吐出了两个字,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但,就在这两个字出现的那一刻,他右眼闪耀,炙热如阳,瞳孔徐徐散尽,演化出了一个幽幽白洞,而从白洞中则是飞出了一轮太阳。

    不同于天际神阳,这一轮太阳呈现出洁白色,非常瑰丽,与太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。

    太阴主森冷、阴暗。

    太阳主炙热、光明。

    太阴神图可怕,太阳神图也同样可怕,甚至于在祭炼时,太阳神图融入的血精更多,因而整体上更进一步,达到了空前的高度,超出了凌风预料。

    此际,太阳神图飞出,驱散所有阴霾!

    它太闪亮!

    它太蒸腾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空间溃散,天地沸腾,一轮太阳飞向了王闲轻,打向了峡谷,而在飞出去的过程中,四周的天空都黑暗了,如同幕布笼罩而下,遮盖人们的视野,这并非是光线上的黑暗,连神魂都一片暗黑。

    太阳并非神阳那么简单,它是整个宇宙的至阳至刚的力量交融,在出现的那一刻,自然而然的夺尽天地阳刚之力,令自我更深邃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爆!”

    临近了!

    太阳也瞬间爆了,炙热的力量,在这一刻迸射到极尽,比神火可怕百倍,直接焚起,令树干都在哆嗦,对这种力量非常惊骇,而那爆出来的太阳,像是一只神眼,禁自飞向了王闲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它对上了峡谷,直接焚爆,百战神戟折断,大旗上焚出了一个窟窿,神能尽失,而那由神树演化的一片天也四分五裂,根本不可防住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太阳打进了峡谷,从中洞穿了一个窟窿,直接射杀而出,令得峡谷四周龟裂,烟霾漫天,而王闲轻如同遭受了重创,胸口塌陷,神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他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,神骨一根根爆碎,内腑都遭受了洞穿,整个人都被打蔫了,那是太阳火精,是宇宙间真正至阳至刚力量的巅峰之作,尽管此刻,凌风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,但也能够弑神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他如同受伤的狮子,闷哼数声,直接躲开了太阳火精,抓住峡谷,以极速飞向远方,根本不敢耽搁,他体魄重创,再战下去,必然会被大魔王射杀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张天恒也吓爆了,先后两次,一轮太阴,一轮太阳都不曾打向他,但他也遭受了不轻的伤势,一柄神锏都令他吃不消,而王闲轻遁走,等同于当他独自面对大魔王,这太可怕。

    他也非常干脆利落,打出了一张兽皮,踩在足下,闪电雷鸣的飞远,速度上竟是不逊色于寸神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走啊!”

    他张口暴喝,让王道、弑神几位武神,立刻远离此地,不敢与大魔王争锋了,谁能想到大魔王可怕到这个程度?与他们两人争锋,而不落下风,还将他们逐个打伤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传出去,注定天下震惊,而大魔王将踩着他们的“尸骨”,迈出一个巅峰的神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道、弑神几位武神也凌乱了,他们也没想到王闲轻、张天恒会遁走,而且闪电飞远,令他们都失神了,不过在那一声爆喝中,他们立刻清醒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大魔王打赢了,重创了王闲轻、张天恒,令他们惊慌,不得不遁走,而他们要是耽搁下去,被大魔王拦住,那就是十死无生了。

    因而,他们快速脱离战场,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。”

    玉仙第一神、精瘦老人满目流光,这场战斗意义非同寻常,他们正在砍杀的乃是王道、弑神,注定成为传奇人物,更重要的是,大魔王横推两位“神王”,惊走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而此刻,就是追杀穷寇了。

    他们竭尽全力,厮杀惊天,趁着他们慌乱之际,斩掉了三人,进而又拦住了神八、神五等狙杀,将他们截留在枝桠上,进一步的诛杀。

    但,王道、弑神实在太可怕,在生死间爆发出来的力量,竟是将他们都崩开,有六人活着遁走,刹那间从他们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玉仙第一神、精瘦老人想追杀,但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,他们伤势也很惨重,不敢追杀下去,而是将目光洒落在剩余的武神身上,进一步的斩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曾经不可一世的神榜第五、第八、第十,在此际惶恐不已,身躯都在哆嗦,终于见证了大魔王的神迹,可封第一重星图“神王”,独一无二的王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悔恨,脑热的被王道、弑神说动,来弑杀大魔王,结果悲剧了。

    他们挣扎了,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他们倒在了血泊中,再也不能爬起来,一个个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远望前方。

    大魔王不曾追杀过去,他也是强弩之末,双目已失明,太阴太阳神图固然惊世,但反噬力道也空前的可怕,令他神觉都折断了,身体上的伤严重到随时会粉碎,尽管有神丹遏制,有徐徐用来的太一真水,但短时间内,他根本不能剧烈征战,因而,他要是追出,怕是会被王闲轻、张天恒弑杀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没有想到,这两位“神王”,竟然在这个时候遁走,太没节操了,不过这也让他暗自松了一口气,若是那两位“神王”再坚持片刻,怕是倒下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可,结局已注定。

    他们镇压了神话,塑造了一场全新的传奇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