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尽入瓮中

    一场酣战落幕。

    暗中人物针对大魔王、玉仙而设下的死局瓦解,佛、飞鹰、神十二全部被斩掉,上一代王者也毙掉了两位,这是非常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而在九灵境时,冷如冰不曾向玉仙等人下手,但对上了大魔王直接被秒,这也让很多人都在猜测,大魔王的真正战斗力深不可测,怕是在第一重星图无可争锋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将叶欣然从生死境拉了回来,葬掉的则是自我的前程。

    他废掉了!

    在离开的时候,他太匆匆,似乎要抹掉重创的痕迹,但人们还是从中窥视出一些端倪,大魔王一步一吐血,身上的血肉裂开,暮气沉沉,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。

    而且,厉害一些的武道天才们,也隐隐的察觉到大魔王气血枯竭,体内的神虹非常脆弱,表现出来的只是表象,根本不可痊愈。

    一代武道天才黯然!

    美人迟暮,英雄归兮,世间悲催的事情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玉仙带走了绮丽女人的尸骨,她是这一场战斗的牺牲品,也像是一根刺,扎根在人们的心间,让他们时时刻刻都记住,曾经有人针对他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四大一流狙杀走到了一起,在第一重星图又有谁可争锋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要倒霉了,他们太贪心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暗中的人物到底是谁?竟敢这么针对大魔王,不怕被横推么?”

    有人暗自猜测,觉得事情闹大了,暗中的人物过分了,在第一重星图设局要斩掉这么多武神,这对整个星图,乃至于神武大陆都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象中严重,怕只是佛、飞鹰个人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谁敢这么疯狂,要斩掉第一重星图的悍将?”

    有人摇头,觉得暗中不会有人,而佛、飞鹰这些年的确是贪婪了一些,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方,山水如画。

    一行人正踽踽而行,速度平稳,他们衣着华丽,气质尚佳,而为首的三人,正在聆听两位武神送过来的消息,时而蹙眉,时而展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魔王还真够魔性的,这样都能够活下来。”一位武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命大,上一代王者也不曾斩掉他。”一位青年模样的武神冷着脸说道:“不过,他放出了那么多神血,是废掉了!”

    “他在掩饰!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冷笑着说道:“欲盖弥彰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先前那位武神笑道:“这完全不是大魔王的风格,他该叫嚣天下,要斩掉针对他的那些武神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就目前来说,大魔王形势不容乐观,至少在短时间内,不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该怎么干?”

    几位武神凑上前来,一个个冷笑,宠宠欲动,他们早就看大魔王不爽了,先前不曾走出,是担心波澜太大,而且看不透大魔王,而此刻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让那几个狙杀走出来,先给他们一些压力,让他们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奉命远去,一直以来低调的弑神,也终于要有大动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峦起伏,沟壑成群。

    几位武神正懒洋洋的躺在一根枝桠上,目光平静,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武神,头也不抬,静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这时,从远方飞来了一个老人,笑眯眯的说道:“大魔王的确废掉了,正从第二十八枝桠向下飞去,尽管他们非常隐晦,途径不够显眼,但还是让我们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那个人一愣,进而笑道:“这么说,他们要离开神树,飞出神山?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大魔王一直很神秘,身上有惊世至宝,但目前伤势非常棘手,至少天神都不会有什么办法,而在神丹方面,怕是要顶尖的真神丹才能有帮助,但不一定能够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他身怀秘宝,也不可能在短短时日内痊愈,因而他们离开神树,遁走神山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道主英明。”

    “来时,他们气势惊天,走时就想这么悄无声息么?”

    那被称为道主的人物,冷冷的说道:“立刻通知那几个狙杀,暗中拦截,铸造一个大势,我们要斩掉大魔王,不能让他活着离开神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时间,神树沸腾,人们的目光完全瞩目在大魔王身上,而在暗中已经有狙杀走出,试图拦截神域、玉仙等,而他们本意则是要拖住大魔王的脚步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有人暗自放出消息,证实大魔王正在遁走。

    一石惊起千层浪!

