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太嘴碎,我拒绝!

    第十一根枝桠!

    古老的树干,像是通天峰,斜斜的指向神宇,老皮坚固不朽,像是一片片神金烙印在上面,流光溢彩,光芒从人们的足下腾起,给人的踩着祥云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一根枝桠非同凡响,孕育着独特的气息,凌风等人曾在这一根枝桠上,得到惊世神种,可孕育出神虹,能够扎根丹田,利用神虹生长,一旦出世将惊天地泣鬼神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他们正想遁走神树,但暗中的人物则不想他们离开,利用数个狙杀暗中拦截,逼的他们不得不进入攀上这一根枝桠,而且,暗中的人物已经封住了前方,汹涌的暗流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不可遁走!

    这就是神树令人诟病的地方,即便是真神、天神来此,都只能“循规蹈矩”,而凌风这一行人也迫于无奈,一步步的走进枝桠深处,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。

    大魔王伤势惨重,直至目前,还是血流不止,不时咳血,身上的神虹时而惊现,但瞬间又会散尽,这也意味着他已经走到了尽头,生命精华正在流散。

    非常凶险!

    “事情棘手了,暗中人物太强大!”傲娇鸟冷冽的说道,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“上一代王者!”

    精瘦老人说道,进入神山的共有三位上一代“神王”,第一位被大魔王毙掉,第二位被玉仙第一神与他联手干掉,但剩下的这一位极其可怕,在暗中动手,令他都吃了大亏,一只手臂险些废掉。

    可直到此时,他们都不曾见到那位“神王”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王者不够!”

    玉仙第一神说道:“暗中不止一两个狙杀,还有不少王者,他们不曾急于拿下我们,而是不断的压迫,逼的我们不得不走进这一枝桠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瓮中捉鳖!”

    人们意识到了问题,进入这一枝桠,他们就如同入瓮,生路完全被封住,他们只能负手就戮,而且暗中的人物完全可以从“生门”压迫过来,封住所有消息,届时他们的湮灭就非常“自然”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杀不出去?”玲雪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困难!”玉仙第一神说道:“第三位上一代王者,不过是一个诱饵,真正的屠刀在后方,我们能够一路血杀,但每走一步都会有人毙命,而且从时间上来说,我们躲不掉,暗中的人物一定会追上,届时我们精疲力尽,那才是真正的穷途末路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在这一枝桠上,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。”精瘦老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人们初步的构想。

    当初,大魔王曾走进过血神海,洞悉了其中的凶险,觉得这里可以埋掉一些对手,而现在他们被逼迫,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进入这一枝桠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如何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人们望向了凌清、叶欣然五女,这些时日都是她们在照顾。

    “不容乐观!”

    凌清俏颜暗淡的说道:“不时咳血,各种神源、神丹也都试过了,没有奇效,伤势目前还不够稳固,我们想尽了办法,就连小风自己也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因而,我们想尽快走出神山,将小风送回神荒圣地。”

    “神荒深不可测,应该能够遏制住伤势。”玉仙第一神额首,这是唯一的机会,而我们就是要在尽可能减小伤亡的情况下,将凌风送出神山。

    不日,他们来到了血神海前方。

    这里血雾弥漫,飞向了四面八方,浓重的血雾,将人们的神觉都掩盖了,惊人的神能,正从中飞散出来,让人们非常警惕。

    不止这血雾能斩掉神虹,还因血神海中有一只可怕的真神兽,能够开山填海,是这一枝桠上绝对的霸主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秦弑天提醒道,先前他们来时,那真神兽伤势太重,因而不敢走出,但大魔王曾赠予几枚神丹,能够治愈那只松鼠的伤势,想来此刻应该痊愈了。

    众人毛都炸了一下,这个大魔王就不能干点人干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我进去望一眼!”

    凌风从凌清脊背上落下,咳出几口血,让人心疼,但他还是蹒跚的向着血神海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众人暗惊,以凌风这种情况,怕是连血雾都能将他压爆,这么走进去,无异于送死,而凌清几女直接拒绝,根本不允许凌风迈入血神海。

    “我与那只松鼠谈得来,换一个人不行。”凌风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凝重,谁能肯定那只真神兽会记恩?