    这一刻,人们不再怀疑,纷纷认可了大魔王废了,否则以其性格,怕早就打爆那些敢于暗中下杀手的武神了,而且在这些人暗袭中,也看出了玉仙、神风等人的凝重,而大魔王则一直不曾露面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怀疑大魔王没有废掉,只是在迷惑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可瞬间就被人敲了脑门,呵斥道:“你白痴啊,流了那么多神血,精血耗尽,体质枯竭,影响太大,即便是把神血都放回去,用处也不大,真正的精华一旦从体内斩断,想要融合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大魔王真正伤的是根基,这不是神血可填补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风、傲仙与大魔王、玉仙走到一起,总觉得他们间有猫腻。”有人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进步太快,直追神榜前五,身上绝对有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人们盯上了这些人,觉得多半会有意想不到的斩获,而且他们也意识到大魔王废了,怕是不止一两个狙杀会跳出来,而他们也向着从中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的狙杀都心动,而焚空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此刻,零族几位武神正立于枝头上,遥遥的望向远方,其中一位武神问道:“大魔王废了,我们何不动手,斩掉这个令我族多次吃亏的家伙?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个机会,一旦错过了,怕是会遗憾。”有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是机会,也是陷阱!”

    为首的一位武神幽幽的开口道:“你们焉能肯定这不是大魔王的又一坑?每逢机会要三思,老太爷临行前嘱咐的言词,难道你们都遗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三思过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武神愤愤的说道:“神血流失过去,伤了根本,短时间不可痊愈,没有捷径可走,我们想了许多遍,但觉得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人太可恨!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问题么?”

    为首的那位武神摇头,苦涩的笑道:“这怕才是最大的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众人懵掉。

    “这即便是个机会,我们也要放弃!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武神已不可质疑的口气说道:“在来时,老太爷曾嘱咐过,涉及到大魔王,要尽可能的远离,能够把握住机会的人,才能走的更远,但能够遏制住心中邪念的人,才能活的更久。”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千万不要小觑大魔王,这即便不是一个杀局,想要斩掉他们,得到秘宝,也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,而要是一个杀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冷不丁的一寒,禁不住问道:“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一只小蝴蝶,在第一重星图撬开了整个中域,让四方净土走进来,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一句话就让我零族不得不斩掉沧澜族,沦为他的打手,这又可能么?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武神沉声说道:“这个人的智商非常可怕,连老太爷都盛赞,而现在局面太平静了,大魔王想要遁走,办法有很多种,而这绝非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正因这策略的拙略,才让人怀疑大魔王垂死了,可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凝重的说道:“我宁可错过这一机会,也绝对不会搭上零族的荣耀与前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应道,现在零族气势如虹,正处于巅峰,他们稳一点才能远一点,要是他们也涉足斩杀大魔王,这样的消息泄露,零族先前铸造的大势,会瞬间崩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日时间。

    一场风暴正在酝酿,越来越多的狙杀想在这场战斗中浑水摸鱼了,人们非常不淡定,特别是曾对大魔王不利的武神,更是眼红,他们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而暗中的王道、弑神也正在走出,向着神树下方赶来,要逼迫大魔王,将其赶入一死境,从而斩掉,他们不想暴露,因而行动非常隐秘。

    “风雨欲来啊!”

    在一处隐蔽之地,凌风踉跄的走出,眼神无力的望向远方,他已经嗅到了浓浓的血腥气息,而目前为止,他们已经走到了先前那一根枝桠上。

    但,这并非是他们“自愿”的,而是被人强行驱逐,“迫不得已”才走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风,我们马上就能走下神树,你不要太担心。”凌清心疼的说道,她走过来,轻轻的搂着凌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此时,凌风张口喷血,将凌清的衣衫染红。

    他苦涩的笑道:“是我拖累了你们,不过你也不用安慰我,这场风雨太大,怕是顶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拼个生死!”凌清冷冽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风淡漠,很是神伤的望着天空,瞳孔中闪过一丝狡黠,暗自嘀咕道:“魑魅魍魉,尽入瓮中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