    不过,这的确是一种期望,若是大魔王能够搬来这一尊“真神”,那暗中的人物就是土鸡瓦狗,随时可拍死,但要是那一尊“真神”记恨呢?

    “我与他一同进入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上前,身上神虹闪耀,禁自推开了血雾,女神之泪非常厉害,不逊色于焚道淡火,不受血雾禁锢,而且撑开的血雾范围不小,足够容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人们不曾反驳,就目前情况来说,这是极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凌风与叶欣然并肩进入血神海,徐徐的走向深处,叶欣然非常警惕,女神之泪正迸射出空前的凶芒,时刻冷视四周,一旦真神兽出现,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“不要惊慌,它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挺直身躯,淡笑着说道:“这只松鼠非常警惕,早已痊愈,离开了神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愣住,不禁惊喜的问道:“你不曾受伤?”

    “伤,的确是受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说道:“但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,至少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,而且这几日来,伤势已基本痊愈,不受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叶欣然双目闪耀,放心下来,进而她笑了,如同昙花一现,瑰丽如虹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佯装重创,骗过所有人的眼睛,连我们都曾受骗,你这是要斩掉暗中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一局三杀啊!”

    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暗中人物也不简单,险些让他们得逞了,我不佯装,岂能让他们一个个露面?欺骗你们也是迫不得已,玉仙有个内奸,随时可洞悉我们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叶欣然脸色森寒,九灵境时,她们非常的隐秘,但消息还是第一时间泄露,那时她们就曾怀疑过,但一直不肯定,事实上,直到现在,她们也觉察不出谁才是那个内奸。

    “还不能肯定!”

    凌风沉重的说道:“现在我已经废了,暗中的人物肯定忍不住,此刻怕已经飞来,届时你们的压力怕是非常大啊,而我还不能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叶欣然容光焕发,一扫先前的郁气,只要这个人还活着,所有的困难都不在是困难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这里闭关。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,嗤笑道:“且让他们先得意一时,等到暗中真正的人物全部走出时,我会出关将他们逐一斩掉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叶欣然轻轻的点头,而后又吐气道:“先前我垂死之际,你曾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双目如钩,有动人心魄的力量,直视着凌风,玉眸闪闪发亮,禁自的盯着凌风,等着他开口,等着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一眼万年!

    对于叶欣然这样漂亮不像话的女人来说,的确有这样的魔力,勾魂夺魄,令人迷醉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凌风双膝跪倒,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女神,你要是不嫌弃我嘴碎,不要脸皮,就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叶欣然想忍住,但还是失败了,这么一个严肃的画面,愣生生的被他摧毁的支离破碎,望着凌风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她真想把自己的玉足,狠狠的踹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太嘴碎,我拒绝!”

    叶欣然骄傲的说道,撅起红唇,背负着双手,冷冰冰潇洒的走出了血神海,极尽女王范儿,只是在回眸的刹那间,她嘴角翘起,笑意如春。

    那一抹撼天动地的璀璨。

    不曾见!

    “有那么嘴碎么?”

    凌风捏着下巴,望着骄傲如孔雀一样的叶欣然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拒绝的时间,是空间,是不合时宜的感情萌动。

    但有种情感则在心中,一直不受桎梏,他们经受风雨,但处于萌动的阶段,但此刻才真正的走上了不同的境地,而且这也是她心中的小怨念,有个人身旁红颜太多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凌风又爬起来,没心没肺的笑了。

    随即,他盘坐下来,瞬间从血神海消失,飞进了古武塔中,身上的神虹一道接着一道绽放,而体内的神血沸腾,可怕的流光正在闪耀。

    流干了神血,但太一真水可填补,那一页金纸还是稳固下来,不曾镇压他。

    不过,在经历了这一场生死熬炼,他的四级门槛也正在摇颤,时刻都能够打破,更重要的是,他有整整七大盆神血,还有让叶欣然、傲娇鸟暗中收集过来的天赋武神血,滂湃如泉,能够让他神图沸腾,发生质的蜕变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他要针对的可不止太阴神图,还有太阳神图。

    暗中的人物已入瓮,一些宠宠欲动的家伙也即将浮出水面,而作为这件大事的主角,他岂能不给这些人一个大大的“惊喜”?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